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

作者:隐形的大腿
更新时间:2018-04-15 14:17
点击:315
章节字数:83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橘色的余晖从窗外射进这间昏暗的工坊中,光束中飞舞的颗粒给人以朦胧感,犹如幻想小说中描写的天路一般,光线射在一只黑色的作战靴脚跟上,那只靴子正踩着一滩血水也被映照成了橘色。

那个正在“劳作”的女子戴着已经溅有血珠的白色口罩,围在身上的脏兮兮粗布围裙同样已经被鲜血染污,此时她正听着耳机中传来的D小调幻想曲,左手拿着一把生了锈的铁尺,仔细测量着身前木质台上的赤裸尸体,她的右手拿着一把锐利的寿司刀,上面精美的花纹在被血渗过之后显得狰狞,随着她的测量与切割,尸块如同鱼肉料理一般,被一块块切割分离,尽管避开了主要的血管,但刚切下来的肉块还是带着些许鲜血,那些血在粗糙的木质上晕开,粘稠而鲜艳。

女子双手戴着一双同样肮脏的树胶手套,卷起来的迷彩服袖子可以看到她左臂前臂上纹着一句拉丁文:si vis pacem, para bellum,此刻她的眼神平和而专注,忙碌着手中的活,尸体的各个大关节已经被切断,要说是尸体,倒不如说是尸块来得准确,只是这高瘦的女子却仍不满意,她进一步“细分”着他的身体,精准而细致,那被仔细度量过的尸块一被切割下来,立刻被丢进旁边的水槽之中,而水槽上的水龙头不断流出的清水又立即把尸块上的血冲淡,冲走。

那些被切割下来的尸块早就多得堵住了水槽的出水口,槽中血红的水慢慢溢了出来,流淌到了女子的脚边。

2017年,在叙利亚北部这间小小的木材工坊外,一个高大的印度男人跟一个娃娃脸的日本男人蹲在门口,一边抽烟,一边玩着沾满灰尘的大富翁游戏,两人旁边都放着一把自动步枪,显然是在守着入口不让别人打扰到里面的人工作,工坊中不时响起烦人的电锯声,其中还夹杂着流淌的水声。

在夕阳完全下山前,工坊不远处的地平线出现了三个拿着枪的黑衣人,他们都头包黑布,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走到正玩着大富翁的两个人面前,三人立刻摘下蒙住脸的黑布,其中一个是一个极为漂亮的白种女人,她留着一头金色的长卷发,一听到工坊内的电锯声,她立刻皱着眉来,问,“Pa真的在碎尸?”

“没办法呀,老板的要求,还说什么要碎尸万段,真受不了,对了,找到吃的没?”日本男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有些百无聊赖,他的英语虽然流畅,但还是带着日本人说英语时特有的口音。

“不多。”另一个40多岁的欧洲人,他一边回答一边把一包压缩饼干丢给日本男人,又看向那个印度男人,问“莫汉要不要?”

“不用了……”

“莫汉刚进去看Pa干活,出来就吐了……”日本男人嘲笑起叫莫汉的印度男人。

“小平则也,你找死吗?”

“我去看看小Pa。”一直在一边看着他们的矮个子男人把蒙着头的黑布解下,露出一张亚洲人面孔,他圆脸小眼睛,虽然嘴角总是挂着微笑,但看起来却让人觉得有点阴森。

“那丫头被我们教得太好了,这都怪你们老是给她灌输那些奇怪的东西。”莫汉抱怨了起来。

“我可只教她女人该懂的东西,其他跟我没关系。”金发女人立刻反驳。

“嘿嘿嘿,克莱尔,你知道Pa最喜欢什么吗?”小平则也性格开朗,他看金发女人这么说,立刻搂着她神秘兮兮地问。

“什么?”

“奶子!!!YEAH!!”小平则也拉着她的手一起举高庆祝,一副普天同庆的样子,“总算找到能理解男人的妹子了,试问谁不喜欢奶子?不过她摸的是你的……”小平则也的眼神随着他的话飘到了克莱尔扁平的胸口。

没等他皮完,克莱尔已经头冒青筋地一个肘击撞向他的胸口,“Pa那小王八羔子!”

