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幻滅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3:37
点击:463
章节字数:19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門扉吱呀開啟。


狂風拍打著門板,風中夾雜著濃稠血腥的花香。


這裡的一切全變了樣。


天空是草莓色的,蘋果綠的雲彩絲絲飄散其中。雜草上濺滿鮮橙色的斑塊。


全部都和那糾纏我十年的夢境一模一樣。


藍紫色條紋的小花跑來摩蹭我的腳。牠的眼珠鮮紅,我嚇得拼命退開。


外婆在那裡做老人操。我驚慌地跑過去,卻遠遠地便看出她不對勁。


她動作僵硬,目不轉睛直視前方。


我悄悄繞到她左前方,剛好看到了那一瞬間。


她的眼球緩緩自眼眶滑出,還連著幾條血管。眼球上暗色黏稠的液體滴落,順著她臉上的皺紋流入嘴角。她伸出舌頭舔掉了它,還咂著嘴似乎意猶味盡的模樣。她的舌頭比青蛙還要長。眼球被血管連著,懸掛在她臉上,她用長長的舌頭捲過眼球舔得乾乾淨淨後,就伸出布滿皺紋與青筋、枯骨一般的手爪,用力把它扯掉。鮮血從斷裂的血管噴出來,眼球落在地上。


噗吱。噗吱。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聲的淒厲的慘叫。


Danse Macabre !


尖厲的提琴聲劃破天際,迴盪著莫名的詭譎與瘋狂。


遠方陰沉的地平線上,骷髏的剪影狂亂地在弦聲中舞動,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那不是外婆。


那不是小花。


這裡是哪裡?


這裡⋯不是記憶之鄉。


我連滾帶爬逃往門邊,腥紅的雨水卻突然霹啪落下。濃稠的液體帶著腐敗與鐵鏽的氣息,重重打在臉上,即使緊閉雙唇腥臭的血水仍舊絲絲滲入,薰得我忍不住嘩啦嘩啦吐了出來。連膽汁也被嘔乾時,頭頂的雨卻突然不再落下。


一陣淡淡的奶茶甜香。


我顫抖著抬起頭,看她撐著傘站在我身旁。


暗紅色的簾幕下,她溫柔的笑靨令人打從心底發寒。


我畏懼地往傘外退,拒絕了她伸出的的手。


妳是誰?


妳不是她!


不要靠過來!不要靠近我!


心裡無聲的恐懼扭曲了我的表情。


我不停地後退,後退。


透明的傘砸落地面,淋到血水後她白皙的臉竟開始融解,卻又同時開始蠕動新生。


奶茶的甜香越來越濃郁,混合著肉的腐臭與血的腥氣,令我再次開始乾嘔。


一塊肉掉在我腳旁。


是鼻子⋯粉色的肉連著鼻骨,依稀可見先前白皙細膩的肌膚。蠕動的蛆蟲在鼻孔鑽入鑽出,還有幾隻被腥紅的雨水打落,掉到我腳上爬著。


噗吱噗吱的聲音響著。不停響著。


碎肉接觸地面的聲音。肥肥的蛆蟲蠕動的聲音。肉重新自骨上長出的聲音。


她的眼珠被擠出乳白的汁液,碎成一塊塊噴濺到我的臉上。


我無意識地舔了它。


鹹鹹的。有魚腥味。


這就是那雙明亮迷人的眼睛嚐起來的味道嗎?


呵呵呵。哈哈哈。


我笑了。笑著笑著又哭了。


淚也是鹹的,混著血流入我笑著的嘴裡。


我看著在我面前不成人形的她。


這是她,又不是她。


明明根本不可能是她,我卻還是寧可相信著她。


而她竟顯得比我還要悲傷。


肉落盡的地方,血水滑過一片枯骨。


像是淚,血水不停湧出她的眼眶。


她殘破的雙唇蠕動著,竟然發出了這輩子第一個聲響。


「妳不該懷疑的⋯不懷疑這裡就永遠都是妳的記憶之鄉⋯」


不是想像中銀鈴似的聲音,而是一種粗嘎、蒼勁的聲響。


聽起來竟分外悲涼。


明明不是她,我卻還是感到一種近乎窒息的痛楚。


那樣的聲音、那樣的姿態,有著魔性的、蠱惑人心的力量。


血水啪地打入眼中。


枯白的骨上,粉色的肉不停蠕動著往外長。


我猛地驚醒。


得快點逃。


我倏然轉身,衝往木門。晦暗的深紅中,那陳舊的色彩竟緩緩融入圍牆。


通往現實的路口即將消失。


我拼命跑著,腳下的血水霹啪濺起水花。


木門近在眼前。


我卻突然踢到了異物。


十歲時絆倒我的那塊石頭。


我往下跌落。


這次沒有纖細的雙手,沒有溫暖的懷抱。只有血池。冰冷黏稠冒著氣泡。


眼前一片暗紅。


迷茫中我看到了她。甜蜜的雙唇冰冷地翹起,墨藍的雙瞳滿是噬血的瘋狂。她裸身屹立在花中,在火中。無數藤蔓纏繞其上,白皙的軀體在豔紅的花瓣中燃燒成熾烈的金黃。她烏黑的秀髮在狂風中舞動,竟比腳下所踏的花荊更長。


我能感受到的,只有那濃郁的、妖嬈的芬芳。


她望著我,眼中卻沒有我的倒影。伸手優雅一指,無數花荊迅速竄起,向我襲來。


身體被重重貫穿。


在被四分五裂的前一刻,我竟然只是有些遺憾。


望著她弧度優美的唇,我渴望再次聽到她的聲音。


Danse Macabre 竟是我最後聽到的聲響 …


------------------------------------------

吱咯吱咯,死神在墓碑上,用腳跟打著節拍。


吱咯吱咯,死神在午夜裡,用古提琴拉著圓舞曲。


弦聲中,月色下,狂舞的枯骨又多了一具。


它的血肉已悉數奉獻給了黃泉路上唯一的花。


曼珠沙花。彼岸花。以亡靈為食,相思淚為飲,妖異地、絢爛地簇擁著它們的花之女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