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心结

作者:轶ryuuko
更新时间:2018-03-16 15:28
点击:97
章节字数:33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里彷如无垠的仓储室,进馆是普通的纵向书架排列,远望却如黑暗神秘的深涛隐浪,越往黑暗中去,就越发望不到尽头。此处是死后世界秩序最为森然的所在,生者死者的档案,一个完整或不完整灵魂的经过几世生历,几次分离融合,又在死亡的世界里如何次次转生,具是可考。

书册典籍可随意翻看借阅,事关生死的档案却要有特别的授权才可能找到、看到。



失控了呢。


怀里抱着几个档案袋,指腹摩挲过架上凹凸不平的烫金书脊,这是她今天第七次失神。


取书台的滑轮声从右前方转到她所在的这一列来,像没人推着,自己动的。那便是苏永劼了,整个C级总部只有他还没一米五的台子高。手脚利落地固定了取书台,一个纵跳瞬移已站在江墨文上方,背着小手,时不时捋一捋他的小辫子。

江墨文知道这孩童是个存在了一百多年的精神体,总部最碎嘴的领导,私下里人称“老妖精”,不过因为她懒得和别人说话,一直以来没怎么和这“老妖精”有过交流。


“小江,你要看便是将它取下来,总抓着书壳也阅不了书。”

“恩。”江墨文拎下那厚册子,随意将它与怀里的档案文件放在一处,瞧瞧窗外日头已落,想着该回去了。刚迈开步子,苏永劼却趴在台子上向下望她:“小北萤前天还铃铛给我时,说你自从回来就不怎么有精神。”


江墨文心有所想,略微斟酌答道:“在任务里受了些战争创伤,还需要恢复一下。”战争创伤倒在其次,自己的失控落泪和那一瞬间浓厚的委屈叫她又自责又羞愧——也算是经历了多次独立任务的老干事,情绪失控这种事是不允许出现的,不管遇到什么困境。拥有搭档的第一次任务没有做好表率,更加无法面对自己的学生。


“那便好好休息几日,任务之事并不十万火急,况且再给你们两人一些磨合和交流的时间。”

“好。”她点头,这老妖精真是洞穿万事,提醒她搭档间交流的必要性。


苏永劼的长生辫儿垂在颈侧,发尾细细绕的红绳鲜艳明亮,眯了眼笑着瞧向她的怀里,胸前铃儿适时响了两声,他的声音细嫩清澈:“《死后的视野》,姜成写的,是好书。”


江墨文一弯嘴角,低眼扫了那紫底金字的封皮,便微微点头示意而去了,清亮稳健的踏地声荡在空阔的图书馆。


陆北萤完成了第一个任务,也算孤魂野鬼“转正”了,总部在职工宿舍区给她安排了正式的住处,开完了庆功会,这会儿她正揣着新房钥匙和工资卡晃晃悠悠下康复中心的楼梯,她没有什么好带的,分配的行李箱干脆送给了同房病友,死去的寥然一身感在此刻格外强烈——这世界上,她除了自己,什么都没带来。

江墨文刚到楼下,就见陆北萤一脸茫然站在楼梯口,向左边街道迈一步又收回来,嘟囔一句什么,又转向往右边走。

“陆北萤。”她唤她。

“哎!”陆北萤愉悦地应声回头,脸色一时变得有些讪讪,“我想找你来着,总部还没给我配通讯器,我也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江墨文看她穿戴得整整齐齐,不解问她:“你去哪?”

“我……搬家……”陆北萤嘴角扬起来,“你住宿舍区吗?能带我一程吗?总部还没给我配车……”


江墨文的表情不太好看,之前任务指令出错尚在情理之中,毕竟精神传输不稳定,可若连物资分配也这样怠慢,正常生活规律被打破,精神体的状态会陷入不稳定,很可能因此在任务的梦境里迷失。因小失大的先例不是没有,总部应该重视起来的。

“那工资呢?打进卡里了吗?”她边问陆北萤,边快步走向停车场。陆北萤跟在她身边点头笑道:“恩,五后面四个零呢!做任务赚钱真多!”

江墨文为她成就感十足的语气好笑——做任务赚的钱本就是个数字,拿那数字去换取自己想要的生活用品,只是为了维持活着时一样的状态,以达到稳定精神体的目的。

死后世界历经了奇点期、天堂期、地狱期、返真期四个阶段,最后稳定在返真期,按照历法来算,现在已是返真历的第877年。


奇点期也称苹果期,第一批较为稳定的精神体仅仅通过此处完成转生,停留时间最长只有几分钟,没有精神体的停留,镜像反射也就几乎不存在,死后世界如一个奇点一般小,而苹果在生前世界常被人们和命运、起源一类的词汇联系起来,后来地狱期的文人墨客们乐于将其称为“苹果期”。

