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7弹 转校生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8-12 23:05
点击:1274
章节字数:41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叮铃铃——

「——好好,现在开始上课了。」

班主任高天原伴着上课铃准点踏入2年A班的教室。

原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讨论文化祭变装的学生们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

大家会这么热心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cosplay有趣,但更大的原因是——

如果在截止日之前没有完成服装的话,就要品尝武侦高名产——强袭科·兰豹的责打、审讯科·缀的拷问、卫生科·我那霸的人体实验等全套体罚大餐。

所以,即使扮演小学生的亚里亚和被逼要穿女装的金次也不敢有半分懈怠。

「那么在正式上课之前,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高天原把书本放在讲台上。

「我可以不用参加『变装食堂』了吗!?」

明明是男生却抽到女装签的武藤第一个激动地大喊。

「什么什么?」

女生们发挥起八卦的优势互相讨论起来,甚至还有「高天原老师要结婚」这样的传言。

啪啪。

「大家,这个好消息是我们班转来一位从曼彻斯特武侦高转来的超帅留学生哦。」

高天原拍了几下手让大家安静下来。

「那么,新人同学。」

哗啦。

滑动门从教室外侧被打开。

「失礼了。」

与此同时,穿着武侦高制服的短发少年走了进来。

L·Hatson。

少年拿起粉笔「唰唰」在黑板上留下了漂亮的英文手写体。

「我是艾尔·华生,今后请多关照。」

「——呀~」

大概沉默了数秒,女生们像是要把前几秒的无声全都填补掉一样尖叫起来。

至于亚里亚,她先是惊讶地张着小嘴,但马上就神色紧张地往靠窗的前排——理子的位置——那里看过去。

……应该说是逃过一劫吧。

「呼……」

亚里亚在看到空位子的时候才想起来今天理子缺席。

与此同时,女生们都开始纷纷表示对华生的欢迎。

「华生君华生君,你以前是在学校是学什么专门科的?现在打算学什么?」

「我在纽约是学强袭科,在曼切斯特是侦探科,东京的话已经想好是卫生科……」

「华生君你打算进哪个社团啊?」

「还没有决定。」

「进足球部吧!我是那里的经理!」

「演、演剧部呢?」

「进游泳部嘛!」

「抱歉,我在其他的武侦高没有参加过社团活动,尤其是游泳完全不行。」

「像金次一样在屋顶上睡午觉可不行啊。」

——这点倒是和亚里亚一模一样。

华生苦笑着回答。

他非常健谈,即使被这么多女生像围起来一眼问问题也能淡然处之——那是金次所不能比的。

(真啰嗦啊你们。)

金次撑着脑袋、对女生们的这种欢迎形式不屑一顾。

(还有你在放心些什么啊。)

跟亚里亚隔开一条走廊位置的金次看到她像个恋爱中的少女无奈地在心里叹气。

「(喂,亚里亚。)」

他小声地喊着亚里亚的名字。

「啊?」

亚里亚听到声音转过了头。

「(笨蛋,声音太响了。)」

「(怎么了?)」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身为巴斯克维尔的队长兼队里唯一男生,金次觉得很心累。

虽然是HSS的原因让金次对女生避而远之,但实际上也是因为HSS让他比亚里亚更了解女生的心理。

「(你跟理子到底怎么了?华生的事有好好跟她解释吗?)」

「……跟你没关系吧。」

亚里亚皱着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喂喂。)

如果是其他人听了肯定会认为亚里亚不识好歹,把别人的关心当成多管闲事。

可是金次不一样。

他了解亚里亚,知道亚里亚是傲娇。

刚刚的话并不是真的指责金次,只不过是不知道如何处理、有点心烦气躁而已。

「(贵族就是这么对待别人的关心吗?)」

「……抱歉。」

况且亚里亚是个只要好好讲道理就能听的女孩子。

「(所以,你有没有好好跟理子解释?)」

别说金次了,就算是亚里亚的战妹明理都非常清楚她们——亚里亚和理子——的感情。

日本是个在某种意义上非常厉害的国家。

即使是同为女性的亚里亚和理子也能结婚生活。

所以在自称是亚里亚未婚夫的华生出现之前,金次甚至以为她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我找不到她。)」

