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4弹 『变装食堂』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7-01 20:54
点击:1005
章节字数:52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滴咚。

分针在与数字12重合后发出整点报时的声音。

「唔……」

前一秒还躺在沙发上熟睡的亚里亚几乎在钟声轻轻响起的同时醒了过来。

「哈~」

她闭着眼睛坐起身,两手向上伸了个懒腰。

不知道是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还是身为武侦的本能,亚里亚体内的生理闹钟让她在短短数秒内就完全清醒。

「……啊咧?」

亚里亚刚站起来就看到之前因为伸懒腰而从身上掉落的毛毯。

——我什么时候在这睡着了?

她一边转动着有点酸疼的脖子,一边回想昨天是不是又熬夜了。

「!?白——」

(白、白雪?)

刚走没两步就看到蜷缩在单人沙发上熟睡的白雪,亚里亚立刻捂住自己的嘴——为了不吵醒她。

让亚里亚觉得奇怪的是,白雪的怀里抱着一个长着毛绒绒耳朵的陌生女孩子。

不仅如此,茶几和地板上歪歪斜斜地躺着好几瓶伏特加的空酒瓶,空气中也散发着浓厚的酒香味。

——昨天喝酒了吗?

亚里亚歪着脑袋仔细回忆着。

但无论是什么时候回的宿舍、什么时候睡着的、又是什么时候喝的酒,这些她都没有任何印象。

不,更准确地说就像是失忆。

「哈……」

如果不是一醒来就是在自己的房间,亚里亚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打了麻醉剂。

——啊,也有可能是被打了麻醉剂之后扔在完全相同的人造世界里,就像那个什么什么世界的电影一样。

如果是理子的话绝对会做出这种「名推理」。

亚里亚用力摇了几下脑袋,随手把手上的毛毯轻轻盖在白雪和小女孩身上。

然后慢慢走向厨房想拿点冰块出来冷敷一下、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

「!!」

一位穿着黑色修女服的修女正抱着空酒瓶靠在冰箱门上——如果不是她的胸口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亚里亚会认为她被醉死了。

餐桌上有十数瓶不同浓度的伏特加、威士忌的空瓶子,她抱在胸口的是那瓶是亚里亚用来装饰房间的低浓度香槟——或许是因为酒精度数太低而剩了大半瓶,至少亚里亚是这么判断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不如说一大早就看到这么多奇怪的场景更加让人匪夷所思。

——哐。

正当亚里亚陷入推理混乱的时候,宿舍大门从外侧被用力打开。

「亚~里~亚~」

「理子回来了哟~有没有想理子?」

还没看到人影就先听到声音——典型的理子风格。

「哎哟,亚里亚快来帮一下理子,收购了好多哥特装还有同人本。」

顺便一提,这两天刚好是九州的同人展。

理子早在『小队编成』之后就已经出发,今天刚好是满载而归。

(糟、糟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亚里亚知道如果让理子看到房间里是这个样子的话绝对会被误会成酒后乱性——况且上个月修学旅行的时候理子千叮万嘱她不能沾一滴酒。

亚里亚大脑里都是不能让理子误会这个念头,完全没有去考虑「为什么」。

「嗯?亚里——」

前一秒还在门外整理行李箱的理子刚把脑袋探进来就被眼前放大的亚里亚的脸吓得差点跳起来。

「呜哇!吓死理子了!」

理子心有余悸地拍着自己的胸口。

「别愣着了,快帮理子搬进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理子就把亚里亚当成是免费的搬运工——如果要加上前提的话就是「理子专属」。

当然亚里亚也反抗过,但是每次都是以「革命失败」告终。

啪。

亚里亚单手撑住门框,挡在理子面前。

——绝对不能让她进去。

抱着这种非常坚定的决心,亚里亚深呼了一口气。

「理子。」

「……诶?等等等、亚里亚难道要在这里?」

——什么?

正当亚里亚在思考理子的想法时,理子突然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理、理子知道很久没见了啦……」

她一边用扭捏着身体,一边往亚里亚身上靠过去。

「没想到亚里亚这么心急了,理子也不是不懂啦,可是在这里……」

「——怎么了亚里亚?」

白雪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或许是之前理子开门的声音太响把她吵醒了。

「亚里亚趁理子不在的时候偷/腥嘛!?」

理子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两手抱在胸前「哼」了一声。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她也知道白雪最近一直住在亚里亚宿舍里。

当然还有贞德和雷姬——亚里亚的宿舍都快变成「巴斯克维尔」小队女生专用宿舍了。

况且,逗亚里亚很有趣。

「哈~」

揉着眼睛的白雪走到门口打开白炽灯,让室内变得亮堂起来。

「白、白白白雪……」

亚里亚转过头,顿时变得语无伦次。

「诶?」

「衣……衣衣衣服……」

「呀!」

白雪刚低下头就立刻滑倒在地,把浴衣紧紧裹住自己,露出不能再见人的快哭出来的表情。

她穿着衣衫不整的巫女服,露出白嫩的皮肤,就连胸前的乳沟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长长的衣领似乎只要风一吹就会滑落而露出让亚里亚望尘莫及的胸部。

