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開端(上)

作者:遙遠的旅路
更新时间:2018-07-07 01:40
点击:130
章节字数:67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白皚之星』冒險者小隊伴隨帝國出身的『幸運微風』冒險者小隊一同前往『諾因沃爾』小鎮。


在行進的途中,跟『白皚之星』的臉纏繃帶的白衣人並肩走在隊伍最後方的其中一名黑髮女子,語重心長的向前者傳達最新消息。


「『昂赫爾』閣下,『艾魯格』氏的三名守護者因為引起了大騷動……遭到『斯連教國』通緝。」


「……哎?」


昂赫爾繃帶臉上那隻深邃如藍寶石般的眼眸瞬間睜得溜圓。


「哼嗯……真不愧是…丸子三兄弟。」


(啊咧?『碧兒米』真的生氣了呀。)


雖說並不是第一次看到碧兒米皺眉動怒的模樣,但仍令人感到十分稀奇。


「噗哈、噗哈哈哈哈!他們昨晚好不容易通過關口的檢查抵達那個國家的首都不是嗎!?啊哈哈哈哈!那麼快就鬧出事情也太離譜了吧!?碧兒米的天眼難得『又』失靈了吶!噗嘻嘻嘻嘻!收集情報什麼的完全搞砸了說……哈啊~。呼~。怎、怎麼辦的說?噗…!要讓拙者去代替他們嗎?」


另一名留有一頭黑色低馬尾的瞇眼女子在兩人身後一臉幸災樂禍的捧腹大笑,使得打從開始就面有難色的碧兒米微微鼓起微紅的雙頰表達不滿。


「……重新指派新的偵查小組一事,可以另找時間討論。」


碧兒米認為這件事是自己判斷上的疏失,所以只能忍氣吞聲接受瞇眼女子的嘲笑。


「哎呀呀『佛葛』,你笑過頭了……碧兒米,至少可以相信他們不會無緣無故引起大騷動的,對吧?」


「嗯,如您所言……實在萬分抱歉,昂赫爾閣下,是我判……。」


話語未畢,昂赫爾突然伸手輕拍碧兒米的背部,以非常溫柔的語氣接下去說。


「事出必有因,不是你的錯。總之先讓『大家』知道艾魯格氏為什麼會引起這場大騷動吧。現場的實際情況跟起因,就等他們撤退回來再當面詢問也好。」


「我知道了……請聽我詳細道來。」


除了走在前方與『幸運微風』的兩名魔法詠唱者暢談魔法的昂赫爾的學生之外,碧兒米向身旁的兩人描述不久前在艾魯格氏身上觀測到的景象。



『斯連教國』的首都發生奴隸大規模逃脫事件,無論是亞人、森林精靈、巨人等的非人類種族。


僅在十分鐘內,首都裡的所有奴隸一個也不剩的被施展特異能力的三人眾給遠遠帶離屬於人類的國度。


而事件的引爆點是因為數名吃飽沒事幹的男性人類士兵,在大街上集體對安分工作的異種族勞工奴隸們拳打腳踢、謾罵欺凌,更可惡的是還順勢撕爛異性奴隸身上唯一的粗布衣,產生邪念,而且在那其中還有幾名未成年的孩子及孩童。


面對慘無人道的景象,艾魯格氏年紀最輕的弟弟即使是因為血氣方剛的關係,才出手把那群披著人皮的喪心病狂生物在一瞬間揍到殘廢…不過真正導致本人那麼做的原因也是基於個性使然。