亚里亚低下头。

「(昨天希尔德消失之后说什么『有事先走了』,可等我摆脱华生再去找她的时候就已经打不通电话了。)」

仿佛回到了4月份劫机事件和维拉德事件的那个时候,理子也是这样突然失踪的。

华生的事情虽然是想好好解释,但亚里亚却觉得最重要的是希尔德。

维拉德对理子所造成的心理阴影不是短时间就能康复的——别看理子平时胸大无脑,其实是个很容易受伤且不会表现出来的女孩子。

「(贞德也联系不上。)」

金次沉默不语。

据他所知,贞德现在应该还在追踪『眷属』。

只是不知道玉藻跟雷姬有没有把『极东战役』的事情告诉亚里亚。

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还是让同是女孩子的贞德雷姬来说会比较好开口吧。

「(电话不接、邮件不回、以前住的宿舍里也是空无一人,而且从痕迹来看已经有好几天没住过人了。)」

「(——等、喂,你潜入她的宿舍了?)」

「(唔……嗯……)」

亚里亚尴尬地避开了金次的视线。

「(这可不是名侦探后人应该做的事啊。)」

「(这是武侦的正常调查手段。)」

亚里亚强词夺理地反驳。

「(诶~是嘛?)」

「(……少啰嗦了,我都快急死了。)」

「(嘛、先冷静一点。)」

金次摆着手示意亚里亚放心。

如果理子在玉藻设下的结界里被希尔德抓走,那他肯定会得到消息。

但目前看来应该是理子单方面不想跟他们联系吧。

虽然在女生伤心的时候应该陪在她身边,可有时候给对方一点私人时间也是必要的。

「(昨天、是我第一次见华生。)」

(诶?)

「(那是我祖母任意决定的,而且只提过一次……)」

亚里亚有气无力地解释着。

「(在那之前我连他是不是真的存在都不知道。)」

「(虽然听说过华生家有嫡系男丁,但是那个家族现在被任命为名为自由女神的结社的上层干部,只受女王陛下亲自调遣,不能透露真实身份。所以所有人都以假名生活,进行幕后工作。)」

(喂喂,这些话不应该对我说吧。)

「(老实说我完全已经忘记了,如果不是他昨天突然出现……)」

而另一边——

「——呀~简直像王子一样!」

「我家不是王室,只是子爵而已。」

华生没有像亚里亚一样刻意隐瞒贵族的身份。

不过这也说明他是维拉德口中「拥有才能的后代」。

「那么华生君为什么会来武侦高呢?」

「是为了亚里亚。」

「(亚里亚——)」

「——诶?」

突然教室里所有人的视线都往亚里亚看去。

「怎、怎么了?」

因为刚好坐在亚里亚旁边,金次不明所以地抬起头。

「我是为了亚里亚来到武侦高的。」

华生的视线挑衅般地看向金次。

「诶!?」


武侦高战略室。

实际上是「男子气魄」太强的女生用来讨论「提高女子力战略」的房间。

在男生里有「男人婆之巢」、「就只有战略室的女生还是饶了我吧」这样的高恶名。

武侦高里仅有的24间战略室里没有一间是空的。

因此这里才会有一个在没空间的时候才会发动的规则,那也是只有在武侦高里才有的规则——凭实力。

顺便一提,巴斯克维尔女生专用会议室是被亚里亚她们强行抢占的。

「呐亚里亚,『未婚妻』是怎么回事呢?」

战略室里,白雪满脸笑容地替不知道怎么进入武侦高的玉藻奉上茶水。

「呃……」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但似乎在武侦高里已经传开了——毕竟早上华生说过「我是为了亚里亚来的」。

