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9弹 背叛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9-23 01:18
点击:1056
章节字数:45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理子?你怎么在这?」

「诶?」

亚里亚这句就像家里来了客人的理所当然的疑问反而让理子不知所措。

先不说理子早就在这间707宿舍占有一席之地——至少她这么认为。

况且亚里亚明明早就想找个时间跟理子好好谈谈关于华生的事情。

「亚里亚这么说的话果然是不想见到理子吗?」

「啊不……」

亚里亚摆着双手往理子的方向走去,但只踏出了一步就停了下来。

「——理子呢。」

理子失落地放下手柄——任由电视上传来「Game Over」的电子音。

「理子以为这里(亚里亚)才是理子的归宿。」

「说、说什么啊你。」

亚里亚的脸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理子也明白的哦。」

「亚里亚是公爵家的长女,集很多人的希望于一身,将来是会成为大人物的优秀人才。」

「所以婚约什么的也是身不由己的。」

理子的善解人意让亚里亚目瞪口呆。

「……诶?」

这些话如果是白雪说的亚里亚或许会相信,可现在却是从理子嘴里说出来……

老实说,亚里亚有点害怕。

「小雪已经跟理子解释过了哦。」

(原来如此。)

亚里亚不由得在心里感激白雪。

要让她自己去跟理子解释的话只会越描越黑。

「理子一直想找机会跟亚里亚独处哦,可是那个华生太黏人了啦!」

「总是缠着亚里亚!」

理子愤愤地把两腿一伸,赖在地板上闹脾气。

「理子从来没见过天降系会输给『青梅竹马(婚约)』的,何况明明就是理子先!」

虽然到后面已经完全听不懂理子到底在说什么,但亚里亚倒是露出「真拿你没办法」的理子专属的温柔表情。

「……所以啊,亚里亚要学会怎么拒绝别人才行呢。」

「当然拒绝理子是绝·对·不·可·以的哦~」

理子从地上爬起,紧紧盯着亚里亚的红色眼眸里透露着认真。

「呃……」

——这种时候只要回答「是」就可以了。

理子的表情这么告诉亚里亚。

「知、知道了啦。」

强行忍住心脏突然变快带来的不适,亚里亚不动声色地把理子推开。

「别靠这么近……」

「什么什么?亚里亚害羞了吗?」

理子听了更是玩心大起,眨着散发出不知名光芒的眼睛贴了上去。

「哈?少、少来了,我身上都是汗要去洗澡了。」

「好~理子会给亚里亚准备内——」

「——不需要!」

「咚」的一声,亚里亚从浴室内侧把门给锁了起来。

哗啦啦。

浴室里响起洗澡的声音。

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洗个热水澡实在是很舒服的一件事。

如果能再泡个澡会更让人放松。

难怪日本人这么喜欢泡澡。

亚里亚一边冲洗身体,一边感叹——与日本人不同,欧洲人更喜欢淋浴。

从莲蓬头内洒出的热水把一天的疲劳都冲掉了。

「……」

亚里亚低着头沉默着。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伸出右手摸上自己平坦的胸部。

——那里的心跳已经恢复到正常频率了。

福尔摩斯在3年前把绯弹射入亚里亚的心脏。

子弹跟心脏合为一体无法取出——不如说能活下来是个奇迹。

所以亚里亚经常会有心悸的老毛病。

可是刚刚不一样。

那是一种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爆发出来的感觉。

虽然说不清,但她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克制住的话就会做出无法弥补的错事。

——因为……她对理子产生了欲望。

更准确地说是对理子的身体。

纤细的小腿、细嫩的皮肤、丰满的胸部、动人的嘴唇、柔软的长发……

越是这么回想着曾经看到过的理子的裸体,那双绯红色的眼睛越是变得深红。

——咚。

亚里亚把头砸在浴室墙壁上。

(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她闭上眼睛任由热水把自己冲醒。

老实说,有个身材苗条、胸部火爆的同居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会觉得血气上涌吧。

「理子……」

一定是受理子影响太多了。

亚里亚这么说服自己。


「理子,我洗好——呜哇!」

用干毛巾擦着湿发的亚里亚刚走出浴室就被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

「亚里亚大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在连接浴室和客厅走廊尽头的地方,穿着标准女仆装的理子正俯身跪在那里。

「是先用餐还是先用我呢?」

「那、那个,理子?你在做什么?」

被叫到名字的理子直起身——亚里亚终于敢肯定这是理子本人。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件女仆装是低胸的设计。

