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捆綁play

作者:蒼羽烜玥
更新时间:2018-05-19 16:13
点击:667
章节字数:45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天的繪里和平時不太一樣。



雖然無法確切說出那份違和感來自何處,但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那個燦爛過頭的笑容…呃雖然平時的就已經夠燦爛了,但笑成這麼痴漢倒還是頭一次…



還有還有,今天居然還沒有撲上來,平常不要說等到下班時間,就連剛起床都會先被壓在床上著實從頭到腳吻過一遍…如果時間允許,偶爾甚至還、還會…



破、破廉恥!!!



想到一些害羞的畫面,海未的臉立即紅得不像話,她努力把持住理性,設法讓握著筷子的右手不再顫抖,就怕坐在餐桌對面的戀人會發現自己的異樣。



要是被對方知道她居然因為女友難得一次的安分守己而感到不安與奇怪…這樣不會被當作什麼抖m或變態才怪!



「海未?」看藍髮少女久久沒有動作,繪里擔心的喚起她的名字,「身體不舒服嗎?怎麼不吃飯?」



畢竟這整桌日式料理都是出自海未的巧手,如果還問什麼菜是不是不合胃口之類的也太奇怪了,最重要的是明明每道都很好吃。



「呃…沒、沒事…」語畢,伸出手隨意夾取了一塊肉。



「我看妳從剛才開始就怪怪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說話的同時,又夾了些許青菜放進對方的碗中將白飯覆蓋住。



「…」



「是連我都不能說的事情嗎?」



「不是…我…」



「難道海未就這麼不信任我嗎…」



「不、不是這樣的!」



看見燦金色的腦袋像是喪氣似的低下來,海未緊咬下唇,猶豫著該如何開口才能解決現在的情況。



「那個…為什麼繪里今天…」



「嗯?」



「就是…」怎麼不抱上來了…



沒有將真正想說的話給說出來,海未深吸一口氣,把另一個較沒那麼難為情的疑問當做擋箭牌。



「妳的笑容…」



「我的笑容怎麼了嗎?」金髮少女連忙撫上嘴角,並且等待對方繼續把話說下去。



「為什麼笑得這麼詭異…」



「欸?」



似乎是沒想到對方會開口提出這種事,繪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做出回應,有些發楞的僵在原處,原本放在臉上的手指慢慢滑落,然後擺置在餐桌上。



「抱歉,還、還是當我沒說好了!」



海未此刻非常想要在地板上鑿個洞然後鑽進去。



什麼跟什麼啊,這樣說感覺好像是在叫人家不要笑一樣…



「笑容嗎…」



繪里像是理解了什麼,然後就丟下還沒吃完的半碗飯和才吃不到幾口的菜,直接起身往房間走去。



「嗚…」



生氣了嗎?



果然生氣了呢…被說笑容詭異什麼的,園田海未妳在做什麼啊啊啊!!!



懊惱的皺起眉頭,琥珀色的雙眸蕩漾著無措,她正在思考該怎麼安撫自家戀人。



當她還在苦惱的時候,金髮少女已經從房間走出來,只不過手上多了一些東西。



「海未,看著我。」



因突然被點名,海未順從地將視線拉向出聲那人的方向,整張臉卻在定睛的瞬間黑了一半。



那是一條看起來用途就很不妙的繩子,還有一顆佈滿許多小洞的空心塑膠球以及一副眼罩。



雖然這位大和撫子平時看起來是一身正氣凜然的模樣,事實上她已經深受某燦金影響,開始會自己上網查詢些相關知識,以防在做“那檔事”的時候會跟不上自家戀人的步調。



繩子、口器還有眼罩…



這很明顯就是所謂的sm啊!



「繪里…妳…」



經過上次在百貨公司更衣室的經驗後,海未不由得對這些小道具開始產生了心理陰影。



不過就是被說笑容詭異了些,有必要這樣懲罰她嗎?!



「嘛…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這個,我想說可以增加一些情趣…所以就買了…」



雖然是盡量讓聲音保持平穩,但天藍色的雙眸還是藏不住主人的心情,閃爍著淺而易見的興奮和期待。



而這也正是海未最拒絕不了的表情。



「不…不行,這種的…太、太不知羞恥了!!」



儘管知道這只是徒勞無功的抵抗,海未還是抱著微小的期待,希望對方能因而打消念頭。



「人家可是期待了一整天…」繪里看起來很失望,金黃色的腦袋垂了下來,「還特地忍到晚上都不碰海未的…」



「…」



原來這就是她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動作的原因嗎?



