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9弹 回程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2-25 21:36
点击:955
章节字数:41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神崎·H·亚里亚。」

一个年幼的女声在偏殿外响起。

她低头思考着什么之后用力摇了摇头,强压下将心底的不安,赤脚向熟睡中的亚里亚走去。

这名少女叫星伽粉雪,是白雪的6个妹妹中最小的一个。

——如果亚里亚醒着的话一定会认出她就是那天晚上路过新宿救下的小女孩。

粉雪脸上的神情非常严肃,她的左手拿着一把跟她的身材完全不相配的日本刀。

那是白雪的色金杀女。

不,准确的说是被白雪使用着的。

色金杀女原本是属于星伽神社的非常珍贵的宝物。

被白雪使用只是因为她是星伽神社下一代最优秀的继承人。

所以,如果出现比白雪更加出色的继承人,那么随时更换色金杀女的持有者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粉雪现在拿着色金杀女的原因并不是变更了持有者。

而是——

锵。

她握上色金杀女的刀柄,然后缓缓向外拔出。

——整个过程中她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神崎、亚里亚……」

粉雪再次念出亚里亚的名字。

「对不起了。」

像是要稳住颤抖的手一样改用双手握刀。

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高举起色金杀女——

「——亚里亚!」

「!!」

粉雪的动作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停顿了,但下一秒她就闭上眼睛胡乱地用力砍下。

「粉雪住手!」

铛!

色金杀女的刀刃被突然出现的锁链捆住。

「库……为什么……」

无论粉雪再怎么用力也无法往下移动一分。

「就差一点……为什么不让我杀了她!姐姐大人!」

有点怨念但更多的是不解,粉雪转向门口大喊。

但白雪没有回答,而是快步走到亚里亚身边确认她是否还活着。

——那紧张的神色是粉雪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呼……」

白雪松了一口气。

——幸好亚里亚只是昏迷。

应该是桌上的茶水里放了迷药。

别说是亚里亚毫无警戒,恐怕理子和贞德也不会想到亚里亚会在这戒备森严的星伽神社被偷袭。

况且这里是白雪的家。

「粉雪。」

「呃!」

被叫到名字的粉雪往后缩了下身子,即使白雪仅仅只是看着她皱起眉。

「以玩笑来说,稍微有点过火了。」

白雪当然知道粉雪并不想杀亚里亚——因为她在犹豫。

但她也知道粉雪是真的要杀死亚里亚——因为『绯弹』。

如果亚里亚被绯绯神附身,那么她就会变成谁也阻止不了的杀人机器——在星伽历时2000年的岁月里曾经发生过跟远山武士联手杀死绯绯神寄宿者的事。

不想杀死亚里亚,但却一定要杀死她。

老实说这很矛盾。

不仅对粉雪而言,对白雪也是。

尽管粉雪讨厌亚里亚,可她不想杀掉亚里亚。

不想杀死身为武侦的亚里亚、不想杀死在路边偶尔遇到的救过她的亚里亚、也不想杀死她一直嫉妒着的抢走了她的姐姐大人的亚里亚。

但她知道她必须杀掉亚里亚——杀掉、身为绯绯神的亚里亚。

「……为、为什么……」

粉雪紧张地咽下了口水,可能说出口的也只有零碎的几个单词。

——为什么要阻止我。

白雪知道她想问什么,但她只是跪坐在榻榻米上向粉雪伸出手——示意粉雪把色金杀女交给她。

「这东西,粉雪拿还太早了。」

「……」

虽然语气跟平时一样温和,但她的眼神里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粉雪撇着嘴松开了色金杀女,任由白雪拿走。

「粉雪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白雪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还好,粉雪是一时糊涂。

如果她有心想杀亚里亚的话只需要在茶杯里下毒药就行了,哪还需要自己亲自动手。

不过就连白雪也没想到一向乖巧的粉雪会用迷药这种手段——为了杀亚里亚。

「我……」

粉雪猛地抬头想说什么,但很快又把头低了下去。

「星伽的巫女不可以用下迷药这种卑鄙的手段,回青森禁足3个月。」

「……!?」

以为自己会受到重罚的粉雪不由得再次抬起头。

白雪没有再说话,她走进里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怎么了?还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过了几分钟,白雪抱着一条毛毯走出来。

