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短篇

作者:fennenkeai
更新时间:2018-09-06 22:32
点击:429
章节字数:42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寒河江春纪作为一名隶属于某个庞大组织的职业杀手,自身是没有选择任务的权利的,给予她的选项就只有接受或拒绝;在这里她遇到了想要爱慕一生的人,也结下了不少仇家,有组织内部的,也有与暗杀目标相关的。

这天清晨,她一如既往的为家里的弟弟妹妹们准备好早餐和要带去学校的便当,然后看着他们满面笑容地将这些东西吃下肚,再一个个目送他们离开家门前往学校,最后还要将一份早餐带去邻镇的大医院并照看病重的母亲吃好,完成了这些事她才终于挤出一点时间给自己填饱肚子,这时已经是临近中午了。

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春纪却不觉得一丝枯燥,看到母亲欣慰的笑容和弟弟妹妹们天真无邪的笑脸总是让她对生活充满希望,她期待有一天看到母亲病情好转,看到家里那群闹腾的小屁孩长大成人,可是春纪没想到前段时间刚刚确定关系的恋人犬饲伊介会让这一切全都化作泡影…

春纪来到组织的据点时已是夜晚,她一般都会挑在这个时间来这里,然后接下一些价格不高难度不大的暗杀任务,春纪对家里人谎称自己在某家正当娱乐会所里上夜班,所以她作为杀手的活动时间只有黑夜;伊介深知春纪的家境,她也曾提出过要资助春纪家,凭她的财力完全有能力供养几个孩子读完大学,可是每次春纪都会明确的拒绝,对此伊介也只能任由着她了。

两个人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相恋了三年,家里的二姐冬香已经有能力帮助春纪分担一些家事,伊介便顺理成章的入赘春纪家,常年娇生惯养并没有让她排斥贫民的生活,或许是因为身为杀手让她对环境的需求不大,亦或者是因为这是春纪的家。

长期的同居生活使得许多习惯都成了自然,比如伊介刚来时两个人每天不时的小亲热总会被家里年纪较小的熊孩子围着起哄,但久而久之,大家都已司空见惯,现在就连正值青春期的三弟都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调侃两人关系亲密,事情发展成这样反倒让春纪这个当事人觉得有些羞耻了;再比如春纪已经熟知自家恋人的饮食习惯,曾经的春纪在面对一堆食材时会优先考虑如何做成足够一家人食用的份量,然而现在她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划分出哪些是伊介爱吃的、哪些是伊介讨厌的,关于这点在感情方面有些迟钝的春纪至今还没有自觉。

她们确定关系的日子是在夏初的梅雨季,今年她们居住的镇子也照常迎来了这段潮湿的过渡期,就在一家人各自想着如何庆祝这个自家特有的好日子时,邻镇的医院传来了噩耗——母亲被下发了病危通知书。

主治医生告诉她们做手术的话还能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几率保住性命,伊介当即开口要支付这笔费用,可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使春纪在心底已经将伊介当作家人,她还是不打算让她独自承受手术的高额费用,当天晚上春纪便义无反顾地来到组织据点,接下了那个最近指名她的巨额任务,然而这次任务的目标竟是与她朝夕相处几年的恋人——犬饲伊介。

反复确认了事实之后春纪终于禁不住打击浑身乏力得跌坐在地,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手指在控制不住地颤抖,额头上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汗珠已经凝结成足够滑落的大小,正一滴两滴的划过她的脸颊滴落在地。

她听说过拒绝已接下的任务需要支付违约金,此时春纪心想无论如何一定要推掉这个任务然后赶回家通知伊介这件事,可是事情总是不尽人意,春纪仿佛是碰上了水逆,不好的消息总是接踵而至,不知是因为组织内部的有心人士制造的黑幕还是这个任务的高难度,春纪要承担的代价不止是钱,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机荧幕上那一段无情的文字——二十万美元及家中尚未成年的人口。

白底黑字让春纪觉得眼睛被恍得刺痛,她顶着不适再次查看这条简讯,然后似是认命般垂下了握着手机的手,接二连三的凶信仿佛叠成了一块巨石,死死地将她压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个违约的代价是她无法承受的,她唯一的选择就是执行任务…

