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巧克力银莲花

作者:妹妹爱上姐姐
更新时间:2018-06-12 21:44
点击:474
章节字数:90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8)


在3点左右的时候,外面忽然下开了雪,一直没有看天气预报习惯的桔梗在下雪的时候才查了一下,这场雪本应该是在晚上才会来的,似乎因为一些原因提前入场了,比如说是想要帮助想逃避的桔梗。


 先不管欧楠的事情,罗兰的事才让桔梗头疼,听了罗兰妈妈的话她知道了罗兰背着家里人,每天都不知道去做什么,数十个小时,加上罗兰的身体情况,桔梗不免的有些担心,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不论其它,只是作为老师自己的学生在自己知情的状况下发生意外,就足够让桔梗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所以,桔梗想推掉和罗兰母亲的约定,如今,就有了一个绝妙的理由,因为下雪的缘故对方应该可以理解,抱着这样的想法,桔梗拨出了罗兰妈妈的号码,像是离电话很近的样子,只是几秒时间,电话就被接通了。


“喂,您好请问是罗兰家吗?”


“恩”


接通电话的是罗兰父亲,这让桔梗本来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因为惊讶没有说出口。


“是罗兰爸爸吗?”


“是……”沉闷简答的回话,仅仅是一个字桔梗都感觉到一股压力。


“呃,那个,罗兰妈妈在吗?”


为什么要叫罗兰妈妈?明明都是父母,就算是爸爸也可以说的吧,但桔梗一想到面对的是罗兰爸爸,就开不口,像是有什么阴影一样。


“她刚刚出门了,应该是和您的邀约吧,请问有什么事吗?”


“啊?恩,外面开始下雪了,如果麻烦的话,下次再找些时间也可以。”


无论是谁,只要推脱掉,桔梗就能松口气。但是,对方可是完全不知道桔梗难处。


“没关系,因为本来就要去接罗兰,所以她开着车子去了,还麻烦您把兰子也带上,如果到了不方便的话,您和她再定个时间吧。”


不仅没有推脱掉,而且还让带上罗兰,桔梗感觉脑袋嗡嗡作响、


“呃,恩,好。”


挂掉电话,桔梗已经蒙了,她现在可是完全不知道兰子的行踪,之前听妈妈说兰子联系过她们,是有联系方式吧,要去问吗?看着手机,桔梗狂摇头,看来是不能去问了,那该怎么办?


总之,先去约定的地方吧,再在路上想个借口。桔梗乐观的做了一个简单的计划,任谁知道很不妙,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锁上房门后,外面寒冷的空气让桔梗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说起来这应该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以后的温度估计会越来越冷吧,但这种感觉她却完全不讨厌,好像有一种很怀念的感觉,大概是很久没有冬天出门了吧。


由于桔梗并没有可以让她驾驶的车辆,只好在路边打了出租车,在下车的时候被司机因为是下雪天宰了很多钱,桔梗不开心把钱扔在座位上,在离开的时候,默默的诅咒司机下车的时候会摔个脚朝天。


扔掉不开心的思绪,就结果来说,桔梗应该是早到了,在海岸咖啡的停车处并没有见到熟悉的车辆,这让她松了口气,因为到现在,她还没有想好关于罗兰的借口。


因为下雪的关系,店里的人比想象中还要多一些,能看到的座位处不是有聊天的情侣就是有抱着电脑手机的人,而他们桌前无一例外的都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从桔梗的门口看去,就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仪式一样。


“请问客人几位?”


桔梗看着那奇怪的仪式感居然有些发愣,连服务员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都不知道,一听到声音,桔梗忙慌回答:“一……”


桔梗是呆住了,所以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因为在她眼前居然是罗兰,如今的她穿着黑色的长衫,可能是袖子太长所以挽起了一半,但即使如此,在纤细的手臂上,袖子看起来还是太宽松,下身是咖啡色的裙子,同样有些松松垮垮的感觉,看起来像是随时会掉下来一样,不过即使掉下来也是长筒裤,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期待,就连领带都拦腰折断一样折起来了一半,总的来说是件很不合身的员工服,不过这些穿在桔梗身上,配合着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居然意外的协调。


“您怎么会来这里?”


