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教室play(下)

作者:蒼羽烜玥
更新时间:2018-06-12 15:54
点击:330
章节字数:72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


當空氣沒入不知道第幾次沉默,彷彿也在間接提醒兩人時間正毫不留情地流逝著。由於坐在靠窗的桌子上,繪里只需微微側身查看便能發現校園內的學生數量已逐漸減少,而且外頭的景色的確轉暗許多,原本穿過玻璃直射入室的夕陽餘暉也少去大半。


知道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她垂下頭,看似真的很掙扎,戀人現在不高興的原因多半是出自於剛才那個告白場景,但她真的不想在學校,尤其又是在不知道是誰的座位上…


「可是,海未不也常常收到告白嗎?」魚在被宰殺前可是還會撲騰個兩下,她決定死也要死得心甘情願。


「但是當對方在提出那種要求時,我不會像繪里這樣猶豫。」


「不然妳會怎麼做?」


「當然是直接拒絕對方!」


幾乎是不假思索便脫口而出,就好比在問題成立前答案就已經十分明確。


「我當然也是會拒絕的!」金髮少女連忙開口附和,然後開始為自己的做法做出解釋,「只是…對方的眼淚都已經在眼眶中打轉,如果太過直接拒絕的話一定會把她惹哭不是嗎?!」


「被繪里惹哭的女孩子應該有很多吧?」


「唔…所、所以我才會變得像這樣謹慎行動嘛!」


「唉…」


看見戀人嘆了一口氣,繪里趁著這個空檔悄悄地找尋滑下桌子的機會,卻在正準備行動的瞬間被惡狠狠瞪了一眼,嚇得她趕緊回到原位。


「…我只再說一次。」琥珀色的眼眸映著極為憤怒的光芒,銳利的餘光彷彿能將人殺死一千次,「脫、掉。」


比幾分鐘前要來得更確切感受到戀人這次是動真格的,繪里只好放下羞恥心,顫抖著將右手裙擺往上撩,然後繼續往下蔓延至私處,摸上一層布料後再用極為緩慢的速度攻破第一道防線。


「嗚、嗚…」染上哭腔的哽咽聲從繪里口中斷斷續續傳出。


「再來。」


冷靜接過對方遞給她的水藍色內褲,海未沒有絲毫猶豫繼續要對方在她眼前上演脫衣服的戲碼。


雖然距離放學時間已經過去許久,卻仍舊能依稀聽見有人經過走廊的細碎腳步聲,縱然不是那麼頻繁,但雙方都知道只要有一個人進入這間教室,那麼一切都結束了,無論是哪方面的結束…


裙子還掛在腰上,但由於下體沒有任何衣物遮蔽,導致不安全感直竄腦門,接觸到冷空氣的肌膚頓時起雞皮疙瘩,讓她著實打了個冷顫。


「海未、對不起…我錯了…」


弱氣求饒的模樣實在無法讓人將這位因羞恥而流下眼淚的金髮人兒與平時精練能幹的學生會長聯想在一起。天藍色的瞳孔漾著恐懼以及絕望,似乎也間接感染了周遭環境,使氣氛蒙上一層陰影。


她發誓往後如果又收到情書,一定要當場吃掉不然就立刻咬舌自盡。


「哦、何錯之有?」


「對不起我不應該收到那個後輩的情書對不起我不應該在那個時候猶豫不決對不起我不應該一次吃完十條巧克力!」幾乎沒有換氣地將所有罪狀一股腦兒全吼出來,她揚起頭觀察,試圖從被她的話給嚇著了的戀人眼裡找尋一線生機。


「等等…第一點不是妳能控制的吧…還有第三點又是怎麼回事?!」


嗯,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冷靜分析且適當的吐槽,真不愧是μ's的智商擔當之一。


