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8弹 华生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8-27 00:02
点击:888
章节字数:41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咚。

拳脚相交的激烈打斗声响遍了整个强袭科体育馆。

武侦高上午是一般课程,下午是各自学科的授课和训练。

虽然有任务的学生即使是一般课程都不会到席,但奇怪的是各自学科的出勤率倒是高出不少。

「……起来。」

看着被自己用过肩摔狠狠摔到地板上的战妹,亚里亚面无表情用非常严厉的口气命令她站起来。

「唔、是!」

并不是亚里亚太过无情,而是强袭科的任务稍微有一丝差错就会丧命。

与其让自己的战妹陷入危险倒不如现在就让她认清现实。

接着——

哐。

从明理摇摇晃晃地站起、摆出不稳的战斗姿势再到被亚里亚击倒……不出10秒——其中还包括亚里亚等待明理发起攻击的时间。

这是第几次倒下了?

5次?

6次?

还是7次?

明理数不清。

只知道每次站起来就会倒下,甚至倒下的时间都比站起来的时间长。

「再来。」

「是、是……」

明理擦掉痛得从眼角不受控制流下来的眼泪。

亚里亚严厉的口吻在此时更像是在激励她。

「明理……」

自主训练结束后的志乃手上拿着白毛巾担忧地看着明理被亚里亚惨虐。

战姐指导战妹,这种事情是不允许插手的——虽然不管怎么看都是亚里亚在发泄情绪。

所以志乃也只能看着。

「哇,这两天神崎前辈还真是暴躁呢。」

「是、是呢。」

高千穗很认同莱卡的话,对昨天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

在亚里亚和明理缔结战姐妹契约前,高千穗也是想成为亚里亚战妹的仰慕者之一。

昨天当亚里亚说出「你们顺便也学习一下」的提议之后,高千穗心里是一百个同意。

接受亚里亚的指导。

这对高千穗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至少在昨天之前。

结果当然是毫无悬念。

直到现在都存在的阵阵酸痛证明着这个事实。

她现在对自己没有成为亚里亚的战妹而有些庆幸。

顺便一提,在找上高千穗她们之前亚里亚已经把强袭科所有到场的人——不管前辈后辈——都挑战了一遍。

虽然

咚。

脸又一次着地。

「明理,我最近都因为私事稍微放松了对你的训练,但是你自己不能懈怠。」

亚里亚低头看着明理。

「唔……是……」

明理很想说「我没有」,可她也知道亚里亚因为华生的事情心情很差。

还是理子前辈好。

——明理不禁这样想着。

跟理子在一起的亚里亚总会有种说不出的温柔。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理子一直在躲着亚里亚不,不如说是华生的存在让理子不得不避开他们。

因为——

「——稍微休息一下吧,亚里亚。」

华生的声音突然响起。

志乃她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明理身上,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至于亚里亚,是故意不想让自己往那边看。

「给。」

华生微笑着走向亚里亚,把拿在手上的毛巾和解渴饮料递给她。

「你怎么来了。」

亚里亚不由得皱起眉,但很快就认命般地叹了一口气。

她伸手接过华生手上的东西,可不管是饮料还是毛巾都拿在自己手上——是字面意义上的接过。

「我想你练习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等、等等啊!亚里亚前辈问的是「为什么」,你的回答明明是答非所问啊!)

(而且这反应也太理所当然了吧!)

明理在心里这么吐槽着,但是亚里亚却没有说什么。

「辛苦了,明理。」

志乃走过去拉起坐在地上的明理。

「谢谢志乃。」

「已经这时间了嘛。」

亚里亚抬起头看向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上面显示的是4:55。

「亚里亚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有时间能让我请你吃个饭吗?」

看出亚里亚打算离开,华生立刻提出邀请。

「不了,我还有点事。」

「那我送你吧。」

「……」

(什、什么啊这个人,没看出亚里亚前辈很不高兴吗?)