先发出惊讶声的居然是罗兰,而且她说的话让桔梗心头有些小紧。


虽然桔梗很宅,是很少会来,但罗兰的话就像是在说她这辈子都和这种地方无缘,明明开学的时候会被女学生拉来谈些秘密,这让桔梗那份惊讶变成了微微的生气。


“别看我这个样子,这种地方我也会常来的好吧,倒是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桔梗虽然问,但看到员工服,大概猜到罗兰应该是在打工,背着父母做的事情就是这吗,知道罗兰在干什么后,桔梗松了口气,但不明白罗兰为什么要打工。


“因为我是店员啊。”罗兰一本正经的回答,这时,身后的自动门又开了,从后面走进来几个人:“啊,请您稍等。来,老师您先坐到这里。”


现在不是坐的问题啊!在刚刚自动门响的时候,桔梗差点丢了魂,还好进来的并不是罗兰妈妈。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来这边。”


虽然是说了要离开,但桔梗的动作和话是同一时间做出的,被拉着走出门外的桔梗还是一脸茫然。


“您要做什么?”


  罗兰挣脱桔梗的手,她的脸居然红扑扑的。


“你这个样子很不妙啊,等等你妈妈要就来了。”


“什么?”


罗兰现实一愣,在理解桔梗说的是什么意思后,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罗兰记得自己的妈妈应该是整天在家,最多就是去去菜市场的那种人才是,所以她才选择在这里打工,事实也证明,这几天她连妈妈的影子都没见过,如今一听桔梗的话,当然很奇怪。


“虽然知道你很奇怪,但你妈妈真的马上就来了,你快去换衣服。”桔梗没办法把自己和罗兰妈妈约好的事情说出来。


罗兰一脸茫然,但因为是桔梗说,她居然听话照做了,转身想要回到员工室。


果然,在罗兰刚刚走进门里,她们就看到妈妈的车行驶了过来,桔梗忙慌向车子挥手吸引注意力,用眼神暗示罗兰快去,惊慌失措的罗兰头也不回,迅速跑进了员工室。


“让老师您久等了,因为下雪很多地方都堵车了。”


罗兰妈妈从停车处小跑过来,带着歉意解释着。


“没关系,我刚到不久。”桔梗说话吞吐,视线不由的瞟向咖啡厅里面。


“老师您看什么?”


“啊,没什么,先进去吧,外面有点冷。”、


“恩,好,对了,兰子她没有和您一起来吗?”


桔梗吸了一口气,冷冰冰的差点呛到自己,短暂的思考了一下说:“因为下雪所以我想让罗兰同学早点回去,所以带来了,她身体弱,我让她在里面坐着了。”


“这样啊,谢谢老师,对了,这个给您。”罗兰妈妈从包里拿出一本日记:“这是罗兰的日记,我想比起听我说,这些应该会更好些。”


 即使带着罗兰也没关系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吗?但擅自看罗兰的日记,这样真的好吗,桔梗有些犹豫。


“罗兰她知道吗?”


妈妈哑语了,从眼神中就知道了答案。


“啊,如果能帮到罗兰同学,那日记我先收下了。”


收下日记后,妈妈才为难的笑了下,她对于这种事情似乎也抱着纠结的心情,桔梗为了缓和气氛先收了日记,至于看不看,在之后再说吧。


“妈妈?老师?你们怎么会这里?”


说话的是从门口走出来的罗兰,她正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个人。桔梗没有和罗兰说过自己是带着她的,所以罗兰以为自己要和她们巧遇才是正确的,但此时的桔梗已经目瞪口呆。


“那个……罗兰你怎么自己走出来了,我不是说你身子弱就在座位上呆着吗?”


桔梗庆幸这是下雪天,所以自己打哆嗦也没有让人觉得奇怪。罗兰怎么会忽然冲出来,这是她根本没有想到的,如今口齿不利,能说出话简直就是奇迹了,但她不知道罗兰能否理解现在的情况。


“啊……对不起,因为您一直都不进来,所以我很奇怪才出来的。”


罗兰略显浮夸的惊讶。不愧是优等生,一瞬间就理解了桔梗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先进去吧。”


妈妈果然还是带着疑惑,不过她没有深究,带着两人走进了咖啡厅。


之后,只是简单的聊天后,罗兰妈妈就带着罗兰回去了,而桔梗还想再呆一会,所以还留在咖啡厅。


望着渐渐远去的汽车,桔梗神情复杂,不由叹了口气。包里的日记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桔梗发现在日记的后面有一朵花的标本,用透明纸小心的包裹着,保存着最美时的景象。


但是,这该怎么处理啊?桔梗看着日记犯难的皱起眉头。


“似乎在犯愁啊。”


