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画(下)

作者:peZ♬
更新时间:2018-08-05 10:02
点击:35
章节字数:49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出乎少女意料的是,尽管彼此都只是一面之缘,并且时隔数年才再度偶然相会,可对方一眼便认出了她。她兴奋地拉着少女的手,往街边的咖啡厅走去,一路上满脸不可置信地诉说着自己的喜悦之情。待找好位置后,两人继续着那份重逢的感动。”

“据她自我介绍,她名叫安吉利卡•雷娜,来自柏林,当时正是柏林当地一所艺术学院的在读学生,她十分喜欢巴黎这座城市,这次恰逢学校放春假,故而特地来巴黎旅游,顺便再度瞻仰一下当地的艺术名胜,而刚才那堆围着她团团转的人则都是她的同学。而后雷娜又告诉少女第一次与她相遇的时候,也是正好在巴黎旅游,那天被朋友们邀请去了“德佛罗”咖啡馆,然后目睹了那让她无法释怀的经过。少女看着雷娜美丽的脸庞,回想起了第一次与她邂逅的场景,她依然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常常思念的人此刻就坐在自己的对面”

“后来,在雷娜关切的询问下,少女将与之相遇后所发生的经历都说了出来。她在感慨少女那悲催命运的同时也气愤地咒骂了那几个混混与剧场老板。而后,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出于对少女的同情,雷娜提议将少女带回柏林与自己同住。这份有些突兀的建议在少女的心中泛起了阵阵涟漪,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做出回应,可是又觉得就此离开有些对不起照顾自己至今的舅舅一家。于是她将自己的顾虑告诉了雷娜,雷娜则很爽快的答应同她一起去见她的舅舅。在经过了一番交涉之后,尽管那个可怜的男人十分不舍自己的外甥女远漂他国,可他却表示尊重女孩的意愿。最终,在得到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费用之后,他将少女托付给了雷娜。不知怎么的,挥泪告别的悲伤并没有给少女带去太多的影响,反倒是一种喜悦的情绪很快填满了她的心灵。在通往柏林的火车上,她与雷娜愉快地交谈着,年龄相差不多的两人任谁看来都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姐妹。她的心中十分期盼着与雷娜在柏林的生活。”

“这可真是太好了呀。”听到这,梵罗娜神色激动地说道。

“嗳,是啊。”马尔特兰接着说道:“初到柏林的少女很快被其美丽所折服,肃穆的柏林大教堂、庄严的国立美术馆、气势磅礴的勃兰登堡门,这些历史文化的产物被森林、湖泊、河流所环抱,整座城市仿佛沉浸在一片绿色的海洋当中。纵然少女没有受到过多少教育,却也还是能体会到这座城市的不凡。”

“而在她们放下行李后,雷娜就迫不及待的将少女带去了自己的画室,把一直藏在心中的秘密告诉了她。原来自从邂逅的那一天开始,她的心中就一直无法忘怀少女的面容,无论她面对着怎样的作品,想做出怎样的图画,少女的脸总会犹如一阵轻雾般出现她与画作之间,妨碍着她对于艺术的追求。对此,她有过不安,也有过焦虑,害怕着自己也许无法再继续进行创作。经过了一阵子的思想斗争,她最终决定将少女的形象画下来,以此来平息自己内心的忐忑躁动。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名卖花的少女既非国色天香的尤物,也非小家碧玉的丽人。若想将其作为画作的主角,唯有从神态入手。然而背景方面又是另一个难题,是与文艺的名胜古迹作伴,还是置身于美妙的田园风光,思来想去,无论哪一种都与少女的气质十分不搭。经过了种种设想,雷娜最终决定让少女坐在美丽的塞纳河畔,一双可爱的嫩足浸于河水之中,手持数支白色的郁金香,面色从容的向巴黎城望去,那深邃的目光像是在诉说着自己对城镇内的喧嚣热闹毫无兴趣。”

跟随着马尔特兰的讲解,梵罗娜发现,老师口中所诉的那幅画此刻就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惊讶地问道:“老师,这就是那幅画吧?难道……?”

