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完结)

作者:西瓜啤酒
更新时间:2018-03-10 15:19
点击:153
章节字数:48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2



于波眼看着崔祐嵂收拾好东西。其实崔祐嵂带着的无非就是那两个公文包而已,她看着那两个包,觉得冷冰冰的,心里甚至思索起来崔祐嵂就这样结束了一项任务会不会很开心。她觉得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崔祐嵂很奇怪,因此每次都是拿余光偷瞄,但当下崔祐嵂也看着她,她就顾不上那么多了,肆意地打量起来,从崔祐嵂的鞋尖到崔祐嵂头顶新生出来的头顶倔强立着的头发丝。于波看完崔祐嵂头顶那直挺挺立着的头发之后突然笑了,觉得这几根头发和崔祐嵂一样,有一种她所无法理解的自信,但是那么可爱。

“回去之后会有一段休息吗?”于波问。

“是的,会休息一下。”崔祐嵂点点头。

真好啊,是回去跟喜欢的人一起待着吧。于波看了看当下她们所处的这个房间,觉得太空荡了。

“你不会再回来了吧。”于波即便再克制自己,还是憋不住要问这句话。

“如果你遇到了特别危急的需要我的时候,我还是会来找你的。”

“特别危急……就是我快死了那种?”

“那个就有点太危急了……不过假设遇到那种情况,你当然可以找我过来。”

“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你可以让那只猫去找我,它已经认得我了。”

“啊,那只猫。”于波听完就皱起眉头,她听什么也不想听到那只猫。

崔祐嵂往外走了,于波也披上外套,陪着崔祐嵂走出去。她们一起走过那条臭水沟,于波忍不住抬起胳膊用袖口遮掩那股臭味,她抬头看着崔祐嵂的外套,依旧是那种墨绿色的布料,那种布料干净得似乎没有任何不优雅的味道能附着上去。在崔祐嵂漫长的人生中,这段路过臭水沟的日子只是短短的一瞬吧,就像车进了长长的隧道一样,一眨眼就过去,回到太阳底下之后连记忆都不会剩下。

于波突然觉得崔祐嵂回去也好。这个地方这么肮脏,周围充满了各种不安全的因素,她自己还捆了一个仇家在不远处的破仓房;这件事情她甚至没有胆量和崔祐嵂坦白,如果她说了,崔祐嵂又会怎么看她?

“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于波说。

“肯定还是会有一大堆事情,不过谢谢了。”

“我会想你的。”

于波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她知道崔祐嵂听到了。她隐约听见一句回应,但不确定那是不是真实的。

她们走到街道上,于波和崔祐嵂一起走进那些大楼笼罩之下的阴影里。于波看到那些华美的橱窗,她想着电幕那头是不是到处都是这种地方。到处都是成年人,都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每一个人都很厉害,世界在理性的规则之下顺利地运转。莫名其妙地,她心里明白她们这一别之后彼此就再也见不到了,当下心里的感觉和她最后一次看见汪冉背影时一样。

“再见了。”崔祐嵂在电幕前朝着于波伸出手来。

她们眼前是戒备森严的电幕大门,许多持枪的警卫层层叠叠地守在那里,每次到这种地方于波都觉得很恐怖。这次她突然想到,击毙斯塔的人此刻也许就在她面前。

“再见。”

“我会把你送我的花做成干花好好保留着。”崔祐嵂说。

于波听完之后挑了挑眉毛,她心里很激动,但在这种情况下的激动很快就被失落的情绪吞没了。

“谢谢。我希望给你好的回忆,即便是无法持续的美和鲜活我也希望能将它带给你,是出于这种心态把花送给你的。你要想办法把它保存下来我真开心。”

“其实我总是在想,你这么年轻,相比回忆,我觉得你的未来会更丰富多彩。”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吧。”于波觉得时间不多了,她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她看着崔祐嵂,突然说了一句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的话:“我们幕布那头见。我过去之后会找到你,到时候我请你吃饭。”

崔祐嵂愣了一下之后笑了:“我请你比较好。”

“到时候猜拳决胜负。时间不早了,种在这站着也不是回事,你快走吧。”

于波说完又往前送了两步。没过一会儿,她就看着崔祐嵂的背影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她朝前走了两步,和之前送汪冉时一样被警卫拦住了。她看到崔祐嵂的背影消失了。她总以为离别会是盛大的,璀璨的,结果事实无数次告诉她离别就是像现在这样,这么空虚、冷清、孤独,只让人想起余后生活的艰难。臭水沟旁,她没有任何自怜的空间。她思念崔祐嵂,但也只是思念而已,在崔祐嵂消失的那一瞬间她们的人生就已经被彻彻底底地切断了,她回想几分钟之前的画面时都已经无力捕捉其中的感受。

“走远点走远点,不要在这碍事!”一个警卫过来说。

“你知道电幕那头是什么样的吗?”于波因为全心全意地思索着这个问题,于是没头没脑地抛出这一句。

“不知道啊,那种地方谁会知道?”