下定决心的春纪来到附近的服装店里,买了一套黑色的服装和一顶同色的针织帽,她将自己火红的长发盘起藏在针织帽下,希望能够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完成任务。

虽然很对不起妈妈和姊妹们,但春纪深知在杀了伊介之后自己是绝对活不下去的,任务结束后赏金能不能平安送到家里?刚上大学的冬香能不能接下养活全家的重担?这些问题都是春纪放心不下的,但她已经没有闲心去考虑这些了,从服装店出来后她发了条简讯给伊介,说是因为母亲的事想要散心,两人夜间的约会也不在少数,所以伊介没有多疑便答应下来,此时已是将近午夜时分,屋外的雨连绵不断的倾洒在地面上,伊介稍作打扮后便离开家前往约定地点。

在等待伊介到来的这段时间春纪都待在一家酒吧里,嘈杂的环境并没有能够分散一点她的思绪,她静坐在吧台前回想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在家里同伊介看着弟弟妹妹们欢声笑语地讨论纪念日的安排,然而现在她却不得不为了弟弟妹妹们亲手杀掉自己的爱人…这样做真的值得吗?要不要索性带着伊介远走高飞呢?这两个问题忽然冒出来盘旋在春纪的脑海里,但随即她又摇了摇头否定了它们,如果她逃走的话,不仅母亲会没救,家里除了冬香和刚成年的三弟以外都会被组织带走,她大概可以想象到他们的下场,要么是被组织看中留下来培养、要么被卖到某些贫困地区当作劳动力,而幸存的冬香和三弟还会背负上二十万美元的债务,春纪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弟弟妹妹们沦落到这个地步,所以她别无选择,

瞥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并估摸着伊介的行程,春纪起身离开了座位…

距离发简讯给伊介大概过了四十分钟,现在的天气比刚才好了些,深夜的雨带来的凉意尚未散去,遥远的天空中还隐约传来阵阵雷鸣声,似是在提醒人们再过不久又会迎来一场大雨。

不出春纪的预料,在约定地点前几公里的小巷出现了一抹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粉色身影,看着伊介的背影春纪感到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她后悔自己鲁莽地接下这个任务,痛恨自己没有能力做到两全其美,也为自己即将殉情感到悲伤,多种消极的心绪交织在一起让春纪感到有些乏力,她不自觉地握紧拳头砸向墙壁…

然而这个细微的动静却清晰的传入伊介耳中,她转过头朝发出声响的地方询问道,“谁?”

见藏身的位置已经暴露,春纪便不再隐匿,她在伊介警惕的目光下缓缓从墙后走出来,因为害怕被眼前人看出破绽,她心中不禁有些忐忑,导致她的动作带着一丝不自然,这让伊介感到十分诧异,如果是敌人的话怎么会察觉不到一点杀意?不仅没有杀意,她甚至还觉得眼前的蒙面人有些似曾相识…

“真嚣张~”伊介取出指虎刀,开口道,“再不说话就杀了你哦?”

春纪不敢回答,她俯身向伊介冲过去,三年间多次并肩作战让春纪和伊介都已了解对方的格斗技巧和战斗时的一些习惯,只要两人交手就难免会被伊介发现蹊跷,所以其实春纪对隐藏身份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把握,她多此一举买了蒙面的装备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她害怕伊介会对她产生恨意,害怕对上伊介的视线后自己会想要退缩。

不知何时又下起的雨冷漠的拍打在两人的衣物上透出了一片片水渍,这让春纪身上的黑衣变得贴身,伊介对这身形越发感到熟悉…

经过了几个回合的打斗伊介找到机会刻意拉开了与蒙面人的距离,她试探地问道,“春纪?”