几个人正说着,韩国男人从工坊出来,虽然还是那个笑眯眯的神情,但脸色已有些发白。

“怎么样?相杰哥。”小平则也笑嘻嘻问他。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给这丫头找个心理医生比较好?她比起我们完全是青出于蓝。”河相杰认真地询问其他人的意见。

“做完这单她就要回中国,Tao临死前要她回去找他的哥哥的女儿,Pa也已经决定回去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欧洲男人说道。

“马克!不是约好结束这一切之后Pa跟我去美国吗?”克莱尔不爽地责问。

“我们约好不代表Pa跟我们约好,你能说服她一起去美国也行。”叫马克的欧洲男人耸了耸肩,给自己点了支烟。

“没可能吧,Tao是Pa的养父,而且还是临终嘱托,怎么样都听他的可能性大一点。”小平则也摸着刚刚被打的胸口可惜地说。

“回中国那这丫头那手杀人绝活不就没处施展了?”莫汉说完这句,其他人一齐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不多时,工坊内的电锯声不再响起,外面5个人又等了一会,直到工坊内水龙头的水被关,才见到一个高瘦的身影走出来,她穿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粗布围裙,连同她戴着的口罩,也被溅上了不少鲜血,整个人就如同一个屠夫一般,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莫汉看到她这样,又头疼地捂了下脸,嘴里念了句佛主保佑。

“完事了?”比较稳重的马克问。

“嗯。”墨帕把手机递给她,这才解下口罩,露出的却是一张稚气未退的脸庞,她鼻梁高挺,卖相极佳,头发比起普通的中国人要浅一些,看来像是中国与中东的混血儿。

马克解锁手机,脸色复杂地看着里面的照片,除了莫汉,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

大家无不表情复杂地看着照片,他们看到照片中的“加工对象”真的被切成了几十块,为了直观展示,墨帕把那些尸块排列成5X5的方阵,一共排了3个方阵,也就是说“工件”被切成了75块。

“Pa,你有没有个小本子什么的,里面贴着一大堆从报纸上剪下来血腥画面,还仔细做备注啥的……”小平则也摸着下巴拐弯抹角问墨帕是不是变态杀人狂。

“没有,不过我有写周记,莫汉叔叔要求的,这个我会记下来的。”墨帕一派天真无暇的样子,听不明白小平则也话中的意思。

“你们这群魂淡把我的女孩教得扭曲成这样!!”克莱克越想越气,掏出一只黑色的BB枪对着其他大老爷们射击,虽然只是BB枪,但打起人来也是颇疼。

“哎呀!天地良心,我最多只教她做饭摆饭盒而已,日本国粹,国粹啊!!”小平则也抱头乱窜,嘴里还不往解释着。

“红茶……”马克按着手机,把照片发送出去,嘴里也喃喃地解释,“生存技巧……”

“那还不是杀人!?”克莱克好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子,BB枪射向马克的胸口。

“唉,我只是跟她强调一些原则问题而已。”莫汉赔笑地说。

“就是因为有原则,所以才会切割得这么整齐是不是……”

几个大人打闹着,年纪最小的墨帕倒像个小大人一般,把东西收拾好,对他们鞠躬道,“各位叔叔,克莱尔姐姐,我下周就回中国,最后一单完成,谢谢。”


-0.1

死者

现在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死前那段时间我一直昏昏沉沉,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只能感到意识在黑暗之中一直慢慢往下沉,而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冷,但在死前那一刻,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头疼欲裂,就像有人在锯开我的头颅,也许这是所谓的回光返照,但我还什么都没说出口,我就死了。

我并非无动于衷,只是我很难表达我自己现在的心情。

在确定我已经死了之后,那个人仍不放过我那已经没有灵魂的身体,他拿出一把面包刀,抓起我的手指,开始一根根把我两只手的指纹削去,但他削到一半,却好像突然醒悟了过来,温存地抓着我已经软绵绵的手抚摸他的脸,啊,这个变态。