“可是你们天天守在这里,难道不知道那头是什么样的?”

“我们只是拿工资而已,谁也没权利到那头的。你问这么多做什么?那头什么样关你什么事?快走快走!”

于波被赶着离开。那群警卫全都没看过那头是什么样,也就是说都是从这边选出来的人,他们一边闻着下水道的味道,一边不惜以杀人为代价来维持秩序。于波看着那群人一副霸气狂妄的样子,本以为他们会多出很多权利,至少也是从那边特地派过来的人。

“斯塔就是被这群人杀的。啊,不过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能送我的妈妈一条项链的话,我也宁可拿着枪站在这。”于波走回家里的路上又路过那条臭水沟,“幸亏她不需要我送她项链啊,不然我走的路恐怕就大不一样了。”

她回到家就立刻拿起衣服和身份证明,一秒也不耽搁地跑着到管理区,排了半天的队,终于到了她到服务台前。她见到的依旧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女人,她又一次迎上那双像青蛙一样凸着的眼睛。

“我把身份证明带来了。”于波说。

“什么?”

“你上次说我要带身份证明,这次我带来了。”于波说着把身份证明拍到桌子上去。

“我每天要面对上千人,哪还能记得你是谁!”女人依旧是那副刻薄的表情,话里话外全是嫌弃,她抓住证明看了一眼,在机器上敲了敲,随后就把证明丢回给于波,“没成年,回家去!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

“怎么没成年?我明明成年了,已经过了十八岁了!”

“十八岁只是别人的成年标准,你们不一样,你们要到三十五岁算成年。过两年再来吧。”

“‘我们’?”于波皱起眉头,“三十五岁成年?怎么不说八十岁成年算了?”

“你别不识抬举。”

女人看了于波一眼之后抬起手,招呼了保安。保安看到之后努力地穿过密密麻麻的人潮挤过来。于波见了这个情景之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把身份证明从女人手里抢回来,转身就跑。她一路跑出去,一直到那条连接着幕布的狭长大街上才停下。

她看着电幕,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她不抱希望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心里也很清楚,几万分之一的概率对于个人来说,就等于不存在。她明知道过不去,只是为了不让她自己和崔祐嵂的努力付诸东流而去象征性地尝试一下而已。不过结果比她想得要戏剧化得多,她原来还没有成年,这么说来她可以要求她母亲抚养她,也有权利去和成年人耍赖,比如趴在地上滚两圈不让崔祐嵂离开。

她在脑子里想了想那些画面,觉得很幸福,可惜有些幸福注定不能成真。叹了一口气之后,回头往家跑。

她看到猫默默地趴在她的门口。她和猫对视着,觉得此刻猫似乎也因为崔祐嵂的离开怅然若失。她突然意识到如果她想和谁倾诉当下这种想要流泪的心情的话,就只有对着这只猫倾诉了,天底下只有这只猫知道她曾经遇到过崔祐嵂。可能知道这点的还有头顶的星空,以及眼前的那两棵树,但它们不会说话,也不会像这只猫这样望着她。

于波上前两步,把猫抱起来,久别重逢的时候他们彼此都很贴近。猫蹭了蹭她,并没有因为之前她的疏远而想记恨她。

“对不起,你不要讨厌我,我之前对你太刻薄了。猫要捕杀鸟,人类要欺压人类,我也没办法反抗全世界把崔祐嵂拉到身边,这一切都是世界运转的方式,并不是由你决定的,我不应该把怒气都撒在你身上。”

于波说完话把门打开,将冰箱里的食物找出来,将所有耐储存的都抱出来在猫的注视下放到外面墙角下。她摸了摸猫的头,一人一猫深深地对视一眼。

“拜托你做最后一件事。”

于波写好字条之后揣在兜里,她把猫抱起来,一路小跑跑到了机构前面,抱着猫挤进去。于波从猫的眼神里看出了诧异的成分,她回想一下,也觉得自己的行为从人类角度看是很奇怪的,从猫的角度看好像也一样。

“看到那个女人没有!那个长得青蛙似的女人。来,我带你闻闻她。”

于波抱着猫又往前靠了点,她把猫送了出去,猫一下就跳到了问讯台上,那个女人大吼了一声,于是猫又跳回来了。于波抱着猫哈哈大笑,又一路往外狂奔。到了小巷之后,于波和猫一起坐在地上,她抬手把纸条绑在猫的腿上。