(一直缠着亚里亚前辈!)

(果然很讨厌。)

明理把华生放在「讨厌」这一类。

虽然两人没有什么交集,但明理却是很仇视华生。

先不说因为华生的突然出现让亚里亚心情不好导致她被体罚,光是他对亚里亚死缠烂打就让明理很厌恶,更何况理子也顾及学校里的「婚约」而远离亚里亚。

总之,很讨厌。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明理,辛苦了。」

亚里亚没有回答华生,反而想让明理她们先离开。

「……啊、您才是,辛苦了!」

「您辛苦了!」

明理几人立刻弯腰向亚里亚行礼。

亚里亚拍拍明理的肩膀鼓励她继续加油。

「华生,我有话跟你说。」

看到明理她们走出体育馆,亚里亚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两人走到放学后空无一人的停车场。

亚里亚把之前华生递给她的没有使用过的毛巾和饮料放在他的车盖上。

黑色保时捷911Carrera.Cabriolet。

是价格绝对不下于一千万的超高级车。

这是华生前几天买来代步的新车——无论是价格还是豪气都足以让武藤嫉妒得发狂。

「华生,我不擅长拐弯抹角,我接下去要说的话可能会让你不高兴,但是我想你应该知道。」

就像亚里亚说的那样,她单刀直入地直奔主题。

「这还是你第一次提出要跟我谈谈。」

华生耸了耸肩。

相比亚里亚的严肃,他倒是很游刃有余——就像漫画里的花花公子一样,擅长对付女人。

「可以哦,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

「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

「……就是这个。」

亚里亚强硬地打断了华生特意制造出来的轻松气氛。

「我们的婚约、只是祖母一时兴起说的玩笑话,你不用当真……」

老实说亚里亚有点心虚。

虽然她对21世纪还有婚约这么可笑的事情嗤之以鼻,但实际上她不愿意嫁给华生才是真的。

更准确地说,她只想跟那个人在一起。

「亚里亚认为婚约只是个玩笑?」

华生没有摔饮料瓶也没有死抓着亚里亚的手歇斯底里,反而心平气和地问亚里亚——这或许就是贵族从小教育所养成的吧。

「亚里亚想悔婚?」

「……」

亚里亚紧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那么,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不能接受没有尝试就给我判死刑呢。」

华生摇摇头、苦笑了起来。

「你应该听说过吧,福尔摩斯家的长女是个连推理都做不到的废物。」

「咦?这跟我听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华生做出惊讶的表情。

「我所听说的神崎·H·亚里亚是个天才。」

「14岁开始就在伦敦武侦局作为武侦在欧洲各地活动、才16岁就已经拥有了『双剑双枪』的通称、曾经连续99次事件都只需1次强袭就将目标犯人全部逮捕、是个让罪犯闻风丧胆的S级武侦。」

华生说的这些都是亚里亚一个人的努力。

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被冠上「天才」的头衔。

可是亚里亚的身体里流着福尔摩斯的血统。

任何荣耀在福尔摩斯这个姓氏前都会变得淡然无光。

「亚里亚也应该也知道吧,福尔摩斯必须有搭档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我的曾祖父J·H·华生和你的曾祖父夏洛克·福尔摩斯一世,他们两人一起解决了世界上许多悬案。」