直到他觉得被抚摸够了,他把面包刀丢在一边,接着拿了一把窄长的寿司刀,看着我赤裸的腹部比划了起来,确定了要从哪里切割之后,他把刀插进我的腹部中间,不少血从伤口流了出来,他把刀往上拉了拉,在我的胸部下来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那是肝脏所在的地方,他拉了那道口子之后,小心翼翼地翻开我的腹部,我羞愧地看到自己腹部下面那层粘稠的黄色脂肪,而凶手感动得满眼泪水,他把一只血淋淋的手伸进我的腹腔摸索着,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不一会,他似乎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又把刀口划拉得更开,而随着他的摸索,我那可怜的粉色肠子被带出,接着,他双手都伸进我的腹腔,连同肠子一起把一个浅红色的东西拉扯了出来,这个变态的魂淡,他拿走了我的胰脏。

把我的身体破坏得面目全非之后,他把我搬到一个用水泥砌成的台子上,上面布满了砍痕与血迹,他把我仰面放下,把我还留在腹部外面的肠子塞回去,用一条湿毛巾盖在我肚子上面,然后哭得喘成一团,嘴里嘟嘟囔囔,像个女人一样,哭完他拿起一根水管开始冲洗我身上的血迹,接着又把他身上的衣服脱光,冲洗他自己身上的血迹,而他的阳具也已经高高地勃起。

我这死去的身体让你感到兴奋吗?混蛋!

他不止破坏了我的身体,还要破坏我的尊严,混蛋!

……


1.1\1.6

墨白

墨白抽着烟,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看着手里的老旧相片,相片中有她早已去世的父亲母亲,她的叔叔墨涛,还有她,5岁的自己被年轻的叔叔扛在肩膀上,笑颜如花。

“他死前有说什么吗?”墨白看向坐在对面的女孩问,那女孩神情平和,凌乱的长发扎在脑后,穿着一身风尘仆仆的迷彩服。

“Tao叫我找你,让我们互相照顾。”

“叔叔一直说他是在中东那边做生意,但真正做什么生意我还是猜得到的。”

墨帕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么我直接问你吧,你想要继续杀戮还是去上大学?”

“你给我选择?”墨帕听到墨白这句话,似乎有些兴奋。

墨白点点头。

“我不知道我更喜欢那样,我可以都试试吗?”墨帕思考了下问。

“......行,那么先吃点什么吧。”墨白眼神冷漠,把菜单递给墨帕。

墨帕接过菜单,翻开认真看了起来。

“你以前来过华夏吗?”

“没,不过已经有相关的证件了。”墨帕心不在焉地回答,然后指着菜单上的一道菜,问,“我可以点这个吗?”

墨白看她有些生硬,干脆叫来服务员,按照自己的习惯点了几个菜,也不去管她真正想吃什么。

点完她又看向墨帕,可能因为是混血儿,她比自己高了许多,长得也不错,路过的人都忍不住会多看她几眼。

“等下吃完跟我一起去逛街吧,我给你添置一些衣物。”墨白不喜欢墨帕现在男性化的打扮。

“好的,非常感谢。”

“以后你跟我一起住,叫我白就可以了。”墨白说着对墨帕伸出手。

“请多多指教。”墨帕伸出手握了握。

“说起来墨帕这个名字是怎么回事?”

“来自Parabellum,一种子弹,但叫起来太麻烦,后来他们都喊我Pa,回来做证件就跟Tao姓了。”

“你不是叔叔的女儿?”

