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贵客临门(上)

作者:青帝丶
更新时间:2018-03-17 18:55
点击:105
章节字数:3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厢林府已然饭后拉起了家常,大理寺却仍旧忙得不可开交。

陆往深方审完一案,心口压抑至极,几乎教她喘不过气来。眼前一片血幕,连带着头脑也昏沉起来。她埋下头大口喘气,有如一尾被抛上岸正垂死挣扎的鱼。即便她隐藏得极好,四下差役都并未察觉,却敌不过自那斩刑判下后便盯着她的苏兮辞对她的了解。

瞧着陆往深起伏剧烈的胸口,苏兮辞不禁上前几步,忧心道:“阿深……”

“无妨。”陆往深仍旧是那般平淡语气,却掩不住话语中一丝颤抖。她稳了稳心绪,抬起头时已然是没事人,唯有额上渗出一层细密汗珠。

她抬手要去端案台上的茶盏,刚触及那白瓷却控制不住手上颤抖,将那茶盏打翻了去。

下方吴望与诸多差役一同循声瞧去,无声将这一幕敛入眼底。

“将这儿拾掇拾掇,重新替陆卿沏杯茶来。”苏兮辞将那茶盏扶正,朝后头吩咐一句,茶水顺着案沿滴落,沾湿了她指尖。

恰在这时,两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正堂前,几个起落间已来到陆往深身侧。他们全身匿在衣袍与斗笠内,看不清面容,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其中一人俯身在陆往深耳侧说了些甚么,陆往深浑身骤然一僵。

“当真?”她不禁再确认一遍,生怕听错了甚么。

那人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知道了,下去罢。”陆往深只觉头又昏沉了些,语气间染上一丝难以觉察的疲乏。

不知怎的,她并不希望是这个答案。偏偏事实在眼前摆着,教她无可奈何。至于为何不希望,陆往深也并未觉察自己心底那份微小得可以忽略的心情。

……

林池渊同林清瑜在她卧房内听她诵读诗文,奈何心绪却跑远了去。

外头侍女轻叩几下门,林池渊替林清瑜应了,木门应声推开。

“三小姐,该去上课了。”侍女只迈进门一步,看向林清瑜道。

林清瑜的诵读声戛然而止,她撅嘴看着林池渊,面上写满了不情愿。林池渊回府的时间本就不长,且她向来不过夜,待林清瑜上完课,林池渊断不在府中了。

“现下几时了?”林池渊瞧着林清瑜的模样,只觉有些好笑,转而问向侍女。

“回二小姐,申时一刻。”侍女应道。

林池渊面色略微一沉,又即刻敛了去。

她记得清清楚楚,酉初时,陈家二老便要去大理寺领回陈放尸身了。经望闻药馆王掌柜一说,她觉得该去再将那尸身瞧上一瞧。恐怕陆往深同她一样心知肚明,此事断不及面上那般简单。

还有三刻钟,必须赶到大理寺去。

于是林池渊扯出笑容来,只能哄着林清瑜去上课了:“瑜儿乖,课业不可耽搁。姐姐隔几日便来找你,可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便是林清瑜身为亲姊妹,也不禁为林池渊呆滞一瞬。便也不自觉被勾去了魂魄,懵懵地点了点头:“好,好……”

“乖,那快去罢。”林池渊疼惜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朝侍女使了个眼色,“带三小姐去罢。”

“是。”侍女这才走近几步,牵起林清瑜的手,林清瑜便也随着她的步子出去了。

林池渊长舒一口气,估摸着她们走开了几步,立时闪身出去,迈开步子奔着正堂去了。

许氏正同王诗雅嘱咐些注意身体云云,现下瞧见林池渊倒有些诧异:“渊儿,你不是同瑜儿去她那儿了么?”

“瑜儿上课去了。”林池渊只迈进去几步便不再朝里,“娘亲,我有些事要办,来向您道别的。隔几日,我再回府来探望您。”

“怎的又要走了?”许氏眼底掠过几分失落,随即摆了摆手,“好罢,那你自个儿当心。”

“好。娘亲,嫂子,改日再见。”林池渊转过身去,当真是急急离去了。

许氏瞧着她火红衣袂瞬息间淡出视线,叹了口气。

依林池渊的速度,林府到大理寺不过一刻钟的事。

可现下她在大理寺外来回踱着步子,犯起难来。该以甚么理由进去,又要如何近得了陈放尸身?若是直言要寻那陆卿,只恐她贵人多忘事,转眼便认不得了。

在她寻思是否硬闯之际,不远处一对老夫妻互相搀着,冲大理寺方向来了。

瞧着二人失魂落魄的模样,加之老妇仍在不断擦拭眼角,十有八九是陈家二老了。

林池渊琥珀似的眸子一转,心底便有了主意。

陈己夫妇自打昨夜等了许久都不见陈放归家,却等来何萧告知他们今日酉初前去大理寺收回儿子尸身。陈己之妻王氏本就身体抱恙,卧病在床,如今连家中独苗都死于非命,险些教她背过气去。

