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二回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8-03-23 22:06
点击:281
章节字数:46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西木野真姬沒注意到今天是奈良燈花會的首日,也沒想到會跟換上浴衣和東條姊弟們一起逛起燈花會的。


原本還在生氣的東條司在車上小睡過後就完全忘記生氣的原因,拉著東條希開始到處晃,然後注意到時間差不多後,他們便往出租浴衣的商店前進。


男生換上浴衣很快就出來了,東條司與沒想換浴衣的西木野真姬站在外頭等候著東條希,看了下東條司的浴衣,大多男性的浴衣顏色多為深色居多,黑色為底白色格紋線條的浴衣,腰間的布袋和背後插著一把扇子,滿臉期待著不久之後的煙花會。


「讓妳們久等了。」




聽見了聲音,兩人一同轉身。


有多少年…沒看到東條希穿上浴衣的模樣了?退去少女時的青澀,多了成熟女子的風韻,在淡藍色格子為底的浴衣上綻放的紫藤小花搭配著嫣紅色的腰帶在腰後綁成蝴蝶結,髮型上也有所變化,將右邊耳後的長髮編織成小辮子,然後從右耳落過頭頂來到了左耳後,將其餘的長髮撥向左肩處,整理左邊的細髮向後梳與小辮子尾匯集,然後與髮尾處的三瓣髮綁一起。


「很、」


「姊姊好漂亮!!」東條司連忙上前握起了東條希的手,眼神閃亮的說著。


「謝謝司,你這樣也很帥氣唷。」捏了捏東條司的臉頰。


「真姬也換上浴衣如何?」東條希牽著東條司走到了西木野真姬的面前詢問。


西木野真姬搖搖頭,「走吧。」


東條司開心地走道兩人的前方,確定東條司的目光被周遭的燈籠給吸引不會注意到他們兩人時,走到了東條希的身旁,握住了她的手,難以為情說出,「很美。」


緬腆溫柔地,「謝謝。」




東條希替東條司買了點燈卷後,便與西木野真姬在一旁看著東條司開心走到草坪那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點燈。


「真姬沒想要點燈祈願嗎?」


「妳明知道,我不相信這些的。」


「卻會相信聖誕老人?」


「咳…」




燈花會開始。


「哇!」


眼前的景觀,對於第一次體驗日本節慶的東條司來說,充滿了驚豔!


他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語言去形容他此時的心境,也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文字描述他對這片美景的感想,他握著東條希的手,開始逛起了這巨大的燈花會會場。


沒多久與精力旺盛的東條司不同,東條希此時已經感到疲倦,坐在長椅上,注視著不遠處因為肚子餓了被西木野真姬帶去攤販買食物的東條司。


但是此時東條希嘆氣,還以為這只會出現在小說或是漫畫內的故事情節,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遇到的一天。


是的,雖然很老套,但還是發生了。


「這位美麗的女士~要不要一起逛燈花會?」兩名身穿浴衣的男子走向她開口詢問。




東條司拿著食物回來,東條希看到滿頭大汗的東條司,習慣性的拿出了手帕擦拭他額頭上的汗水,「姊姊,這些人是?」


「不認識。」


「嘛嘛─一起逛燈花會相處我們會對彼此更加了解。」


「不要亂碰我姊姊的肩膀!」


「痛痛痛!妳誰啊妳!」


西木野真姬握住那想搭在東條希肩上的手腕,然後順勢走步到對方的身後,也將對方的手折到身後固定,一旁的同伴見狀想上前時,聽到了男子的哀號及真姬淡然的說著,「不要過來,不然我不保證他的手會不會骨折。」