马尔特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就是这幅画中的少女。”言语间充满了怀念之情。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雷娜的心中会有着如此特殊的地位,好似自己那份深厚的思想之情得到了回应一般,这令我感动异常。在那之后,雷娜带着我回到了她的家中。她的父母是在柏林当地有着一定实力的商人,夫妇俩对于我的到来表示十分的欢迎,提前为我准备好了舒适又华美的房间,并且为我请了家庭教师,每天还都以可口的饭菜招待,待我视如己出。这令我有些意外,为何她们会对素昧平生的自己如此亲切?一天,我通过雷娜的母亲得知,原来雷娜在这些年间总会提到我,她对于当年匆匆的离别有着许多的不舍,所以在这次天意使然的重逢之后,很快便发回电报告知了父母有关她的决定,而这对和善的夫妇也非常大度的接受了女儿的意见。虽然原本有着些许的担忧,不过在到来后我乖巧懂事的表现令他们十分的欣慰。”

“有关雷娜对我念念不忘的缘由我已经知晓了,而其父母对我的厚爱也使我倍受感动。可那时一无所有的我只能通过努力的学习来报答他们的恩情与期待。”

“就这样,在那之后的时光中,我每日与雷娜相伴为乐,白天各自发奋学习,到了晚上一同交流创作。遇到周末,则会走上街头打听奇闻趣事,或是漫步在林间欣赏自然美景。无论是御林广场上神采奕奕的席勒塑像,还是林荫大道两盘常绿的菩提树,亦或是耸立于蒂尔加藤公园顶端的胜利女神,都见证了那段弥足珍贵的时光里我与蕾娜所有的欢乐。”

马尔特兰略显激动的话语到这戛然而止,她沉默了一会后继续说道:“然而那个时候的欧洲并不安稳,脆弱的和平虽然艰难的支撑着人们表面上的生活,灾难的暗胎却不时涌动。原本对待犹太人采取宽容政策的德国突然之间将我们视作异己,许许多多的同胞遭到了排挤与打压。雷娜出于对我安全的考虑,恳请她的父母帮忙托人将我转移到当时比较稳定的美国。虽然我极度不愿离开,但如果继续留在那,也许会给善良的他们也带去不幸。于是在雷娜的父母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后,我便开始为人生的第二次异邦之旅做起了准备。”

“面对近在眼前的离别,我的心中充斥着悲伤的痛苦。一是即将告别这舒适愉快的环境,前往远在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谋求生路;再来便是我还未报答雷娜一家对我所施予的恩情,就要与他们分离;不过在这之中令我最为不舍的还是雷娜,温柔似水的她早已成为了我生活中最为重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每一个夜晚熄灯前想要确认的脸庞,每一个清晨睁开双眼后想要看到的表情,都是令我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勇气。然而当我觉察到自己已耽溺于她的一切时,竟不得不与之分离,远渡他国,尽享天各一方的苦楚。”

“虽然我极力想要隐藏的这份心情,最终却还是被雷娜发觉了。那一天,我哭着紧握住她的双手,将自己心中的所有情感都倾泻而出,恳求她与我一同离开。尽管我知道,做出这样的举动后,我们的关系也许难以再回到以往,可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面对这样的我,她不仅没有显出不悦,反而不停的耐心劝慰。并在之后表示,会坚持与我书信往来,直到我再次回到这个家中。”

“离开的日子终于还是到了,我在依依不舍的与雷娜一家道别后,带着沉重复杂的心情前往了新的国度。在到达美国安顿好了住处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在船上所写的信件寄出。信中写满了的我对雷娜止不住的思念以及会努力振作起来的抱负。令我倍感欣慰的是,这份心情没过多久便得到了回复,她在回信中也写明了与我分离之后的不习惯以及她与家人给予我的鼓励。之后,我在所居住的公寓附近找了一个教人画画的工作,并且自己也不断的对艺术进行更多的追求。”

“在外漂泊的日子里,唯有雷娜寄来的一封封满怀了情感的信件才能融化在我心中的些许孤寂。没过多久,世人所担忧的战争便爆发了,虽然德国在正面战场屡战屡胜,但我还是担心那些可怕的消息会令善良的雷娜伤心难过。一次,她在来信中告知了我关于犹太人在本土的悲惨命运,并打算与父母一同联合当地的一些有志之士出手相助。尽管我对她信中所写关于同胞们的不幸遭遇深感同情,也想鼓励她去做一些援助的事情,可担心她会因此而受到牵连的心情反而更胜一筹。我一次次的去信劝诫她要注意安全,并且尽可能的不要勉强自己,然而面对我的这份忧虑,她却一再表示不用过多的担心,并且还不断地安慰与激励着我要对生活充满信心。”

马尔特兰的眼中出现了一种无比惆怅之情,她谓叹着久久注视着雷娜为自己所绘制的画像。



“时光如梭,光阴如箭,随着一直以来的努力,我渐渐在当地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画家,越来越多的学生愿意跟随我进行学习。工作量的增加让我难以再象过去一般给雷娜送去足够多的关怀,可她却在来信中表示理解与支持,并且告知我那边的生活一切都十分的顺利。我在得到了她谅解的同时,也对未来充满了更多的期待。然而,从某一天开始,雷娜却不再来信。那段不安的日子里我白天与蝉同鸣,夜晚与蛙同泣,仿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我担心她因为自己的善良而遭受到了贼人的暗算,为此,我疯了似的不停去信询问。所幸的是,过了好一阵子,她回信告知我一切安好,只是因为国内对通信进行了管制,使得许多信件没有寄出便被退了回来。这虚惊一场的经历让我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加深了自己对她的思念。”马尔特兰继续着自己的话题,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场景之中。