“他们说我的母亲是中国人,如果Tao是我的父亲,我应该不是长这样的。”

墨白点头不再说话。


吃完饭在服饰店等墨帕试衣时,墨白坐在长凳上看着手机里今天的新闻。

前天在一个下水道中发现的无头女尸案再次在全国引起轰动,今天各大媒体也做了相关的新闻报道,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二起了,距离上次发现的尸体是2个月前,警方通过作案手法及两年前发生的两起未破的抛尸案件判定这是同一个凶手,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连环杀手。

“哇~小姐这条裙子你穿起来特别适合你~”听到服饰店售货小姐的夸张的惊呼,墨白抬起头,看到墨帕穿着自己给她挑选的那条白色长裙,配上英伦式的小皮鞋显得淑女了很多。

“我喜欢Converse。”听到墨帕小声的嘟囔,墨白把手机收起来,起身仔细打量起她。

“很好看。”

“虽然很好看,但是行动有诸多不便。”墨帕说着,转了个圈。

墨白穿着近10厘米的高跟鞋,站起来跟墨帕一样高,她走到墨帕面前,拉住后者的手腕好让自己能仔细观察她。

“你近视吗?”看着墨帕黑白分明的眼睛,墨白问道。

“不。”

“那等下去买个平面的。”

“为什么?”

“还要做一下头发。”墨白是个非常有主见又专制的女人,她从确认墨帕要跟自己生活之后,立刻为她的服饰,生活,甚至习惯定下的自己的标准。

“OK.”墨帕并不反感墨白的专横,她一向过着士兵一般的生活,服从是长久以来培养的习惯,而且从她得到养父墨涛死前嘱托的那一刻起,墨白就成了这个世界上她唯一依托的人,自小在战场中成长起来的她早已习惯了随波逐流,生死由命的生活,而第一次见面的墨白居然给她选择杀戮还是上大学的权力,这让她感到振奋,同时也让她一下子对这个冷冰冰的女人有了好感。

墨帕很少有能为自己做选择的余地。

经过一整天的折腾,从理发店出来时已经是晚上10多点了,墨帕的长发被烫成了一个很甜美的发型,加上她戴着一个圆形的黑色边框眼镜,现在的她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知书达礼、柔弱的文艺少女。


1.2

邱世平

今天也像往常一样,邱世平坐着公车回家。

这时已经是深秋了,天黑得很快,他从大楼出来时外面已经完全黑了,因为所在的工作场所临近汽车总站,所以上车时通常车上还有很多空位任他选择,邱世平一般会选择坐在中间靠近后门的座位上,这样他可以尽可能地看清车上都是些什么人。

邱世平最喜欢做的事除了画画就是观察,今天他照例坐到了最适合观察的椅子上,只是背部一靠到椅背,他立刻倒吸了口冷气,昨晚被父亲用皮带鞭打的背部此时还是让他感到刺骨疼痛,沾了不少血的内衣纤维更是让他难受万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他已经太久没往家里带过女人了,所以才会被父亲鞭打。

他暂时忘记了疼痛这回事,专心留意起那个女人,她中等身材,长长的黑发烫过且染成了酒红色,是最近女孩子中非常流行的大波浪,她的嘴唇是那种不笑唇角也会微微上翘的菱形,看起来很和善。

因为她比邱世平晚几个站上车,那时车上已经没有位置了,所以大多数时候她都必须站着,邱世平注意到她最喜欢站在汽车行走方向的左边,从司机向后数第二个位子附近,抓着扶手吊环,这一点让邱世平感到奇怪,因为她并不高,抓着扶手吊环远比抓着扶手杆吃力,而且车一旦扎到凹凸不平的地面或是突然刹车,整个人就会摇来摇去,很不安全,不过后来他想通了,那个女人大概是想要减肥吧,手臂脂肪,虽然在他看来,她的身材已经很完美了。

女人从上车到目的地,一般需要一个小时多一点,在这个忙碌的城市里,上下班的高峰期总是很堵,原本只是半个小时的路程,经常要塞上很久。

她下车的地方叫Y园,Y园是个殡仪馆的名字。

今天邱世平也跟她一块下车,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邱世平感到内心一阵骚动,他默默跟在她后面,当女人经过路口一家加油站时,灯光打在她身上,看起来像是一幅画,真是美丽,如果她真的是一幅画,那一定倾城倾国的吧,邱世平这样想着。

看着她拐进她住的小巷子,邱世平跟了上去,他早就观察过了,那条小巷的光线很暗,只有几户人家的灯光穿过窗户透出来,此刻的邱世平看她穿过光路的身影,心里更加渴望得到她,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叫嚷着快去把她画到画里去,不然要来不及了。

