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篇

作者:silayloe
更新时间:2018-06-10 09:26
点击:143
章节字数:33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春田公寓传统的周末聚会都会在大楼天台上举行,炎夏天气最适合就是水果鸡尾酒和冰淇淋了,近百个租客在楼顶挤在一起,场地中间圈出了块四方形的台子当作舞池,亮粉色的魔术霓虹灯在半空转出字母和闪电的形状,照亮了每张沉浸在愉悦中的脸,但是,等到Zas真的穿着白裙子和高跟鞋去到这个所谓的派对现场时,她却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老朋友。




“Pzb?你怎么会在这里。”




“M16叫我来的,我刚好从难民区执行完任务呀,顺路就过来了。”Pzb刚从酒鬼们的纠缠中脱身,还抱着她的机车头盔。她是公安一课特别执行组的成员,也是Zas在警界的前辈。“你还好嘛?这星期都没上线,我以为你A了游戏了。”




Zas抿抿嘴,不好意思说出因为追查某头独狼的下落而冷落了网络上的交际。她和Pzb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里,对着黑夜下森森的旧式楼房。Zas踮着脚往下看去,最底层的街巷都给流水似的灯光填满了。




“我只是有点忙,你知道铁血俱乐部的老巢都给人端了吧?那可不是什么能让人放心休假的好消息。”




“对。托那些破事的福,我们都要赶回来收拾残局了。”




“还没找到嫌犯吗。”Zas故意问。




“还早着呢。现在公安内部有被人情报操作的嫌疑,而且铁血俱乐部本身就涉嫌近期多起电子恐怖活动,警察厅拒绝给我们提供资料,军方那边虽然松口说会启用IR库搜索协助,但私下还和内阁一样试图压缩我们的行动权限。”Pzb用手扇了扇自己脖子,皮质长裙让她觉得热,她喝了口薄荷酒饮料给自己降温:“走一步算一步吧。目前一个嫌疑人定位到黄金岛的IOP企业的实验员上,是个基因工程学家。”




“是吗。”Zas轻轻笑了:“可不管真相如何,那人真是帮了大忙了。”




Pzb轻拨了下自己的黑色长发,转过头去:“其实,我本来还在想会不会是你。”




“你太看得起我了。”




“谁知道呢。”Pzb把杯子放在栏台上,伸手去戳了戳Zas头上的棋子王冠,然后手指下滑,停在她的额头上:“狂暴的欢愉必配以狂暴的终局,这对哪一边都是适用的——”




“莎士比亚?突然搜出这句话,你外部记忆装置的表现型也有点偏差了啊。”Zas托着腮斜视着老友,对方比她要高上一个头:“但这很有道理,要是抓到了罪犯,记得当场告诉他哦。”




“我也希望。”Pzb笑笑,换个轻松的话题:“你很久没参加这种聚会了对吧……春田总抱怨请不动你,怎么突然愿意来了?”




“室友非要我到场的。”Zas皱皱眉,补充道:“她说线下交际是修复Ghost序列的最有效的保守治疗手法,你能信吗,这种理由真是蠢透了。”




“听起来那是个喜欢跟人打交道的家伙。”




“并不是那样。”Zas心想,Ak12才不在乎其他人,她对自己的魅力和能力很自信,深信能在一个新团体里发挥影响力,她只好奇自己能把那种影响力发挥到多大,又能创造多少对她有利的条件;要是她想,她完全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反社会的暴徒或无可救药的人渣,像只死掉的松鼠一样不去吸引任何人的注意力也是在她的选项之内——她去接触他人并非出于善意,而是出于一种试图控制未知的欲望,这份欲望常常以好奇心所包裹,很少人能察觉其中的危险。




“可惜没法跟你的新朋友打照面了,时间到了。下次再聊吧。”




Pzb丢下这句话后就跟Zas告别了,她要回去值班。




“偷听完了?”




对方离去后,Zas对着右方一处被热水器机座掩住的阴影咳了两声,用相当嗔怪的口吻说:




“高兴么,我的朋友已经把你当作愉快犯看待了。”




“噫,不胜荣幸啊。”Ak12从阴影后冒出颗头来,然后跳到Zas面前,灰黑色调的战术披风染上了粉色的灯彩。




“你穿的什么玩意儿?像是要上场打仗一样。”全身被战术套装裹的严严实实的Ak12,Zas觉得自己真是遇了鬼:“你就不热么?”




“这可是我妹妹在挑战赛上赢下的实装装束啊,我说了要穿出来拍照发推的。”




“她还真宠你。”




Ak12理直气壮地挺了挺胸,Zas则斜眼盯着她插在腰上的手套,冷不丁地就拽着对方的手端到鼻子下嗅了嗅。硫化锑的气味。Zas哼了声:




“您可真是忙啊,参加派对之前都要抽时间去工作吗?”




“只是去射击场玩了一会,别那么紧张。”




“是吗。”




Zas后退两步,牵起白色纱裙的裙角,微屈着身,在虚拟烟火一阵阵飘渺的金光下对Ak12行了个屈膝礼:




“那么,你的报酬在这儿了,你看还满意吗?”