天堂期也称纵欲期,即初入死后世界不得已长时间生存于此的精神体们不加节制,因失去死亡和生育的限制而为所欲为,不知餍足,将这世界弄得乌烟瘴气,终于有一天,死后世界的生态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崩裂(天堂历160年),在此之后涌现了很多学者,他们拉帮结派宣扬主张企图维护死后世界的稳定,其中的一支代表性队伍史称“禁欲派”,建立了“禁欲王朝”,对死后世界实行严格统治,天堂历末年,死后世界正式进入“地狱期”,精神体受到食与性方面的严格管控,三天一食,半年一性,如同集中营一般。自然生态改观繁荣,精神体们却受不住了,巴不得早日转生,后来随着生前世界的发展,死后世界也镜像反射一般,封建王朝破灭,自由平等的观念传播开来,进入“返真期”,所谓“返真”,即尽量类比生前世界的真实来组织死后世界的运转。按照综合素质给精神体们分了等级,ABCD这般,每个等级设三位领导,除了日常的社会工作者,剩下的几乎都是负责维持两个世界秩序的“鬼差”,也称“灵魂引渡人”。“灵魂引渡人”这一职业和概念也是随着返真期的出现而出现的。①


配车标准一般也是依据精神体对于死后世界的贡献而定,像江墨文的座驾便是辆大越野,行驶在路上,仿佛时刻显示着她的卓越功勋。但实际上,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人在乎所谓的功勋,寂淡的气氛笼罩了整个死后世界。陆北萤透过车窗看井然有序的车流,想,不如说是失去指望了吧,生和死的本能丢失以后,人类灵魂深处最本质的欲求都泯然了。留下来的人只想安稳工作,安稳生活,等待着有一天回到那个血肉鲜活、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去,如此轮回。

支撑“返真期”死后世界运转的,大概是人类还存有的关于衣食住行的小快乐,关于娱乐活动的小欲望,关于维持两个世界秩序的责任感而已吧,她这样思索。


后来,苏永劼总赞陆北萤是个“与先辈有同样深刻思想的文人”,建议她著书立说,充实死后世界的思维宝库,陆北萤起初会脸红忸怩不好意思,日子长了,她会微微点头而笑,像极了她的导师,然而她也再没机会将自己的思想写下,让它们变成某本暗色纸壳烫金字的书,静静沉睡在图书馆的角落,被某个人不经意间取下翻阅。当然,这都是后话。



生活用品购置齐全再整理好她的小窝已是晚上九点,两人加热了便利店的盒饭准备在陆北萤家草草解决。面对面坐着,陆北萤倒有些拘谨。生前都是妈妈煮了粥喂她,临终只能吊蛋白续命,后来一直在康复中心吵吵闹闹的食堂吃,很久很久没有和谁一起同桌吃饭,就这样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在温馨的居室里。

虽然是平平无奇的盒饭。


“那个……”陆北萤突然出声,见江墨文抬眼看她,不知怎么的就低了眉眼望向对面的叉烧套餐,“我……”

女人的手执着筷子顿了下,利落地夹起几片叉烧来,落到她饭盒里:“吃吧。”

“啊我不是……”陆北萤脸上烧起来,“我是想说,谢谢你一直这么帮我……老师……”

老师,叫起来怪异得很。江墨文的发丝落在脸侧,将口中食物咽下去,不明白这女孩大晚上的是怎么了,这么生疏。陆北萤在此地无亲无故,作为导师和搭档,该帮当然是要帮一手的,又不是什么顽劣不省心的孩子。


“应该的。”她轻声道,“有要帮忙的就找我,明白吗?”


“唔,恩。”她答应着,咬了嘴唇点头,将自己的鸡排分了几块夹到对面去。


想起傍晚苏永劼的善意提醒,江墨文展开面容,用筷子中断了那稚嫩的“回礼”行为,再次温声说:“我听苏永劼说了,以后有想不明白的问题,关于我的,关于你自己的,都及时来问我,好吗?”

陆北萤抬头已是泪光闪闪:“我……我怕你精神崩溃……你那时候受伤……很严重,我听不见你在想什么……你还……还……”


还哭了。


江墨文第一次在她面前支持不住地哭泣。


那血水和热泪浸在胸口的黏意直到此刻还挥散不去,她自责未曾早些在梦境中找到她的气息,自责锻炼不够,听不到她的心声。


江墨文听到此处是眼角有些酸了,没控制好情绪,让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学生这样牵肠挂肚的老师,不够格做一个好老师。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她说,“我也有失误。”对面的女孩又坚决地摇头,江墨文放下筷子给她擦泪,温而很笨拙。她也很久没去触碰一个人,几乎忘记泪和脸颊的触感。


女人的手指有茧,但挡不住柔和的温度,陆北萤止住了泪水,江墨文看着她一塌糊涂的眼角鼻头,那些记忆纷至沓来,她多像从前的自己,情感丰沛,能力又不足够,时时感到很多事无力而为。


再往前,她也记不清了。


“老师,我可以这样喊你吗?”


“恩。”她笑说,“吃饭吧。”


喜欢就留言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