「我已經知道錯了…所以能不能…」


「把外套的扣子全部解開。」


「…」


有了剛才的經驗,繪里已經深刻了解到自己在這種時候只有閉上嘴乖乖照做這條路可選,抱著破罐破摔、誓死如歸、悲憤壯烈的心情,她緩緩解開胸前制服外套的束縛,等待下一次的發落。


「把手伸進去,隔著襯衫愛、愛撫自己的…的…」


「嗯?」挑起一邊的眉毛,繪里發現自己似乎不是完全處於弱勢,「海未剛剛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呢。」


明明幾分鐘前更加害羞的命令都講過了,沒想到居然會在這個節骨眼退縮,在好笑之餘繪里的心中還有那麼一點開心。


…沒錯,這果然是我認識的海未。


「…」不悅的撅起嘴,海未好像對繪里這樣的反應不太滿意,「…反、反正都已經說的那麼…露、露骨了,妳也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吧…」


哦、所以十分鐘前的那些話都不算露骨囉?


「不知道呢…」使勁忍住笑意,如果在這種時候不只勾起嘴角還笑出聲來,後果必定是不堪設想,「吶,海未告訴我吧?」


發現自家戀人方才的淚水已有消失的趨勢,熟悉的調戲的口吻又再次襲來,剛才的害怕神情彷彿不曾存在過一般。局勢逐漸處於不利的海未終於拋棄了她這輩子所有節操,紅著臉吞吞吐吐地把未說出口的話給說完。


「我是說…把手、伸進去…然後、愛撫…胸、胸部!」


雖然氣勢還是稍嫌微弱,但比起前一次的樣子已經好上太多了,成功發號施令的海未像是增加了不少信心,重新擺起了魔鬼教官的威嚴與氣勢。


…前提是要先忽略掉她那對如同瑪瑙般紅到不像話的耳畔。


「嗯~」心情放鬆不少的繪里決定乾脆就這樣順著對方行動,於是把手探進襯衫裡頭,或輕或重地揉捏著,「這樣可以嗎…」


煽情不已的行為對海未而言無疑是一大視覺刺激,但只要想到繪里先前與那位後輩的互動,一把無名火又湧上心頭,只見她快步往窗邊邁進,在繪里還愣著的同時將窗簾拉上,讓對方的背影得到完美的遮蔽。


「好了,這下不會有任何人看見妳了。」深藍髮的女孩宣示主權般的表現出佔有慾,「外套給我,然後再把襯衫跟裙子都脫了!」


「海未…剩下的我們回去再…」


「不行!」馬上就被駁回了。


照著戀人的意思將上衣全數扒光,只留下一件水藍色的胸罩,明顯和剛才被沒收的內褲是同一個款式。


撩起制服裙,沒有任何遮掩的裙底風光明媚。由於戀人先前的言語挑逗,加上首次身處於學校這種場合,提心吊膽、害怕被人撞見的刺激感,諸多情緒疊加在一起,早已讓繪里的身子起了反應。


「左手繼續愛撫胸部,右手伸進裙子裡頭,然後…」或許是因為想到生氣的點,海未已經沒了害羞的心情,不容他人反抗地繼續發指令,「把手指抵在陰道口。」


這下繪里真是欲哭無淚了,第二次聽到那句令她絕望的話語,讓她不禁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做夢…


海未平時有這麼攻的嗎?


「…唔!!」


突如其來的疼痛感讓她忍不住叫出聲來,不可置信的轉過頭去看著方才在她脖子上留下齒痕的元凶,只見對方眉頭深鎖,不高興的心情從眉間透漏出來


「專心一點。」


抱怨戀人在做這種事時還分神去想其它東西,深藍女孩冷著眼盯著前方女孩的一舉一動,包括她把手放在私處這種超級羞恥的行為。


唔…好像真的有點太…


無視腦海中幾十個大喊著破廉恥的小海未,她定了定睛,毅然決然地繼續她的懲罰。


「用指腹摩擦外部,然後再用食指以及中指分開陰唇,沒有我的指示不許自己進去!」


「…」


艱困地實行海未對自己所發出的要求,繪里早已被挑逗得滿身大汗。金色髮絲凌亂不堪,黏附在褪去上衣後裸露出的粉嫩肩頭,迷離的神情再加上微張著嘴、唾液若有似無懸掛在嘴角的模樣,不禁讓海未在內心說了十個хорошо。


