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5.吸血鬼猎人篇(3)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6-10 20:45
点击:851
章节字数:41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行!我不同意。』

『亚里亚……』

『今天你也看到了,如果我认真的话她在我手下过不了3招,你让她去根本就是让她去送死!』

『那你去难道不是吗?别忘了你——』

『我说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

『我也说了,我是不会让你去的。』

……

我、又做错什么了嘛?

被要求待在自己房间里的我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不禁这么想。

老实说,我很少会看到亚里亚妈妈吵架的样子。

——或许是她们还把我当做小孩子,所以都会尽量避免在我面前失态。

偷听不是一个好习惯,可是声音这么大我也不是故意的。

况且一直有喊到我的名字,让我觉得我是不是又惹了什么麻烦。

哈……

我像在考场门口等待放成绩单的学生一样在床边坐立不安。

嗡嗡。

放在书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我解开屏幕锁看到的是一条简讯……

嗯?

这是什么?

『你被邀请加入「武侦小队四人组」』。

群、聊!?

冷、冷静点啊我……

我握着手机的手有点颤抖,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滑动屏幕——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第一次被邀请加入群聊,激动的我甚至忽略了那个奇怪的群聊名字。

『亚子:大家!这可不是我的一时兴起。』

我还没查看有多少成员就看到亚子又发了一条信息。

『亚子:今天在听了亚里亚阿姨的讲课之后深有感触。』

……什么啊。

害我白兴奋了。

里面的成员就只有亚子、凛香、高千穗和我。

『亚子:我们成立武侦小队吧!』

……哈!?

正当我有点失落的时候又看到让我恨不得立刻退群的那句话。

『亚子:虽然离正式成立小队还有3年,不过这段时间就当成是磨合期。』

『亚子:啊对了,小队的名字也请大家多提意见呢。』

『亚子:大家怎么看呢?』

亚子在没有一个人回复的群聊里自顾自地发着信息——没有用一句话来说明而是分成好几段发送应该是既激动又想用手机会不断推送的方式引起我们的注意吧。

『凛香:我觉得很好啊。』

『凛香:小明呢?』

……喂。

果然又是你。

今天在家庭餐厅的时候差点害我被高千穗拉着对练,这个梗有这么好玩嘛?

『高千穗:都说了小明禁止!』

这么容易就上当了,还真是沉不住气啊。

『凛香:哦,那就是没意见啦。』

『亚子:说起来小五呢?怎么没看到她回复。』

『高千穗:那家伙说不定又再「装死」。』

忍住。

一定要忍住。

『凛香:啊哈哈哈,小明真是了解她呢。』

在这种时候出来吐槽就输了。

『亚子:小五才不是那种人,肯定是没看到啦,我打个电话去问问。』

亚子!

我怀疑你真的是天然黑啊!

看到亚子信息的我吓得立刻把手机关机。

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反正也没有「已读」的标记。

我这样安慰自己。

——咚咚。

「……啊,请进。」

我立刻把手机塞进口袋,内心忐忑地端坐在床边——仿佛像是被家长抓到看小黄书的青春期男生一样紧张。

「小五。」

「是、是!」

我条件反射地站起身。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宿舍。」

是我的错觉吗?

我觉得亚里亚妈妈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她的声音有点沙哑——很显然不是因为刚刚的争吵。

虽然尽力使自己看上去很精神,但是眼睛里的疲惫却遮盖不掉。

一定是因为刚结束任务回来很累了吧。

「啊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亚里亚妈妈也很累了,况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点路我自己还是会走的。

更重要的是,她们还有我不方便听到的事情要谈。

我心知肚明地摇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

「是嘛……那路上小心。」

「是。」


『不想死就听我的话跟我走。』

什么意思?

我被威胁了?

刚走出神崎家的我回想起在玄关换鞋时候那个白发萝莉对我说的话。

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我身上完全没有任何值得她看中的东西啊。

啊,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这个让人羡慕的身世了吧。

两位母亲都是世上有名的武侦——其中一个还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R级武侦。

还是名人后代——福尔摩斯和亚森罗宾的第5代,3国混血。

又是贵族后代——亚里亚妈妈是爵士,不过因为爵士爵位是不世袭的,所以我只是贵族后代而已。

……等等,这样一看我还是很有价值才对啊。

可是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感觉到该有的存在感啊。

可恶!