有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是谁来搭话?一些店里会贴心是照顾单身的顾客,是员工吗?但是,为什么声音有点耳熟,桔梗抬起头,一张美丽的脸映在她的瞳孔间。白皙的皮肤即使在有些昏暗的这里都那么洁白,温柔的笑容让人心脏都会不由的跳动,但桔梗心脏跳动不是因为那样,只是,这张脸曾经自己那么熟悉,那么不敢直视,只要看到,就会像这样一样,心脏不听话的悦动。


“学姐……”


在多少次,每当桔梗想到再次见到欧楠的时候,就会有记忆喷涌出现,那里的自己曾经笑的那么开心,但想起这些的桔梗却只能感到痛苦,在多少次痛苦之后,那种情感变成了愤怒,又在多少次之后,愤怒变成了绝望。


再次见到你,我到底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曾经的桔梗无数次想过,却唯独没有想到,那表情,原来只是微微颤抖的眼神和发抖的声音,因为她的心脏,已经因为狂跳,乱作一团。 


(9)


“恩,小桔梗好久不见。”


 欧楠平淡的笑着,似乎面对的只是三年未见的同学,有的只是唯一的开心。


“你怎么会在这里?”


桔梗低着头,把视线放在桌子上,她只是为了逃避面的这个人。


原来只是这样,那平淡的表现,原来只有自己那么恐慌吗,在她的心里,曾经的那些事,原来都是那么容易释怀,如果她可以的话,为什么自己做不到?桔梗不明白。


 “如你所见,在这家店工作啊,薪水也不错,老板人也超好。”


 在桔梗的一瞥的视线里,欧楠转了一圈,她大概想表现员工服的可爱,但桔梗根本看不到。


 “为什么还要回来?你不是说已经对这里厌恶至极了吗?难道你要说,那些都是年少无知吗?”


  桔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出这样讽刺的话,但无论怎样,那也是她现在最想知道事情,但说出来后她有些害怕,如果欧楠有一丝的犹豫的话,她又会怎么样?在刚刚见面后就已经畏惧的忘记了所有的愤怒,对于懦弱的自己,只要是学姐的一句抱歉,那几年的怨恨,就会在一瞬间消散一样。


  顷刻,欧楠的声音传来了。


  “是呀。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太不懂事了。”


  桔梗抬起头,欧楠的温柔的笑颜和几年的一模一样,但是自己的心里却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的那份悦动,原来只要时间太久,不需要在一起也可以习惯啊。


  “原来是这样啊。”


   桔梗露出了苦笑,明明松了口气,但感觉失去了什么。如今终于可以平静的看着欧楠的脸了,太过平静了。


  “这是什么?”欧楠的视线望向桌上的笔记:“你的日记吗?”


  “记账的笔记本而已。”


   桔梗想把笔记赛回包里,但在途中,欧楠忽然伸手夺了过去,桔梗惊恐的又在瞬间抢了回来。


  “看来不是啊”


  “和你无关吧!”


  桔梗很生气,仅仅是因为被毫无征兆的夺走了东西,但是她记得这种事情很多吧,她都习惯。虽然一直都在生气,但那时的心情却又和现在不同,自己是真的生气了,从欧楠那诧异的表情也看得出来。


  “好好,我知道了,毕竟是少女的秘密啊,都三年了,桔梗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欧楠摊了摊手,像是面对不成器的妹妹,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学姐也是啊,一点都没变。”


  欧楠一瞬间露出奇怪的表情,因为太快,桔梗怀疑自己应该是看错了。


  “你还真敢说啊。”


  “因为学姐真的一点没变啊,就连头发的长度好像也没有变过,如果变了,是心里面吗?”


   欧楠忽然凑近桔梗的身边,手指撩起桔梗后面的头发,在耳边说:“你不也是一样吗?一直都没勇气留长发,也不想剪短,真难看啊。”


   桔梗身体像麻痹了一样不敢动,在欧楠靠近的时候她就有些愣住了,从后面传来手指的触感让她像被惊动的鱼,猛地推开欧楠。


  或许是没有想到会被用这么大的力气推开,欧楠后退的步伐有些慌乱,差一点就倒了过去,摇摇晃晃的勉强的维持住了平衡,手轻轻的放了下去,怪异的看着桔梗,冷哼笑了声。


  “你似乎和那个孩子认识啊。”


 是罗兰吗?在刚刚她应该见到了,所以才会问这样的问题。


 “她是我的学生。”


 “只是这样吗?”


