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夏后日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10-01 00:15
点击:791
章节字数:56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收完谷子后,天气逐渐转凉。树林中落下的第一片黄叶宣告暑期的结束,新初三的开始。

学校的火力继续对初三施加压力,设立了晚自习和周六补课。老师不断填鸭填鸭,不学的直接被停课处理,留下的学生除了空闲时间时几句抱怨也无可奈何。

冬瓜给停课了,她本来也在教室里坐不住那么久。三人组结果就只剩下了一个。

学习的风气慢慢盛行。原本成绩好、长得也很不错的黎子在班级里的人气极速上升。老师经常让黎子把难题的解答方法板书在后黑板上。现在,问她问题的人多到让陈欣烦躁。陈欣又气又好笑,明明她们之间还是那种漠然的态度。

晚自习上到九点才结束。黎子妈妈不放心黑漆漆的夜路,执意要接送女儿。妈妈不管黎子同不同意,一下晚自习就站在校门口,黎子也没有办法。

陈欣就第一天晚上载过黎子,其余时间全在校门口就告别了。

今天也是。

后半段的晚修让陈欣坐立不安。因为黎子全程在跟同桌讲些什么,一名目前让陈欣十分不顺眼的男生。

陈欣想从黎子的神情里找出不耐烦、或是轻视的表现。可是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带着眼镜的黎子认真地笑了一下。

陈欣失望地扭过头去,没有勇气再看下去。

晚修结束铃一响,陈欣看了一眼还在跟同桌讲题的黎子,不吭一声就走了。绕下楼梯,在路灯的指引下走到自行车棚。

慢吞吞的脚步似乎是希望被追上而踌躇不定。注意这点的陈欣,蓦然地狠下心,快步找到自己的自行车。披上一件外套,骑上自行车,踏上回家的路。

在校门口,陈欣遇到了黎子的妈妈。陈欣与她擦肩而过,校门口只有一盏昏黄无力的路灯,陈欣觉得她不可能察觉到飞驰而过的自己。

夜风中已颇有秋的味道,淡淡的凄凉,微微的寒意。看来夏天是真的结束了。陈欣感到不可思议,明明秋天已经到了,为什么自己还觉得夏天仍没有结束。

只是想待在一起的时间能更长一点。剩下一个学期的时间,陈欣实在觉得短暂。然而现在又如此不痛快。

黑夜下的四周,秋虫的悲鸣取代了夏虫的欢歌。夜星布空,静谧地闪烁。陈欣望着天,骑着自行车,这样星空就好像在平移,就好像在自己的控制中……

灯光突然打到自行车上,陈欣回过神,一辆摩托车着急地怒吼而过。偶尔,路面上会突然窜出趁着夜色赶路的小动物,自己和它们差不多吧。

正巧快到家的路上,遇到了自家的猫咪。陈欣和它一起回到家。猫咪没有义气地从猫门钻进屋,抛下在灯下敲门的陈欣。屋外的灯亮着,平时没事都用不上它,陈欣知道现在是专门留给她的。

妈妈开了门。陈欣把自行车推进屋。父亲正在看着电视,电视里播着无关痛痒的新闻,饭桌上有碗飘丝丝热气的绿豆汤。

——祥和温馨的家庭画面,无可挑剔。陈欣曾以为这就是她所向往的幸福。

甜甜的却感到无味的绿豆汤,陈欣硬是喝完了。

果然还是很郁闷。


“我看到你那个同学很着急地回去了。天那么黑,骑那么快很危险啊!万一摔到沟里去了怎么办?”妈妈担忧道。

“你能不说后面那句吗?你这不是在咒她?”黎子没好气地说道。

陈欣的擅自离去,弄得她心里毛躁躁的,很不舒服。

虽然可以说是咎由自取。因为陈欣吃醋的表情实在太赞了,忍不住笑了一下。现在一想,那下就是导火线。可是也没想到她这么介意。

“你以为?住诊所边的那个小伙,前几天夜里骑摩托……”妈妈又开始了。

笨蛋醋坛子!明明又是个不去想想自己为什么会那样的笨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吃醋吧?黎子想现在就抓着陈欣,对她大喊一声笨蛋。