而且从已经露出的空无一物的肩膀来看,白雪可能没有穿内衣。

「好呀亚里亚,你竟然——」

话才说到一半理子就扑到亚里亚背上。

「理、喂理子……」

理子没有理会亚里亚脸红羞涩的反应,强硬地拉开她的衣领。

——那是在空地岛被希尔德夺走「壳金」时留下的咬痕。

虽然已经没有在流血,但因为时间过长而变得更像是吻痕。

不过亚里亚似乎并没有发现。

「这、这是……」

接着不可置信地指着亚里亚。

「亚里亚!你竟然……竟然……」

「啊?我?」

「笨蛋亚里亚!」

理子狠狠瞪了亚里亚一样就气呼呼地跑开了,连从九州辛苦带回来的同人本都没拿。

「喂理子,等一下啊喂……」

「——你还真是有女难之相。」

两手放在和服衣袖里、用一副老人口气的狐狸耳朵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

「……哈?你是谁?」


「打起精神来,亚里亚。」

从停车场出来的白雪走在亚里亚旁边给她打气。

「谢谢。」

亚里亚有气无力地对白雪笑笑。

(糟糕!)

明明是很敷衍的笑容,可白雪还是脸红了。

顺便一提,早上亚里亚把白雪扶起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身长,原本就有点松的巫女服全都滑落到地上。

——被亚里亚全部看光。

而白雪的解释是巫女服是不穿内衣的,因为要身心都要侍奉神明。

——这下真的嫁不出去了。

白雪既害羞又兴奋地陷入了自己的幻想。

「白雪?快走了。」

「啊是!」

白雪拎着书包小跑几步跟上去。

和亚里亚一样,她也翘掉了上午的课程。

会在这个时间来学校是因为收到金次发来的短信——理子去学校了。

对于突然出现的玉藻和梅亚的来历,白雪解释说是远方亲戚和亲戚的朋友。

虽然怎么看都是漏洞十足的解释,但亚里亚并没有追根究底。

至于脖子上的吻痕被白雪支支吾吾找借口糊弄过去了——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亚里亚没有心情去听。

比起那些,让亚里亚更在意的是玉藻提醒她把备用弹匣装满,可她对什么时候开过枪这点完全没有印象。

「喂亚里亚,这里。」

在第4节课——三班联合的年级指导会议——开始之前,亚里亚和白雪一起来到体育馆。

刚进门就看到不远处的金次在向她们招手。

「理——」

——砰。

「小鬼们!现在开始来决定文化祭上『变装食堂』的衣着吧!」

还没等亚里亚开口,兰豹就向着天花板射出威吓一击让噪杂的学生们都安静下来。

「好,各小队成员集合待命。」

体育馆中聚集着的三个班——2年级A、B、C班——的学生,在缀的指导下集合成同一小队的成员。

「那个理子——」

「哼。」

趁分组集合的机会,亚里亚走到理子身边再次叫了她的名字。

但得到的回应却让亚里亚觉得很受打击。

(被、被讨厌了?)

理子从来没有表现过讨厌亚里亚的样子,就算是里理子的情况下也只是对亚里亚更渴望。

「怎么了?你跟理子吵架了?」

看到想跟理子搭话又失败的亚里亚垂头丧气的样子,金次避开理子的视线范围,悄悄走到在某些方面是自己战友的亚里亚旁边小声问。

「被讨厌了。」

「哈?怎么可能。」

金次连连摆手。

「绝对不可能。」

亚里亚没有自知之明但是旁观者的金次却很清楚。

理子讨厌亚里亚。

这句话无论怎么看都是错的。

「该不会你又做了什么让理子生气的事了吧。」

「……不知道。」

亚里亚想了一会才摇摇头。

「老实说我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噗通。

听到这话的金次沉默不语。

昨天晚上亚里亚在哪里又做了什么,没有人比当时在场的金次更清楚了。

金次不动声色地往雷姬的方向做出暗号。

「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白雪和两个陌生人睡在地摊上,茶几和餐桌上都是纯度不低的空酒瓶。」

「刚好被回来的理子看到。」

(哇,好强烈的画面感。)

金次一手拍在脸上,让自己不要胡乱想象。

「然后理子就很生气地跑掉了。」

「我也是在白雪提醒之后才发现的。」

——咕唔。

亚里亚咽了下口水。

偷偷瞄了理子一眼才敢指着自己的脖子后面——那里贴了一张有Hello Kitty图案的OK绷。

(那个位置……)

没有注意到金次的表情,亚里亚的脸色变得很糟糕。

「那里有……吻、吻……就是那个啦。」

(原来如此。)

金次恍然大悟。

亚里亚把希尔德的咬痕当成了吻痕、茶几和餐桌上都是空酒瓶、房间里除了亚里亚以外还有可能衣衫不整的白雪和其他人。

更糟糕的是亚里亚对这些没有任何记忆。

——怎么看都只能是「酒后乱性」这一个可能了。

虽然金次心知肚明,但是他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么危险的事情告诉亚里亚——即使她才是事件的中心。