「嗚…海、海未…」看來終究是要忍不住了,淚水似乎停不下來般從天藍色的眸子溢出,「好難受…拜託…讓我…」


「…」淡漠看著那人向自己求饒的模樣,海未頓時感覺一股支配欲湧上心頭,她可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對方。


「停下來,不準動。」


「唔、嗚…」


聽見與預期中相差甚遠…不對、根本就是完全相反的話語,繪里睜圓雙眼,就連淚水也被嚇停了,雖說看似是聽從了海未的指示,但手指終究是捱不過慾火焚身的難受,以極小的幅度在穴口騷刮了幾下,試圖排解生理需求。


然而這個微小的舉動也被主導著整個局勢的人給收進眼裡,她挑起眉,用不冷不熱的口氣對戀人未經同意便企圖自行處理的舉動表示不滿。


「停下來。」伴隨著低氣壓的微笑,讓這張原本精緻的臉瞬間變得毛骨悚然,「這樣不可以喔,怎麼能不聽話呢?」


「…」看見海未皮笑肉不笑的可怕模樣,金髮人兒先是打了個冷顫,「對不…」


「不接受。」


「呃…」


「繪里今天已經道歉過很多次了喔。」


 

「…」


「但卻感覺沒有在反省的意思呢?」


「不、不是的…我…」


「別動。」


下達命令的同時,深藍女孩已經起身走向前方的課桌,看著眼前的人正張開雙腿以極為淫 蕩的姿勢面對自己。或許是察覺到她的目光,只見那人還怕羞的扭過頭去,不打算與她有目光上的接觸。


「看著我。」


「…」學乖了的絢瀨同學立刻將頭轉了回來。


「乖孩子。」笑著摸了摸那顆金色腦袋,像是在對待路邊的小狗般用溫柔的口氣說道。


雖然當事者一點都不覺得她溫柔就是了。


蹲下身子,仔細看著雙腿之間那處秘密花園,氾濫成災的狀況就不用說了,一張一闔的穴口也早在預料之中,海未滿意地勾起嘴角,隨後便惡趣味地撅起嘴,輕輕往穴中送氣。


「啊、啊…不、啊…」原本是想阻止對方的舉動,不料開口的瞬間,所有話語立刻化為破碎的呻吟以及絮亂的喘息,若有似無的熱風不停促漲著她的感官刺激。


雙腿不斷掙扎著,卻被某個力氣出奇大的人給死死壓住,至於上半身則是只能靠手扣著桌角才得以穩固,不至於讓整個人在扭動時摔落。


極為敏感的私處禁不起如此挑逗,再加上風吹過的時候毛髮也連帶被牽動,肉體刺激和精神折磨的加成效果之下,繪里在沒有被進入的狀況就這樣高潮了一次。


「嗚…啊、啊…嗯、哈…」


流下生理性淚水,繪里的下半身依舊小小地抽搐著,高潮後的感受並沒有帶給繪里太大的滿足,大概是因為被玩弄的時間太久,這點程度的釋放根本不足以澆熄她內心的慾火,只見她稍稍抬起臀部,似乎已經完全拋棄尊嚴和節操,只想著要好好填滿這份空虛。