 “不然还会怎么……”在一瞬间,她才想起那份资料,罗兰的照片,欧楠的语音。


之前因为太过震惊已经忘掉了这件事,如今却在瞬间想了起来,罗兰的眼神忽然瞪着欧楠,她看到欧楠露出了一瞬间的诧异。


  “你发的资料是什么意思?”如今才明白,原来是这样啊,奇怪笔记的事情也是,欧楠原本就都知道,但明明都说那样的话,这样又为什么?桔梗心里复杂疑惑。


  然而,欧楠露出一副不明白桔梗在说什么的表情。学姐一直都很擅长撒谎,所以那疑惑也绝对是装出来的,桔梗有些恼火了,为什么不能明白的说出来。她从包里拿出那优盘,拍在桌子上。


  “既然你给我这个,为什么还要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请你说出来啊!”


  桔梗几乎是喊出来,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失控。学姐你只是嫉妒吗?所以才装作这样吗?如果是的话告诉我啊,我只是想清清楚楚的听到你说的话,就像以前一样啊。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


   你在撒谎吧?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好可怕,这里面是什么?”


  欧楠伸手想拿优盘,但桔梗却忽然把手缩了回去。学姐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如果真的不是她的话,里面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让她知道。


  “怎么了?你不是在怀疑我吗?那就告诉我里面是什么啊。”


  欧楠带着不满又伸过来身子想拿优盘,桔梗猛地把优盘扔进包里,然后拉上拉链,把包拿起来,整个人准备离开了。


  “对不起,我误会学姐你了,今天我还有点事要回去了,之后有时间我们再见面吧。”


   欧楠说不出话来,桔梗的举动让她太过震惊,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比较好,只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从桔梗从自己胸口经过。


  “怎么了?”


  有声音从欧楠的身后传来,两个人都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人走了过来,笔挺的西装配着一米八的身高完美诠释什么是人体衣架,而那张脸更是完美的契合小说中绅士的形象。只是,他看到桔梗的瞬间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店长?没……没什么事……”


  欧楠露出很慌张的表情,忙乱地摆了摆手。原来是店长啊,刚刚桔梗的举动的确像是发生争执一样,看来得好好道歉了。


  “对不起。”


  先开口的居然是店长,她走到桔梗面前,鞠了个近乎90度的躬,道歉的姿势都让人感觉很绅士。桔梗见店长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以为会有很麻烦的事情,但没想到店长反而先道了歉,这出乎意料的服务态度,让受惯了各种刁难的桔梗微微发呆。


  “没……没关系。”


  “谢谢。”得到谅解的店长露出笑容,故事里的王子大概就是这样吧。


  “啊,没什么,如果没什么事情的,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如果我记错,您就是罗兰女士吧?”


  桔梗楞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力应该没有这种王子的存在吧?她看向欧楠,那是奇怪的表情。


  “是,可是你怎么认识我的?”


  “啊,关于这点很失礼,我是通过查找欧楠的学校资料才认识您的。”


  查欧楠的档案?为什么?桔梗不解的看着欧楠,她的眼神晃动,是在逃避什么,桔梗有种不祥的预感。


 “忽然说这些也难怪您会疑惑,其实,我和欧楠准备结婚了,因为她想邀请之前这里的同学,所以我们才回到这里的。”


  桔梗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想要通过欧楠确认,但欧楠低了下头,完全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


为什么低下头?啊,是因为害羞啊,是因为帅气的男朋友说忽然结婚,任谁都会害羞吧,真是的,没想到学姐还会害羞啊。


桔梗发自内心嘲笑那个曾经完全不会脸红的学姐,身体也是一样,由衷的发出嘲笑的笑声,但是,为什么不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啊,嘲笑别人这种事,不是应该开怀大笑吧,像这样冷哼一样的算怎么回事啊?桔梗不懂,想要控制,但胸口有什么东西侵入了,好痛,即使咬着牙也坚持不住。


  “对不起,我先离开了。”


即使听到疑惑的挽留声,桔梗也没有停住要离开的脚步。


心脏好痛,那一定是新型的病毒吧,得快点去医院,想要离开,但头好晕,好想躺下。


不行,不能躺下,怎么能就这样认输啊。


为什么眼前一片模糊,连路都看不清我该怎么走啊,该去哪里啊?谁来告诉我啊!