「姐、姐姐大人……」

粉雪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没动。

接着,她握紧拳头鼓起勇气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口——或许是因为白雪对「杀亚里亚」这件事没有多说。

「留着她的话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患,不如趁她没有觉醒之前——」

「——粉雪。」

白雪冰冷地打断了她。

「这件事情、不用你担心。」

粉雪当然知道白雪下不了手。

——因为她喜欢亚里亚。

在这之前粉雪一直以为白雪喜欢的是金次,把金次看成是抢走她姐姐大人最大的敌人。

然而在亚里亚出现之后,粉雪才明白白雪对金次只是青梅竹马的喜欢,而对亚里亚才是真正的爱。

「可、可是——」

「如果!」

白雪轻轻把毛毯盖在亚里亚身上。

「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会……」

白雪看向亚里亚——那是不忍却又坚定的眼神。

她咬紧了下唇,就连触碰亚里亚侧脸的手都有些颤抖。

「我会、杀了她的。」

——如果姐姐大人喜欢的是远山大人就好了。

粉雪这么想着。


原本应该是等到雷姬醒来的,可亚里亚在傍晚的时候接到香苗律师打来的电话。

因为香苗的案件很快就要再审,连城律师希望在开庭前跟与『伊·U』战斗过的金次他们进行面谈。

虽然这次找到了很多证据,但亚里亚没有半分懈怠。

没说两句话就拉着金次和白雪乘上往东京的新干线匆匆离开,只留下贞德照看还在昏迷中的雷姬。

「啊哈哈哈……」

从上车已经过了30分钟,但理子还是只要一看亚里亚就笑个不停。

「我说啊,你笑够了没有。」

就算脾气再好的人被这样嘲笑也不会不生气吧——况且亚里亚很暴躁。

她鼓起嘴把头转向一边。

「哈哈哈……咕咕……哈哈哈!」

大概是渴了,理子笑到一半停下来喝了几口草莓牛奶又继续笑。

她面前支起的桌子上已经放了很多空盒。

「抱歉呢亚里亚。」

白雪双手合十向亚里亚道歉——这个动作已经重复了好多次。

「啊不、这跟你没关系。」

亚里亚摆摆手没有放在心上。

「粉雪还小不懂事,我身为姐姐没有管教好她,这也是我的责任。」

这么说的白雪双手放在桌上,把头贴在手背上。

「请、请惩惩罚我、也也可以……不、不不管用什什么方法……」

虽然语言变得很混乱也很紧张,但总觉得她似乎在期待些什么。

「……」

「你还真是受女孩子欢迎——咦!!」

「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你刚刚在说什么?」

金次的话被亚里亚强行打断——用踩脚背的方式。

「……啊没、没什么,是我的自言自语,请不要在意。」

听到这话亚里亚才松开脚。

整件事情的经过一言以蔽之就是『星伽巫女大战S级武侦』。

而开端仅仅只是因为亚里亚拉住了白雪的手。

原本就对亚里亚有诸多不满的粉雪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爆发了。

粉雪大喊着亚里亚的名字向她冲过去——当然被亚里亚拦下了。

但是粉雪的攻击并没有因此停止。

她一脚踩住亚里亚的脚趾——与亚里亚踩金次同样的方式——趁亚里亚下意识低头的时候突然向上跳起,用后脑勺冲撞她的下颚。

在亚里亚还没做出防守之前用手肘猛击她的腹部,迫使亚里亚倒退几步后摔倒。

然后一跃跳坐在亚里亚身上,抓住她握着白雪的那只手狠狠咬下去。

——这是一套非常棒的连击。

事后就连在一旁看呆的理子也忍不住这么称赞,但遗憾的是她没能采访到当事人星伽粉雪小姐。

不过如果把这个过程录下来的话绝对可以登上武侦新闻头条——『鼎鼎大名的S级武侦输给了小孩子,且毫无还手之力』。

「哈……」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她看向自己的左手,在那手背上留有非常明显的齿痕。

