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各安天命

作者:隐形的大腿
更新时间:2018-03-15 09:43
点击:152
章节字数:73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变白发魔女了。


朱云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拉着自己已经变得很长的刘海看着,她来水灵笼已经快2年了,现在头发全部变成银白,眼睛下还有两个大大的黑眼眶,面色也极为差劲,只是她的眼神冷光流转,看来内气充沛,现在她这个样子,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健气活泼的姑娘,看起来倒像个病态美人。


虽然觉得变强的很多,但这样乱来,不早死都难,不知如果回去还能不能给爸妈尽孝。


朱云放下头发,看着天边初升的朝阳,脸上突然露出窃笑。


老妈要是知道我不能生娃了,肯定不忍心让那些臭男人给我霍霍,我顺便出个柜也不是不可能了。


她正想着美,左后突然射来一股凌厉的气,她双手一拍,已经向前跃起,在半空一扭身,虚空一掌,对上一根刺过来的拐杖,朱云不敌,向后退了几步,站到了大岩石的边缘看着来人。


“不叹奶奶,能不能不要老是搞偷袭啊?”朱云无奈说到,把头发往后一抓,拿着一根头绳把散乱的银发扎起来。


“吃东西了,小丫头。”叫不叹奶奶的老人看来已经70多岁,矮小壮实,手里拿着一根黑色拐杖,一副邻家好奶奶的样子,她说着,把一大碗指甲大小的黑色药丸递给朱云。


朱云的脸皱成一团,接过那碗黑色药丸,捏了一个放进嘴里。


“……怎么是辣的?”


“新药,你的功力已经进入稳定的阶段,接下来要再激发它了。”


“就好像加了辣椒的烟灰,真难吃。”朱云说着拿起碗里的木勺,一勺一勺吃了起来。


不叹看她只是抱怨的两句,就乖乖吃了起来,眼里露出又无奈又赞赏的目光。


白依依带回来的女子,一开始水灵笼的人并不看好,特别是那些长老,看这个女子走无走姿,坐无坐态,虽然长得不错,但根本就不是练武的材料,更不配被传授白笼绝学断月斩。


断月斩虽然不似其他武功需要扎实的基础与长久的坚持来修炼,短暂的学习时间就可大成,但想要修炼断月斩却需要忍受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苦痛与煎熬,其他武功修炼能强身健骨,甚至长命百岁,但断月斩的修炼却是完完全全地用透支生命跟身体来换取这力量。


用短暂的快乐来换取漫长无尽的痛苦,真的值得吗?


大多数人做出了选择,水灵笼的人在看过这本秘籍之后很少有人愿意去修炼,她们自身已有武功基础,所以看得出着秘籍隐藏的凶险,寻常人经过修炼就能傲视江湖,这是多么诡异的天方夜谭,也真是因为诡异,要修炼成功除了必须经历肉体的毁灭,还有精神上的孤立,一旦遇到瓶颈或是身处危险,立刻用强大的药物来维持心脉,打通关卡,这种惨无人道的填鸭式修炼,没人愿意尝试。


但在朱云苦苦的哀求下,白依依只能同意。


先是要自上而下打开身上的脉门,这个叫朱云的小姑娘身上完全没有一点基础,差点就死去,她比别人的起点低得太多,所以从一开始她就得大量吃药,无论是秘籍上标出的助练丹药,还是水灵笼中治疗内伤外伤的灵药,她统统来者不拒,以药当饭,这样透支着自己的生命修炼着断月斩,在短短的2年时间里,她的头发全部变成白色,但她本人却完全不在意,这让水灵笼那些眼高于顶的长老开始对她改观,打从心底中愿意帮助她,此大意志者,此大牺牲者,水灵笼众多女性,就连见多识广的长老,也从没在其他女人身上见到过。


“小云,你几天没睡了?”


“大概半个月吧。”朱云想了一下说,“之前不息奶奶给我的药酒简直要命,喝了之后跟打鸡血似的。”


“你一下子全都喝了?”


“不是吗?”


“那本来就是要好几天才能喝几口,你也太不知轻重了。”


“啧,你们那酒淡出鸟味,我刚好口渴就都喝了。”


朱云吃着恶心得让她想吐的药丸抱怨着,仔细一看,穿着白衣的她,此时腹部正慢慢有鲜血渗出。


“你的肚子怎么又流血了,不是好了吗?”