  桔梗散发出奇怪气氛,明明看起来需要照顾,但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就连王子也伸着手犹豫着,可是到最后,他们只是看着桔梗摇摇欲坠,却又不肯倒下的推开门。


  “老师!”


  桔梗听到很大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望向那个方向,在因为眼泪模糊的视线里,一个黑色的影子越来越近。


  最后绷紧的弦也因为那声音忽然扯断,桔梗像被剪短线的木偶,忽然倒在地上,在失去意识的最后,长长的秀发垂在了她的眼前。



  桔梗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但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卧室,白色的被子,高瓦的白炽灯,显而易见的是间病房。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桔梗记得之前是在咖啡厅,然后是……学姐,想到欧楠要结婚的消息,桔梗的心脏漏了一拍。然后是昏倒了?因为后面没了记忆,所以桔梗不太确定。


  对了,那个是谁?桔梗想起在没意识之前见到的长长的秀发,是有人把自己送来的,虽然听到了声音,但她不敢确定,从病床上坐起来,可是在病房里,空落落的只有她一个人,在外面已经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孤独。


  没有人……桔梗不敢想象,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恐惧感,好像被抛弃了一样,所有的人都渐渐的离她远去。手指不由的微微的颤抖。


  “老师?”


   罗兰从门口走了进来,发出惊喜的声音,但声音有些疲惫。


  “罗兰同学……”


  桔梗见到罗兰的瞬间,居然觉得心安,一定是自己太累了吧。她的身体很重,有些拿不起身子。


  “老师您别动。”


  见桔梗想要站起来,罗兰慌张的跑了过来拦住了她,这么近的距离,桔梗才见到罗兰的眼眶很红,里面的瞳孔还湿润着。


  “对不起。”


  桔梗停止了乱动,静静的坐着。她的心里很内疚,居然再二连三给罗兰带来麻烦,明明自己才是老师。


  “没关系……”


   两个人拘束的像是陌生人一样,陷入了静静的沉默。


 良久


  “对了,罗兰同学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会……”


  打破沉默的是疑惑的桔梗。


  “啊,因为……”罗兰眼神恍惚,似乎是不愿意说出来的理由,桔梗有些后悔开口,但罗兰已经继续讲了出来:“因为……日记。”


  桔梗怔了一下,想起那本夹着银莲花的日记,虽然她还没有打开过,但已经拿在了手边,无论怎么样,也是失礼的举动,尤其自己还是个老师。


  “那个,虽然,但是,就是,对不起。”


   桔梗想要解释,但不知道怎么就慌慌张张的最后变成了道歉。


  “不不,我知道和老师没有关系,而且,我觉得日记交给你也没关系,只是,我想……”


  罗兰紧捏着衣角,有什么说不出的话,憋得脸微微涨起来。


   桔梗隐约猜到了什么原因,但是现在烦乱的心绪,已经没有空余承载这些事了。


  “那个,又麻烦到罗兰同学了,我还真是个不靠谱的老师啊。”


  “完全没有这回事!”


  罗兰情绪激动的几乎直扑过来,双手撑在床上,那张脸凑的很近。


桔梗不知道罗兰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应,只是那张靠的的太近的脸让她有些慌张。


所幸,罗兰在短暂的一瞬间后,像是醒悟一样忙退了回去,或许是刚刚的举动自己也没有想到,此时正在不停的揉捏着衣角。


两人再度陷入了尴尬沉默。这次,打破沉默的依旧是桔梗。


  “时间很晚了啊……罗兰同学没关系吗?”


   忽然才注意到正中间放的钟盘已经到了9点的位置。像是在逃避一样,桔梗僵硬的把话题转到了那边。


  “啊,没事的,已经和妈妈他们通过电话了,虽然不是很放心,但还是同意我留下照顾老师了。”


  “那个,我没关系的,罗兰同学你回去也没关系,话说回来,一直呆在这里我有些不习惯,我们能回去吗?”


  “不行!”