「再不離開……」


「那妳就給我放手啊啊─我的手!」




西木野真姬覺得無奈,為什麼這種事情不管到哪都會遇到?也暗自慶幸著聽從室友的話多少學習些防身術及對解剖學和人體學的認知,通常很快的就能解決掉無賴。


「謝謝妳。」東條司向西木野真姬鞠躬致謝。


「妳沒事吧?」西木野真姬擔憂的詢問東條希。


「謝謝妳,真姬。」




回程的路上,玩了整天心滿意足的東條司在後座處抱著小鹿造型的抱枕沉沉睡著,西木野真姬專心地開著車,東條希將目光放在窗外的風景。


「希。」西木野真姬的呼喊拉回了東條希的思緒及目光,「今天走了一整天應該很累了吧,先睡一下吧。」


東條希搖搖頭,「咱多少還有休息,可是真姬妳都沒休息,還可以嗎?」


「別小看執刀醫師的精神。」








西木野真姬將汽車開進了公寓附近的停車場內,搖醒了東條姊弟倆,東條司揉著帶著睏的右眼,迷迷糊糊的被東條希牽著走,到公寓地門下時,看到了熟悉的人。


「虎太郎哥哥!」開心的跑了過去,矢澤虎太郎雙手插放在東條司的腋窩,順勢將東條司舉了起來,「你怎麼也來了日本?」東條司親暱地環繞矢澤虎太郎的脖頸詢問。


用手托住了東條司,讓小孩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對於一個成年的男子來講,還算能承受的範圍內,他苦笑的回答,「姨丈很生氣,所以你在日本的暑假生活要結束了。」


「我不要回去!我想要留在日本!最好是在日本讀書!」


「別鬧,姨丈不會同意的。」看見緩緩走進的東條希和西木野真姬時打了招呼,「好久不見了,真姬姐姐。」


矢澤虎太郎觀察了下東條希的模樣,怎麼樣都無法想像希姊患上了那個疾病阿…要是真的,為什麼姊姊和真姬姐姐還會任由希姊在外頭到處亂跑啊!


「十年有了吧…沒想到虎太郎長那麼高大了阿…」西木野真姬感到些微意外,因為妮可及矢澤阿姨的身高其實不算高。  


「嗯。因為國中和高中時期,我拼命地打籃球之類的運動,而且別看妮可姊姊嬌小的模樣,我和心姊及心愛姊姊們其實都蠻高的。」


「噗!」東條司竊笑著,「我要和妮可姊說虎太郎哥哥說妳矮。」慘遭被矢澤虎太郎敲頭。


「真姬,今天真的謝謝妳。」


「那個…西木野?阿姨?今天謝謝妳陪我和姊姊!」


然後,他們便轉身往大廈的大門走去,西木野真姬站在原地,凝望著他們的背影,抱著小孩一步步走遠,兩人低聲交談著,她覺得這個畫面似曾相識,忽然間,她想起了那一天。




「希!」




東條希疑惑地轉過身,與西木野真姬默默無語對望。






矢澤虎太郎感覺氣氛有所古怪,硬著頭皮打破了這莫名的沉默,「那個、妳們似乎有事情要講,我就先帶司回矢澤家了。」


「為什麼我還不能回去和姊姊一起住?!」東條司抗議的掙扎。




矢澤虎太郎深怕對方跌落,連忙將東條司放下,被放下的東條司連忙走到東條希的身旁,緊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他感到納悶,自從矢澤妮可帶他回日本後,他就一直住在矢澤家那獨棟別墅內,除了東條希剛出院那一日在矢澤家住了一晚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承租的公寓內,東條司也想和東條希同住,但被東條司用工作理由將他留在矢澤家,今天好不容易可以和姊姊同住,為什麼又要讓他回矢澤家?


「司。」聽見了東條希的呼喊,東條司瞬間肅靜,他熟知姊姊情緒上的轉變,呼喊的嗓音也會有所改變,他嘟著嘴任由姊姊摸了他的頭,然後乖乖的被矢澤虎太郎牽走。


「咱想時間也晚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好嗎?真姬。」


西木野真姬走到了東條希的面前約兩步的距離,注視了東條希,緩緩說:「我只是想和妳說……我會在妳的身邊。」








一周前,東條希便接到了西木野誠的電話,請她到西木野綜合醫院一趟。


然後開始講解她的疾病以及治療方針,療程會出現什麼樣風險、藥物會產生什麼樣的副作用並說出了評估及成功率等等問題一一說明。


『………決定權依舊在妳身上,我只是說明了另一種治療方法。』


『真…西木野醫師知道這個治療實驗嗎?』


『不知道,不過等等她過來她就會知道了……,但是我認為她不會同意這一個療程。』




那孩子,最看重的就是妳。








『妳的T細胞免疫療法對XX國家的患者來說,有一定的成效和較長的療效,延長了患者的生存期,但是妳將同樣的療法放在東條小姐身上卻沒有那些患者的成效來的深,過度的免疫釋放大量炎性細胞因子,引起細胞因子風暴(cytokine storm),導致高熱、寒顫等症狀出現。(註二十一),然後妳看了東條小姐的B細胞系列的CD密度評估,發現這療法會導致B細胞發育不全,於是妳放棄了繼續療程,並開了藥物來減少植入體內的T細胞毒性,好恢復B細胞的正常發育。到目前為止,我說的沒錯吧。』