他浑身发热。

大步走过去,看到她正在开门,在巷子的尽头,只有一盏路灯孤独的发着光,她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现在应该是过了晚上8点了,因为邱世平听到那部红遍全国的电视剧主题曲从一些住户的窗户飘了出来。

感觉身后有脚步声,女人转过头,看到邱世平的脸时,她友好地点了点头,嘴角弯着,看起来好像是在微笑。

邱世平也朝她微笑,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毛巾使劲捂向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电击枪击在女人的腰间,女人全身抽搐了几下,休克地倒在了邱世平的怀里。

邱世平一手扶着她,一手把毛巾放回包里,同时从身上拿出一小瓶酒洒在她身上,接着才把女人抱起来,当他很轻易就把女人抱到路口拦车时,司机暧昧地看着满是酒味的他们。

扮演喝醉酒的青年情侣,这是很容易的事。


1.0

谢京

抱歉,我知道你们是想看百合小说,不过我作为一个男的,也会在这个故事里占据不小的篇幅哦,而且我会无休无止地表达我对女主角的爱恋之情,请多多指教,那么我要开始吹了。

墨白是我喜欢的女人,喜欢到愿意为她扭曲自己心智的那种程度。

虽然大学的时候鼓起过勇气跟她告白,但不出意料地被拒绝了,我内心当然非常痛苦,但因为不想失去她所以一直跟她保持着朋友的关系。

这是每个人都会有怯弱,我并不会觉得羞愧的。

说起来,墨白其实很不近人情,她是一个如大理石般冷酷坚毅的女人,作为女朋友的话,肯定很不轻松,不过只是身为朋友的话,她却比谁都可靠且有价值,我之所以会喜欢上她,不止是因为她出色的外貌与气质,还因为我们对于某些猎奇事物的共同爱好,我们既能面不改色讨论变态杀人犯的作案手法,又能冷静分析我所遇到案件的疑点,谈论这些的时候,我们就如同彼此的知己,这是让我最开心的地方,有时我已经卡在喉咙间的一句话还没说出,她已经先我一秒说出,分毫不差,就连词句结构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上哪去找这么懂我的人呢?

我爱死她啦。

可她不喜欢我。

虽然跟我是一样的年龄,但我就算再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墨白比我更聪明……她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跟其他人不一样,她能想象出各种诡异案件的发生细节,能推断出犯人的内心想法,不知是否是因为在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目睹了父母被杀的缘故,她现在这样冷酷无情的性格有时也会让我不寒而栗,但因为自己也能站在她的角度一起深入探讨杀人案件,所以我怀疑自己其实跟她是同一种人,只是我比她更擅长戴着一张讨喜的面具生活而已。

爱而不得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就算我看起来很轻松,但其实心里也一直难受着,特别是自己还经常跟她保持联系,但如果不这样,我们就只能是陌路人,比起当陌路人的痛苦,现在这种状况,我觉得还好。

自从知道她11岁时父母被一个连环杀手杀死后,我就在心里打定主意要为她调查这个杀手,顺利从警校毕业后,我进入了本市的公安局,干得也不错,但关于这个杀手的线索却是少得可怜,有些连环杀手会在一段时间的杀人之后突然停下来,可能是离开了本市去了别的地方,或是改变了手法误导我们的调查方向,这个杀手很聪明也很特别,他的存在一直是本市刑侦圈一个绕不开的污点,一些退休的老警员,或是已经调去别的地方的前辈,事隔多年仍一直牵挂着十多年前的那三件灭门案件。

而墨白就是那三件灭门案件中唯一的幸存者,这也改变了她的性格,她的一生。

我们有几个共同的好友一直说我是墨白的备胎。

那太抬举我了,就算车毁人亡,墨白也不会用我这备胎,再说她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爱上某个人的女人。

听到没,讲故事的,不要让我“预定”的女人喜欢上别人!