这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感是怎么回事?

呼——

寒风夹带着树上吹落的雪珠呼呼地向我袭来。

还真是冷啊。

我缩了缩脖子,把大衣裹得更紧了。

就我从听到的只言片语来判断,白发萝莉应该是有一个需要委托很强的武侦去完成的任务。

可是啊,当前世上最强的R级武侦亚里亚妈妈就在她面前而她却拒绝。

我完全想不通啊。

还有那句威胁我的话。

我到现在也只见过她3次而已。

要说路上随便见到一个女生就被说「救救我」或者是「去死吧」这种话,无论哪种都是要有很强大的幸运值——况且这些只会发生在漫画里。

虽然不值得骄傲但我却有这种绝对不可能碰上「好事」的自信。

……嗯?

等等。

我突然停下了脚步。

戴着手套的右手摸上脖子——那里有个不明显的牙印。

我想起来了。

我跟白发萝莉唯一一次的亲密接触。

——她咬了我。

可是她又不是电影里出现的吸血鬼,我怎么会……

啊嘞?

不知道是我自己吓自己还是真的感觉到了什么,原本站得好好的我两腿一软差点摔倒。

不、不会吧……

「……小五?你在这里做什么?」

「夹竹桃阿——咦!?」

我哭丧着脸向她跑去,想埋在她怀里求安慰。

但却在看到她旁边站着凤蝶小姐的时候立刻向后反跳了数十公分,就连最后的音调都上升了一个八度。


「打扰了。」

我跟在夹竹桃阿姨和凤蝶小姐后面来到她们的住所。

「坐。」

夹竹桃阿姨往客厅随便一指,就走到房间里去了。

「喝什么。」凤蝶小姐她……是在跟我说话吗?

可是连头都没回啊。

我抱着不能失礼的想法准备回绝她——

「啊不、不不用麻烦了。」

……啊咧?

我怎么结巴了?

「黑咖啡?」

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凤蝶小姐似乎并不是在询问我的意思。

她自顾自地从橱窗里拿出咖啡豆和磨豆机走进了厨房。

哈……

我叹了一口气。

拖着有点疲惫的双腿挪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啁啾。

「痛!」

什、什么东西!?

我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摸着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了一下的手背。

因为疼痛而缩回手的我低下头看到手背上多了3道划痕,而且还出血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向站在靠垫边角的那个……是鸟?

可是它却跟一般的小鸟不太一样。

它大概有三四十公分长、暗灰色的身体、眼睛是金色、嘴也比普通的鸟更尖、爪子像钩子一样锐利。

……过、过来了!

那家伙跟我对视了一眼就像看到敌人一样地向我飞过来。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把双手护在头顶。

「——怎么了五郎?」

诶?

五、五郎?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刚睁开眼就看到那只鸟越过我的头顶,往从厨房出来的凤蝶小姐飞去。

等、那不是很危险嘛?

「凤蝶小姐小心——」

——啁啾。

那只鸟在凤蝶小姐面前扇了两下翅膀,最终停在了她伸出的左臂前臂上。

「怎么了?」

凤蝶小姐没有转过来看我,而是像饲主一样用手指去逗它。

啊,我想起来了。

理子妈妈好像说过夹竹桃阿姨从非洲带回来了一只鸟。

就是这家伙嘛。

第一次见面就挠我。

嘁,好感度全灭。

我低下头看着才过一会伤口就变得红肿的手背。

「它抓你了?」

「啊那个……」

我尴尬地别过脸,用手挠着有些发痒的伤口边缘。

「别抓。」

凤蝶小姐一把抓住我的右手。

「凤、凤蝶小姐?」

「这是雀鹰的变异种,爪子有毒。」

……

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这么说,你怀疑自己中毒了?」

夹竹桃阿姨坐在沙发上吐出一团白雾。

「嗯、嗯……」

坐在她对面的我低着头盯着被凤蝶小姐握着的左手上。

啊,当然不是对她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只是不知道该看哪里而已。

她温柔地替我擦好药膏、包上纱布……

真漂亮呢。

黑长直的头发、性感的声音、完美的体型。

「欢迎回来。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先吃我呢?」

啊啊,我不禁开始幻想了起来。

如果我不知道她其实是腹黑加一点病娇属性的话一定会加入追求她的队伍里吧。

「——好了。」

凤蝶小姐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报复似的用力一拍我的手背。

好——咦?不痛?