也就是说,亚里亚的视线刚好能看到理子胸前的乳沟。

(咕唔……)

亚里亚又往后退了几步,同时在心里感叹「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觉得好大」。

「回亚里亚大人,理子啊不、我现在是亚里亚大人的女仆。」

「所以说啊,你到底在做什么?」

「诶?」

理子歪着头,举起双手做出敬礼的动作。

「有事相求一定要跪坐露出胸部这是常识啊。」

「这是哪个世界的常识啊!」

「诶嘿~」

然后她闭上一只眼吐舌头,装成很可爱的样子——实际上理子确实很可爱。

「……咳,不、不管怎么说你先起来。」

亚里亚移开视线,往客厅走去。

「是~」

理子一蹦一跳地跑到亚里亚身后。

「那么接下来就让女仆理子给亚里亚大人吹干头发。」

「我自己来就好,喂……」

亚里亚被半推半拉地强行坐到单人沙发上。

「亚里亚的头发真漂亮呢。」

理子捧起一缕绯红色的长发。

「啊?理、理子也是,金色的、很漂亮……」

亚里亚刚想说什么,脖子那里就感受到了理子的呼吸出来的热气——有点痒痒的。

「哦?亚里亚终于也学会看眼神说话了吗?这可是理子的功劳呢~」

理子高兴地从背后抱住亚里亚。

「喂别扑上来啊,我头发还是湿的……」

「没关系~理子想多了解亚里亚。」

——你不是早在『武侦杀手』的时候把我了解透了嘛。

当然这句话就算是亚里亚也不会在这时候说出来。

「不过亚里亚的颜色很特别呢,理子只有在漫画里才看到过。」

「我原来也是金……不、没什么。」

亚里亚现在的绯红色头发和眼睛都不是她原本的颜色,而是她体内的绯弹使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原本的发色是偏金色的亚麻色,眼睛也是像蓝宝石一样的碧蓝色。

「原来?亚里亚多跟理子说一些亚里亚小时候的事好不好?」

「哈?为什么?」

「理子想听嘛~」

「嗯……我有个妹妹。」

亚里亚回想起她的妹妹梅露艾特。

「她比我小2岁,比我聪明,也很腹黑毒舌,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禁止哦。」

「诶?」

理子轻轻地捏了一下亚里亚的脸颊。

「亚里亚明明都已经有了理子还在说别人可爱什么的,理子可是会吃醋的。」

「什么已经有你——」

「——不过。」

理子把头埋在亚里亚的后背。

「真让人羡慕呢。」

「……」

亚里亚沉默不语。

她开始为自己刚刚说的话感到后悔。

德古拉·希尔德。

这个名字是理子小时候的阴影。

亚里亚早该意识到希尔德的出现会让理子不安,但她却没能陪在理子身边——明明早就说过要救理子。

抓住维拉德只能算是救理子一时。

如果不把希尔德他们父女从理子的噩梦中彻底拔除,那么理子永远都会活在他们的阴影里。

「我有跟亚里亚说过嘛?」

「希、希尔……那个人来找过我……」

「什么时——理子?」

亚里亚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但立刻被理子紧紧抱住腰,转不了头。

「就这样别动。」

抵着自己后背的人似乎在哽咽。

「理子你——」

亚里亚想掰开理子的手转过身,可是做不到——理子抱得比她想象得更用力。

「——拜托了!这样就好……」

理子加大了力度。

像要抓住希望一般加大了力度。

(理子……)

亚里亚不知道希尔德到底对理子做过什么,可从理子连她的名字都不想说出口来看一定是很过分的事——不,用过分这个词都太轻了。

一定是、足够折磨理子至今的虐待。

——绝对不能原谅。

亚里亚紧握着拳头下了决心。

「没关系的。」

她松开拳头抚上理子抱在她腹部的手背。

「想哭就哭出来。」

——我会陪着你。

呜呜……

一直苦苦压抑的感情被释放出来,理子放声大哭。

「呜啊啊啊啊啊……」


「亚里亚,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才刚放学,华生就按时来亚里亚这里报到——跟铃声一样准时。

「抱歉,我今天有事。」

亚里亚听了理子的建议,在拒绝之后没有给华生再开口说话的机会。

「(金次。)」

她迅速拿好书包,扔给旁边座位的金次一个「他就交给你了」的眼神暗示就跑出教室。

(我?)