『是的,院長。』


西木野誠拿起了桌面的文件夾翻開,『根據東條小姐最新的B細胞的CD密度評估,東條小姐的B胞免疫功能可能只剩下正常值偏低的範圍,一開始我以為,是T細胞療法導致的B胞免疫功能的降低,但是,我看了東條小姐的住院紀錄的報告後發現,東條小姐在開始T細胞療法前,B胞就有逐漸減少的跡象,我懷疑這病毒會破壞不成熟B細胞,造成免疫缺陷的主因。』


隨後拿起了用牛皮紙袋,將裏頭的計劃書拿了出來,『這是我根據東條小姐的血液培養以及病仔紀錄和病情評估所凝定的計畫書。』




看完了西木野誠的計畫書後,西木野真姬拍桌而立。


『不可能!我不可能讓希去賭這個可能性!』


『這是目前有效的抑制療程。』


『那也要是成功過後才算有效,在那之前這風險性太高!總之,我絕對不會同意的。』隨後西木野真姬便告辭離去。




西木野誠拿下了眼鏡,輕嘆了一口氣,『所以我就說了,真姬不會同意的,才會私下找妳來,和妳討論要如何醫治妳的疾病。』喃喃說著。








東條希回診的那一天,西木野真姬依舊替東條希做了詳細的解查。


滿意地看著數據,B細胞數值開始恢復在正常範圍,投藥效果還是有的,再這樣下去,或許能有更多的時間,找尋更多的辦法。


這樣好的心情,思索怎麼去邀請東條希一起吃飯的西木野真姬被東條希下一句的問話,讓好心情雨消雲散。




「真姬,妳知道功能性治療嗎?」


西木野真姬錯愕地看著東條希,「妳從哪──」


東條希平淡投下震撼彈,「咱決定參與。」炸出了西木野真姬的恐懼


「那個實驗風險太高!成功率只有10%!」


「咱知道,比咱想像中來的高,所以咱願意嘗試。」


「東條希!妳──」




「吶、真姬,我呢…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很討厭妳那自以為為我好而做出的決定。」


被東條希突然跳躍的話題給愣住的西木野真姬不知道該回話,「什!」


「我一直想成為能與妳並肩而行的人,而不是那個總是被妳當成需要保護的小女孩!」


「……」


「所以,只要有任何機會,我都會去嘗試,那怕只是一絲絲的機會。」


「……妳明瞭這個實驗的危險性,妳明明知道──」

我唯一賭不起的,是妳。


「咱知道,但是不冒險,一定會死。」


「我不會讓妳死!我一定會找到能治療好妳的辦法!所以!」


「對不起…」


「東條希!」


眼見無法撼動東條希的決定,西木野真姬急了,正在思索還有甚麼說詞可以打消對方的時候。


「我不想成為妳的包袱、不想再讓妳為我做任何犧牲。」




那一天的最後是不歡而散,讓西木野真姬更加的努力去找尋其他的辦法,但是發現,現階段西木野院長的療程,的確是最快的療程,但是要先評估病患的生體狀況,再來就是療程過程會造成身體的強烈不適感,以及藥物帶來的副作用等問題。


如果無法改變對方的意願,那只能選擇站在她的身旁,陪伴她度過這個療程。


因此她最近一直在連絡相關科系的教授以及退休的醫師、主任們,請求他們的協助。




與其束手無策的等待,西木野真姬選擇了一同參與,她不想被名為等待的煎熬啃蝕著自己的精神。










「我參與了這一次的治療實驗,我想與妳一同面對。」


「別這樣……咱、咱希望妳能遇見、比咱更健康、更愛妳的人,然後妳們走完後半生,而不是跟咱這種隨時都有可能會離開的人一起。」


「我是醫師,從小就接受了醫療相關的知識,在醫院渡過了一段不短的日子,看過了許多死別,看了許多分離,所以才更要珍惜與妳相處的時光,把握每一秒,讓每一秒都是當下。」從口袋中拿出了懷錶,打開了外殼,裏頭的時間依舊停留在她們分開的那一刻。


「所以──這是我唯一對妳的任性也是願望。」




握起了東條希的手掌,將懷錶放入她的掌心中,大拇指指腹底在那被拉起的開關上。




滴答、滴答。






FI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