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故梦

作者:陆饮溪
更新时间:2018-05-17 22:34
点击:47
章节字数:22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是一条怎样的河?

血黄色的浑浊的河水中,遍布虫蛇,波涛翻滚,恶人鬼魂在河水中挣扎,血水污秽,腥风扑面。两岸皆开遍曼珠沙华,妖冶艳丽的彼岸花从白骨骷髅中开出来,从尸体的肺腑中开出来,从一张张人皮画上开出来。

就在曼珠沙华盛放之处,红衣女子负手而立,花朵开得鲜艳恣肆,一簇簇,一捧捧,在白骨之上热烈燃烧。远处亮起了磷火灯,红衣女子正在看着忘川河出神,红衣被河川的腥风带起,三千白发如霜雪。

眇然沿着河岸走,有些疑惑这是什么地方,她不记得自己来过这里。而那个红衣女子的影子看起来有些眼熟,竟有点像袁青妩。想到青妩,眇然看着那袭红衣走不动了,明年春天是青妩的婚期,凤冠霞帔,十里红妆,也不过这样吧。

红衣女子回过身来,向她伸出手,眇然恍惚间看到袁青妩向她伸出手来,不对,那不是青妩,这女子冷若冰霜的样子不是青妩。眇然猛地一回头,发现自己扎进了漫天的风雪中,再回头,方才的景象已经消失不见。

雪地上有一处血迹分外显眼,灰白色的衣裳浸在鲜血中,被染成了红衣,漫天飘絮般的雪花砸向大地,眇然眨了眨眼睛,发现那并不只是件衣裳,还有个人。

眇然冲过去,用手刨开雪堆,冰冷的新雪中,那人的脸庞是干净的,嘴唇还是红的,就像是睡着了,只有衣裳浸满了诡异的鲜红。更诡异的是,那根本就是袁青妩的脸。眇然惊得跌坐在雪地中,雪花扑簌簌地落在脸上,她摸索着去找那人的手,手有些微的暖意,那就可能还没有死掉。

“你是青妩吗?是你吗?”眇然把手放在她的脸上,哆嗦着问。

那人费力地睁开眼,在鲜红的雪地中微笑:“我是沈言。”

“沈言?谁是沈言?”眇然喃喃。

刚才的说话耗费了她的气力,“沈言”的唇角缓缓流出了鲜血,她的目光悲悯,悔恨中带了眷恋。她喘息了一会,任凭眼角的泪落在眇然的手上,用尽最后的力气一字一顿地说:“来世,可见。”

“青妩,沈言?”眇然惊惶地捧住她的脸,那双眼睛永远地闭上了,血渍染红了自己的手掌。

沈言是谁?谁是沈言?青妩在哪里?我在什么地方?

“眇然。”

谁在叫我?我又是谁?


眇然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仍在做梦,卧房里只点了两支蜡烛,她费力地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见床前坐了个人影。寻常的杏黄裙钗,和橙色的烛光融在了一起,细细就穿这种衣裳,尚书府的侍女大多穿这种衣裳。

尚书府。眇然一个激灵,挣扎着从梦里浮了出来,这才看清是袁青妩坐在她的床边,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她的身后站着同样装束的细细。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下她完全醒了,扶着枕头慢慢坐了起来。骇然之后,还有愧意和梦里带来的说不明的情绪。

这是个略微寒酸了些的房间,连蜡烛都不舍多点两根,傍晚昏沉的光线中,衬得眇然的脸色越发难看。她本来就着了风寒,形容憔悴了些,又因为在梦中受了惊吓,昏黄的烛光中,简直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来看你,你好些了吗?”青妩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眼里映着两束小小的烛光,关切地问。

眇然没有回答,梦境仍在眼前挥之不去,红衣女子和雪地里的女子都和眼前的青妩重合在一起。分不清什么是真实。

“你怎么出来了?”眇然皱眉,轻轻抓住了青妩的手,“还有谁知道你出来了。”

“不用担心,袁青妩去了郡主府,而我在这里。”

眇然的声音微哑,摇头道:“我没事,你几时回去?”

