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约会

作者:九数
更新时间:2018-06-16 12:52
点击:171
章节字数:25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次日,林夕的手机上多了两个号码,经理、陈冉。

经理在休息室边玩着手游边说:“有手机多方便,还好你不迟到又听话,不然出事都联系不到你”,就是话太少,闷。

“那林夕姐我们明天见。”

林夕点点头:“经理我也下班了。”

“走吧走吧,我打完这局,这个SB!塔都没了!回家!”经理摆摆手说完投入到游戏。

医院晚上人依旧是不停的进,好像一个黑洞。还好不是主刀医生不然有得忙,沈贝贝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好长时间没去看她了。

“沈医生我进来了。”

“嗯。”

“沈医生明天休息和我看电影去吧!”张玮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说。

“不去”,没劲,沈贝贝毫不客气。

“说好下回你请我的。”

“请吃饭。”

“可你没说请吃饭啊?再说一个电影有什么?”

沈贝贝皱下眉,也是早点还了人情早点结束:“那行吧!说好这次我付。”

“OK,明天9点万达见。”

万达影城。

周日的关系吗?人还挺多的,沈贝贝来早了,左顾右盼,看见熟悉的身影正要进场,她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林夕!她身旁的女生?是那个一起工作的!哟,瞧她脸上这精致的妆!

“沈贝贝,不好意思塞车我来晚了!”张玮及时出现,扼制住沈贝贝想上去搭话的想法。

“没事,几点的电影?”

“这!这场检票了快进去!”张玮急忙的拉她进去。

电影院漆黑一片,前面的广告已经播完了,刚好正片,沈贝贝压低声音:“哪个座位啊?”

“6排11、12。”

沈贝贝摸着黑,一边道歉一边从6排走过,看不清有要弯腰,恰巧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眼看就要出丑,被人拦腰抱住,抬头一看.....林夕,而她旁边的位置……呵!11、12……

“干什么呢?前面快坐下啊!”听见后面不满的声音,张玮急忙催促,看了一眼林夕。沈贝贝回过神就近坐下,张玮也坐好,剩下的就是安心看电影了。

这尼玛怎么安心看!为什么有种抓奸的感觉!又有种和林夕会的感觉啊!心跳的超级快!她怎么不说话?没看见?沈贝贝偷瞄了一眼,林夕正好也在看她,顺手把爆米花放在她旁边,这什么意思?让她吃?又不是哑巴,说话啊你林夕!

林夕眼睛看着电影,心不在焉:两个人一起来看电影,难道已经发展成恋人了?

一个没留意,身旁的陈冉已经哭成泪人,她从包里掏出纸巾递过去,真羡慕她,想哭的时候可以哭。

陈冉接过纸巾感激的道谢,偷偷的挨近她,哪怕只是衣服之间的触碰就已经很好了。

电影结束了,影院的灯亮起来,字幕滚动。沈贝贝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哼了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挺贴心的。”

“沈医生好久不见”林夕站起身故作惊讶。

陈冉有些紧张,躲在林夕后面问:“林夕姐?你们认识?”

“嗯,一个.....老熟人。”

什么啊!她又不会吃人干嘛那种表情,沈贝贝不满的看着陈冉,笑说:“我们可熟了。”

“你朋友?”张玮左右看了看,越看越觉得这个女的好像在哪见过。

林夕眯着眼睛也在看着张玮,随后笑说:“既然我们都有伴,下次再聊。”

沈贝贝恨不得现在上去就把她拽走,咬牙切齿的说:“好,下次聊。”

说罢四人就分开了,林夕只答应了她看电影,没有说别的,于是乎陈冉后面的计划全都泡汤了。

另一边在张玮的软磨硬泡下,沈贝贝投降了。想了半天在吃饭的时候给林夕发了一条慰问短信,然后得意的吃完饭,擦擦嘴说:“AA。”

张玮尴尬的掏出一半钱,扔在桌上。

“张玮我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有别的想法那很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做朋友,点到为止的朋友”,长痛不如短痛,这样最好了。

张玮被这句话下了一跳,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到边,他今天脸上已经够挂不住了,强颜欢笑的说:“你还是做朋友的好,恋人的话我会很有压力。”

“怕不是渔网兜不住吧!”

面对质疑,张玮默认或许有点道理,只是......他突然眯着眼伸出手说:“那您好,朋友。”

“您好”,沈贝贝笑笑,快刀斩乱麻,只有一个人斩不断理还乱。

林夕回到家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足够打马赛克的短息发呆:嗯......我好像挨骂了。

可没多久,她就陷入了困境,一种越想越乱、越想越觉得没意思、越想越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困境。

她掏出手机,犹豫了很久拨通了电话:“沈医生,我好难受。”

沈贝贝头上还残留着洗发水的泡泡,系着浴巾光着脚,听见她的声音皱紧眉头:“怎么样?严重吗?我现在过去!什么公园?知道了。”

片刻两人在公园相遇了,林夕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掏出打火机上一根烟,顺便给沈贝贝一根,帮她点着,什么话都没说看着变浓的夜色,夜晚来的很急。

“你好香啊!”林夕终于开口。

沈贝贝叹口气,出门太着急,可能泡沫没冲干净,那也不能直接说这种话吧!林夕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她岔开话题说:“你不会就让我来陪你抽烟吧!”

“和你抽烟感觉很好,治病。”

沈贝贝翻个白眼:“我陪你在医院抽了那么多只也没好。”

“嗯。”

这嗯什么意思?她的眼睛里映出夜空的黑,突然沈贝贝发现了她一直忽略的问题,轻声问:“林夕,你是不是很多事没说?”

“沈医生把所有事都说出来吗?”

“也不全是,不过你懂我的意思,如果你是主动去看心理医生的话。”

林夕轻笑:“心理医生啊……挺没劲的。”

沈贝贝看着她,今天晚上她好像有点不同:“你怎么能这么说?!”

“如果病人什么都不说,他们什么都做不了,我还以为像小说那种有读心术”,如果当时她们能一眼就看穿她的求助,现在也不会这样吧!

“我们会引导病人说出困惑,而且能主动看心理医生的人通常对待这个问题是很积极配合的”,沈贝贝在为自己的职业声张正义。

“如果病人不积极怎么办?”

“多次沟通,直到他愿意说为止。”

“像对待我那样?”

沈贝贝这下明白了,她的问题好似不仅仅是工作那么简单,她坐进了一点点轻说:“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发泄口,无论好人坏人都会累,如果你累了,可以把我当你的垃圾桶。”

林夕反倒没有什么触动,发泄口?呵呵,她灭了烟说:“这么快就进入程序了吗?”

“我是认真的!”沈贝贝很慌乱,她极力想证明,只因为林夕在她眼中是特别的存在。

林夕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发:“太晚了医生,今天回家吧!”

“嗯,好吧!”没用的,她是林夕啊!沈贝贝放弃想真诚沟通的念头,毕竟那么久都没有走进她的心里,凭这两天怎么可能?

公园的岔路一个左、一个右,沈贝贝走两步就回头看看,总觉得她要消失。这一天她才知道她的预感那么准确,准到让她恶心,快餐店的身影消失了,嘴里的汉堡仿佛一块添加剂合成的假肉,电话号就在手机里她不敢播。晚上一边哭一边给林夕发了一条慰问短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