「……」

坐在亚里亚斜对面的白雪沉默不语。

就在那场闹剧结束之后,粉雪偷偷把自己的『托』告诉了她,还千叮万嘱让她小心。

——那是亚里亚会变成绯绯神的预言。

顺便一提,『托』是星伽巫女的占卜法术。

分为有意要占卜什么的『占』和突然有预感出现的『托』。

不同的是『托』的内容并不限于自己想知道的,而且是15岁以前的年幼巫女使用的法术。

「亚里亚这么认真看这个齿痕理子可是会吃醋的喔。」

坐在靠窗座位的理子突然把脸凑到亚里亚面前。

「理子也可以在亚里亚身上留下痕迹哦~各种的。」

「……咳!」

「怎怎么能让你抢先做这种令人羡啊不不知羞耻的事!」

比起金次的脸红羞涩、捂住差点喷鼻血的鼻子,白雪的反应更加挑起了理子的战斗欲。

「哦~小雪是想跟理子比谁先占有亚里亚吗?」

理子故意抱住亚里亚的手臂——那条纤细的手臂被埋在一团柔软里。

「喂理子。」

「亚亚里亚!」

亚里亚的半推半让在白雪看来更像是在享受。

「你们两个别闹——」

咚——

突然,列车向前一冲而摇晃起来。

正在走廊上准备下车的乘客也有的没站稳而撞到座位。

「……怎么回事?」

亚里亚越过靠窗的理子往外看。

列车飞快地向前行驶,完全无视了举起红色旗子的列车员。

「我记得这里应该停站的啊。」

坐在亚里亚对面的金次向亚里亚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各位乘客,现在广播通知。』

伴随着呲呲的电流声,车内广播响了起来。

『本列车预定停靠名古屋站,但因为意外的事故导致无法停车。』

「事故?」

身为武侦的4人互相看了一眼。

『预定在名古屋下车的各位乘客,我们将根据事故解决的情况……在最近的车站安排临时列车送您们回名古屋。非常抱歉,事故详情现在还在调查中。』

虽然竭力保持镇定,但亚里亚她们还是听出乘务员的声音在颤抖。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故是什么啊。」

「不能解释一下吗。」

乘客们开始骚动起来。

「先稳定乘客情绪。」

亚里亚一拍桌子站起身。

不管发生了什么,目前最重要的是先让情绪激动的乘客冷静下来。

很多重大事故都是由混乱引起。

混乱的秩序、混乱的群众。

一旦发生混乱就会变得失控,不受控制的秩序会引起事故。

而且,兴奋会传染。

如果有人在这时候散布恐慌就糟糕了。

『另外,如果发现附近有可疑的行李或物品,请立刻通知乘务员。』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通知了。

「可疑物是什么!是被安装炸弹了吗!啊!?」

正当亚里亚他们还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已经有人说了出来。

「——炸、炸弹?」

「真真的!?有炸弹!?」

「喂,好像有炸弹啊!」

恐慌的气氛在蔓延。

「各位,请冷静下来。」

在亚里亚表明身份之前,坐在跟他们相反座位上、穿着同样武侦高制服的2名学生亮出了武侦手册。

「详细情况还在调查中。」

「请先回座位,很危险的。」

然而——

哐当。

脚下摇晃着一齐向后倒去的乘客们惊叫了起来。

——新干线又加速了。

「怎么回事!」

亚里亚心底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与此同时,车厢自动门上方的电子显示板上从右向左滚动着文字——『现在时速130KM』。

老实说这种加速很奇怪。

不像普通车辆行驶那样用力踩下油门匀速加速,也不像过山车那样一下子加速到极限,而是像忍耐到极限、不得已才提速。

(果然是被做了什么吗。)

金次回想起之前在车厢内慌张走动的乘务员。

(是那个时候吗?)

『现在通知各位乘客。』

原以为就此停止的广播又响了起来。

『这列车不会停靠任何车站直到东京无轨道之前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那是机械合成的人工声音。

『列车每3分钟就必须加速10公里如果不加速就会轰!大爆炸!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人工合成的笑声引起一片尖叫。

而此时电子显示板上显示的文字是『现在时速140KM』。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