“是好了啊。”朱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前些天已经结疤的腹伤真的在流血,连忙把碗里快吃完的药丸扒进嘴里,囫囵地咽下,想要撩起衣服来看看怎么回事。


“我来。”不叹说,从怀中拿出伤药,这时朱云抬起头来,只见她眼睛鼻孔也正流着鲜血,“不好,快运息把气血压下去!”


不叹暗叫不好,没想要按照断月斩秘籍中配的药药性会来得如此急。


朱云听到她这么说,连忙盘膝闭眼,运转内息,不叹在旁边看着,只见她的脸色越来越白,不止眼鼻口耳,身上的旧伤也渗出鲜血,衣服慢慢被染红,但她本人却仍是面无表情地运行着内息。


不叹皱着眉,真心心疼起了这个姑娘,为什么她为了另外一个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情爱当真如毒药猛兽…..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朱云身上不再流血,但她整个人也因为失血过多缓缓倒下,不叹正要抱住她,一条白色人影从旁边窜出,比她先一步抱住了昏昏欲睡的朱云。


不叹定睛一看,是白依依的侍卫杨鸣婷。


“不叹前辈,我带她去养伤。”


“……去吧。”




“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晚上吃鸡蛋羹。”朱云突然说。


“好,我叫厨子给你做。”已经换回女装的杨鸣婷把她抱在怀里,轻轻跃下岩石回答朱云。


“可以加一些切碎的紫角叶子,我觉得那个挺好吃的。”


“好的,给你做多一点。”


“如果是煮汤也不错。”朱云自顾自说着。


“嗯,确实不错。”


“我好饿,安娜姐,你什么时候做饭嘛……”


杨鸣婷脚步停了下来,低头看朱云惨白的脸上挂着满是期待的表情,因为失血过多,她的眼睛短暂失明,此时正无神地看着天空。


因为那些药,最近朱云不时会失去自己的神志,变得迷迷糊糊。


“…..先休息一下,马上就给你做鸡蛋羹。”杨鸣婷答道,继续走路,眼底满是悲伤与不甘。


朱云听到她的话露出开怀的笑容。




——


不知道小云有没有好好吃饭。


安娜此时坐在窗沿上,一边喝着杯中淡红的透明茶水,一边看窗外的明月,心里想着朱云的事。


还是回到现代了?


安娜有些百无聊赖,离她跟朱云的上一次见面,已经快2年。


这时自己的衣摆被人扯了一下,安娜低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矮个子的精瘦男人,他全身黑衣,隐藏在黑暗的角落中,急躁地看着她。


“空空儿先生,真的谢谢你过来,不过我还是不会跟你走。”


“你这姑娘真不识好歹,要不是看在柳先生份上,我才不愿意赶这趟浑水,他说那个叫朱云的小姑娘都快把自己折腾死了,如果你再不回去的话。”叫空空儿的男人压低声音说道,他已经连续来了三天,但都劝不住这个姑娘跟他走,这让他十分烦躁,郡王府四周布满暗卫,他本来要悄悄带安娜出去就很难,如果不是她本人愿意,他根本没法用强。


“她会没事的。”


“……算了,我已尽力,随便你了。”空空儿一闪身,消失在黑暗中。


安娜没有理会,抬头把杯中的茶水饮干,想着不久前遇到的一件事。


李素阳因为想要讨自己开心,带着她重新回到了曾经隐居了山上,但随行的队伍不管怎么绕,怎么找,却总是找不到安娜原来住的地方,一行人只能停下来,安娜因为在马车中太热,下车乘凉,只是她原本她只是想在附近走走,一回头却看不到李素阳随行的队伍。


安娜看到周围的环境似乎就在离木屋不远的地方,于是慢慢寻了过去。


前面就是第一次遇到小云的地方了。


安娜想,凭着记忆走着,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面有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一女两男,他们手里拿着奇怪的接收器之类的东西,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们也是穿越过来的?”安娜问。


那三个人却被吓了一跳,见鬼一样地盯着她看。


“穿越者!!”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小的男子指着安娜大叫了起来,接着安娜眼前一晃,自己的手腕已经被抓住。


