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章八 芽

作者:半九十
更新时间:2018-11-03 09:16
点击:406
章节字数:37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跨越昨夜與今日的午夜,安希作了一個夢,一個冷眼旁觀的夢。


夢裡來來去去,各式各樣衣著光鮮、性格鮮明的決鬥者,男男女女與她曾訂過婚約的人,她就像是維繫了人群制度的樞紐。從她把迪奧斯隱藏起來,讓眾人再也觸摸不到背負期望的光明時,由群人間生出的惡便不再向曾經奢望、篤信的光明流去,乞求救贖;轉而匯集成厭惡與痛恨,一劍一劍刺向她,像是要將她剷除一般,好似她被懲罰了、消失了,世間的一切就會再次協調,長久以來追求的童話就能成真,現實將可如一開始期待那樣,只有光明。

而承受了眾人厭棄的那部分的她,卻成為了薔薇新娘,成了人群穩定運轉的重要節點。


眾人之所摒棄的,匯聚到她身上,源源不絕的惡念延續了她的性命,因此她無法死去,也因如此她被賦予了可孕育現存體系下革新體制的力量,畢竟,擁有她就擁有當前運行規則下所釀出的醜陋。

而改變不堪的世俗污點,不正是對世俗的革命嗎?


這是場註定無解的遊戲,每位婚約者都試圖從她那獲取讓世界革命的力量,讓自己成為引領世界的新光明、新童話,只是,就算成功了,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份嶄新的、可信的新光明與新童話仍會被人、被現實汙濁,再次歷經幻滅,迎來潰敗瓦解;迷茫、痛苦、厭惡、恨意……此些種種終會揉成罪與惡再次爬向她。

她依舊只會是薔薇新娘,就像哥哥說的那樣。


安希牽動唇角,勾出一抹很淡的嘲諷。


後來,她的哥哥打算取回迪奧斯的力量,早已洞悉一切因果的她既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或許她想給自己一個夢,也或許只是已習慣遵循哥哥的意見,總之她順從地扮演著她被冠上的本質——薔薇新娘。

而她這個人的本質呢?早已不知在哪了。




已經忘了看過多少次決鬥,也忘了經歷過幾次最終場面,反正只是不斷地輪迴而已。轉過身,也就忘了。

直到……歐蒂娜的出現。


當她發現歐蒂娜不是學生會一員卻有著薔薇戒指,再憶起同儕間盛傳的「歐蒂娜大人說希望能再次與王子相遇」的說法後,她確信了一件事——那人見過迪奧斯。

不,是剛變成世界盡頭,卻仍保有迪奧斯一面的哥哥,但這也夠了,至少世界上除了自己還有人記得他,已足夠令人欣慰。

可能是好奇,上一次見到不問清規則就義無反顧向前的人……已經是小時後的事了。歐蒂娜讓她想起了迪奧斯,於是在決鬥場上將白色薔薇別在歐蒂娜胸前時,她脫口對歐蒂娜說了聲「加油。」

之後西園寺粗暴搧了她一個耳光,嚴厲地咒責她。

大概在意料之中吧,看不慣他人被欺負的歐蒂娜邊扶起被搧倒在地的她,邊出聲制止西園寺。


——『傻瓜!都被這樣欺負了,幹嘛還服從他?』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並不是戀人嗎?』