妈妈还在念叨叨。

明天得好好安抚一下,大概和她待上几分钟,她就不会再闹别扭了。被人喜欢的感觉真是不可思议。黎子觉得自己可能在享受那种感觉。

果然。第二天,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抱着陈欣的腰来到学校时,陈欣的心情明显有变好的趋势。黎子没有谈论昨天的事,陈欣也一言不发。

黎子觉得完全没有和没开窍的陈欣解释的必要,除非点破,才有解释的意义。

晚修刚施行一段时间,新鲜感让大家都兴奋过头了,老师一不在,纪律就崩溃了。今天的晚修一开始,老师宣布要重新调位,取消同桌,变成单人单桌。这下教室里的通道变得极为狭窄,对胖子极为不友好。

陈欣私下小声地“yeah!”了一句。幸好她的同桌没听清。陈欣祈祷换到离黎子较近的位置。结果老师只是微调几个人,大多数人的位置几乎没变。

不过老师的神之指漂亮地命中黎子的同桌,男生给调到了十分遥远的位置。

“nice!”陈欣爆出第二句英文。

黎子不小心看到陈欣这副样子,实在觉得她真是可爱至极。

老师一声下令,全班的桌椅随之开始蠕动。黎子拖动桌子,还没走的老同桌别有用心地帮黎子搬椅子。最后在黎子的课桌上飞快地留下一张纸条,就匆匆搬着自己的桌椅走了。

黎子预感到有麻烦事来了。

『喜欢你』

纸条上羞涩地着下青春的字样。思维经过一番挣扎,语言难以表达情感,浓缩成这三个字。

黎子还是第一次收到告白。还挺意外的,居然能收到一直十分内向的同桌的告白。是该回复呢?还是该无视呢?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黎子在原本的纸条上如此写到。课间,黎子直接递给了原同桌。黎子知道他是给予答案后才会行动的人。后面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陈欣知道这件事的话会怎么想呢……

另一边,不知情的陈欣只看见那位男同学抑郁了整个晚修。陈欣暗自爽快,但也有些不解,换个位至于这么夸张吗?搞得跟失恋了一样。

一支小小的插曲。


升上初三,有了许多的变化。

秋日一天的清晨,黎子一如既往地贴在陈欣的后背上踹瞌睡。陈欣则专注地注意路面情况,很容易突然窜出一只鸡,野狗什么的。

一个小小的刹车,黎子的身子惯性地向前一压。陈欣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前所未有的柔软。陈欣反应了好久,才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

青春伴随着成长。各种方面的成长。

黎子愈发显得成熟。身高稍稍超过了陈欣,气质也渐渐透露出一股知性的韵味。比以前更为迷人了,陈欣得出的结论。无论是从主观上的感觉,还是客观的事实。

一天放学,陈欣亲眼看见一名男生向黎子告白,就在她们一起去自行车棚的路上。陈欣紧张起来,她很在意黎子的态度。黎子拒绝了。即使再委婉的说法也都是拒绝。

陈欣松口气,沉重感消失殆尽,轻盈地载着黎子回家。

班上多数的恋爱话题也向黎子靠近,各种各样的推测、断论。陈欣也听到不少谣言。

最后,大家似乎有一致认定的看法。陈欣花了不少功夫才打听到消息——黎子有喜欢的人!

“你和她玩那么好,直接问她不就好了?”情报员不满地反问,她觉得陈欣应该什么都知道才对,却从她口中撬不出任何话来。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陈欣很不解。

“大家都这样想啦。再说你这么想知道,自己去问她啊!”

问黎子么……

陈欣想象一下画面,居然会有种本能的抗拒。就像心里有一个不想暴露的小人,而设定中的小人不知道为什么一问出口便会被暴露。

陈欣认真分析了这条消息,最后以和黎子玩的最近的名誉担保,消息的真实度为零。黎子说过她目前是不会谈恋爱的,而且并没有发现黎子特别关注过谁。

陈欣止不住地胡思乱想,感到心中乱糟糟的。

坐在后座上的黎子,做了一个类似于床上翻身的动作。自然地抱住陈欣的细腰,再次陷入浅睡。

一阵清风徐来。像这样给她依靠,就能让陈欣的心情好起来。

黎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牵动着陈欣视线。陈欣从来不会去思考为什么,只是很衷于自己心中潜意识的想法。即使看不清前面的道路,也会凭直觉走下去。

所以黎子说她是个笨蛋。她完全可以像个熟练的小提琴手,把陈欣像弦一样耍,事实上她也如此捉弄过陈欣。无论是陈欣困惑不解、羞涩难堪或者其它的模样,她都乐于见到。

无意中的肢体接触,黎子就能感受到陈欣身体微小的触动。一份既想向前又畏缩不定的犹豫。

黎子不排斥彼此的关系更进一步,也不讨厌现在的暧昧不清。只要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黎子的初衷并没有改变过。单纯地渴求陪伴。

陈欣呵出一口热气,飘入冷空气中,淡淡的,能看见其形态。

看起来,冬天也快到了吧?