安娜吓了一跳,只见那男子立刻在自己的手腕戴上一个银质的手环,而后安娜马上全身无法动弹,同时那个手环下方生出一层液体状的东西包裹住她整个手掌,液体下面几个指甲大小的红色亮点贴着安娜手掌的皮肤,一下子跟她的神经相连,安娜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瞬间的模糊,但立刻又清醒了过来。


“这一片不是封闭了吗?普通人应该进不来的啊。”另外一个高个男子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拿出一个平板一样的工具,按了起来。


“所以说她是穿越者啊,笨蛋。”女人瞥了他一眼,拿出自己的平板走过来,看着安娜按了按。


“2017年的中国公民安娜,穿越过来快5年了,嗯……”女人看着平板,皱起眉来,“抱歉,无法把你送回去了,你在这边时间太长,已经影响到这边的一个人的一生,如果再把你送会去,会发生时空混乱。”


“……我以为我是在演穿越言情小说,怎么突然变成科幻小说?”安娜眯着眼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切,话语中带着怒火。


“……心理素质不错啊……好吧,我代表时空管理局向你道歉。”女人迟疑了好一会,才无奈地低头道歉,“因为我局一个工作人员的错误,这里成了一个时空虫洞,所以你们才不小心穿越过来,我看过了,穿过来的有四个人,一人死亡,两人干预到这里的人的人生,只剩下一人能回去,唉……回去要写一大堆报告。”


“叫朱云能回去吗?什么时候让她回去?”


“你问什么时候,那也要看我们的同事什么时候能把她带过来,他已经去找她了…….等等,你怎么知道是叫朱云的能回去?”女人唠唠叨叨,连忙翻看着记录查看。


“……我穿越来之前认识穿越过后回去的她。”


“不可能吧,如果有这种穿越到同个时代,并且两人认识的意外发生的话,一般你都会被剥夺那段记忆的,哎呀,难不成你想起来了?”女人想到这种可能,震惊地看向安娜。


“朱云被送回去之后一直追着我,不过那时我觉得她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穿越之后确实失忆了一段时间,后来想起来才有这种猜想,你同事什么时候能把朱云带过来带她穿越回去?”


“唉,你那个朋友去的地方太隐秘,不是很好找,如果找到,很快就可以带她回去的……实在对不起,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不然这种记忆你不可能记起来的。”女人神情激动地握住安娜的手,试图跟她感同身受。


“朱云回去会怎么样?我那时是在山上摔倒的,又会怎么样?”安娜不理会她的多情,继续问着她想知道的信息。


“既然你们在两个时代已经认识,而你又回不去,我们会抹去朱云关于你的记忆,而你在原来的时代已经死亡了。”


“……”听到女人说得轻松,安娜惨然一笑,她猛地眨眼,想把涌出眼眶的泪水压回去,“请务必彻底抹去她的记忆,不要跟我一样,又想起来,徒增苦恼。”


“是,我会尽量的。”


“用你的生命跟我做保证!!!”安娜突然提高声量,暴怒地喝道。


“对不起!!!!我用我的生命跟你做保证,一定彻底抹去朱云有关于你的记忆。把你的人生搅弄得一塌糊涂真的非常对不起!!!”女人立刻鞠躬哈腰答应。


“……哥,你觉得不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很关心那个叫朱云的。”高个子男人小声地问年纪看起来比较小的男子。


“你少根筋吧,这不明摆的事吗?”


“让我走。”安娜怒气冲冲地命令。


“好好好。”那个女人立刻把安娜的手腕的银环收了回来。


安娜转身正要离开,那女人突然又说。


“那个……安小姐,你体内的毒素已经积累得有点高了,现在停手还有机会,请你不要再继续喝那些加了慢性毒药的茶了。”


“……”


“这个时代虽然跟你成长的时代不同,但真的有人对你好,那个郡主也好,那个狱卒也好,甚至那个叫小花的小女孩,他们都希望你能活下去,你就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闭嘴。你没权利指点我怎么过。”安娜声音沙哑地回了一句,头也不回地往林中走去。


“她觉得自己欠了太多情,不知道怎么过才好。”年轻的男子走过来看着她的背影叹气说。


“她心里装了太多心事了。”女人看着安娜孤独的背影出神,“真不想她慢慢把自己推进深渊。”


“老四那边不知道怎么样?要是那个朱云不愿意走,到时该怎么办?”