明白對方的意思,海未也不再為難她,放過穴口不再吹氣,然後撫上那副全裸的身軀,輕輕在各處畫圈打轉,最後流連到下腹壓了壓,有些鼓起的部位猛地發出了更加劇烈的抖動。


「好吧,就先放過妳了。」或許是覺得懲罰夠了,也或許是怕再繼續這樣下去對方恐怕真的會承受不了,海未輕啟薄唇,像是獎勵一般說道,「繪里想要自己解決還是讓我幫忙?」


「…」


雖說是有兩個選項沒錯,但目前繪里屬於全身脫力的狀態,身心俱疲的情況下還得接受自己得在戀人面前DIY的巨大壓力,她沒能回答,只是突然崩潰得一直哭、哭到聲嘶力竭、幾乎已經沒有任何形象可言,活像個要不到糖吃的三歲小孩。


這樣的景象震懾到了海未。


「繪里…?」


「啊、嗚嗚嗚…啊、哈…嗚嗚…」


由於鼻子完全被鼻涕給堵死,哭到一半還得用嘴巴換氣,歇斯底里的模樣倒映在琥珀色的瞳孔中,一抽一抽的哽咽像是打在她的心坎上,化成千根針扎得她生疼,無論是不捨、自責的情緒全都一股腦傾瀉而出。


「抱歉,繪里。」趕緊上前抱住那個已經快要哭到昏死過去的人,她發現自己這次真的做得太過分了,「是我不好,別哭了,好嗎?」


用嘴吻去對方爬滿臉龐的淚水,沿著淚痕往上舔舐,眼淚在口中化開,明明應該是鹹味,卻只感覺到苦澀的滋味衝擊著味蕾。一邊安撫性環住自家女友的腰際,一邊幫對方將衣服穿回去,每一個動作都放到最輕柔,像是在對待瓷器娃娃般小心呵護著,就怕她再受到一點傷害。


想必是…被討厭了吧?


下意識縮了一下肩膀,打算在停手後正式道歉,卻在退開一步,正要鞠躬的同時聽見那人小小聲的囁嚅。


「幫…幫我…」


「嗯?」


定睛一看,金髮女子哭花的臉有著不尋常的暈紅,嗯…窗簾已經拉起來了所以可以撇除夕陽照射的可能性,於是…


就算遲鈍如海未也馬上就知道這代表著什麼了。


「好。」輕輕允諾一聲,海未雙手的環上對方近乎裸空的背部,上下撫摸像是在安慰孩子一樣,嘴則是靠近右邊被些許金髮覆蓋住的耳根,連同髮絲一併含入空中,再用小舌時不時滑過。


「唔…」


難耐地扭著身軀,越發滾燙的思緒已經快要按捺不住,繪里情不自禁抬起身體,讓下體更加貼近抱住自己的那人。


「嘶…!」


海未冷不防地拉開兩人距離,然後一根手指就這樣快速且準確地往目的地進攻,在手指沒入膣腔的同時,也不出所料聽見從自家戀人倒抽了一口氣的聲音。


「放輕鬆,繪里。」


安撫著對方的同時,海未也逐漸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完成一次進出的動作便會有更多的蜜汁從穴中流出,現在也顧不得被弄得一塌糊塗的課桌了,兩人都是以極高度的專注力在進行目前的事。


「海、海未…海未…海、未…」失神般不斷叫喚著戀人的名字,天藍色的眸子再次漾著淚水,整顆頭抵在窗簾上死命地往後頂,「我還要…更多…」


「好。」語落,藍髮女孩的手指抽插幅度變得更劇烈,每一次撞擊都像是要頂到子宮那樣深入。


摸索著讓對方為之瘋狂區域的同時,海未趁著穴內緊度逐漸消逝的空檔多加了一根指頭,對方猛地一震的反應也在意料之中,至於本來放鬆些許的內部則必須重新適應不同大小的異物感,就像是主動纏上來一般,緊咬著海未的指節不放。


但是空間緊縮並沒有造成她的困難,兩根纖細如玉的指頭依舊靈活地穿梭在窒腔內,撫摸著裡頭的每一處,感受不同的觸感、滑過每塊褶皺,過沒多久,總算頂到一處讓桌上那人猛然一陣痙攣的點。