海未突然覺得今天一整天的擔憂都像是在浪費時間。



「唉…」終究是拗不過某個可憐兮兮,像是長出耳朵的金色狐狸,「不可以…太過火喔…」



「嗯!因為是第一次,所以先用繩子就好。」繪里抬起頭來,臉上完全沒有了方才的失望和沮喪,剛剛的一切就像是演出來的。



被騙了。雖然早就有預感,也已經有過非常多次經驗,她卻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落入那人的圈套,這也是造成對方屢試不爽使用這種招數的原因。



「那海未先把衣服脫掉吧~」



「…」



藍髮少女實在很想問問自家女友究竟是如何才能臉不紅氣不喘地做出這種發言。



繪里興致高昂的脫下對方的衣物,然後還不忘在過程中偷摸一把嫩滑的皮膚,惹來了那人一記白眼。



待身上只剩下內衣褲之後,金髮少女才滿意似的拉起嘴角的弧度。



「海未,坐下。」



第一次在非床上的場所做,再加上有了很不妙的道具加持,海未不免感到有些難為情,想要拒絕如此羞恥的play,在她經過一陣毫無勝算的爭執後,還是乖乖照著繪里的要求行動。



白皙且顯得有些過瘦的手臂覆上她的右腳,並稍微往右挪了一些,用繩子將她的腳與右邊的椅腳綁在一起,然後再重覆相同的動作把左腳一併綁在左邊的椅腳上,讓她原本合併的雙腿此刻是毫無顧忌的分開了。



「接下來是手喔~」



繪里繞到海未身後,然後抓住她的雙手往後轉向椅背,然後一樣用繩子纏住綁起來。



「呃…繪里…有點、緊。」



「抱歉,忍耐一下就好囉…」



原本以為對方會因為自己的話語稍微鬆開繩子的緊度,想不到自家戀人卻只是要自己稍微忍耐些。



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繪里,菜會涼掉…」



「放心…會慢慢熱起來的…」



熱妳個大頭鬼啊!我是說菜不是身體啊!



燦金已經開始語無倫次,腦子早就被內心不斷湧現出的佔有慾和野性佔據。



隱忍著手腕上的不適感,海未發現自己目前身處於一個非常危險的情勢---



原本以為只是像書上寫的稍微被限制住行動,想不到繪里居然將她的手腳和椅子綁在一塊,雖說身為習武之人,力量自然不會小到哪裡去,但在四肢都被禁錮的狀態下,不要說是移動了,她就連調整坐姿也萬分艱難。



真的,非常不妙。



「海未,接下來如果有哪裡不舒服記得要告訴我喔。」



「妳會立刻停手嗎?」



「…下次改進。」



什麼跟什麼?!



聽著戀人毫無保障的話語,海未開始後悔答應了這樁事。



看來不要說吃晚餐了…這頓飯或許會就這樣放到明天早上…



「這樣正好,海未明天就不必準備早餐了,可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像是看穿那人的心思,繪里貼心地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



現在的海未如同待人宰割的羊,而且對象還是那種流氓般的屠夫。



「那、我要開動了~」



海未認命似的閉上雙眼,等待繪里下一步動作,只感覺到那人稍微冰冷的手指在自己大腿上遊走,但就只是反覆摩娑,遲遲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



這種若有似無的挑逗如同隔靴搔癢般難耐,可海未又是那種羞恥心極高的人,就算再怎麼難受也只是牢牢抿住雙唇,順著對方的意思,除了越來越粗的呼吸聲以外,就連嬌喘也沒洩漏出來。



「…真是的,別緊閉著嘴,海未。」命令式的口吻從繪里口中竄出,「我想聽妳的聲音。」



「…」



或許是害怕一張嘴就會有令她感到羞恥不已的不小心爆出口,藍髮女孩沒有理會戀人的話,反而將下唇給咬緊,嘴唇因血液不循環而暫時發白的模樣讓繪里看了不禁眉頭一皺。



俯身,以舌尖輕輕舔舐,暗示性地像是要坐在椅子上那人鬆開牙齒,她不忍心看見她這樣自虐。



「啊、啊…」或許是因為嘴唇較為敏感,海未有些怕癢的張開嘴,試圖將自己的舌頭往外送,好推開對方在自己唇上肆意侵略的舌。



這不碰還好,當藍髮少女一有動作,繪里便立刻更加強勢地進攻,將舌頭給纏了上去,還不忘吸吮從縫隙中稍微流出的唾液。



即使海未的肺活量再怎麼好,面對手腳被限制住、毫無招架之力的情況下,如此激烈的舌吻還是讓她幾乎斷氣,最後是她終於忍不住發出帶有哭腔的求饒喘息,金髮少女才心不甘不情願地將兩人距離拉開。



看著眼角掛著朦朧淚水的戀人,繪里靠著意志力把持住最後一絲理性。



白嫩的肌膚染上一層淡淡的粉紅,或許是難為情的緣故,原本呈現淡粉的皮膚這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覆上深紅。