  罗兰很决绝的说道,态度强硬的让桔梗都有些惊讶。


  “不是,那个,罗兰同学,你看,我完全没问题的……”


  即使桔梗浮夸的做着各种证明自己很健康的动作,但都遭到了罗兰的反对。


  “不行,老师今天必须呆在这里。”


  “罗兰同学,虽然很谢谢你关心老师,但是在这里,我真的很不舒服……”


  罗兰为什么会这么强硬一点,即使是太过关心桔梗,也应该会听取当事人的意见,但罗兰的表现是一意孤行的决断,无论桔梗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动摇罗兰。


  “拜托了……拜托您呆在这里……”


   罗兰恳求着,但那张脸快要哭了,她的双手又紧攥着衣角,连发出的声音都颤抖着。为什么会这样?桔梗有些懵了。


  “罗兰同学……”桔梗微晃着眼神,她想伸手去安慰罗兰,但她连罗兰为何忽然这么悲伤的理由都不知道,在刚进门时也是,那红肿的眼睛又到底为什么?是我吗?桔梗不敢想。


   “对了,日记我还没有打开,还给你。”


桔梗从包里拿出日记,罗兰疑惑的接过去,那是一张不知道什么含义的表情,但刚刚打转的泪光勉强的没有掉出来。真是太好了,如果掉出来,桔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今的自己根本没有安慰别人的勇气。


“那朵银莲花很漂亮。”


 在日记的背面用透明纸保存着一朵银莲花,仿佛时间停止的存在,依旧美丽。


“是啊,很漂亮。”


 罗兰微微的笑了,桔梗记得,这应该是第一次见到罗兰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短暂的交集,但接触的全是罗兰的悲伤。原来笑着的罗兰,是这么漂亮,桔梗有些看呆了。


这样漂亮的笑颜,她曾经也见到过,仿佛是多久前的记忆和现在重叠,桔梗的眼前不知为何变成了欧楠,她温柔的笑着,亦如从前。


“不,不是!”


桔梗扶住额头,闭上眼的瞬间,那一切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不断的落寞。


“老师您怎么了?”


罗兰惊慌的又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没,我没事……”


桔梗连头抬都没有抬起,声音也完全不像没有事的样子。


“我现在就去叫医生。”


罗兰想要按响呼叫铃,但被桔梗阻止了,桔梗拉着她的手,让她的胳膊停在了半空。


“就呆在这里,好吗……”


桔梗的声音好虚弱。她一定累坏了,是一场大病,不会在一夜就会消失的重病,是谁也治不好的病。而这一切,罗兰都知道,所以她安静坐了下来,什么都不说。


“对不起,我有些头晕……”


桔梗松开手,侧躺在罗兰的另一边,从始至终,她不敢看罗兰一眼,自己仿佛做了多余的事情,但心乱如麻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思考,她静静的看着没有人的墙边,然后无力的闭上眼睛,周围全部陷入了一片漆黑,不久,她听到一声清脆的关灯声,伴随着清晰的脚步声,那个人又走了回来。


“罗兰你不休息吗?”


 桔梗听声音就知道,罗兰并没有躺在旁边的床位上,而是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其实,我很害怕这里……”


罗兰的声音不像是敷衍,是怕黑吗?桔梗翻过身子,本想偷偷看罗兰一眼,但却对上了罗兰的眼睛,外面的月亮很亮,所以是那么清晰,两个人都有些呆了。


“……因为以前一直住在病房,所以不是很喜欢这里……”


原来是这样。桔梗差点忘记罗兰一直都是很弱的身体,明明是需要被照顾的人,但却在照顾自己。


“所以,我能睡这里吗?”


罗兰指了指了桔梗的旁边。


“这里?可是……”


的确病床可以睡下两个人,不过会有些拥挤,但是罗兰纠结的并不是这些事情,她没有忘记不久前的事情,她明白罗兰的想法,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一直说着所谓的大道理,但自己才是那个一塌糊涂的人,但就是这样,才更没有资格被罗兰说做喜欢什么的。


“罗兰……”


桔梗从床边坐了起来,尽管没有勇气直视罗兰的双眼,但她还是认真的看着罗兰。


“你只是我的学生,而且……无论如何,我们都……”


即使有些吞吐,即使是有些复杂,但桔梗会清楚的讲出来,她想认真的回答罗兰的感情,不是一直逃避。但是,罗兰的食指抵在她的唇边,对她摇了摇头。


“我知道老师要讲什么,但是,这就够了,老师您终于明白了我的感情,这就足够了,无论老师怎么样,我的那份心情是永远不会变的,所以,这样就可以了。我能睡这里吗?”


罗兰轻轻的笑着,桔梗又一次见到了那漂亮的笑颜,在月光下,仿佛月神一样的圣洁,面对这样的罗兰,她说不出话来,只是侧躺在床边,从被子上传来拉扯的传动,紧接着,她感觉到,有一双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角,而这一切,仿佛是梦一样,桔梗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闭着双眼,等着梦的醒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