一旦發現眼前上演著令他看不下去的醜陋事件,絕對不願袖手旁觀,尤甚清楚目睹以眾暴寡的邪惡之事正在發生。


弟弟雖然懂得一人做事一人當,只是他的兩位兄長不可能丟下重要的家人不管。


「俺要救當然就是救到底!!全部救!!這種國家的制度或法律怎樣都好!!俺決定要救誰關那些東西屁事啊!!」


弟弟『歐魯夫』急躁耿直。


「…哦……那我先使用…『千紙鶴』傳書…通知碧兒米…好讓他先…告訴…昂赫爾閣下和…大家哦…。」


二哥『席明特』慢悠處世。


「咿嘻嘻。我負責搜索所有奴隸的下落喔……別擔心人手不足,大哥的『式神』夥伴多得很,你們就安心的放手大鬧。」


大哥『菲爾汀』剛柔並濟。


而三人的共通點都是積極助人,總為被欺壓者打抱不平。


無論何時,艾魯格氏一家無法忘懷……那位創造出他們的主人在回歸自然塵土前所留下來的教誨。



——無論在任何時代或任何社會,強者才能生,弱者只有死…這種『弱肉強食』觀念絕對是錯的。即使被說天真、偽善、愚笨,我也會看著對方的雙眼,堅決對他說,你是錯的。



——當你們擁有想要守護的牽絆,那份守護的力量會越變越茁壯。



——什麼是家?有愛就會是家,沒有愛,那都是假。



——守護眼前人……珍惜每一個倏忽即逝的日常光景。




「啊哈哈。看來我們跟『斯連教國』犯衝呢……難得是稀有的人類國家。」


昂赫爾突然想起鄰近龍王國的大陸中央『曾經』有六大國相互爭霸…直到六年前才變成五大國。


(雖然心裡有個底了,十之八九是『YGGDRASIL』的玩家吧?)


六年前,原本是六大國之一的食人魔國,僅在一夕之間被一名外型『如惡魔似天使的魔人』給一轟滅國。他釋放一招前所未聞的奇異魔法,製造出一場遍及食人魔國全數領地的大爆炸。連續燃燒了六天六夜的大火,將遼闊的大地化為焦土。其他鄰國的領土也受到波及出現大量的傷亡。


(那個疑似是超位階的魔法,以及外型……跟我印象中熟知的某位知名玩家非常相像。)


除此之外,這起滅國事件裡藏有不可思議的故事。


在那場燃燒六天六夜的大爆炸之中竟有奇蹟般存活下來的生命,而且盡是嬰孩或年幼的食人魔與其他年幼的異種族。之後從那場滅國事件開始一直以來,五大國的住民們仍紛紛流傳並且解釋著那場大爆炸是由『潛伏在深淵地獄的魔王』降下的天罰。


為了避免天罰再次降臨,剩下的五大國在一段時期唯一一次放下種族與敵國身份,悉心安頓那群在天罰中奇蹟存活下來的不同種族的孩童們。其中大多數的已送回家鄉,而少數無家可歸的孩子則是交由該大陸裡的宗教國家照顧。


這起發生在六年前並且在大陸中央轟動一時的滅國事件,那時昂赫爾還未被召喚至異世界。


得知這個大情報是仰賴於兩年前,派了兩名擅長收集情報與偵查探索的佛葛與忍匠『密弗悠』,前往五大國裡僅剩兩個會以人類為食的國家調查到的資訊。而他們在調查的途中也暗中收留不少差點被吃的人類和異種族,一起返回『星瀧』。


(如果真的碰巧就是那位…被『安茲‧烏爾‧恭』公會牢牢記在心底的那名玩家的話,那麼自稱『安茲‧烏爾‧恭』的魔法詠唱者可能會非常傷腦筋呢…。)


在昂赫爾的印象中是個獨來獨往,沉默寡言,以及除了官方活動以外,平時就對遊戲裡的周遭人事物漠不關心的玩家。同時更是PK非常強悍的知名玩家。


(我的『黑歷史』真是有好有壞呢。啊哈哈…。)


昂赫爾想起的往事,是因為創下那件『黑歷史』的關係才開始對那位玩家有點接觸。而跟對方真正彼此相識也只有那次,也是最後一次……昂赫爾得到對方的幫助,終於解了一直刻意沒去解的種族進化任務。


怎不請『飛鼠』或認識的『安茲‧烏爾‧恭』成員幫忙?


早已身為社會人的他們導致上線時間很不定,大多數都是十點過後,甚至凌晨才在線上。而那時段的昂赫爾已在睡夢中了。



「呀啊~。拙者好想跟他們一起大鬧一場的說……話說『迪尤娜』也在場的話絕對會鬧得更歡更有意思的說。咯嘻嘻~!」


「嗚哇啊……頭好疼。佛葛呀,別說出那麼恐怖的事啦。」


艾魯格氏的家族成員共有四位,迪尤娜便是其家族的一份子,排行第三,也是唯一的女性。


「昂赫爾閣下,請您最好至少安排一名守護者接應他們。這次被救出的人數非常之多。」


幸好在前幾年的期間已經有過不少次從非人類治理的國家領土上,接納不少被當作奴隸並且也是無家可歸的人類或異種族們的經驗。


先將其等視為『暫時居留國民』來接納他們回國之後……實行身心檢測與治療。照料基本日常的食衣住行。工作申請與就職訓練。接受勝過任何一切的衛生觀念與品德教育…等等諸如此類的預備入籍項目。另外有特殊的留學制度。