——『雖然不是很清楚,總而言之,打贏他就行了吧?』


後來那場決鬥的勝負,以歐蒂娜刺散了西園寺胸膛前的綠薔薇為結。

自那以後,歐蒂娜成為了婚約者與她訂了婚,開啟後續的一切。




第二次的決鬥,讓她在一瞬間有了動搖。

——歐蒂娜身上有迪奧斯的力量。

當晚她忍不住問那時的歐蒂娜:『您不是打算故意輸的嗎?』

『我不是為了你,是為了奇奇。因為若和西園寺這種人在一起的話,奇奇似乎會被欺負的嘛。』

聽到歐蒂娜的回答,她鬆了一口氣也安心了些,如果前景不樂觀,就讓現下的她也能與眼前的少女一塊無憂無慮吧,至少在註定分別的那時,她不會為此搖擺。

一開始是抱持著這種想法和歐蒂娜相處的吧,只是在一些無法具體說清的地方,略微地……與其他婚約者不同。

但終究只是個別無二致的婚約者。

一樣具有自身的執念,一樣較一般人更為顯眼,一樣擁有比一張張模糊的相同臉孔更為清晰的輪廓,但這些也只是每個擁有決鬥資格的人該有的條件罷了。





夢境的場面零零散散,似快轉又似跳播,跳去許許多多的細節,剩桐生冬芽在她曾日復一日待著的玻璃薔薇園裡對她的呢喃。


——『薔薇新娘居然做料理呀……你不應該去做料理的,你只要在這裡好好照顧薔薇就可以了。』

——『這個鳥籠……就是你的領土,而你就是住在裡面的美麗小鳥,我真想連鳥籠一起把你據為己有呢。』

——『如果是我的話,就不會讓你離開這裡……永遠地……』


她迷惘了,不是為了桐生冬芽,而是那番像冰水般的話潑了她一身。


當至親卻愛慕著的哥哥是象徵光明的王子時,她能做的也只有在一旁看著、壓抑著;而當光明註定被人群製造出的各式雜質汙染時,她也只能成為保護他的魔女,好將綿綿不斷的恨意、惡意、罪衍吸引過來。

一體兩面,光明與黑暗,維繫體系架構運作的兩個端點。一對兄妹。

童話裡的光明沒有拋棄人們,而人們也不再指控童話編織出的美好理念背信於他們,甚至也不再尋找曾一心嚮往的光明,只因為已經有了新的標的物可以容納、承受所有的不滿——只要,把所有的厭惡往那怪罪就可以了。

搖搖欲墜的規制得以苟延殘喘,還是可以穩穩運行。

慢慢地,她成為了最重要的樞紐,被人憎恨又被人爭奪。

當看清這些後,能做的似乎只有將自己的心遺棄,因為連後悔也完全沒有必要了。

至少,她救下了迪奧斯。


而這樣的她,身為薔薇新娘的她卻貪戀起婚約者的陪伴,不僅希望能做出讓歐蒂娜開心的料理,還被決鬥者之一的旁人指正,提醒她何為薔薇新娘的義務。

脆弱的內裏被鑿開,赤條條裸現、暴露,再澆入如液態氮般的冰冷現實,還來不及感受疼痛便已凍傷壞死,很久沒品嘗過的無助感漫天漫地地淹來。

接著,歐蒂娜來了,帶著那番她不知該如何回應的話。


——『給我離姬宮遠一點!你也只把姬宮當成薔薇新娘看而已。』

——『別再叫她什麼薔薇新娘,或說她是歸什麼人所有的,她只不過是個名叫姬宮安希的普通女孩而已!』

——『其實你也很不願意吧!厭惡當什麼薔薇新娘的!』

——『把你的想法坦率地說出來!』

——『對,你很討厭被人當作薔薇新娘看待的吧!就坦率地這麼說啊!』


於是她又縮了回去,閉上眼複誦婚約者的期望,只剩薔薇新娘,這個被冠名的本質。


——你執意要我展現的,是你所看到的我?或是你所認為的,該是我的我?

——如果你真如你所說的,真心實意地想要拯救我,那也只是場徒勞。


過去的她,在闔上眼前曾有那麼幾次,想對歐蒂娜說出這些話。想對那急迫地想要她改變的歐蒂娜,說出這些。





回過神,她突然看見穿著白衣青領水手服的自己正站在眼前,與其他人繼續演繹著後續。她的意識似被剝離出來,以一種超然的立場,觀望如影劇般投放的回憶。

而那些過往曾持守、信奉的思想與理念,則像煙霧鬱沉不散。

場景外的時空灰濛濛一片。


她又怎會無法理解過去的自己呢?

對當時的歐蒂娜而言,尋找王子是多年唯一的心願,清楚明白這件事又洞悉自身命運的自己,又怎麼會為了這樣的婚約者而讓自身受影響?