「是這裡嗎…」確認性質地多撞了幾下,確認無誤後才繼續動作,「忍耐點,等等再讓妳去。」


來不及回應戀人的話語,整個人便像是被急速帶上雲霄飛車般,下腹一縮,感覺到更多溫熱汩汩而出,繪里連叫聲都已發不太出來,只能喑啞低吟個幾下,她現在能做的大概只有努力在幾乎失重的快感中取得平衡。


快要麻掉的雙手緊握著桌角,稍微鬆開便會滲出汗水,顫抖程度不亞於雙腿,幸好她的背還能倚靠著牆壁,否則什麼時候會跌落都不意外。


雖然若真的到那種時刻,某個眼明手快的劍道部主將也會在她與地板做親密接觸前立即將她撈起就是。


還能清楚感受到戀人的手在自己體內,被吊太久的胃口讓她欲哭無淚,無奈又發不出求饒的聲音,即使發得出聲音也無法保證能讓其組織成對方能聽懂的話語,思考著諸多問題的同時,她突然感覺到在體內的兩根手指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我記得…網路上是這樣教的…」


妳到底都在網路上查些什麼東西啊!繪里在內心無止境吶喊道。


海未回想起前幾天某位青梅竹馬(・8・)傳給自己的網址,點進去後她甚至立刻將手機摔了出去,附帶一句超大聲的「破廉恥」,幸好當時父母都不在家,不然後續發展大概會很糟糕。


那是某個AV男優在分享自己工作時讓女優潮 吹的經驗,當時撿回手機卻丟了貞操的海未半瞇著眼要看不看地以極緩慢速度將該網頁閱讀完畢。


「原來…還能這樣…」這是當時海未紅著臉獲得的結論。


所以到底是怎樣啊啊啊啊啊啊!繪里的內心是崩潰的。


從剛才金髮人兒的反應中能得知自己已經找出對方的一個敏感點,憑著前幾天的記憶驅使她初次嘗試了新的玩法,她先是分開沒入甬道的兩指,將較能使力的中指往上一勾,食指則繼續維持進去時的角度頂著那一點,讓兩根指頭呈現垂直。


前所未有的刺激經由脊椎而上直奔腦門,生理性淚水更是混雜著鼻音衝出,難以言喻的快感就像是要將她整個人給吞噬,體內脆弱的兩個部位被同時進攻,高潮的程度跟以往簡直無法相比。


「啊、啊----啊!」


明明已經沒有半點力氣,終究還是在面臨頂潮的瞬間叫出聲來,高分貝的聲音迴盪在教室,甚至極有可能甚至傳至走廊,但外頭的太陽已經快要看不見了,整間學校也就剩下她們兩人,除非有同學因為忘記東西而折回來拿,不然理論上應該是沒什麼問題才是。


在海未的兩指刺激對方體內兩處部位的同時,大量淫 水也跟著噴灑而出,讓桌面佈上更加明顯的水漬,匯流成一攤令人害羞的痕跡。


高潮過後的餘韻讓繪里大口大口喘著氣,

她很想知道自家女友究竟是如何習得這樣高超的技巧,居然彎曲一指讓手能撞擊兩個不同的地方?!


她因呼吸不順而有些不舒服,只見一隻勻稱但不粗壯的左手繞到她的背後,以輕柔的力度順著脊椎撫摸,海未的琥珀色雙眼漾著柔情,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像大海般毫無保留,將自身最大的體貼表現出來。


「休息一下,等等我扶妳回家…」藍髮少女拿出面紙簡單清理過桌面和自己的右手後,再將戀人私處的不明液體擦拭乾淨,「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做…舒、舒服嗎?」