“……我站在安娜这边,会尽量帮她实现她这个愿望。”


“说到愿望,她其实更期望自己能回去吧。”


“她一消失,李素阳立刻疯掉的可能是80%,自裁可能20%。”高个子男人看着平板上的数据说。


“看吧,疯掉的郡主比死掉的郡主可怕多了,我可不想背着历史会被搅乱的风险。”


“看了这三个人的数据跟事迹,不考虑能不能回到现代,你们站哪对?”大个子男人好奇地问。


“我站朱云,自由意志万岁。”年轻的男人说。


“我站郡主,霸道总裁爱上我赛高。”女人说。


“你好歹也是27世纪的人类,迷什么玛丽苏小说啊,你是几岁的小女孩?”年轻的男人不爽地讽刺起来。


“自由意志都是骗人的不是早就被证明了吗?就你境界高,两个现代人在一起能白头偕老的几率是56%,而古代人在一起的几率是87%,我是根据科学理论数据做出这样的选择。”女人不服气,反讽了回去。


“所以说自由意志重要,古代人在一起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他们有分开的条件吗?你怎么不用你那米粒大的脑瓜想想。”


“所以我现在站一个稳定的古代人和不稳定的现代人这对,再怎么样都比56%高,你懂个鸡毛?!”


“李素阳就是个暴力的神经脆弱患者,你从哪里看出来她会对安娜一辈子都好,不虐待她不抛弃她?”


“朱云就是个自私自以为是的小屁孩,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她适合安娜的?难不成安娜不能有自由生活要照顾她一辈子吗?”


“安娜跟李素阳在一起就有自由生活?笑死人了!”


“安娜X李素阳!”


“安娜X朱云!”


“……两位老大……”高个子没想到自己随口一个问题会引发他们撕CP,有些为难地要上前劝说。


“哼!”


“哼!”


“两位老大,修虫洞了……唉,不知道阿四找到朱云没有……”




————


“郡主。”


“怎么了?王婆。”李素阳看着手里的账目本,最近她心情不错,似乎放下了很多事,对下人们也温和了起来。


“安小姐托老身把一些首饰拿去当掉……”管家王婆把一包用青色绸布抱起来的首饰放在李素阳面前。


李素阳默默翻开一看,那些首饰都是她千金购来送给安娜做礼物的,这女人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居然敢叫人拿去当掉。


“然后呢?”


“她托老身把当换的钱交给西坊一家人,说那人是她一个朋友的遗孀,还有一名遗腹子,唤作何姑。”


“......你去帐房领20条金铤拿过去,这些东西先放我这。”


“是。”


“去吧,顺便叫王冰过来见我。”


“是,老身告退。”


不一会,一个叫王冰的精瘦汉子走进来,对李素阳行了行礼。


“调查下西坊叫何姑的女人,还有她的丈夫。”


“是的,夫人。”


对于安娜所有东西,李素阳都好奇,她想了解她,发自内心的,现在安娜暴露出本性来跟她相处,她不知为何,却又多喜欢上她几分。


低头闻了闻手腕,上面是一股淡淡却沁人心脾的香味,安娜告诉她,涂香料精油要涂在手腕处跟耳后,她按照她的说明使用,时时都能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着安娜制作的香料,这让她的一向紧张的精神仿佛放松了下来。


没事的,她会留下来的,只要我足够好就行了。


李素阳这样告诉自己,沉下气来,继续着刚刚的工作。


只是这时外面传来玉鹊的敲门声。


“主人,安小姐过来找您。”


“……”李素阳抬手把刚刚拿包收拾收进怀里,才道,“让她进来。”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在这里?这是新建的吗?”安娜原本无聊在郡王府中四处乱逛,远远看到玉鹊站在一座豪华的阁楼门前,知道了李素阳就在这里,这才寻了过来。


“……你不是想到过去的我会害怕吗?我不想你再想起那些事,”李素阳抬头看到安娜还是一身不羁在白衣装扮,“我现在还有事,先做好才能陪你。”


“你忙吧,我到处看看。”


“玉鹊,叫厨房送几样点心过来。”李素阳淡淡地对外面的玉鹊吩咐。


“是。”


“真奇怪,原来她不是应该时刻陪在你身边的吗?”