「海未…很熱呢…」



手緩緩搭上小腹,指尖在碰觸到肌膚的剎那明顯感受到一震,她面帶笑容抬起頭來,果不其然看見預料之中的畫面---



海未漲紅到幾乎要滲出血來的雙頰,搭配著像是在隱忍著什麼的表情,精緻美麗的臉龐頓時染上滿滿的情慾。



「忍不住了,是嗎?」



手指輕輕在腹部下方打轉,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按壓,稍微鼓起的部位立刻向上頂了些許,繪里很清楚知道這樣的反應代表什麼。



「明明只是被綁住而已…想不到海未居然那麼有感覺了。」



戲謔的言語對海未而言無疑是一大折磨,只見她淚眼汪汪地看著調戲自己的罪魁禍首, 所有想講的話語全在開口的剎那化成一道道羞恥卻誠實的呻吟。



見狀,繪里也毫不客氣將手撫上某個從剛才開始就不斷出水的部位,隔著一層布料的觸碰似乎意外地增加了敏感度,只感覺到手指的潮濕隨著自己的來回撫摸越發明顯。



「哈、哈…哈…」



由於以特殊姿勢在做這檔事,海未最引以為傲的體力也被削減大半,要不是繩子的束縛,恐怕她早已滑下椅子。



換句話說,她現在是處於幾乎無力的處境,身體完全是由手腳上纏繞著的繩子支撐著,恐怕還有好一段時間會留下紅印,想必是非常不舒服的。



「想要嗎?」



一個簡單的問題,又使某人臉上的緋紅竄升。



「想要…」看來理智也逐漸遠去了。



訝異地看著眼前的戀人,平時的海未絕對不可能如此坦率,即使憋屈到極致也死都不肯開口,通常都是直到看見那誘人的唇險些被咬出血來後,繪里才會把她送上巔峰。



或許是因為姿勢的關係,體力早已不支,也可能是因為首次體驗這種捆綁play,情慾加上新鮮感什麼的,藍色腦袋一下子被沖昏了。



總而言之,這樣的海未她也很喜歡。



以往在做到最後之前,海未總會因為羞恥心而想要將雙腿併攏,每次都是繪里一邊調戲一邊灌迷湯才得以攻略成功,這次多虧繩子的幫助,繪里根本不用花什麼力氣就把手指伸進自家女友的內 褲裡了。



「啊…」


感覺到身下的突兀,海未下意識想要加緊雙腳,無奈一使力便讓她想起自己的行動已經被限制住。



察覺到戀人的動作,繪里拉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像是在宣示主導權一般開了口:「別想逃,妳永遠都是我的。」



語落,已經攻破城池的手指抵上城內的突起,緩慢卻不失力度的摩擦著,設法將藍髮少女的穴 口弄得更加濕潤。



一聲聲時而間斷的嬌喘和呻吟傳出,如同興奮劑般刺激著繪里,讓她不再游刃有餘,而是稍有急促的進行步驟。



在身體被貫穿的瞬間,海未因快 感襲來而抖動的身軀弓了起來,卻因為被綁住而無法恣意調整姿勢,見狀,繪里微微蹲下,將自己的肩膀移到海未的下巴前方,讓她能暫時靠在自己身上獲得倚靠。



由於被動式的配合,高 潮那一刻來臨得很快,過沒多久只見海未突然一陣痙攣,緊接著小幅度的抽 搐,之後便精疲力盡地倒在自家戀人的胸口,明顯的喘息表達出她們這次房事(雖然是在椅子上)的激烈程度。



「啊…海未很疼嗎?」繪里曖昧一笑,邊解開纏繞了女友四肢將近半小時的繩索邊拋出問題,也不知道她指的是哪個地方。



「不、不知羞恥!!!」下 體的酸脹感讓海未再度紅了臉,嗔罵了一聲。



「什麼嘛,我是說手腳呢~」天藍色的雙眸染上熟悉的狡黠,「還是說海未想歪了呢,嗯?」



調戲似的將尾音上揚,卻在看見那手腕上的紅印後啞然噤聲。



清晰可見的痕跡烙在嫩得彷彿一掐就會出水的雪白肌膚,雖然不至於到怵目驚心,但還是讓她好不心疼。



「對不起…」



輕點兩下,富含歉意的心情確實經由觸摸的輕柔傳達給對方,海未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介意,但藏不住的倦容還是讓繪里立刻將她抱在懷中。



「手都變成這樣了…繪里可要聽話些喔?」享受著戀人氣味的同時,還不忘調侃一下。



「嗯。」擁抱的力道又加大些許,用髮絲蹭著對方的臉蛋,「所以直到海未的手好為止,都讓我當攻吧?」



「什、什麼啊…哪有人這樣的…」



「嘻嘻~」



至於擱置在一旁的眼罩和口器到底還有沒有另外的使用時機,那些都是後話了。



Fin.


KKE妳個流氓!不過我愛!(喂

各位乖孩子在吃飯的時候就要好好吃飯,不可以像她們這樣喔!

總覺得我的文章就是在教人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話說在結尾立下了一個很大的flag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