“裙子很衬你。”




“谢谢。”




“那这就算是一次约会了。”




“哦?”




Zas微歪着头,轻轻磕了下鞋后跟:




“我才不会跟个从没正眼看过我的人约会。”




“这话不对。”Ak12抱着手臂笑眯眯:“我可是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那证明一下吧。”




Zas走上前来,用手指用力点点Ak12的锁骨,无视了抗议一直戳一直戳直把她逼到一棵巨大的热带盆栽后面,柔和的灯光点缀着植物山丘似的顶端,金黄色的灯带和糖果袋沿着棚架一直蔓延到舞池上方的气球装饰中。她们躲在阴影里,仿佛躲避了整个世界。Zas摸上对方柔软的面颊,指尖触到她银灰的发根,Ak12松开双手,Zas白鸽似的纤细身肢随即靠近,贴住了她的战术上衣。




“我一直很好奇,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Zas问。




“即使我整个身体都还是原先肉体,这双眼也会是假的……你如果查到我的档案,就知道我没撒谎。”




“但现在它们应该被制造成你年轻时的样子了,对吗?”




Zas的拇指沿着义体人洁白的眼睑抚摸上去,一波又一波的热度在她眉下点开了:




“让我看看吧。”




Ak12犹豫了一会。




“我只能祈祷用这双眼见到的你会比全息感官里的更漂亮一点了。”




她收敛了笑容,低下头来,缓缓张开了眼睛。




血红色的眼珠子,在昏暗的光源下依然跳动着人造物独有的光芒,红色晶状体四周围着旋转的钛黑色圆圈,其下是大理石般细腻的纹理。






“喜欢吗?”




Ak12问得狡黠,可Zas并没回答,她用略带惊奇和喜爱的心情打量着她,时而拉远距离,仔细观察,好把Ak12平日目空一切的狂妄气质和跟这对修士般肃穆的眼眸配合起来,试图找出这两者间的平衡点,时而贴近去直视它们,仿佛想从这对玻璃珠子里捕获一场血腥的神迹,她想起以往为她在舌头和腰间纹身的艺术家所说,如果你要绘画人物,就先点亮他们的眼睛,启蒙的光芒是从窗户照进来的,要是看不到他们的心,那就等于什么都不是——Ak12的心灵之眼和她的身体的其他部分仿佛不是来自同一个世界,如此黑白分明却又让人眩晕不已的矛盾,有那么一瞬间,Zas差点以为她会被这双眼睛杀死。




“像是完全换了个人。”Zas眯着眼,发现Ak12的眼角不像闭目时那么平缓,她其实有双丹凤眼。一个讨人喜欢的新情报:“不过我也不讨厌就是了。”




“那这算是约会了吗。”




“算是吧。”Zas有点高兴,她装作满不在乎地抬了抬下巴:“那我看起来怎么样,有漂亮到值得让你张开眼睛吗。”




“我倒想起了一个笑话,想听吗。”Ak12竖起三个指头:“中提琴跟小提琴相比,有什么分别呢?”




Zas没想到自己竟被无视了,她瞪着对方:“你说。”




“中提琴琴颈更长,中提琴能烧得更久,还有——”Ak12笑眯眯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Zas的裙子:“中提琴能装下两个像你这种身材的女孩的尸体。”




“冷死人了。”Zas用力地弹了Ak12的额头,在对方吃痛时拿手指强制性把她的眼睑合了下来:“你还是闭着眼睛的样子跟蠢话比较配。”




“谁说不是呢。”




Ak12安静地靠过来,然后感受到眉心上轻巧落下的一个吻。




**




在夏天快要过去之前,Zas又组了一支业余队伍参加外围挑战赛,Ak12的新账号已经跃升到了102级,她在皮肤池的手气依然很差,装备池也歪得离谱,只能靠Zas给她抽了几个西瓜迷彩色的激光瞄准镜,夏季活动就结束了,全新的发电厂副本正式上线。有晚她们结束了小队开荒在休息,Zas窝在Ak12的床上,抓着义体人的手给她涂指甲油。吃了一半的草莓酱松饼搁在床头柜上,这是送给MVP的奖赏。




“其实有件事我和45一直没查出来。”




Zas朝抹成暗蓝色的指甲呵了口气,几根数据线连接着她们的电子脑外接端口,全部对话都是网路空间里的合成电子音里呈现出来的:




“放炸弹杀死梦想家的主谋到底是谁。”




“我也没查到,但亦不关心——”Ak12懒懒地翻个身,把手搭在Zas的腰上,玩儿般按压着她臀沟上方的箭头纹身:“那可能是比我们更谨慎和聪明的杀手,一个同样仇恨他们的组织,”Ak12顿了顿,恶作剧般说,“说不定就是这座公寓里的某个人呢。”




Zas停下了甲刷,然后想到了公寓招牌画着的那把木质枪托的春田步枪。一股颤栗突然从脊柱窜上来,她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梁骨。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