“好朋友,这是我拜托你的最后一件事。左边这个你晚上的时候给她送去,如果可以的话在她身上撒泡尿也行,不过你得注意安全。右边这个,你明晚送去警察局。”

于波说完以后满怀期望地看着猫,她俯下身子和猫蹭了蹭,猫舔了她的脸颊。

“这是我第一次拜托你同时送两份。”于波说,“也是最后一次拜托你这种事情了,拜托啦。我们之后就再见了,不过只是在这边再见了,你可以到幕布那边找我。”

于波站起身来,她拥抱了那只猫——准确来说是让那只猫在她怀里停留了一会儿。

“这一刻你属于我,尽管只有一瞬间,你是我的啦。”于波说。

于波把猫放走,自己回家,她把钱揣在身上,紧接着全放在仓房,放到男人旁边。

“全还你,还有我攒的也都给你。”

“还个(生殖器)!你把我松开!”男人不管多虚弱,嘴上的骂人话一点都没逊色。

“会有人来把你松开的,说不定还是个美女。你好好享受吧。”

于波挑了挑眉毛,紧接着忍不住笑了,想着那个女人到底会不会受到诱惑之后过来,如果真的过来了,那仓房里的抢劫犯可是有非常好的下场。如果警察先来,那这个男人也可以放心大胆地跟警察倾诉一番她的不人道。

把想到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于波走回家。她思念着崔祐嵂,心里却很有一种快感,她想着崔祐嵂过两天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

她把斯塔留下的机器仔仔细细用抹布擦干净,背起来,盖上一块布之后绕着路不停地走。傍晚的时候她到了那栋破旧的楼房前面。

她抬起头看着天空,是和那天一样的火烧云,像人血泼洒在天上一样。她隐约听见远处传来一首老歌,但紧接着就发现是错觉。是谁让她听错?是斯塔还留在这里吗?

“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背着这个铁箱子走来走去的。”于波坐在废弃的花坛旁,自己给自己揉着肩膀,“我快要吐血了,真沉。你这家伙也不知道活过来帮个忙,真是没用。”

她瞪大眼睛瞪着斯塔死去的那块地,当下那里还残留着暗红色的痕迹。

于波学着记忆里斯塔的样子把箱子摆好,掀开之后看着里面的表盘。她深吸一口气。

“这都是什么狗东西!完全看不懂啊。”

于波一边感叹,一边想到斯塔对这方面的事情应该颇有研究,如果再有那么一点点机会……

“不要再想了,再想也没有用。命运筛选我们,靠的就是那一点点细微的差别吧。”

她看了一样时间,觉得时候正好,于是抬起手把开关打开。机器时隔很久再一次轰鸣起来,看着电幕颤抖起来,于波全身的汗毛也都立了起来。她看电幕一点点地为她打开,心里升起一股复仇的快感,像是她在亲手撕裂这块电幕,以及这边一切的条条框框。

声响使远处尽头的身影出现,也使警笛声越来越近地鸣叫起来。于波知道自己终究要过去的,因为她爱崔祐嵂,同时她也希望能完成斯塔没有完成的过程。她意识到似乎因为有了之前斯塔的先例,警察的反应更快了,虽然电幕还没能完全打开但是她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她深深地吸气,觉得眼前的景象和她思念着崔祐嵂的夜里一样颤抖起来。

她迈开腿大步地跑了过去,跑到一半时枪响在耳旁炸开,她没有理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奔跑的过程。风变得越来越嘈杂,但随后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她冲到那片白雾里,眼前什么也没有,她不再有头脑了。在电幕破洞处那白茫茫的雾里,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非常清晰、明亮,世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干净。

地上空空荡荡,雾气弥漫开来,在边缘一点点散去。电幕屹立在那里,干干净净,像没有人来过一样。

车在一旁路上留下刹车的印记,警卫跑下来,一帮人面面相觑,看着依旧噼里啪啦闪耀着电光的电幕,眼前什么也没有,一肚子威严不知道该对哪撒。听到声响从街上赶来的居民渐渐地聚集成片围在周围,警卫于是对着天开了几枪,开始全心全意地维持秩序;即便如此,人还是越来越多,最后半个城的人都聚集在了这边。

人群乱哄哄地涌动着,每个人都在问同样的问题:

“那个人是被烧得一丝不剩了,还是顺利冲到那边去了?”

警卫关注的也是这个问题,但他们没有权限到幕布那头,因此必须递交联合调查信息,等层层的审批下来之后答案才能揭晓。

火烧云浅浅地淡去,繁星涌现出来。那只小虎斑猫趴在于波家的房顶,看着星空,随后低头舔了舔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xtw136
xtw136 在 2018/03/14 21:46 发表

真是明显的隐喻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