第8章 无标题

作者:北冥有鱼干
更新时间:2018-10-16 22:27
点击:73
章节字数:26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像是错觉,吕冰总觉得林鸢在刷卡过门禁的时候又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她猜这可能是放假前两个人偷偷摸摸用厨房做饭留下的后遗症——这几天她看见宿管都会莫名地心虚。

“这个时候宿管一般不在的,”吕冰才想接着说“反正你没带违禁品也不必太担心”,就看见林鸢卫衣的兜帽里有什么东西爬动了一下。

“nuts乖。”林鸢掰碎一点奶酪放在掌心,一只长尾巴的谜之啮齿类动物从她的兜帽里爬了出来,蹲在她掌心里捧着奶酪渣愉快地啃了起来。吕冰看着它,默默地把未出口半句话缩回腹中。

国家建筑学员宿舍管理条例其一,严禁宿舍做饭;其二,严禁饲养宠物。虽然大多的条例在学生们看来只不过是个摆设作用,但是像林鸢这样接连挑战条例限制的人说到底也不是多数。

“我当时怎么会一直把她当成个遵规守纪的乖乖女呢?”吕冰看着上蹿下跳的nuts,不由地对未来的宿舍生活担忧起来。

“假期问你的时候你说过不对动物毛发过敏,说蜜袋鼯很可爱,说不介意养——”吕冰的不喜表现的并不明显,但还是被林鸢看了出来,“抱歉,我周末把nuts带回去。”

“挺可爱的,能不让宿管发现话,留下也行。”吕冰想起来在没黑没白赶稿的那几天里似乎的确有问过自己毛发过敏和养宠物的事情。只是她忙得昏头转向,只当是林鸢闲在家里无聊时刷网页又刷出了什么萌宠新闻,一时起了兴致而已。她随口草草敷衍两句,全然没往心里去,但没成想到林鸢还当真有只养了多年的nuts。

吕冰晃着指尖在nuts脑袋前面划着圈,它也很配合地停下啃奶酪的动作抬起头来,目光随着她的动作一圈圈地打转。

“当心它——”这个动作像是引起林鸢并不那样舒适的记忆,只是她示警的话尚未出口,nuts已经顺着她的手掌冲了出去。

“nuts!”林鸢虽不觉得蜜袋鼯算是什么智商高到能听懂人类口令的动物,但也只来得及用这样的方式试图阻止激动的nuts伤到吕冰。而nuts只是抱着吕冰的指尖,顺着她的胳膊爬到她的肩上,蹲在那里盯着林鸢发呆。

“不公平!我当时都被她咬了!”话虽这样讲,她却还是松了口气。林鸢又看了眼正在用手指逗着nuts上蹿下跳的吕冰,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小袋蜜袋鼯专用零食放在客厅的小桌上,然后托着行李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组装nuts的超大号折叠别墅笼。

别墅笼的结构并不复杂,只不过给nuts搭配太多的活动玩具的过程延长了她组装的时间。林鸢把笼子完全组装好已是傍晚时分,她把高度接近肩膀的笼子推到柜子和墙壁间的夹角,回到小厅里,先是在毛绒熊的肚皮上找到了睡成一团的nuts,接着又看到吕冰背着身在小厨房里忙活。

赶稿的日子里哪天灵感在线的时候少吃一顿对吕冰而言已经是常事,况且就算记起来要去吃饭她也会选择食堂伙食校外的小吃街,至于放假前日偷偷在宿舍做饭的事情,对她而言已经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待nuts蜷在毛绒玩偶上睡着,吕冰在这几日里第一次得到闲暇,她才想起来那些被遗忘在冰箱里的食材们。

学校配备的冰箱虽不是综合性能最优良的那款,但通常来讲仅仅作为日常储存半成品食物也已经足够。只可惜要是想要新鲜绿叶菜在十日里仍保持新鲜水嫩,绝不是一个只能达成基础功能的冰箱就能做到的。