倘若有誰堅決想返回自己的故鄉,昂赫爾一行人也會尊重對方的願望而想盡各種辦法讓其等回到真正的家……而簡便的解決方法就是使用『傳送魔法』。


「唔~。雖說會讓『泰娜』姐東奔西跑有些辛苦……通知泰娜姐暫時放下『羅布爾聖王國』的探索任務,先與艾魯格氏會合,之後將被救出的被迫害者們交給他…傳送至『空港』,包括席明特與歐魯夫在內。另外他們倆的任務改為照顧被迫害者們直到安頓完善為止。」


擅長魔法的泰娜會施展『大範圍集體傳送』之高階魔法。


「明白了,正在傳達中。」


該設想的事情不只有這些。


「嗯~。碧兒米,通知菲爾汀,待泰娜姐完成傳送後,返回教國領土繼續任務。但任務改為一邊收集情報,一邊收容受到虐待的種族,現在馬上轉達。」


深信著身懷絕技的菲爾汀會憑藉自己的判斷執行該任務並且做出穩定的貢獻。只要適時提供他所需要的物資、魔法道具或煉金道具、資金、人手等便可。


「好的。現在就轉達您指派給他新的任務。」


「對了還有……如果菲爾汀碰巧遇到喪心病狂的『毒瘤』,別客氣,殺了。」


然而,即使了解跟菲爾汀傳達這件特許之事,對於決心不再殺生的善良的他而言起不了太大作用,而是以其他方式處置『毒瘤』吧。至少辦得到停止讓『毒瘤』繼續作惡多端。


「……好的,我會特別跟他強調這件事。」


「辛苦你了,碧兒米。」


在這個處於混沌時代的異世界裡,救人反而比殺人更加困難……這點昂赫爾與他的夥伴們都明白。


後來潛伏於教國領土的菲爾汀使用偽裝術變換身份,接著以半年不到的時間成為該國眾所周知的仁心仁術之藥草醫生。然而只因為標榜著看診對象是任何種族……無論是什麼種族、什麼身分、什麼出身他都願意接納的緣故,而被教國裡那群極端反異種族或鄙視窮困之人的教國人民給盯上。


只不過那些跑去診所惡意搗亂的教國人民的下場大多是…人間蒸發。



當昂赫爾與碧兒米討論公事的期間,佛葛人則在前面的隊伍群裡與大家談天說地、閒話家常。在那其中還鬧得昂赫爾的學生害羞臉紅不知多少次。


(剩下的就交給擔任這次船長的『芳鷲』姐與『星瀧』裡的『露希安』了……話說這次突如其來的『滿載而歸』,可以稍微想像露希安會做出什麼樣的冷酷表情了……明天肯定會收到他寫滿抱怨內容的『千紙鶴』吧?至少比用『心電感應』毒舌我好多了…哎呀呀~。)


走在身旁的碧兒米突然提起木靈巨人一族的事情。


「關於木靈巨人一族的交流方針,請問昂赫爾閣下有何見解。」


「嗯~。之前給了汪達先生護身符,便可暗中守候他們一族……果然在下下個月安排一到兩名使者前往探訪,體驗木靈巨人一族的文化也不錯,看能不能以物易物交換珍稀並且實用的東西。」


「好的。我心中已有幾組人選。選定好由誰擔任使者那時,會立即通知您。」


「唔嗯~。讓我猜猜,會不會是『芭妮菈』姐與芳鷲姐,或是『甸湖』與『凱羽』。」


「啊啦啊啦。會是哪一組呢?」


碧兒米回以平靜而溫柔的微笑。


公事的談論一結束後,佛葛一臉玩得很開心似的從前面的隊伍回到昂赫爾與碧兒米身旁。


「呀哈哈!『尼亞』閣下真可愛的說。剛才吶,拙者只是好奇問問『凱薩琳』閣下與『伊莎貝兒』閣下是否單身,覺得尼亞閣下如何的說……結果尼亞閣下瞬間紅臉皺眉,還很用力地向拙者瞪過來,那種像貓科動物般的表情,可愛得令人受不了吶~咯呵呵!」