这句话被热心同学翻译成了「我跟亚里亚有婚约」。

姑且从结果来看确实是这样没错。

「那、那只是祖母的一时兴起……」

并没有想到只是绯闻的亚里亚坦率地承认了。

「所以、是真的?」

一言不发的雷姬的表情似乎也有点奇怪。

「……嗯。」

「想不到现在也有『父母之命』这种婚姻啊。」

玉藻一边摇着尾巴一边喝着茶水。

「说起来星伽历来都有和远山家联姻的传统。」

「玉、玉藻大人!?」

白雪紧张地从座位上站起。

「怎么?你不知道吗?」

「啊不、不是……」

她不知所措地转动着手指、往亚里亚的方向看过去。

「星伽?远山?」

跟白雪对上视线的亚里亚歪着脑袋。

「白雪你跟金次也有婚约吗?」

「不、那个没有……现在在说你的事情,别想蒙混过关!」

白雪「咚」地一声拍在桌子上,这个有些激烈的动作使得原本盛满茶水的茶杯摇晃着溅出了茶水。

「可……哦、哦!」

在旁人看来完全是白雪想岔开话题,但是亚里亚被她突如其来不容反抗的气势惊讶到,只能乖乖坐着等候「审讯」。

接着,白雪又看了亚里亚一眼,带着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的神情坐了下来。

「那么,认识多久了?是青梅竹马吗?你对他有、有有好、好好感吗?」

白雪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事先说明,这些问题不止我一个人想知道。」

「嗯。」

雷姬适时地附议白雪。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影响我们对你的看法。」

「怎、怎么突然这么严肃……」

「亚里亚也想给理子一个满意的解释吧。」

白雪拿出理子当借口。

「亚里亚也想在解释不清的时候有我们帮忙吧?」

「唔……」

虽然亚里亚理不清向理子解释和向她们解释有什么关系,但是白雪的理由让她无言以对。

「知、我知道了……」

亚里亚咽了下口水。

「我昨天是跟华生第一次见面,婚约也只是祖母的口头玩笑。」

「……没了?」

「嗯。」

原以为是galgame里的婚约或青梅竹马支线,可是却被亚里亚一句话概括了。

「等等、昨天?我记得华生是今天才刚刚转校过来的。」

学生会长白雪立刻想起来今天晨会时老师跟她说过有新的转校生。

「昨天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吗!?果然是因为婚约——」

「——昨天希尔德那家伙袭击了妈妈的护送车,是华生救了我们。」

「!!」

希尔德。

听到这个名字的白雪三人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亚里亚你、你昨天见过希尔德?」

「嗯。」

亚里亚没有发现她们的异常。

「希尔德那家伙比想象中的棘手,不过昨天只是我大意了。」

这么说着的亚里亚没有察觉到她那绯红色的右眼逐渐变得深红。

「下次我一定——」

「——亚里亚!」

「啊?怎么了?」

亚里亚回过神看到白雪她们都很紧张地看着自己。

——从今往后,她在对待战斗和恋爱方面的态度可能会越发明确。

白雪看了玉藻一眼,回想起那天晚上她说的话。

「没、没事的啦,我没受什么伤啦。」

亚里亚以为白雪是在担心自己,立刻拍着自己平坦的胸膛向她证明自己平安无事。

「……没事就好。」

白雪犹豫着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笑着摇摇头。

——不容乐观。

原以为亚里亚体内的2枚壳金至少能减缓她被绯绯神附身的速度,但现在仅仅只是「想战斗」这个念头就让亚里亚的眼睛变红、有变身成为绯绯神的可能性。

——该怎么办?

白雪小心翼翼地偷瞄着玉藻。

如果亚里亚真的被绯绯神附身的话,那么到时候真的要……杀了她、吗?

「……希尔德那家伙是超能力者,而且擅长电击,这可不是我的强项啊。」

亚里亚有害怕打雷的弱点。

如果在晚上她说不定会把希尔德的电击当成雷电而无法正常战斗。

正常来说,对抗电系超能力者可以用水。

可是亚里亚又因为不会游泳而对水比较抗拒。

总之,希尔德是对亚里亚来说非常棘手的对手——各种意义上。

「对了白雪,我有点事情想让你帮忙调查一下。」

「啊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