夫妻二人彻夜不眠,互相安慰着捱到今日,总算是赶着到这大理寺来了。

正当他们离大理寺只剩十余步时,眼前一片火红挡了道。

陈家二老愕然抬头,却见一个姑娘着一袭红衣,生得好不美艳,伫在他们面前。那姑娘一双通透的眸子里水光潋滟,一袭红衣穿得颇有韵味。而今女子穿红衣的并不少,可因着质地和配色,尽穿出了些胭脂俗气。眼前这姑娘偏生将这红衣穿得飘逸洒脱,好似世间除了这红色再配不上她。

“请问,你们是陈放的爹娘吗?”林池渊踌躇道。

老夫妇面面相觑,这样貌美的姑娘竟认得他们,简直教他们受宠若惊。“是,我们正是。不知姑娘如何识得我们,此番叫住我们又所为何事?”

林池渊眼底闪过些许欢喜,又端得些得体的礼数:“我,我是陈放的、的……”她一时双颊染上些绯红,即便不再指明,陈己夫妇心里也有了底。看着老人了然的模样,林池渊心中石块落了地,双眸却登时红了:“我今晨才听何萧说他……他竟遭了这等事,有听说你们二老今日要来……领陈放归家去。故而一早便在此地候着,请你们许我……再见他一面。”

陈己和王氏近乎呆滞于原处,瞧着林池渊泫然欲泣的模样又分明不是作假,却也教他们心头一酸。“我们家陈儿如何讨得上姑娘这样的媳妇啊……”王氏说着,又落下泪来。

“也是我们不好,他总说要等安定后再告诉你们,你们定会欢喜的。”言及此,林池渊又有些嗫嚅道,“若是老人家准我同去,只求说声是他妹妹便是。”

陈家二老虽说生活拮据,却也是明事理之人。陈放既未尝将这姑娘明媒正娶,而今又出了这等事,自然不可耽误了她前程。眼下陈己便也连连答应:“当是姑娘莫要介怀才是。姑娘且放心,你能惦记着来瞧上一眼,已是陈儿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只是还不知姑娘芳名?待会儿进了那大理寺,也好相称。”

闻言,林池渊面露些难为之色:“两位老人家,并非我不肯说,只是家中不甚在意名讳之事,平日里也只以丫头称呼。若是不厌弃,也随家人唤便是。”

夫妻二人上下打量着林池渊,那一身衣物如何看来皆不是他们负担得起的,加上腰间坠着的光滑玉佩,合该是大户人家出身。可竟有大户人家也不愿予小姐一个名姓?虽说心底困惑,却也不好问出口,况且眼下先去大理寺迎回儿子尸身为要,他们也就点头应了。

林池渊搀着陈己夫妇到了大理寺外,正要抬脚进去,果不其然,遭守门差役拦了去。

“来者何人,所为何事?”领头差役手中长刀一半出鞘,拦在三人身前,沉声喝道。

陈己连忙应道:“官老爷,行行好。小老儿陈己,应大理寺卿之命,携妻子来领回我儿陈放尸身。”

那差役来回觑了他们几眼,嗤道:“等着。”旋即转身朝里通报去了。

“陆卿,外头有一老头,唤做陈己,说是来领陈放尸身。”

陆往深应声抬头,淡淡朝外瞥了一眼:“只有一人?”

“还有一老一小两个女人。”差役答道。

“女人?一老一小?”陆往深凤眸一挑,轻声念叨,“昨夜不曾提及这陈放有姊妹罢。”

“那,陆卿您看……”

“来人去将那尸身抬上来。”陆往深扬了扬手,“且教他们进来。”

差役应了一声,转身除出了正堂。不多时,果真领回两老一少三人。

老夫妇一上去便千恩万谢地跪了,林池渊僵着身子杵在原处。她埋着头避免与陆往深视线接触,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不必多礼,下站何人?”陆往深不问二老,却盯紧了林池渊。

怎的又是一身红衣,现下时节尚这颜色不成?瞧这衣服质地,同那陈家二老身上的全然不是一个等级,当真是陈放的姊妹?

林池渊不应话,陆往深却是略微蹙起眉。这身衣服,越瞧越眼熟。

陈己方才搀着王氏起身,却又险些跪将下去:“这,这是小老儿的女儿。丫头,快,给陆卿问个好。”

“不必。你且抬头来与我瞧瞧便是。”陆往深墨眸一刻也不曾自林池渊身上挪开,笃定道。

林池渊见躲不过,只好抬起头,面上全然不是先前见着陈家二老时的凄然。

陆往深瞧着下方那张带着戏谑笑意的脸,险些再次打翻了茶盏。

苏兮辞正吩咐了差役在后头挪动尸身先行出来,瞧见陆往深不大自然的模样,走近去问道:“阿深,怎的了?可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非也。”陆往深端过茶盏,葱段似的手指将白瓷捏得紧紧的,“有贵客临门。”


咳 我们渊儿不能去戏班唱戏当真是浪费人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