不断临近的中考。学校的课程越来越紧。

陈欣也尽力了。一有松懈之心就开始鞭策自己,弄得她每天都疲惫不堪,每天晚上都是以一倒就能睡的状态挑灯夜读。实在坚持不住,就想想黎子,激励的效果还是十分有效的。只要不过分沉迷的话。

光是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就够呛了,陈欣还要扫以前的知识盲区。赶不上一轮复习的话,复习就会变成恐怖的新课。

除了吃后悔药,陈欣还想做的就是回到过去,暴揍一顿正在课上钓鱼的自己。

累死累活。有时陈欣很想哭一场,然后让黎子来安慰流泪等我自己。如此的想法让陈欣觉得自己实在自私到无可救药,又很痛苦,似乎自己沦落到无处可诉的地步。

幸福的时光只有上放学的路途。而它正以可见的速度慢慢流逝。陈欣想做的无非是抓住她,跟上她的脚步。

一天夜里,陈欣难受地醒来,血液不流通已经麻痹了的手臂唤醒了她。她发现自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完全没有印象。

困意继续纠缠不休,促使她爬上床,与睡意同化。可薄弱的意识告诉她,灯还没关,书包也没整理,拖到明天肯定会来不及。

可是……太困了。

两团意识,相互博弈、拉扯。陈欣放置它们,好像是两个与陈欣毫不相干的小人在打架。

最后,陈欣拖着睡意完成了睡前的准备工作。关上灯,倒在床头,然后轻轻地抽泣起来。

不一会儿,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陈欣睡着了。


以自行车的标准,时间在滋滋地旋转;以笔的标准,时间在沙沙中流逝;以手表的标准,时间在滴答着歌唱……以陈欣的标准,时间嗖地一下就窜到了冬天。

衣物一件一件地增加,身体越来越笨重。冬日的雾气好心地给人们保暖,厚厚地盖住人们的视野。自行车到了冬眠的时候。猫咪也经常不回家,眷恋田坡上还在烧柴火的老奶奶家。

天气明明很冷,但却不下雪。陈欣总觉得受到了欺骗。

陈欣穿上长外套,围上围巾,戴上露指手套,再背上重重的书包,就感觉自己变成了球。看见电视里还未变冷的南方景象,她很是怀恋夏天清爽方便的T恤。

主人公顶着阴冷狂怒的北风,艰难地前行。陈欣想如此有气氛地描述。可是现在连一阵风都没有,就只是单纯的冷,陈欣也不知道敌人是谁,但它已经无处不在了。

陈欣走到一半,受不了冷,跑了起来。跑到黎子家楼下时,陈欣已经暖和起来了,甚至有点想脱一件衣服。

黎子也裹得严严实实。她一头栽到陈欣身上,拖住陈欣的右臂,陈欣差点没站稳。

陈欣像只努力的蜗牛,背着一身的壳缓缓向学校移动。身体的右半部分接收着黎子的温度,变得很暖和,甚至有些不透气的过热,左边却冷得哆嗦。陈欣试图换只手臂,她抽出右手,把左手换进黎子的怀中。

“啊……这算什么?”黎子不满地扔开陈欣的左手,重新抢过她热意未散的右手。“把我当暖宝宝用?”