「嗯…很舒服…」稍作休息後的繪里順著內心想法誠實說出自身感受,雖然語氣弱到摻雜著許多氣音,但仍舊讓對方能清楚聽見每一個音節,「只是…」


聽見轉折語氣的海未怔了一下,趕緊豎起耳朵,深怕聽漏戀人接下來話中的每一個字。


「…太、太h了啦!而且好累…剛才妳的手…」


話都還沒說完就連忙屈膝將整張臉埋入,手臂緊貼著自己滾燙的面頰,熱度傳遞的速度之快,不禁讓繪里感覺更難為情了。


「真的很抱歉…」


看著露出和剛才在做那檔事時截然不同的表情、一本正經道歉的女友,如此正式且嚴肅的道歉方式,讓繪里想生氣也生不起氣來,

況且本來就是她有錯在先…


「那海未要負起責任把我送回家喔~」俏皮地閉起一邊的眼睛,即使掩蓋不了倦容,但還是用溫柔的方式告訴戀人自己並沒有要責怪她的意思。


「好。」勾起嘴角,露出暖心的微笑,剛才黑化的氣息已不復存在,雖然滿懷愧疚,但還是收下自家女友那份只屬於她的溫柔,伸出手來試圖攙扶對方。


「話說…」將身子搭向伸手打算接住自己的海未時,金髮人兒突然開了口,「這張桌子…」


即便已經擦拭乾淨,但她們歡愛的痕跡曾經殘留在上頭畢竟是事實,只要想到往後使用這張桌子的人就覺得…


「那個…」大概明白繪里所指之意,海未低下頭,用細微的聲音囁嚅道,「這是、我的桌子…」


「…」


「…等、等分班後,我會…連同桌子一、一起搬到新教室的…」


「…」


「畢業的時候也是,我會、我會把桌子…買、買回家的…」


「…海未。」


「什、什麼?」


「下次…換妳到我的桌上做吧…」


「…」


(正文完)


------以下為小番外------


「海未ちゃん~妳怎麼了?為什麼要把東西全部塞進抽屜…」


看見某大和撫子桌上空蕩蕩沒有半點東西,穗乃果不禁發出疑問,雖然知道海未跟總是在桌上堆滿雜七雜八的東西、偶爾甚至還找不太到鉛筆盒的自己不一樣,但再怎麼說把所有課本全塞進抽屜的收納方式根本也大有問題。


「唔…最近我在試著不要使用桌面生活…」


「喔~原來是這樣啊!」


如此蹩腳的理由大概也只有眼前這一頭燦陽般的橙髮青梅竹馬會相信了。


「啊、穗乃果ちゃん、海未ちゃん妳們在聊什麼?」


「小鳥ちゃん,剛才海未ちゃん說她正在試著不要使用桌面生活喔!」


「這樣啊~難怪剛才上數學課時海未ちゃん都捧著課本聽講。」


小鳥的笑容依舊保持著完美的弧度、完美的可愛程度、完美的可怕指數。


「那海未ちゃん的桌面能讓小鳥放課本嗎?」天真無邪歪著頭的可愛模樣,還配上嬌滴滴的聲線央求,「因為小鳥的抽屜和桌面幾乎都放滿了要用來製作μ's衣服的東西,正愁沒空位放課本呢。」


「呃…不、這…」


「不行嗎?」蜜色的眼眸似乎有些許淚珠在打轉,犯規的必殺技登場,「拜託了,海未ちゃん!」


「唔!」


最後,深藍只好千百個不願意地把自己的東西清出來放到桌上,然後再將抽屜借給亞麻做一陣子的置物櫃。


(數學老師內心獨白:

園田同學今天是怎麼了…為什麼不把課本放在桌上要一直拿著呢?

南同學,這節可不是家政課啊!妳桌上那堆布料以及剪刀是怎麼一回事?

高坂同學…嗯,又在睡覺了啊。)


Fin.


各位好孩子千萬不能在教室做這種事喔

當然保健室也不行(๑•̀ᄇ•́)و ✧

如果忍不住的話…

請小心不要被發現&不要玩過頭2333

By烜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