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平林漠漠烟如织

作者:萧北辰
更新时间:2018-07-16 22:20
点击:372
章节字数:27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看着手里的骰盅,心里暗叹。


不好意思你洋哥我一介文学少女从小就是一身的艺术细菌,只对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这种风花雪月的玩意儿感兴趣……对于千术可谓是半窍都不通。而人家开酒吧的不会出千才是奇怪吧,更何况这姑娘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就是纯论运气,大概也不会有人比我更倒霉了……小可我玩各种游戏从来就没出过货,正是非酋到了煤球的级别。


但是不跟她玩儿的话,她肯定不能把坠子还我,不若找个机会……抢回来吧。实在拿不回来大不了就跑了,等老高他们回来再过来找场子就是了……


如此想着我抬起头看她,忽然从那件青衫上感应到了某种气息。我虽然的确没有任何能力,只是一个身体素质比较超常的普通人,但我的感知非常敏锐,原因不明,大概天生。


我此行原本的目标,或许在这儿就能拿到了……


“您看,那个坠子原本就是我的,您这条件可是欺负人啊。”我懒懒地挽着嘴角,道:“不若这样,您要是输了,就把您身上的一样东西给我吧。”


“呵……”这青衣少女轻笑一声:“要我身上的……东西么?”她一副柔软微甜的小姐姐声线,暧昧含笑:“好啊。你若赢了,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好了……”


“一言为定。”我道:“不过您可让着我点儿,玩法别太复杂……”


“不复杂,一点儿都不复杂。”青衣少女说着,脚尖一点,衣袂翻飞起落,便飘然的从这方戏台上落了下去,轻盈地站住了,抬起头来看我,微笑道:“我们就……赌大小好了。”


您这么高端的操作我可是玩不了……我沿着原路跃到之前那张空桌子上,跳下来的时候,那些身穿高级侍者制服的姑娘们已经为我们清出了一张赌桌。


“老板娘跟人赌骰子,诶,宁,你不开盘么?”人群中有姑娘笑道。


“开什么开什么,你们这帮女人只会往一边儿押,一点儿赌博精神都没有,我又要往外赔钱,开个六啊……”另一个姑娘回道。


她们的议论声都落入我耳中。所有人都只往一边儿押……是因为这个女孩子,从来都没输过么?


我叹了口气,摸出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


“嗯……戴上眼镜好像更帅了呢。”青衣少女笑道。


“这是续命。”我随口道。


她一愣,道:“真是暴力……”


我没想到她听懂了,顿时来了兴致:“苟……”


“住口,不许念诗!”她道:“活着不好吗?”


“……狗年大吉。”我道。


奇了……您这怎么看都一副现充的样子,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对了,还没请教呢……”青衣少女道:“小美女你何名何姓啊?”


“小姓北,北冰洋。”我笑道:“就是那个,七大洲八大洋的北冰洋。”


“唔,好名字。”她悠然地点了点头:“我叫林烟织。”


林……林什么?是林胭脂?林焉知?还是……


我突然灵光一闪,脱口吟道:“……平林漠漠烟如织?”


这姑娘愣了。旋即清脆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有趣……你真是太有趣了……”她笑声如檐间风掠银铃,玩味地念着我的名字:“北冰洋……是么?你是一照面就解出我名字的第一个人。”


您这名字也没什么难解的吧……我看我不是解出你名字的第一人,只是其他人都没说出来,就我说出来了而已。


“冒昧了……”我耸了耸肩,看着桌上的三个骰子:“咱们是赌大,还是赌小?”


林烟织笑意盈盈:“看北姑娘的意思了。”


“那就赌大。”


我抛了抛手里的骰盅,以一个极其潇洒利落的动作把桌上的三个骰子抄到手里,举到半空以极快的频率摇晃不休,口中低低念道:“天地山青道法无常乾坤借法鸳鸯入体!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自己续一秒!”


林烟织笑着摇了摇头,也同样抄起了三个骰子摇晃。


骰子在盅里频繁碰撞,声音清脆。最后二人同时手落,把骰盅扣在桌面上。


“请吧。”她笑着抬手。


怎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呢……嗯……


我咬着牙把盅一掀。


然后我沉默了,慢慢伸手,把脸上的眼镜摘了下来。


林烟织长指抵着额头,身子微抖乐不可支。


只见我这边儿赌桌上三只莹润玲珑的白骰,向上的一面各是一点殷红如血。


三个一。


……三个一!我靠,三个一!我平生第一次跟人赌大摇出三个一啊我靠啊!


我看过这个骰盅了,它绝对没问题。也就是说,这个点数就是我自己摇出来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我的脸真就这么黑吗?!连续命都无法拯救我的人品吗?!


围着赌桌的姑娘们陷入了瞬间的安静。旋即喧嚣的声浪涌开,有人勾起嘴角,有人挑眉轻笑出声,有人直接就大笑着弯下腰去。


“三个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厉害啊北姑娘!哈哈哈哈哈哈……”


“绝了啊……小美女~”


“这种点数我就算想摇都摇不出来呢……”


“我真的,第一次看人赌大摇出三个一。今日真是开眼了呢~”


“你看到没啊老板娘,人家这么厉害,这是故意让你的!”


有人激动的伸手抚着我的肩膀和后背,更有甚者纤纤玉指已经轻柔地戳上我的脸。


我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即使内心已经崩溃到了几欲自绝的地步,面上也依然能维持住一副慵懒微笑的斯文样子。我拢着手指俯身施礼,借这个动作让开了这些姑娘的手,笑道:“嗯,好嘛,在下今日委实运气不济……”一边说着,我不经意地看向那个墨绿色眼瞳的少女,暗自思忖着要不要现在就翻过这张赌桌,扣住她的喉咙把她挟进手里。


整个动作在我的脑海里推演了三次,如果我全力爆发,瞬间就可以做到……我几乎就要开始行动,但我还是忍住了,因为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找到她的破绽,虽则她此刻正笑的前仰后合,好似全身都是破绽。


算了,算了,应该是做不到……抢不到,还是赶紧跑吧,要不然只能陪人家喝酒了……


我伸手一撑,骤然跃起踩上这张赌桌边缘,纵身而起,落在另一张桌面,然后在一张张桌子上越跳越远,没有半分多余动作,身形夭矫利落,去向来时那扇窗户,头也不回道:“失礼了,山水有相逢啊林姑娘!”


奇怪的是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人出手拦我,就在我已经靠近那张窗户的时候,沛然的风压笼罩了我,以我的能力完全无法抵御那种汹涌的力量,被压迫着一路急退,所有人都为我让开了路,我一直退回到那张赌桌边儿上才站稳。


我回过头去。林烟织笑盈盈地抬眼看我,一双眼底已经泛起了微微的青光,那光泽颜色澄澈漂亮至极,她的眼瞳本是墨绿色的,显得有些深暗,此刻那青色的微光将她的眸子映成了一片晶莹剔透。


怎样去形容此刻她的眼睛……琉璃珠玉么?不,该说就算再完美的玉石也比之不及……


这个人,和夕凉一样,可以把魂意点燃在眼瞳里。


要命……这次可是真真正正的要命了啊。她如果想要抹掉我,应该就是翻手间的事情。


“山水有相逢个什么……”林烟织轻笑:“出来混的,愿赌服输啊,北姑娘。”


猜攻受,买定离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