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有间

作者:萧北辰
更新时间:2018-05-19 15:12
点击:67
章节字数:23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H市,东街。


长街尽头倒数第三间的古董店二楼,雕花的窗敞着,身着白色唐装的年轻男人抱着双臂斜身凭栏,往街头眺望。


应该差不多了,虽然那个人很少守时。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是如此,在迟到之后她总是避开行人的视线,熟练地翻墙而过。


“来了啊……”片刻,他喃喃地道。


他的视线尽头原本空无一物。可随着无形无色的淡淡微光在他眼底流动起来,一瞬间天涯咫尺,他看清了两个刚刚入街的女孩子。


两人并肩而行,一人穿了白色帽衫和黑色的牛仔外套,头发在脑后扎了起来,另一人白衬衣黑西装,散着长发,头上扣的帽子低低压着帽檐。


穿牛仔外套这人因为身材高挑而微微弯着腰,反倒透出了筋节强硬的修长感。她双手袖在兜里,站立和走路的姿势,那种潇洒或者说站没站相有点像是男生,看身线又十足是个女孩子。


这人悠悠然抬手搭在额间,把凌乱的额发微微撩了起来,懒散地睁着一双温润的眼,嘴角噙着点点似笑非笑的意味。她明明还不到二十岁,眉眼间却透着自然而然的颓废感,两种截然相反的元素揉在一处,显出了一点奇特的魅力。


年轻人一眼就认出了她:“北冰洋……那旁边的是……”


这时与其并肩而行那人若有所觉地微微仰起头来,露出了帽檐之下的眉眼。一瞬间那压倒性的存在感,让人简直要看着她失了神。她弯着指节顶起帽檐,径直向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原本以他们的实际距离,她是绝无可能看到这边儿而来的,但是她面无表情,这一眼竟仿佛与他对视一般。他后背微微一僵,眼底流光散去,不由得退后一步,离开了窗户。


“这人究竟是……”


他皱眉,双手撑着窗沿,失神地喃喃道。


——————————————————————


我在东街尽头倒数第三间的古董店门前驻步,仰头看着雕花的门上青黑色的牌匾。上头“有间”二字,镌得极为随意,真是店名随意字更随意。


总算是到了啊……每次出门办事儿都像是去取西经一样,这样下去不行啊。不然让老高给我弄辆黑车开开……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就我这非洲人运气出门就要让人查了,当年网吧打游戏的时候每次倒霉的都是我,屌丝们最近估计也没空千里迢迢回来捞我,我还是消停一点儿吧。


每次我试图打破常规方法来解决眼前的麻烦,一定都会带出更多麻烦。


“有间,林白雨。”身边这人同样抬头看着有间的牌匾,淡淡地开口说道。


我道:“你也知道这小子啊。”


夕凉摘下了帽子,扣在我的头顶,道:“去吧,我在此处等你。”


我转头看她,她面无表情地回望我。我微一思忖,点了点头,笑道:“那你不要乱跑啊,我等下出来要是找不到你,我可就去报警了。”


她抬手在我帽檐上敲了一下。


我推门而入,有间一楼是长型的小小一间,陈设与我上次来时没有太大差别,四五个年轻男女或坐或站,聚在柜台前低头看着一样什么东西,一边低声交谈。


有一个男孩子独自坐在旁边的藤椅里,怀里抱着算盘。他信手拨了两下算珠,清脆有声,抬头看见我,微微一笑。


我亦点头微笑,单手袖在口袋里,径直上了二楼。二楼的空间骤然宽阔了许多,书柜桌椅,古董架子,所有陈设几乎尽是各种昂贵的木料所制,黄花梨木桌后面坐着一个身着白色唐装的年轻人,他合上手里泛黄的残卷,随手一扔,抬头对我笑道:“来了,洋哥。”


“兄弟你这已经是住在树里了……是因为怀念上辈子做松鼠的时光么?”我走过去,拉开凳子坐下:“我说你可小心明火啊,你这大热天没准儿都要自燃。”


“你安心好了,现在刚五月份,还早呢。”林白雨道。


我看着这个年轻的男人。这人也就比我大上个三四岁的样子,我没有丝毫长进,仍是一身年少的学生气,说是高中生都有人信,而这小子感觉已经完全是个社会人了。


“看什么?”他微笑。


“我看你越来越帅了。”我道。


一口修长的剑匣就倚在桌旁,约莫长有一米,匣身漆黑如墨,光泽暗蕴,看不出材质。我瞥眼看见,道:“就是这个么?”一边伸手去拿。而这小子手疾眼快拽住这匣子上的背带往后一拉,匣子倾倒过去,落在他手里,我抓了个空。


“干嘛,不给了?我告诉你你洋哥骑了这么久自行车,历尽千辛万苦才过来的,你要让我就这么回去我打死你。”我笑道。


他一愣:“为什么要骑自行车?”


“因为没钱,卖肾钱都买手机了。”


“洋哥你不要跟老高他们学啊,每天哭穷,然后氪一单六百,一氪氪好几单。”林白雨从旁边的茶具托盘里翻了一个杯子,提壶注上茶水,放到我面前。


我看着这小巧精致的茶杯里绿色的液体,觉得特别眼熟,举到鼻端细细一嗅,抬头微笑:“兄弟,你他娘的这是青梅绿茶,我们家楼下打折一块六一瓶。”


“对啊,这我特意给你准备的。你不喜欢么?”


“我靠。”我道:“你都这个身家了也不给我来点儿好茶叶?就那什么,一壶好几千那种。”


“行啊。”林白雨笑着,扬声喊道:“丞!”听得一阵下楼的声音,一个女孩子从楼上的楼梯拐角处探出头来,我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没事儿,你忙,开玩笑呢。”


我端起茶杯一口全倒进嘴里:“我特别喜欢青梅绿茶,一天不喝浑身难受。”


林白雨朗声笑。


“我说,老林啊,你要干嘛?”我道。


他收敛了玩笑神情,微微正色道:“洋哥,我想让你帮我个忙。帮我……拿到一个东西。”


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已经被老高那小子坑习惯了。


我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哥们儿……我只是骑车出来溜达的。而且你看啊,我可跟你们不一样……我只是个普通人,你高看我了。”


“不是的,洋哥。我的确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觉得你……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就一定可以做到。”


“……”


他的神色里带着一种奇怪的严肃,我简直是震惊地看着他,一时间无言以对。


兄弟请你不要这么认真的说这么傻的话好不好啊!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给我这么大信心啊!是门捷列夫和托尔斯泰吗?


“更何况……”林白雨目光幽深,缓缓地说道:“有此刻在我店门口的那位在……”


店门口的那位,他说的是……夕凉。


我用指腹慢慢地拭着手中茶杯的杯沿,旋即将它翻了过去,扣在桌子上,抬头看着他。


“白雨,你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