1.6

墨白

两人回到墨白居住的白色小别墅已经是晚上11点多,墨白给墨帕介绍了她养的一黑一白两只猫后,才开始准备晚餐。

墨帕把行李箱放下,四处看了起来,她从出生起就一直跟着墨涛的小队过着类似雇佣兵的生活,大多数时候都是风餐露宿,这还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要在一个称之为家的地方生活。

所以即使墨白的住所装饰简洁得看起来没有住人的气息,她还是非常满意地到处走动观察。

“喵~”那只叫小咪的白色小猫走过来蹭了蹭墨帕的脚,她低头看了它一眼,把它抱在怀里,来到厨房,对着正在切菜的墨白说,“它喜欢我。”

“小咪比较粘人。”墨白抬头看了她一眼,用惯有的冷漠口吻陈述。

“它很软。”

“我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

“OK.”

“我说的杀戮,是因为我有想杀的人,你会为我杀吗?”

“会。”墨帕很快就回答了墨白的问题。

“即使我只是利用你?”

“……”

“如果你不愿意我能够理解,我会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忧,送你去上大学,我答应过叔叔照顾你,我不会破坏自己的承诺。”看墨帕沉默,墨白接着说。

“所以你才把我打扮成奥黛丽·赫本,用一个漂亮的盒子想把我这把枪伪装起来?”墨帕虽然随心所欲,但她并不笨,知道墨白的打算之后立刻明白了她打扮自己的原因。

“是的。”

“好,那我做你的武器。”墨帕说这句话时,低头轻轻抚摸怀里小咪的头。

“……”墨白对她的干脆反而有点措手不及,她短暂地发了下愣之后,不再说话,接着做她们的晚餐。

很快,她煮好了一小锅疙瘩蔬菜汤,分成两碗对墨帕说,“过来吃晚餐。”

两人都是不擅长聊天的人,所以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为什么愿意答应我这么过分的要求,你知道你可能会死?我要杀的人不是以前你们对付的那种。”

“那可说不定,而且我也不关心这个,不过我们通常不说杀人,我们是说加工工件。”墨帕无所谓的回答,认真吃着疙瘩汤。

“……谢谢。”墨白道谢,“不过如果要假扮成一个淑女,咀嚼的时候请把嘴巴闭上。”

墨帕不满地看了看她,闭嘴咀嚼。

两人无声吃完晚餐,墨白才又道,“你手臂上的纹身能洗掉吗?我记得‘赫本’手上可没有纹身。”

“不行,这是作为队友的标志。”

“那是什么意思?”

“要和平,先战斗,Tao给我选的。”

“叔叔手臂上也纹了吗?是什么?”

“Veni, Vedi, Vici”

背着墨帕洗碗的墨白听到她的回答冷笑,她的叔叔自大学毕业之后就离家出走,连爷爷奶奶去世都没回来过一次,自己的父母被人谋杀,他也在忙着他所谓的生杀大业,到最后一无所有还落得个客死他乡,用凯撒的名言来当座右铭真是让她槽多无口。

也许叔叔一生最大的财富只有眼前这个女孩而已。

“浴室在二楼,你的房间在楼梯拐角,你可以一个人呆着。”墨白收拾好厨房就拿出手机查看信息,心不在焉地指点墨帕。

“我可以跟住睡在一个房间吗?”

“不行。”墨白皱眉,不想理会墨帕这样无理的要求,继续看着好友谢京发过来的信息。

“不用睡一张床,我睡地板就行了,只要我能听到你的呼吸声就行。”

“为什么?”

“那会让我安心……”

墨白沉默了许久,完全无法理解墨帕这个怪癖,但对方已经答应做自己的武器,帮自己杀人,自己似乎也必须拿出一些诚意才行,只是一想到以后要到跟另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睡觉,她就觉得厌恶无比。

“我可以把呼吸声录下来让你房间播放,你可以听着睡。”

“不要录的,没有温度。”

“……好,我答应你,晚上我会给你在地上铺一床被子。”

什么狗屁怪癖?!


多角度叙事,暗黑,病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疯狂吸猫者
疯狂吸猫者 在 2018/04/16 22:05 发表

很有趣的感觉,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