「亚里亚等——」

「——啊亚里亚,不能在走廊里奔跑,哎哟华生?」

金次假装刚好要走出教室跟想追上亚里亚的华生撞了肩膀。

「远山?」

「抱歉呐,没撞疼你吧?」

听到教室里这么热闹大概金次已经缠住了华生。

亚里亚特意饶了个圈才来到跟理子约好的监察科楼下。

也不是故意要避嫌什么的,不过理子说是要先去见一个熟人。

「……华生?」

可是当她刚走进一楼就看到华生已经在大厅等她。

「你果然在这里。」

华生露出无奈的表情。

「是来找峰理子的吗?」

「你跟踪我?」

亚里亚不满地看向华生。

「抱歉我无意窥探你的隐私,只是你太好懂了亚里亚。」

说的好听点是天真,说的直白点就是头脑简单——在『眷属』那群人眼里。

看亚里亚没有想理睬自己的意思,华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亚里亚有没有考虑过呢?万一峰理子背叛你呢?」

「背叛?」

亚里亚皱起眉。

「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吧,亚里亚也被欺骗过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虽然华生一直都在用很平淡的语气,但亚里亚却很不高兴。

「如果是想说理子的坏话,那我就不奉陪了。」

亚里亚黑着脸从华生身边走过。

「我知道她现在是巴斯克维尔的一员,是你的同伴。」

「可是亚里亚,你真的觉得峰理子这个人可信吗?」

「她是福尔摩斯宿敌的罗宾、是那个把全世界男人都骗得团团转的峰不二子的女儿——」

——砰。

从Government枪口中射出的.45ACP子弹在天花板上留下了一个洞。

「——华生够了!」

两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

气氛变得非常紧张,仿佛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拔枪相向。

嗒嗒。

伴随着踩着皮鞋的欢快的脚步声,理子从通往楼梯的走廊那头走了出来。

「亚里亚~久等——华生?」

理子想扑倒亚里亚身上的动作突然停止——差点一个抱空摔在地上。

「理子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不,我们走吧。」

亚里亚收回Government,拉起理子的手就往外走。

「来,这是给亚里亚的礼物,好吃吗?」

「嗯。」

——我相信理子。


「呐亚里亚,天空树快完工了吧?」

理子开着亚里亚的跑车行驶在公路上。

昨天她哭累了就靠在亚里亚身上睡着了。

今天提出想请亚里亚吃饭感谢她——虽然最后还是记在了亚里亚账上。

「天空树?那是什么?」

「就是那个啦。」

理子指着远处的高塔。

「听说建成之后有634米,现在已经完成百分之70了。」

东京晴空塔,位于东京都墨田区,为了降低东京市中心内高楼林立而造成的电波传输障碍而建的电波塔。

「等它建好一起去吧。」

亚里亚对日本新闻不太感冒。

与其让她看这些还不如给她看动物世界。

「……好。」

理子脸上出现一闪而过的犹豫。

「不过说起来你怎么突然想开车呢?你有驾照的吧?」

「都说了是亚里亚大人的女仆了哦~开车什么的是必备技能吧。」

「那个『大人』就算了吧……」

嘀——

从口袋里传来手机的铃声和震动,亚里亚拿出手机打开屏幕。

「嗯?是贞德。」

她一边疑惑请假好几天的贞德怎么会突然打电话,一边按下通话键。

「喂,贞德——」

『——亚里亚!?你在哪!』

「现在?跟理子在一起……哈……」

明明才8点刚过,一股突如其来的倦意让亚里亚打了个哈欠。

『你没事吧?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啊没什么,可能是刚刚吃饱喝足吧。」

亚里亚用手揉着有点发酸的眼睛。

『是嘛,把具体位置告诉我。』

「发生什么了吗?」

『不,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不过为了保险起见。』

「嗯……好,你等会……哈……」

「亚里亚困的话可以先睡会。」

「啊不用,我——」

啪嗒。

手机从亚里亚手里滑落到亚里亚大腿上。

(……啊咧?)

亚里亚木楞地看着躺在自己腿上、屏幕闪着光芒的手机。

——好奇怪。

奇怪到亚里亚被自己的直觉吓出冷汗。

不仅是精神变差,短短数秒之间就连手也开始变得无力。

「理——」

很快,舌头麻痹到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

亚里亚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般转过头。

看向正在认真开车、没有回头看她的理子。

——对不起,亚里亚。

——原来如此……

接着,亚里亚的意识陷入一片黑暗。

『喂,亚里亚?亚里亚!亚——』

——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黄婷婷的大眼仔
黄婷婷的大眼仔 在 2018/08/30 21:03 发表

怎么……又……背叛……了……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