“嗯,而且暖宝宝烫手了。”陈欣如实回答。

“不要!它是我的,是我把它弄暖和的。要不你把那一只手也放进来?”黎子空出怀中的一点空间,眨眨眼地看着陈欣。

陈欣试探地伸出左手,犹豫不定。黎子却一把抱过,将陈欣两只手锁入怀中。

“怎么样?”黎子含笑地问道,她几乎是倒在了陈欣的怀中。

“这样走不了路吧……”

“那就是咯。”黎子放开陈欣的双手。突然抛下陈欣,跑了起来。

“看看你的手表!”黎子回头朝愣在原地的陈欣喊道。

陈欣奇怪地看了一眼手表。

——离早读开始还剩十分钟。

陈欣追了上去。

黎子跑得非常快,体力惊人,陈欣甚至觉得她们一直以来都是踩的双人自行车,而黎子也并不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无所事事哼歌的那位。

“跑得真慢。”黎子站在楼梯等待还在爬楼的陈欣。

陈欣承认追不上黎子,但她觉得主要的原因是自己提了两个重量相当的书包。

冬天的太阳也总是急匆匆地回家睡觉。

下午放学后,解决完晚饭,再回到学校上晚修的那段时间里,天几乎完全黑下来。陈欣晃着待机状态的手电,和黎子走在学校的道路上。

虽然灰乎乎的水泥路不用光也可以走下去。正常的学生也都打着手电,照着道路。

黎子却不喜欢那样。

“黑暗中发光会暴露自己,会吸引黑暗中你看不见的东西。”黎子一股神秘主义地解释道。

“还有,黑暗中的人会不自觉地向同伴靠拢。”她顿了顿,“我猜的。”

陈欣知道她主要是想说明后面那点。但却不明白有何意义。

自行车的停用也让陈欣加入了原本母女一道的队伍。

第一次到分叉口,陈欣还在犹豫要不要陪她们走下去。毕竟绕冤路陪感觉很奇怪。

黎子不客气地将她拐入一道。

“她很顺路,刚好会经过我们楼下。”黎子向妈妈解释。

陈欣在心底里对撒谎事向黎子妈妈道歉。同时很开心黎子这样做。

母女两上楼了,陈欣停在楼下,望着黎子家的阳台,等待黎子出现招手告别。

一天中,总是嫌待在一起的时间不够多。告别后,难免略微感到失落。明明刚才都算意料外的惊喜。自己到底怎样才会满足呢?

要是住在黎子家旁边就好了,窜门什么的都会很轻松。陈欣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美美地遐想到。笨重的衣物也竟变得轻盈起来。如果穿着裙子,现在肯定是在转圈圈。

无聊的夜路,零散的浅思时间,陈欣选择回忆黎子来消磨。

冷风吹过,通过衣物的间隙狡猾地触碰到陈欣的感官肌肤。陈欣差点冷跳起来。气温骤降。陈欣锁紧围巾,压下头,加快小碎步赶路。

忽然间,一片轻飘飘的碎片柔和地撞上陈欣的眼睛。冰凉凉,湿湿的。四周稀稀拉拉地飘浮着相似的东西。

雪?

陈欣惊讶地抬起头,仰望天空。

下雪了。

是一场早雪!陈欣兴奋地想到。陈欣开心地冲回家后,她又纠正了自己的看法。只是一阵早雪。雪似乎在半路就停了。

除了陈欣的记忆中,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来证明雪已经降临了这里。

妈妈以活了那么久的经验担保,现在这种时候不可能下雪。上一次下雪还是几年前。陈欣对那时的记忆已经很淡了。

“全球不是还在变暖吗?”妈妈又找到一个对她有利的观点。

陈欣有了那么一丁点怀疑自己是否眼花了。

猫咪神出鬼没地来到客厅,躲到凳子的阴影下梳理毛发。陈欣注意到猫咪身上有一小点白白的东西。

是雪!陈欣激动起来,眼看就要推翻政权了,她想喊妈妈来看。但是下一秒就僵住了。

被猫咪吃掉了……猫咪还浑然不知地继续舔舐身体。

至少,陈欣不再怀疑自己。雪是肯定下过了。深夜可能还会再下。睡觉之前,陈欣期待了一下明日的雪景。当天的夜晚清朗无云,陈欣却梦见了雪。

第二天清晨,憋不出雪的天空只好让陈欣失望了。经过一晚,见到雪的事实又开始与梦境纠缠不清。

陈欣敲响黎子家门的时候,她决定不再纠结昨天那场似梦非梦的雪。

陈欣拖着一如既往犯困的黎子,她不止一次怀疑人真的可以边走边睡?

刚绕过一颗正在落叶的李子树时,黎子突然地问道。

“昨晚,你有没有看到雪?”

心里涌入一股暖意。

“看见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