春纪依旧缄默,她又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再次向伊介袭来,意识到想要亲手杀了伊介对自己来说是多么困难的春纪不由得心生厌烦,极度紧绷的神经让她察觉不到面罩下的嘴唇已经被咬破了皮正在不断的渗出鲜血,此时此刻,春纪的脑海里只是在反复地强调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对她来说唯一的救赎就是完成任务。

见眼前的蒙面人仍然默不作声,伊介索性从防守中腾出一些心思企图卸掉这个人的面罩或帽子,她总是依稀感觉到眼前人介于某种原因无法使出全力,加上与自家恋人极其相似的身形让伊介不禁联想到出门前自己狂跳的右眼皮,这时伊介一个突进正好捕捉到了蒙面人的破绽,她顺势抬手用指虎刀划破了这个人的黑色针织帽,下一秒映入眼帘的红色让她不由得大惊失色。

见事已至此,春纪干脆在她面前站定,两人的眼眸对上的瞬间伊介便读出了春纪的万般无奈,她也停下手中的动作静默地看着春纪摘下面罩…

“伊介大人…对不起…”春纪紧蹙着眉,眼里满是哀伤地对眼前人说道,

“你真的想杀了伊介吗?”

“恩。”春纪轻应一声,面前这一抹熟悉的粉红无限扩大了她心中的苦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那动手吧。”说罢,伊介松开手中的指虎刀任由其坠落在地,然后陷入被雨水浸湿的泥泞中去。

犬饲伊介自认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面对眼前想要取走自己性命的恋人她也只是冷哼一声在心里感叹爱情不过如此,她内心极度乖张地想要看到寒河江春纪对她下手时的痛苦表情;她不好奇是什么原因让春纪产生了这种想法,但她有自信能够成为春纪的梦魇,伊介知道杀了自己后她是绝对不会好过的,可毕竟是如此相爱的两人,伊介淡漠的目光里又不自觉地夹杂进一丝怜惜,直到春纪手中的匕首刺入她的腹部时,伊介才反应过来,眼前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根本不能给她带来丝毫报复的快感,此时她反倒觉得发出剧痛的地方不是腹部而是胸口…

“伊介大人…”春纪哀嚎着拥着瘫软的伊介跌坐在地上,触目惊心的鲜红正在不断地从她腹部的裂口溢出,春纪这一刻无比憎恨哭到不能言语的自己,她感觉还有好多好多话来不及对伊介说,但怀中人逐渐无力的身体仿佛是在向春纪强调她们即将阴阳两隔,事实让她控制不住眼眶里积蓄的泪,只得任由它们大颗大颗的划过面颊混合着雨水,滴落在伊介的胸前,

“伊介还是…好喜欢你…”伊介的眼里流露出少有的宠溺,人生的最后她竟觉得死在春纪的怀里也不错,

“恩…伊介大人…我爱你…”春纪哽咽着说出这段话,然后轻轻附上伊介的唇,一股血腥味顿时在她的口腔里弥漫开来,但这并不影响春纪想要与之深吻的欲望,这个混杂了许多情感的吻持续了很久,直到她感觉怀中的人已不再回应…

这场大雨不知不觉间已经停歇,深夜的小镇边缘并没有什么人,所以即使春纪抱着一具尸体走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不过就算被人要求杀人偿命她也是愿意的,因为接下来她就打算这么做。

春纪抱着伊介来到小镇周边的荒林,拨开满地的枯叶清出一块空地,然后用手在泥土上刨了许久…久到她已经分不清手上粘稠的感触是由于雨水还是血水,多亏了这几日的大雨浸泡,泥土大都是比较松软的状态,待天蒙蒙亮时,春纪终于挖出了足够容纳一个人的土坑,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血肉模糊还粘黏着泥土的十指,此时她竟感到一丝舒缓,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为了母亲和姊妹而活,虽然都是自愿的,但生活的重担总是让她感到压迫,如今她终于可以为自己、为伊介而做出选择了…

几日之后,一笔巨款和两人失踪的消息突然被送到春纪家,冬香将一半的钱交给了自称是伊介母亲的男人;自家母亲术后恢复的情况很好,冬香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对家里较小的孩子们也只是说春纪姐姐带着伊介姐姐去旅行了,很久很久不会再见到,但是一家人当天晚上还是依照惯例为两人的纪念日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可惜她们再也不得而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