佛葛方才以提問方式間接捉弄的對象,正是昂赫爾唯一的學生,尼亞,『白皚之星』隊上的魔法詠唱者。而凱薩琳與伊莎貝兒是『幸運微風』的成員,兩人既是親姊妹也是魔法詠唱者。


「哎呀呀。別太捉弄尼亞啦。」


「還沒完呢,昂赫爾閣下。結果『修恩』閣下和『米凱爾』閣下竟然異口同聲的開玩笑反問尼亞…『那麼請問尼亞閣下比較中意誰』?然後尼亞閣下為了轉移話題而手足無措得跟『幸運微風』聊起王國與帝國各自的文化…真是個認真的孩子吶~!但卻不料伊莎貝兒閣下又逼問之前的問題,現在更加無所適從吶,超有趣的說!咯哈哈哈!」


話語裡提及的修恩是『幸運微風』隊長,職業為使用斧槍的戰士,米凱爾則是最年長的成員,職業是遊俠。


「罪魁禍首佛葛明明在這裡笑得那麼開心。晚點記得跟尼亞道歉呀。」


「哎嘿嘿,等他晚點跑來對拙者抱怨再說吧。」


接續碧兒米突然開啟的話題。


「話說回來,之前與木靈巨人一族的戰鬥,尼亞閣下的魔法射程距離有明顯提升的跡象。鎖定目標與動態捕捉的命中率也在平均水準以上喔。昂赫爾閣下,您或許收到一名能力有點不可思議的學生呢。」


「啊啦。是不可思議嗎?我反而認為是…修行在個人唷。」


「您說的倒也沒錯,可是我敢保證尼亞閣下將來習得的魔法數量,遲早會超越您呢。」


「啊哈哈。那也是我所期望的呢。」


即使如此,待尼亞的實力已完全達到英雄級或是人類極限領域,對他而言也只是新的開端,即將踏入超越人類極限的第一步高牆。


「您真是奇怪的人,明明主職是近戰系的武者……不過一旦下定決心修練魔法職的您,在那五年間確實付出許許多多的心力,才有現在的成就,令人佩服。」


「過獎了……啊咧?我記得是碧兒米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好好修練幾個魔法職,對大家的未來會有非常大的助力耶!」


「啊啦啦。好像有這麼回事呢。畢竟太多人投訴你,總是公務處理完畢就立刻跑去釣魚、畫畫、種田、陪小孩玩。尤其是……你居然還躲到『聆聽』神木上睡午覺。」


「啊哈哈。好、好,敗給你了。」


回歸正傳,話題再次回到尼亞的身上。


「吶!尼亞閣下學懂新魔法的時間又縮短了不少是滿不錯的啦。只是拙者認為,運用那些魔法進行的戰鬥經驗也相當重要對吧?日常裡有很多機會能使用那個叫啥的…生活魔法,但在戰鬥方面卻不一定了說,非常變化多端的說。」


調皮而溫柔的佛葛又開始操心了。


「嗯。我也有想過。所以最初已經將自己執行過的定期『決鬥修練』也列入課題裡參考喔。其餘的就順其自然……總會有辦法的,不要操之過急。」


經歷過之前的戰鬥後,尼亞目前的等級已經成長至15到20以內。


「雖說尼亞閣下的能力還不到能夠獨自一人戰鬥的程度,但對上跟他實力相近或是稍微高的人類…包括異種族的對手,至少有保護自身安危的力量了。」


碧兒米順勢說起自己的見解。


「果然……增加尼亞獨自戰鬥的訓練次數或機會,對於活用各類型魔法的技巧與施術的靈敏度會變得越來越豐富熟練的吧。」


「所以昂赫爾閣下,您是要讓尼亞進行『決鬥修練』了?」


「嗯。是喔。」


「……不安…。」


如碧兒米自己所言,臉上清楚流露不安的表情。


「哦唷唷?碧兒米對尼亞閣下有點過度保護了說……一直被保護著的話,是無法變強的說。」


「話是這樣沒錯。唉……真沒辦法,到時我只好為尼亞閣下天天祈禱了。」


聽了佛葛道出連自己都覺得的中肯想法後,碧兒米的表情儼然一副母親擔心子女受苦受難而感到心疼的模樣。


「下一組擔任護衛的是迪尤娜和『卡嘉蜜』對吧?」


「是的。」


(嗯~。卡嘉蜜太異常溫柔了,狠不下心……不過發起怒來卻是最恐怖的呀。)