“你这是没事的样子吗?”眇然嗔道,随即把药碗小心翼翼地端过来,“等会就走,看你把药喝了。”

眇然看着汤药,问道:“几时来的?”

青妩顿了一下,道:“刚来没多久。”

眇然不信,她睡的时候就是晌午了,本来只想眯一会儿,没想到撑不住睡到现在。响午的时候雨就停了,青妩的衣襟却被雨打湿了,显然她很早就出门了。

青妩不动声色地把衣襟拢好,道:“喝药。”

眇然还有很多想问的问题,比如郡主怎么会帮你,真的没人注意到你不在吗,你怎么找到了我家,路上辛苦吗。刚下完雨,这一路肯定特别泥泞,坐马车也不方便,青妩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累。

但是眇然把问题和汤药一起咽了下去,拈起青妩递过来的蜜饯吞了,笑道:“很甜。”

青妩也笑了笑,两人一时无话,细细看出两人之间的微妙,她觉得青妩是绝对不会问了,便道:“赵小姐什么时候回来?令尊好些了吗?”

眇然果然有些抵触的样子,她的出身,她的家庭,每次提起来都是横在她们之间的刺。最后说道:“抱歉,我也不知道。”她沉默了一会,凝神想着什么,继续道:“可能的话,请袁小姐再寻一位伴读吧。”

“你对我父亲也是这么说的吗?”青妩问。

“他说可以等我三个月,在那之前让我安心为家父尽孝”

“那你呢?你怎么想的?”

又是沉默,一个月未见,那日的芍药像是去岁的事情,未能宣之于口的回答,似乎再也无法说出口。

眇然呵笑,说了一句古怪的话:“青妩,你不应该来找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细细愤愤然脱口而出。

青妩用手打断了细细,仔细地看着赵眇然,道:“接着说。”

眇然的目光里,什么都有,不安、眷恋、惊惶,青妩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但是唯独不该出现的那一瞬的恨意,还是被她捕捉到了,虽然只是一瞬。

眇然懊恼地闭上眼,再睁开后只剩下复杂的疲惫,道:“对不起,我只是有点累了。”

“先等你把病养好再说。”青妩善解人意地微笑了一下,站起来道,“我走了。”

“与你无关。”眇然忽然道。

青妩转过身去,下巴点了点,细细把门打开,赵府的老管家迎上来送人离开。

卧房里的一束蔷薇,是她前日插在花瓶里的,花朵已经枯萎了,花瓣呈现出衰老的紫红色,布满了软腻的皱纹。不像在尚书府,每日都有人换上新鲜的插花,每日都有人簇拥着来往,衣食无忧,风雨无惧。

青妩走出大门,没留神门槛,差点被绊了一跤,细细扶住她,青妩给她一个安慰的笑,手却无措地抓紧了她的衣袖,只是道:“没关系。”


穿越小剧场:
“那是谁?”赵眇然忽然问。
沈言忙着读菜单,没听清她说什么,顺着眇然的视线看了眼不远处正在喝香槟的女子,道:“剧组的编剧,忘了给你介绍了。”
“唔,人挺漂亮的。”
娱乐圈还缺漂亮的人吗,也不知道在酸什么。沈言瞅了她一眼,道:“人家有女朋友了。”
沈言不说还罢,眇然忽然正襟危坐,“哦”了一声,道:“女朋友。”
“等会介绍你认识,说不定能专门给你写个角色。”
眇然似是而非地笑笑:“是不是也专门给你写了个角色。”
“想什么呢,杂志社的主编,正经人,不是圈里的。”
眇然点点头,切下一块牛排道:“看把你吓得那么紧张,逗你玩的。”
两人饭毕,那个女子也准备离开了,走廊上狭路相逢,沈言打了个招呼,对她道:“Hi,介绍一下,这是赵眇然。”
那个女子微笑着同眇然握手,道:“我看过你的作品,去年的那部文艺片拍的很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陆愿。”
--------------------------
提前完成任务,去看《西部世界》,哈哈哈
表白一下第十三个收藏的小可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