「五郎的爪子有麻痹神经的毒素,你感觉不到疼痛是因为毒素麻痹了你的神经。」

哦原来如此。

「不过,如果超过1个小时没有治疗的话毒素就会蔓延至全身窒息而死。」

真、真是恐怖……

嗯?说起来五郎是谁?

那只鸟吗?

为什么要叫五郎?

顺便一提,那家伙已经被赶回它的鸟笼里了——虽然是全敞开式的。

「每天早晚涂一次,3天不能碰水,一周就能痊愈。」

凤蝶小姐把条状的药膏扔给我。

「谢、谢谢。」

呃、没理我……

「母亲,需要换杯咖啡吗?」

凤蝶小姐站起身

「嗯,辛苦了。」

夹竹桃阿姨点点头。

「小五呢?」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加半杯草莓牛奶。」

我小心翼翼地提出要求。

「小孩子学大人喝咖啡?」

凤蝶小姐冷笑了一声。

「这是急于想成为大人、想让别人认同自己,但又怕吃苦的表现。」

哐当。

我仿佛听到了我的心碎了。

「凤蝶。」

「失礼了。」

听到夹竹桃阿姨的声音,凤蝶小姐一言不发地从我面前拿走只喝了一口的黑咖啡。

接着,从厨房传来磨豆机研磨的声音。

「那么,给我看下伤口吧。」

夹竹桃阿姨倒掉已经烧成灰烬的烟草,把烟锅放在茶几上。

「啊好的。」

我解开上衣的前两粒纽扣,把头低下、露出了脖子。

老实说我有点不安。

夹竹桃阿姨很擅长毒,我是不是中毒了这事问她准没错。

可是……

如果她把我当成未知毒素的实验品就糟糕了。

我感觉到她的手正抚摸着我脖子后面的那排牙印。

哇、好凉。

明明室内开着暖气,但夹竹桃阿姨的手还是冷冰冰的没有温度。

或许是因为距离太近,我闻到了从她身上传来地阵阵烟草味。

而她呼吸吐出的热气打在我脖子上有点痒,紧张得我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样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大概有数十秒——但我觉得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

直到——

「——好了。」

呼……

感觉到背后的人远离了我,我立刻松了一口气。

「你有看过那排牙印吗。」

「呃、这倒没注意。」

我醒来之后根本没时间去看啊。

而且只是被咬了一下而已,也不会很严重吧——我是这么认为的,至少在那个萝莉威胁我之前。

「那个牙印。」

咕唔。

我紧张得咽了下口水。

「从痕迹来看,毫无疑问是被吸血鬼咬过的。」

「什!」

我的喉咙像被扼住一样说不出一句话。

「有传闻说人类在被吸血鬼咬过之后会变成吸血鬼。」

啊啊,这我听说过。

吸血鬼的故事还被改编过好多个电视剧和漫画。

「不过实际上这并不正确。」

「亚里亚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虽然当时的情况并不是普通的吸血鬼咬人。」

咦?

难道亚里亚妈妈也被吸血鬼咬过吗?

「据我所知,有很多种方法能把人类变成吸血鬼,但这件事本身却取决于吸血鬼。」

嗯……

也就是说吸血鬼想把人变成吸血鬼就变,不想把人变成吸血鬼就不变……吗?

这也太玄学了吧。

「你到现在都没有变成吸血鬼就说明了变身这件事可以抛开不谈。」

等、等等啊。

说了这么久我才想起来,吸血鬼这种生物在现实中真的存在吗?

「至于是不是中毒……」

夹竹桃阿姨完全没有看到我的疑惑。

「总之,先抽血做个试验吧。」

前言收回!

来找夹竹桃阿姨是最糟糕的决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