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想见你

作者:战术用盐
更新时间:2018-09-15 20:05
点击:91
章节字数:32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纱布男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砸懵了,原本就已经受伤的鼻梁再次遭到重击,疼得他根本睁不开眼。他捂着脸狂叫起来,另一只手径直朝姜海抓了过去。

姜海拔腿就跑,只是纱布男捶她的那一拳余威犹在,脑袋里面仍旧嗡嗡地响着,疼痛和紧张感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她拼命地朝校门那边跑着,耳边除了风声和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以外,什么也听不到了。

“砰!”那个皮肤黝黑的男人追了过来,一脚便将她踹倒在地。好在姜海背着的琴包替她卸下了大部分力道,否则背上挨了这一下,非得窒息一两秒不可。

“跑你妈啊!小兔崽子!”男人把脏兮兮的鞋底踏在了她的脸上。

“我靠……”姜海知道大事不妙,几乎是下意识地抱着头蜷缩起来——保护自己的内脏和头部。

“奶奶的。”纱布男也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和那个黑皮一块儿轮流在姜海身上踹了起来,把她当个皮球似地踢来踢去。

“喂!那边的!干什么呢!”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大叔拎着橡胶棍,气势汹汹地从学校里跑了出来,脸上那圈邋邋遢遢的络腮胡子根根竖立,“也不看看这是哪儿!都他妈给老子滚蛋!”

纱布男和黑皮愣了一下,竟然认怂地收回了脚。

保安大叔举着那根黑色的橡胶棍,跟街头烂仔玩砍刀似的转动着手腕,熟练地挽了个刀花,“原来是你们两个狗东西啊,这几天牢饭没吃够是吧?啊?”

“刘……刘哥?真是好久不见……”纱布男陪着笑,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您怎么在这儿当保安啊……”

“管得着么你?”保安大叔用橡胶棍一下一下地敲打着纱布男的脸,低头飞快地扫了一眼地上那个满身脚印的姜海,瞬间就跟被点了引信的火药桶一样爆发了。

“妈的!滚蛋!”

说完,举起橡胶棍就往两人脑袋上招呼,甚至还追着他们打了十几步路。

赶跑了纱布男他们,保安大叔又拎着橡胶棍走了回来。

“还能喘气不?”他蹲下来扯了扯姜海的耳朵。

“能……还能动弹呢……”姜海用校服袖子抹掉了脸上的泥水,从地上爬了起来,“谢谢您了。”

谁知保安大叔的脸一下子又拉了下来:“谢个屁!我还要揍你呢!小姑娘家家的也不学好,还学会跟社会上的人打架了是吧?”说着就要拧姜海的耳朵。

“别别别啊大叔,我冤枉啊!”姜海躲开他的手,一路小跑着溜进了校门,“是他们来找我的麻烦的,我可没有不学好啊!”

“还想着胡说八道是不是?学生证拿出来我看看!”大叔在后面追着她。

“看就看嘛。”姜海从裤子口袋里摸出学生证放在他手里,“没骗你,就算是教导主任来我也是这么说。”

保安大叔仔仔细细地把姜海的学生证研究了个遍,甚至还把它举到姜海的脸旁边,煞有介事地核对起了照片。这时,学校外面的马路上传来了警笛的声音,保安大叔“啪”地把学生证一拢,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去看看是不是赵岳那个王八蛋找你来了。”

“诶?”姜海顿时有种被耍的感觉,原来这个保安认识她,也认识赵岳!那他还冤枉自己不学好!

“这王八犊子,到现在才来。要不是我及时出手,你估计都被那两个彪货打死了吧。”保安大叔继续自言自语。

姜海很想告诉他,这个出警速度真的已经非常快了,毕竟警察也是人,不会瞬移魔法。但她没把这话说出来,因为她发现自己耽误了好一会儿功夫,此时距离晚会开始已经没剩多长时间了。

“大叔,今天学校的晚会我还有个节目,您帮我跟赵叔说一声,等晚会结束再找我了解情况!”说完,姜海飞快地抢过保安手里的学生证,一溜烟就跑了。

“哎!你……”保安大叔喊了她一声,话到嘴边又改了主意,“你要不要雨伞啊?还下着雨呢!”

姜海边跑边喊,头也没回一个:“我都这样了,您觉得还有必要吗?”

“是,打成这熊样,是没必要了。”保安大叔嘟哝着,点了根烟,朝校门外的警车走去。


“来了来了!”