「亚里亚认为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很强。」

亚里亚思考了一会,说出了自己一贯的信条——实力至上。

「嘛,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啦。」

华生微笑着。

「但更重要的是搭档,侦探和助手两人缺一不可。」

「搭档的话我已经有了,我有——」

「——『巴斯克维尔』是吗?」

亚里亚突然有种非常微妙的违和感。

——华生对她了如指掌。

但愿这只是亚里亚太多虑了。

「啊、嗯……」

「在我看来,他们还不够格。」

华生毫不留情地在亚里亚这个副队长面前数落她的武侦小队。

「你说什么!?」

「抱歉我——」

「道歉!」

亚里亚突然变得很生气。

「他们都是我可以托付生死的同伴。」

确实,『巴斯克维尔』才刚成立不过半个月,说什么生死相交有点夸大其词。

而且亚里亚和金次他们认识也不过半年,其中还包括理子的背叛、白雪的针锋相对和雷姬的反目。

不管怎么看都无法让人相信这是个团结的小队。

但是,这是她的小队。

无论是平时吊车尾的金次、经常脱线的理子、时不时会腹黑的白雪还是沉默不语的雷姬都是她所认同的人。

亚里亚不能忍受有人诋毁他们。

因为——

「我不允许有人侮辱他们!」

亚里亚相信他们、相信『巴斯克维尔』。

「抱歉,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华生立刻道歉,但语气里却还是很看不起『巴斯克维尔』。

「只是……亚里亚,你要知道你的实力不止如此。」

「跟他们在一起只会扯你后腿而已。」

华生的话让亚里亚想起了福尔摩斯。

那个时候的福尔摩斯也是像这样说服亚里亚、给她自信、让她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人」。

可华生对『巴斯克维尔』的轻视让亚里亚很不满。

「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让希尔德伤你一根头发。」

「……希尔德的事是我的疏忽,跟金次他们没关系。」

亚里亚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是如果有合适的搭档亚里亚就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亚里亚……难道不想尽快救香苗阿姨出狱吗?」

「!」

亚里亚的心脏像被什么东西「咚」地敲了一下。

「我……」

亚里亚当然想救香苗。

香苗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如果是以前的话。

就连亚里亚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关注身边的人了。

她几乎快有关心的人越多就越会变得犹豫这样的错觉。

「还是说亚里亚有什么其他顾虑吗?」

华生的话把亚里亚喊回了神。

「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他犹豫地把这个疑问说了出来——似乎这才是今天的主题。

「看来是真的呢。」

华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我都听说了,亚里亚和远山一直走得很近呢。」

「无论是任务还是休假都经常在一起,甚至……甚至还有传言说你们在同居。」

「他太差劲了,我听说他会对女性……那、那样……总、总之太差劲了!」

(……嗯?那样?)

正当亚里亚疑惑「那样」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华生莫名其妙地脸红了起来。

「所、所以,那个人是他吗?」

「啊?不、不是,我跟金次是普通朋、朋友。」

虽然亚里亚说的是真话,但话里的停顿反而让华生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推断。

「那么是不知火?武藤?」

「——都说不是了。」

亚里亚开始不耐烦起来。

「抱歉,我只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再努力一下,加入追求你的队伍。」

即使知道华生不是故意的,可是亚里亚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追求」这个词跟亚里亚无缘。

就连朋友的队伍里都没有几个人,更不用说追求者了。

「嗯,我知道了。」

华生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我不会放弃的。」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觉得我的胜算还是很高的。」

「……」


「哈……」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明明花了这么长时间拒绝华生,可结果反而让他更有信心了。

她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方法用错了。

或者就像理子说的那样,自己总是会在奇怪的地方刷好感度。

嘀。

亚里亚从书包里拿出门卡打开707室宿舍的大门。

「我回来——哎,我在做什么啊。」

她习惯性地想说「我回来了」,但话刚说到一半才想起来这个房间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住。

——似乎因为华生的出现让白雪雷姬她们都暂时先回到自己的宿舍去了。

「哦亚里亚,欢迎回来。」

「……诶?」

熟悉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亚里亚连鞋都没有换就冲向客厅。

最先进入她视线的是一头金发。

「理……子……?」

出现在那里的是盘腿坐在地毯上、玩着主机游戏的理子。

她的嘴里咬着巧克力味的pocky,罕见地扎起了单马尾——更有成熟的味道。

从她身上散发出的热气和居家服来看应该是刚洗完澡。

「哟,亚里亚。」

咚。

书包从亚里亚手上滑落在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