我不喜欢我看账目的时候有人在身边。李素阳在心里说,但她喜欢安娜在她身边,所以她没说出口,而是低头批改计算了起来。


安娜不再去找她说话,她看到后间摆放了许多书架,走了过去,看到一本《贞观政要》,拿到手看了起来。


只是古代的书字是竖着看,且通篇的文言文,她看得极为不习惯,不多时,思绪就飞了起来。


如果我是穿越到武则天那会,说不定才好玩呢,要是能掰弯女王什么的,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安娜暗笑着,把书放回去,又去看书架,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本告诉她现在是哪个年代的,距离她知道的最后一个唐朝皇帝唐玄宗是多少年了。


“你最近吃喝不好吗?” 不知何时,李素阳已经端站在书架边,她问道。


“没有啊,挺好。”安娜一脸无邪地回答。


“你看起来不如以前精神。”李素阳走近前, “你刚刚在想什么?想读什么书,我给你找。”


“我在想,如果我穿越到武后那个年代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


“试着……”


“放肆!”仿佛一下子知道安娜要说什么,李素阳立刻喝止她。


安娜哈哈笑了起来。


“这种事不可乱说,小心祸从口出。”李素阳认真地告诫她。


“好嘛,知道的。”


“……”李素阳看安娜向自己示弱,不由得心软起来,想自己刚刚是不是说话太过了,道,“你是1000年后的人,那时的人,对则天大圣皇后的评价如何?”


“万千女性的崇拜对象哦,毕竟是中华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皇帝,很有意义,我也特别敬佩她。”


“……你们那时,女子像男子一样从政也是可以的吗?”


“嗯,可以的,虽然局部不平等,但总体来说,大家都认可平等。”


“女子的责任不是在家相夫教子么?说起来,你说你是经商的,你的家人不会觉得蒙羞吗?”


“不会啊,他们很自豪我获得好工作,赚到钱,那时的人,选择工作也好,选择在家做家庭主妇也好,都是可以选择的。”


“你选择什么?”


“当然是工作,工作可以不依赖别人,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怎么花,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那,如果有个人愿意给你大把的钱花,对你好,你也不用去工作了吧。”


“又没有那样……”安娜笑着,想说又没有那样的傻子,但说到一半突然看到李素阳看着自己的热切眼神,不由地脸一红,差点中了李素阳的告白圈套,“总之还是靠自己比较好。”安娜生硬地转移了话语。


“如果有那样的人,你会接受吗?”李素阳靠近安娜,拉着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问。


“……”安娜咬着唇低着头不回答,被握着的手指尖紧张地扣着李素阳的手心。


“你……”


“对不起,”安娜浑身发抖,满头细汗,“我可能病了。”


李素阳长叹了口气,抱住安娜,“给我些时间,让我了解一个来自1000年以后的你,好吗?毕竟这件事对我来说,太不容易了。”


“……”安娜没说话,她把脸埋在李素阳的脖颈间,手却始终不肯去抱住她。




————


“温大夫,哪些东西有问题?”玉鹊带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在安娜的房间转, 此时安娜正被李素阳带去打马球不在住处。


李素阳自从察觉到安娜身体变得虚弱,就一直想着问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对方却总是避而不而,她这才使唤玉鹊带着郡王府的大夫过来调查安娜是否误食了什么,或是住所有什么邪祟。


温大夫四处走了走,翻看着安娜制作香料的干花,又闻又捏,一样一样看着,最后又摇摇头,一直找了大半天,他才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闻了闻。


“是这个。”


“这个里面有毒吗?”


“不多,是焰冰散。”


“这是慢性毒药吗?”


“是,服用者需用寒食散缓之,如若不服解药,在三年之内就会暴毙而完,但我看这茶杯,是一点一点服用,那样毒发会缓慢许多年,但……要解毒就更加困难了,唉,这是那个安姑娘的?她,她怎么要这么对自己?”


“郡主叮嘱,不要告诉别人,知道吗?”


“是。”


“这样服用,大概能活几年?”


“大概7,8年吧”温大夫捏着白胡子说。


“好,我们走吧。”玉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她只是完成李素阳交代给她的事,所以她送走温大夫,就去向李素阳汇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