姜海一进大礼堂的后台,就看见了顾羽从焦急变成欣喜的脸,张清和向一洲也纷纷朝她走了过来。只是稍一靠近,他们的脸色又从欣喜变成了震惊。

在地上滚过几圈的姜海浑身都沾满了泥水,灰色的校服外套上全是湿漉漉脏兮兮的脚印,脸上的污渍则被她用衣服袖子抹得很均匀。不仅如此,她左眼眼眶附近的皮肤还裂开了一道口子,正一丝一丝地往外冒血。

“你出车祸了?”顾羽第一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什么呀。”姜海纠正她,“遇上混混了。”

“没怎么样吧?报警了吗?”张清递过来一张湿纸巾。

“没事,警察已经来了。”姜海说。

“你这个状态……没问题吧?”向一洲看着她脸上的伤口,“要不先去医务室?”

“小事,没关系。”姜海脱下外套,朝洗手间那边张望了一下,“等会儿洗个脸,再把衣服换换就行。”

“幸好前几天定了上台用的衣服,要不然你可惨了。”顾羽背过身接了个电话,朝三人招了招手,“去化妆间吧,夏岚她们也到了。”

“姜海?”张清跟着顾羽和向一洲走了两步,见姜海一直定定地站在原地,神色也有些奇怪,便停下了脚步,“怎么了?”

顾羽和向一洲也不走了,三个人齐刷刷地回头盯着姜海。

“不太妙啊……”姜海的声音有些发颤,“如果……只有等会儿只有你们两个人上台,能行么?”

张清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喂,你真的不要紧吧……”

姜海拎起自己的琴包,把半开的拉链粗暴地往下一拉,从里面拽出一把折断了琴柱的二胡来。

三人都愣住了。

“你们怎么还不过来化妆啊?我都等好半天了!”一个穿着JK制服的女生从走廊尽头的化妆间里快步走了过来,见气氛不对,声音瞬间就放轻了。

她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拿着断琴的姜海,神情镇定。

“你过来。”她上前拽住姜海的手,“先去把衣服换上,我那里有药,等会儿再给你涂一下,其他的事情慢慢想办法,别着急。”

这句话既是说给姜海听的,也是说给顾羽他们听的。危机必须一件一件处理,干站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大家都没有说话,就只是跟在她身后,默不作声地走着。

化妆间里有一个很小的淋浴间,因为不常用,所以没通热水。

女生把姜海推了进去,见她还是摆着一副阴沉沉的脸,站在那儿动也不动,只好伸手去扒她的T恤,姜海吓了一跳,连连后退着躲开她的魔爪,赶忙拒绝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自己来!”

女生一脸严肃地点点头,把一包塑料袋装着的东西塞到姜海怀里:“大家在外面等你。”说完便关上淋浴间的门,出去了。

姜海脱掉了脏兮兮的衣服,打开淋浴头,一股冰冷的水浇得她狠狠打了个哆嗦。

胳膊和背上火烧火燎地疼,伤处的皮肤红的红青的青,被凉水一冲都疼得要命。

刚才的那个女生……好像是同桌的室友,叫夏岚,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平时和自己也没什么交集。她长得很好看,是班里唯一一个会化妆来上课的女生,这回大概是被顾羽叫来当帮手的。

夏岚给她的塑料袋里放着一小袋洗发水和一块新的手工皂,还有一套包装都没拆开的衣服——那是预定上台要用的。姜海将洗发水乱抹一气,把装着一团糨糊的脑袋伸到淋浴头下面冲着,努力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实话,她真的有些想就这么算了,本来就不是自己自愿要去表演的,现在正好,乐器也没了……

“嗡——嗡——”电话忽然响了。

姜海关了水,飞快地把新衣服套上,从剩下的一堆脏衣服里掏出了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未知号码”。

“你好……”她接了起来。

“姜海?”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松了口气,“我,林和。”

姜海惊得一激灵,险些没拿住手机。

“嗯,有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你一直没有回我的消息,担心你是不是不想理我……”

“没有没有!”姜海急忙否认,“我怎么可能不想理你呢?只是那天我睡着了,没看见你的消息,所以才……”

“知道啦。”林和的语气里带着笑意,也不知是不是在嘲笑姜海这个拙劣的借口。

“你现在在后台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啊。”

姜海说了声好,然后挂断了电话。这时候她才想起了那天晚上林和发给她的两条消息,因为自己太怂,第二天起床把新消息的气泡拖掉之后就再也没去管它,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两条消息的具体内容,自然也没有回复对方。

那是两条语音,姜海戴上耳机,犹豫了一秒之后还是点开了它。

——“骗你的。”

姜海有点懵,过去了一个星期,她几乎已经忘记当时聊的具体是什么了。

这时,第二条语音也自动放了出来。听筒里传来了呼呼的风声,也许林和是站在阳台上发的?

风声持续了三四秒,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姜海把屏幕往上一拉,看见了林和在那句“骗你的”之前说的话。

“……而且我也没有喜欢的人。”

姜海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一刻,耳畔的风声也停了,林和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过来——

“我想见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