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相逢不觉又初寒

作者:萧北辰
更新时间:2018-11-04 21:48
点击:375
章节字数:23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初寒……”


当听清了自己这脱口而出的二字,一瞬间如大梦初醒一般,我重新回归现实,意识、感知和思维都一并清晰起来。


我刚才……说了什么?


初……寒。是这两个字没错。听起来,似乎是个名字……


难道我无意中说了我高中那个前男友的名字么……见鬼了人家压根儿不算我什么鬼的“前男友”啊!我认识的人里面就没有一个叫“初寒”的!


那二次元呢……小说和动漫里的……说起来我比较喜欢某位金发碧瞳黑西装的骑士和某位黑发黑瞳八块腹肌的调查兵团扛把子……但是我也完全不记得有哪个角色名字叫“初寒”啊!


脑子一抽都说了些什么……这俩字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用阑尾想一想吧,现在的问题是,以夕凉的角度来看,我刚才都干了点儿什么……刚跟人家接吻之后就叫了声别人的名字?!


这什么狗血桥段……它究竟是怎样发生在我身上的呢?说起来自打这姑娘出现开始,我的生活就逐渐失常了……


不行,不行,当务之急,须得先解释一下……


“不是,听我说,”我斟酌着词句,这时开口,嗓音里还压抑着几分微微的磁:“我……”


“初寒?”她玩味的声音打断了我。


这人的嗓音一贯清越冷澈,因着刚才的事情,难得含了些情动的异色。她伸出修白的长指擒住我的下巴,尚还笼着烟水的眸子看定了我,唇际微微一动,似笑非笑道:“这是……何人的名?”


不对。这个反应似乎……有些奇怪啊……


与这人对视之间我失了神,她长睫掩映下这双眼瞳,近在咫尺看着,实在漂亮的勾魂夺魄。中国人的眼睛,绝大多数其实是深浅不一的棕色,而这人的眸色是极为罕见的纯黑,全无一丝杂色,澈净而深邃,看不到底。


“我……不知道。”


这个回答太差劲了,简直是负分……可是此时此刻,与这人咫尺相视,我放弃了无谓的思考,只是带着无意识的温柔眼神。


夕凉微叹道:“北……傻姑娘。初寒,是我的字。你记住了,莫要再忘了。”


初寒,夕初寒。


原来如此。


她之前与我说过么?我怎么完全不记得了……不过既然她说让我不要再忘记,那么就是说过的吧。


这人字初寒,夕凉,字初寒……骤然间有一丝异样感划过了大脑,似乎有些东西,被我忽略了……究竟是什么东西……想不起来……


算了,想不起来就暂时不想了吧。反正我觉得奇怪的事儿已经太多了,想不过来。我凝眸看着夕凉,承诺道:“我知道了,不会再忘了。初寒。”


用这两个字称呼她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定感,那种奇异的亲昵,微微的甜……仿佛失而复得,事隔经年,重新找回了我的宝贝。


最亲密的人之间,往往会以名来称呼对方。而我和这人只是唤着彼此的字与姓氏,可是轻轻念出齿际时,却好似有种红尘白雪的深情,本能一般藏在其间。


这时我忽然记起那团光,黑白两色的、仿佛在虚无中永恒不朽的光。方才种种,恍如大梦一场,中间的情节我已记不分明,唯有那光是如此清晰。因为我认得它,简直像是认得我自己的一块手表和一条领带,认得自己的相貌和名姓。但是此时我已经寻不到了。


“初寒。”我自然而然地改换了这个称呼,仿佛始终是这样唤她,“刚才那团光……去哪儿了?”


夕凉道:“已经……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我喃喃道,“那团光是什么?”


“……是什么?”夕凉看着我,偏了偏头,忽然笑了。那笑容带着戏谑和微微的嘲意,神情间颇有些感慨:“怎堪料世事无常,竟还有一日,你北渺发自真心来请教我……何为道。”


“……道?”


夕凉似乎也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但这次我没由她蒙混过关,而是追问道:“那到底是什么?”


这人道:“五帝之所禅,三王之所争,仁人之所忧,任士之所劳,尽此矣。”


“……”我道:“这一段儿有些耳熟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说,天下……?你不要欺负我读书少啊初寒。”


“可不就是天下么。”她挣扎着欲站起身来,忽然脱力似的一个踉跄,朝我倾倒过来,我立即反应,一手扶住她的胳膊,一手把她搂住。这人在我怀里,低低地喘息。


怎么回事?忽然间这么虚弱,连站都站不稳了……她的气乱了,刚才……她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初寒,你告诉我。”我看着她:“你刚刚,是不是做了什么消耗很大的事?”


“竟还来问我么?”这人挑眉,低声道:“你何不想想,你对我做了什么……教我消耗很大。”


我:“……”


可恶啊……你是想说你消耗大的原因是跟我接吻么夕公子?你不会想告诉我接吻接走了你的魂意吧!还这么哄我 ,真当我什么都不懂么……


在这人面前我脸皮总要薄一点儿,听她提起刚才的事情,微烫的感觉从脸上直蔓延到脖颈耳垂。但是涉及到她身体的事情,我从来寸步不让,加之几分羞恼,不退反近,伸出一只胳膊垫到她背后将这人搂紧,重新压回到树上:“真不告诉我?你可得考虑清楚……”


“好啊,威胁我,真是出息了……”这人先是微微一怔,旋即靠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小二流子,莫不是还要趁人之危?”


我耳朵极为敏感,属于要命的地方,这人清越的声音近在咫尺之处,那独特的清冷气息撩拨在耳际,让人从腰腿到眼神,都微微有些发软……我稍稍向后仰头,强打精神,低低道:“你最擅长威胁别人才是……少了七成魂意,还这么祸害自个儿的身体,你就这么想找死么?!”


或者我有多么心疼,就有多么恼怒,加之无可奈何,竟然催生出一点儿委屈,我强压住那许久不曾有过的、眼眶微微发热的感觉,说到最后一句,已然有些咬牙切齿。


“我没有。”这人一脸无辜的轻声道。


“是么?”我道:“那你现在就点燃魂意给我看看啊?”


“那……你看着。”夕凉轻声说着,竟真有星星点点的蓝光,在她深黑的左眼眼底闪动起来,如同蓝色的烛星在黑玉之上,欲凝聚到一处。


已经这么虚弱了,竟然还真要强行点燃魂意!这是要给我表演一个原地去世吗夕大人啊?!


“你别,不行,你不要……”我赶紧放开她后退两步:“好了好了怕了!我错了!我错了!”


这人眼里将要凝聚的魂意便平寂了下去,还是那么从容的看着我 ,将笑不笑。


岂有此理……我发现这人无论怎样都能威胁我,真是岂有此理……


“好了,北。”夕凉伸手捉住了我的手指,拉着我向来时的那方水潭走去:“我们,该回家了。”


回家……可没有那么容易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阿好。
阿好。 在 2018/10/18 21:17 发表

翻墙上谷歌偶然找到这网站,又偶然找到这文章一口气看到这里。确实是篇好文。

初悦未迟
初悦未迟 在 2018/10/10 10:54 发表

这一对真的好喜欢,好像会更很久

青霉素
青霉素 在 2018/10/03 22:59 发表

回家确实不易啊,北渺和夕凉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