再次向碧兒米確認後。


「應該是選卡嘉蜜的說?」


「那麼尼亞初次的『決鬥修練』就交給迪尤娜囉。」


「呼呀!?拙者沒聽錯吧?選、選迪尤娜?會、會死人的耶!尼亞閣下肯定會承受不住的說!而且在心境或精神層面上可能會……啊哇哇哇~!!」


「啊啦。聽佛葛你這麼講我就安心了,就決定是迪尤娜囉……我相信他懂得拿捏分寸。」


前幾秒才贊成的佛葛卻因為昂赫爾提出那個人的名字而驚慌失措。


「到底誰才是對尼亞閣下過度保護呢。」


立刻被重要的知己碧兒米給吐槽。



(攸關生死的戰鬥……在搏命戰鬥裡才會激發出來的潛能經驗。)


回想起一開始跟『星瀧』的大家還不是夥伴的時候,昂赫爾曾經為了試著調解只因為在『那個時代』的立場為敵對關係而大打出手的那些人給捲入賭上性命般的戰鬥。


(『雷昂』姐對芳鷲姐。『涅迦伊』對迪尤娜。『芙菈兒』對『伊露琳』。理解他們的故事背後所隱藏的真實,感覺像極了在拍電影或電視劇才會出現的劇情呢……複雜的仇恨糾葛、為愛盲目的反抗、難以掙脫的身份牢籠…等等諸如此類的內容。)


倘若被召喚至異世界,身體沒有轉變為『YGGDRASIL』裡代表自己的遊戲自創人物的話,絕對不可能有足夠阻止他們互相殘殺的能力吧。


(幸好等大家冷靜下來,一個個都變得可以理性溝通了。雖然有一半原因是警戒著我的力量。)


假如那時候只顧自己並且冷眼看著大家互相殘殺,沒有出面制止的話,那麼恐怕就不會有現在的『星瀧』。大家也不會願意放下過去的立場與仇恨,一起同心協力開墾『浮游大陸=星瀧』……為子民創立暖衣飽食、安居樂業的國家。


(如何克服恐懼,進而鍛鍊強悍的心理素質……那麼在那之前就必須進步到…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對手都有辦法戰鬥的程度…。)


腦海裡又緩緩浮現,曾經在『黑歷史』那段期間,獨自向那位知名玩家PK挑戰超過百次的記憶光景……即使最後還是敗了。


(尼亞這孩子的記憶力與腦容量,耐力與適應力,各個都比一般魔法詠唱者來得高。在魔法能力值成長上的整體協調性更是超乎預期……先不論『恩赫里亞』的護佑和他的天賦異能。會有如此突飛猛進的成長,是因為他正處於『這個年紀』的緣故吧。)


萬一尼亞真的無法突破內心的陰影,是可以依靠魔法或魔法道具強化精神力,但這方法只不過像打了一劑強心針般麻痺自我。如果還因此習慣的話,之後的戰鬥會漸漸地變得無法判斷對手的強弱,連該戰該逃都無法迅速抉擇,會形成很可怕的致命傷。


若有所思地伴隨著隊伍行進一段時間之後,耳畔傳來熟悉而年輕的聲音。


「老師~!碧兒米姐、佛葛姐~!前面就是『諾因沃爾』小鎮了!」


昂赫爾向尼亞揮手回應。


(加油喔,尼亞。)




【第五烙 開端】




與木靈巨人一族和解並且找回他們的鎮鄉之寶『碧綠的賢主』,結束了毫無意義的衝突。而為了私利和自保並且抱持著惡意引起這場人類與木靈巨人矛盾戰爭的始作俑者仍在昏厥中……因此暫時先擱在一旁。


然後昂赫爾接下來還有一件必須得實踐的事。


「昂赫爾閣下,術式已施展完畢,也確定無外人在結界範圍內。」


一名身穿上白下紅的巫女和服的盲眼女性,將施術時所用的三味線收起;嚴格來說是讓其消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