吕冰试图从冷藏室里拯救出些许尚可食用的蔬菜,却只发现菜叶蔫黄的蔫黄、腐烂的腐烂,一阵挑挑拣拣之后只剩下一小把香菜和一大块生姜,不过她从来不吃生姜,林鸢最讨厌的食物就是香菜。

“姜汤刷香菜?”她察觉到靠在厨房门框上向里张望的林鸢,摇晃着手里的食材象征性地问她。

“所以说还是去食堂好了,也正好把垃圾也都捎下去。”吕冰看着林鸢嘴角瞬间耷下去的样子感觉有点有趣,不过也只是稍微一逗她就站起身来扎好垃圾袋的袋口,拎了袋子要下楼去。

“我带了半成品食物回来,加热就可以吃的。”林鸢学她方才的样子晃了晃手里的食盒,然后麻利地走进小厨房,在橱柜里取了一只小煮锅出来加工手里的食物。吕冰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自觉帮不上忙干愣在小厨房又很是占地方,干脆拎起来垃圾袋下了楼。

等她再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能闻到厨房里食物的香气,小厨房里充满着温暖的水汽,吕冰几日来赶稿的疲倦和一身初秋的寒气都随之散去了许多。林鸢舀起一点汤水吹开热气尝味,对于略有烹饪经验的人而言半成品的食物的确方便又讨喜,不过五六分钟的功夫她端出来的已经是份完成度极高的食物了。

吕冰把碗端出来看到碗里的不过是普通的馄饨,她想林鸢说到底还是个小公主,哪怕是制成半成品食物也足够让她以“做饭成功”为名洋洋得意一阵。速冻食品的作用通常来讲不过限于果腹,在口感上自然差了许多,吕冰想一会儿的食物无论再怎样难以入口,她也一定要做足了架势夸奖几句,以保住林鸢的自尊心。

吕冰咬破一个馄饨,鲜美的汤汁满溢在唇齿间,事前预设好的所有宽慰式语言只剩下了一句“好吃”。馄饨皮薄馅大,肉馅里包裹着的整只虾仁带来的鲜味甚至让她险些咬了舌头,馅料里剁碎的冬菇和鲜笋沫又极好地中和了肉类的油腻,一大碗馄饨被她吃到做后竟也不觉得有难以下咽的感觉。

饭后吕冰惯常的挑了几只果子榨汁;林鸢做甜点的兴致又起来,预热了烤箱对着手机上的甜食APP往电子秤的量杯里添加食材;进入了夜晚活动时间的nuts尚未适应新环境,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

房间里一时平和的几乎令人发困,直至林鸢按着APP上的配方去准备开水,在按下电水壶开关的瞬间,房间里随着滴的一声长鸣陷入一片黑暗。

“我好像记得下午回来的时候楼下贴了限电的公告。”手机屏幕上的光衬得林鸢的面色愈发发白,她虽然自认为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但这般公然在违反规定之后再去找舍管恢复供电的事情她还是有点畏惧。

“我去门口看看能不能把电闸拉回来。”当林鸢还在为拖吕冰下水而有点愧疚的时候,吕冰已经打开手电筒往外走了。她想如果能不惊动舍管就把事情解决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也就由着吕冰去鼓捣配电箱。

所幸不多久后随着又一声滴的长鸣,房间里供电恢复,林鸢揉了揉被白炽灯晃到的眼睛,出了厨房才看到宿舍一进门墙上的配电箱。

“抱歉让你自己去找的舍管。”

“没事啊,就说烧水、洗衣服、吹头发赶到一起就不小心超标跳闸了。”吕冰也没想过自己那样拙劣的谎言能瞒过林鸢,也就大大方方地把楼下发生的事情如实复述了一遍。

“舍管说什么?”林鸢看着她绾起来的干燥的长发,深知这种借口骗鬼都不成,更何况是见遍了各类学生的舍管,但是吕冰不愿讲她也就顺着她往下说。

“下不为例。”

她们都知道舍管大概不过是念在初犯上放过了她们而已,林鸢抿了抿唇,到底什么也没再说出来。她起身默默地开始收拾厨房里的一片狼藉,忽地对征用厨房就失去了兴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