雖然那時不知怎麼地,突然違背了過往的習慣,毫無緣由地想知道做出的便當是否能合對方的味口,想更多地了解一些關於眼前人的喜好。而那時,若不是得到了『姬宮要是能和若葉做朋友就好了。』的回答,或許當時的自己會不自覺忘記自身是薔薇新娘吧。

但,那時的她應該也是想讓歐蒂娜更加地在意,才會以一種茫然的表情復述歐蒂娜『敞開心胸』的提議,就好像要加深歐蒂娜的使命感似地,以看似無辜、無助的方式算計著。工於心計地渴望,又否認著。

可能,歐蒂娜在那時起,對她來說就已經與他人有所不同。





景物似波浪般上下起伏、跳動,如受了極大的衝擊力,夢境裡的回憶畫面碎裂又破開,嘩嘩地流下,剎時之間,又聚成新的場景。

而回憶重現的舞台外,騰騰霧靄間深色的暗影慢慢聚攏,似凝成了一人形。之後安希從霧中走出。


舞台前方不知何時擺了一組桌椅——正中心處立著綠色園藝傘的棕色實木圓桌椅,與如今屋外庭院中擺放的那組款式相同——等她來到桌前,注意到其中一張椅子在椅背處有道顏色稍淺,約五公分的刮痕時,她確定了這套桌椅的來歷——正是歐蒂娜與她一塊挑選的那副,就擱在院子裡。


她坐了下來,將視線移至舞台,決鬥場上桐生冬芽摘去了歐蒂娜胸前的薔薇,而過去的自己正身著一身紅色薔薇新娘禮服,佇立在一旁觀望著眼前兩人的決鬥。


儘管對故事的脈絡熟悉不已,她仍蹙起了雙眉,似乎不是那麼欣賞這樣的劇情。就像是探查到了她的心緒似的,當安希眼角餘光掃過桌面時,空無一物的圓桌上不知從何時起端端正正地擺放了白瓷茶壺、單耳杯和一盤曲奇餅。鼻尖似乎還可聞到溫潤的紅茶香和檸檬曲奇特有的清香。

儘管前一刻桌上仍空無一物,但安希卻毫不在意,大方地替自己倒了杯紅茶,在澄亮的茶湯中與薄薄的白霧間分辨著這泡紅茶的色與香。


忽然,觸摸著象牙色花蕾瓷杯的手停在握柄上。


——『不要把姬宮帶走,她想恢復成普通的女孩子,要是沒我陪著她的話 …… 我不需要什麼世界革命的力量。』


她偏開目光,注視著指尖與杯緣相接處。


——『是真的。姬宮說過她想要朋友,要是沒有我的話,姬宮又會孤單一個人的。』


即使出力的是柔軟的指腹,但該變形的總不會是堅硬頑固的瓷杯。


——『我 …… 對自己能成為薔薇新娘覺得很幸福。』


杯內,清澈直可見底的琥珀色液面在晃動。


——『這不是真的!』

——『這不是真的吧,姬宮?快說出你的真心話嘛!』

——『說你討厭當薔薇新娘,說你想要交朋友。你不是這樣對我說的嗎?』


歐蒂娜的話從身前如話劇般的場景裡傳來,她望著倒映不出形貌的液面,沉默不語。

接著她聽到未曾忘卻的歐蒂娜的悲鳴……


——『這不是真的 …… 這不是真的! …… 這不是真的!』


也許,時至今日她依然和那時相同,無法負擔那一聲聲來自歐蒂娜的悲傷自我質疑。

因為這時的她也和那時一樣,閉上了眼

即使她知道如今發生在眼前的一切,只是個夢境。


原先預計的《章八 灼華》一不小心手稿不小心寫太多,看這字數,可能得拆成五個章節,我嘆息了。
因為單篇拆成五個章節,也就無法每個章節都甜了。

而既然灼華系列寫的是安希,而且少革如此玄乎,那,就用玄乎的方式來寫寫我對少革的某些面向的理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