“后来呢?”梵罗娜双眼中映射的光芒显出了她对两人命运后续发展的关切。

“随着轴心国节节败退的局势变得无法挽回,战争即将结束的消息遍布了每一个期盼和平的国家。尽管一个人在外的生活十分的辛苦,但每每想到就快能与雷娜再度相见,我的心中就激动不已。不久之后,苏联攻入柏林的新闻就传到了大洋彼岸,那面插在国会大厦顶端的红旗宣告着战争的结束。得知这一切后,我迫不及待的放下了手中的所有工作,想要回到雷娜的身边。在飞往欧洲的航班上,我曾几度抑制不住的幻想着在见到雷娜后,两人相拥着喜极而泣的画面。然而……”说到这,马尔特兰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当我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时,却没能再发现我亲爱的雷娜。我所看到的是苏联士兵撤军后,留下的满目疮痍的柏林。四处都是破损和毁坏的建筑,饱受摧残的人们所发出的哀嚎声与哭泣声不绝于耳,整座城市俨然已沦为了人间炼狱。尽管一路上人们的惨象令我痛心不已,但找到雷娜才是当时在我心中最为重要的选项。经过了接连几天的找寻,我在当地的一座教堂里发现了雷娜的母亲。十多年的光阴似乎以成倍的速度在老人的身上流逝,当我找到她时,神志不清的她已经认不出我了。后来我通过一些目击者得知,在苏联士兵攻入柏林后,许多安分老实的居民都被当做了欺凌的对象。那些披着人皮的恶魔将地狱的烈焰迅速在这座城市蔓延开来,他们进行无止尽的烧杀抢夺、奸淫掳掠,极尽自己的所能破坏着人们的理智。而雷娜也没能逃过这场劫难,几个苏军士兵缠上了他们一家,尽管她的父亲曾想过去拯救她,却立刻遭到了残忍的处决。她可怜的母亲在一旁看着自己如花一般的女儿不断的遭受着摧残直至凋零,终于也丧失了理智。”

讲到这,马尔特兰停了下来,像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似得深呼吸了一口。

过了一会,她继续说道:“后来,我在雷娜的房间里找到了这幅画,她象是为了抑制对我的思念之情一般,将其正对着自己的床铺。边上还有一个用锁锁起来的盒子,打开后发现她将我所寄来的一封封信件都如数珍贵的储存在里面。看着那些饱含情感的书函,我的泪水再度无法克制的落下。雷娜曾在一封心中写道:‘只要心中存有思念,便能指引我们再度相遇。’然而斯人已逝,现今已是无论多么强烈的期盼都无法再唤回她的存在。”

心中突然涌上来的悲伤促使梵罗娜像是安慰似的伸手去抚了抚马尔特兰的背部。

“在整理收拾好了雷娜的遗物后,我将她的母亲带往了我在美国的住处,每日悉心照料,象对待生母一般的赡养她直至与世长辞。以此来表达我对他们一家最后的报答之心。而关于雷娜,尽管知道我们已经无法再见,但我的心中也未曾忘记她对我的那些鼓励,正是因为不想枉费她的心意,我才会走到今天。”

随着马尔特兰话语的停止,深深的寂静张开了它的双手拥抱住了屋内的两人,像是在缅怀,也像是在沉思。

然而没过多久,这份静默便被一记突如其来的叫喊声给打破了。

“梵罗娜!老师!你们两在干嘛呢!饭菜可都要凉了啊。”希尔薇在楼下大喊道。

思绪重新被拉回到了现实的梵罗娜,看了看老师平静的面容,轻轻地说了一句:“老师,我先下去了。”

马尔特兰没有做出回应,只是静静地继续看着眼前的画作。

梵罗娜在走出房间前回头望了一眼,此刻她又看到了恩师眼中所流露出的那种温柔、怀念、感动所交织在一起的情感。已经明白其中缘由的她怀着些许沉重的心情走下楼去。

在看到只有梵罗娜一个人下来后,希尔薇问道:“老师呢?”

“她说过一会再下来。”

希尔薇抬头看了看那间敞开着房门的屋子,哦的应了一声后,便没有再说什么,领着梵罗娜朝饭厅走去。


若有不足,还请指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