「亚里亚,小金,签筒拿来了。」

白雪的声音让金次回过神。

来帮忙的1年级生手上拿着的上面开着圆洞的箱子是……决定武侦高2年级的一部分学生在文化祭上负责的「变装食堂」中所穿服装的签。

「咕唔。」

金次紧张地咽了下口水。

「远山前辈,队长先抽签。」

——什么嘛这态度。

如果是平时的话金次肯定会在心里吐槽。

眼前这位身材比亚里亚还要娇小的1年级生是亚里亚的战妹间宫明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金次非常不感冒。

「啊,对了远山前辈,只有一次更改的机会。」

「变更后第一张就会作废,强制规定穿着第二张上指定的服装。」

金次从签筒里拿出一张纸刚想打开,明里就笑着「好心」提醒——虽然这个规定是众所周知的。

(乌鸦嘴,这么想看我笑话吗?)

金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唰」地打开纸。

——神主。

顺便一提,虽然变装食堂与普通高中的Cosplay咖啡厅相类似,但这里可是武侦高。

要求一定要认真演绎所穿服装代表的职业,而且要做出与之相符的行为。

在武侦高看来,这是检验学生们潜入搜查技术的大好良机。

如果有谁不认真执行,那么等待着他的就是教务科全员的各种恐怖极刑了。

所以,这是一次攸关生死的重要抽签。

「……变更吧。」

这个cosplay的繁文缛节太复杂了。

而且敷衍了事是决不允许的。

「那么下一张就要强制执行了哟。」

明里再次提醒。

(知道了啦。)

接着,金次双手合十对着签筒诚心祈祷。

非常郑重地将右手放入签筒,在手触碰到纸张的那一瞬间抓起。

而在那张纸上写着的是

——修女。

噗——

「金、金君……啊哈哈哈哈!」

以笑得最夸张的理子为代表,巴斯克维尔全体女生都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

「——为什么男生箱会有女装这种签啊!!」

金次一边喊着「我要切腹」,一边被旁边组的武藤和不知火拦了下来。

顺便一提,武藤抽到的是女护士,不知火抽到的是飞行员。

「那么亚里亚前辈,请抽签。」

笑过之后,明里换上与对待金次完全不同的态度恭敬地把签筒递到亚里亚面前。

「贞德前辈今天不在,之前已经指定您为她的代理人了。」

「啊好。」

亚里亚偷偷看了理子一眼,默不作声地把手伸进签筒拿出一张纸。

——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礼服装)。

「礼服啊……」

亚里亚歪头回想起七夕祭的时候有看到贞德站在服装店门口,似乎很向往的样子。

「贞德好像蛮喜欢的样子,就这个吧。」

「——诶~亚里亚对贞德的喜好真是很了解呢。」

理子用醋味十足的语气走到签筒旁边。

「啊不、不是……」

「下一个换理子了。」

理子把亚里亚挤到旁边,完全没有搭理她。

在她抽出的那张纸上写着

——侦探。

「理子才不要这个,换。」

好像是故意说给亚里亚听的一样,理子把上面写着「侦探」的纸在她面前甩了几下。

「那下一张就强制指定了哦,理子前辈。」

「噢——!太好了!这个很有趣!」

理子抽到的是——「西部牛仔」。

——所以为什么女生箱里会有男性角色啊!

金次已经无力反驳了。

「那么该我了。」

白雪保持着惯有的端庄微笑走上前。

「是的,白雪前辈。」

「嗯。」

她从签筒里抽出——「旗袍」。

「呀!」

白雪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噢!小雪这个可以有哦!」

理子凑到那张纸前面给她打气。

旗袍是最能表现出身材的一种服装。

足足有亚里亚6倍以上的胸部显得特别丰满,只要稍一走动就会若隐若现地露出雪白有弹性的大腿——稍微想象一下就能吸引到任何男性,况且穿这身的还是偏差值75的星伽白雪。

「这、这……」

大概是被鼓舞了吧,白雪的眼睛一直看向亚里亚的方向——但亚里亚本人却毫无反应。

「更换……」

接着,她有点丧气地选择更换。

而第二张抽到的是——「教师(小学至高中随意)」。

再下一个是默不作声直接抽签的雷姬。

——魔法少女。

耳机变成头饰、SVD变成魔杖、灰松变成签订契约的宠物。

——似乎很合适。

但是

「更换。」

雷姬却拒绝了。

接着,以不容冒犯的气场抽出了第二签——「研究员」。

呼——

就连在旁帮忙的明里也松了一口气。

最后,就只剩下最不擅长变装的亚里亚。

她像是正要处理不知道会不会爆炸的哑弹的表情,把手慢慢伸进了箱子。

「咕唔。」

亚里亚紧张得咽了下口水——与金次几乎一模一样。

那张纸上写着的是——「偶像」。

「偶、偶像……就是在电视上出现的、少女偶像那样吗?」

——噗!

就连不知道为什么跟亚里亚闹别扭的理子也忍不住笑出声。

「哈哈哈,小亚亚……」

「更、更换更换!」

「亚、亚里亚前辈,下一张就要确定了……」

大概是被亚里亚的气场吓到,明里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知道了。」

然后,决定亚里亚命运的那张纸上写着

——「小学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