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青霄雪5

作者:琉璃菡萏
更新时间:2018-02-11 21:18
点击:59
章节字数:38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九重天上,琼楼玉宇金阙银銮,祥云瑞气霞光万道,正是鼎盛之仙家气象。

今日天庭休沐,各路神仙自去逍遥快活,复道回廊中寥寥无人,红霓紫雾上悄然无声。

文昌宫后庭院内,白梅树下设石桌一张石凳两个,桌上置一方白玉棋盘,两头各有一盒珍珠棋子。

文昌帝君面朝东坐于石凳之上,拈了一枚白子百无聊赖地敲着棋盘,他在等人。

待敲到第二百五十下时,应门童子捏着鼻子跑了进来,抬手一揖,瓮声瓮气道:“帝君,北斗星君来了。”说罢不等他反应,直起身一溜烟儿跑开,似是片刻也不愿在此多待。

他正疑惑间,那小仙童似想起什么,遥遥又是一揖,大声道:“冀州土地神一并到访。”语毕,飞速闪人。

文星愣了一回,回过神儿来复摇头叹息,这小土地自打失了闺女,三天两头往他这儿跑,左右套消息,横竖吐苦水,真把他的南书房当男茅房了。

这一声短叹尾音尚未落下,远远便听见一人朗朗笑道:“有约不来过隅中,闲敲棋子落梅花。文星叹气,可是因我来迟了?”

那笑声前一刻还在院外,后一刻已临近耳畔,紧接着眼前一花,北斗星君斗斋于他对面翩然落坐,星眸璀璨,拈棋而笑。

文星亦笑开,刚欲道声无妨,鼻尖却猛地一抽,敏锐捕捉到身后飘来的一股臭味。

他蹙眉回首,就见冀州土地神捧着个麻黑的瓦罐,脚不离地遁了过来。

随着他靠近,空气中那股子臭味愈发浓郁,临到跟前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文星眉间隆起老大一个疙瘩,瞅了瞅土地神手上的瓦罐,那怪味就是从这里面散出来的。他沉下脸不悦道:“丹若,你拿的是甚么东西?”

小土地本名丹若,而丹若又是石榴的雅称,想来也是个没甚文化的双亲机缘巧合下得来的名字。

丹若尚未回答,对座的北斗星君却嘿嘿笑道:“那可是个好东西,文星呐,我今日特地带此过来,就是要你体验下何为人间美味!”复冲土地老儿招手,“丹若老弟,快拿出来叫文星尝尝。”

文昌帝君碍于好友的面子,到底没好意思捂鼻子拒绝。就见丹若小心翼翼将那瓦罐起了条缝,里面黑糊糊一片,看不清是何物什。封盖再开两寸,一股“沁人心脾”的臭味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文星在鼻子失去知觉时,眼前倏然闪过曾在凡间有幸见过一次的粪坑。

还真当他这里是茅房不成?!

文星捏着鼻子于头晕目眩中勉强稳住心神,再顾不得什么帝君风度、友人颜面,眼冒泪花断喝一声:“住手!”

在丹若一顿的当儿,文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将封盖压了回去,红着眼眶连连摆手:“速速拿开,越远越好!”

土地神和北斗星君被他这一连串反应搞得错愕不已,俱呆立原地。

文昌帝君忍无可忍,一拍桌子,吼道:“快去!”说着眼中滑下两道水痕,竟生生给熏出泪来。

丹若吓了一跳,哎哎连声,抱着瓦罐忙不迭奔了出去。

斗斋目瞪口呆看着对面那人以袖拭泪,半晌才蹦出一句:“星,你、你不打紧吧?”

文星怒目而视:“你说呢?!”

斗斋瞧着他红透的眼眶和抽动的鼻尖,想笑又不敢笑,抽着嘴角憋得好不辛苦。

文星复狠狠剜他一眼,略带鼻音地瓮声问:“那里头究竟是什么?”

斗斋哈哈一笑,凑上前来挤眉弄眼道:“实践出真知,只有尝过才知道。”见文星双眉一竖,赶忙举手讨饶,“别当真别当真!那里头是冀州特产臭豆腐,我下凡游历时恰碰到丹若在街边卖这玩意儿,初时也被熏得够呛,可这东西闻着臭吃着香,竟比我窖理的腌菜还要爽口几分。”

文星捂着胸口作呕吐状,那臭豆腐若入了口,昨日的早膳都得给吐出来。

斗斋侧过身帮他拍背顺气,连连摇头:“你这人就是没口福。”

文星一把抓住他袖口,喉头上下哽咽一回,艰涩道:“出去说,受不了了。”

说罢,扯过他施展乾坤移位,转瞬到了莲花池边,这一番动作又牵动了肠胃,复扒着栏杆干呕不止。

斗斋摇头无语,眼角余光瞥见一白衣仙娥从旁急急而过,瞧那方向正是天帝所居紫微宫。

他这人一向爱管闲事,当即旋身拦下那仙娥,笑吟吟上下一打量,拱手道:“瞧仙子衣饰,想必是从昆仑山而来。这般急急忙忙跑上九重天,可是有大事发生?”

白衣仙娥久居昆仑,天庭众仙虽不认得,但见了他腰间朱绶,也知面前这人仙阶不低,遂屈膝还礼:“不瞒仙君,两日前我昆仑山琼姬上神奉旨下界度妖,今晨王母娘娘掐指一算,竟算出上神已被妖孽擒获。故特派小仙前来,寻天帝共商此事。”

北斗星君“啊”了一声,一直扶着栏杆干呕的文昌帝君陡然回头,不可置信道:“你说甚?”

那仙娥见他面青眼赤神情可怖,顿时吓得倒退两步。

文星本欲上前细问,却教斗斋一把拉住,星君朝白衣仙娥挥挥手:“大事要紧,在下便不耽误仙子了。”

仙娥行礼告辞,急往紫微宫而去。

刚松开那人,又教他一把揪住,向来沉稳的文昌帝君面色极其难看,沉声问:“她方才说琼姬上神被擒?”

斗斋点头,刚欲开口,身后跑来先前那应门童子,兴高采烈冲文星挥手:“启禀帝君,冀州土地神收到家中来信,说是女儿回来了,现下已经离去。”

文星一愣,琼姬被擒,苌楚却回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未及细想,又见小仙童倏地垮下脸来,哭丧道:“可他离开前硬是把那臭罐子留下了,说是答谢北斗星君的。”

文星脸色一黑,胃里条件反射一阵翻涌,转头朝斗斋看去,却不见他有什么喜色,反倒拧着眉毛一脸纠结。遂问缘由。

北斗星君面上阵红阵白好不绚烂,末了在他肩上重重一拍,肃容道:“文星,我且问你,你我二人相交百余载,早已情比金坚坚不可摧,是也不是?”

文昌帝君一怔,直觉这情比金坚四字用得不甚恰当,但见他神色郑重,便也勉强点了点头。

“既如此,我便将一个秘密告知与你,这秘密关乎我身家性命,你不可对旁人提及。”

文星登时被带出一股紧张感,与此同时还有种暗搓搓的小激动,面上却一派岸然道貌,颔首作洗耳恭听状。

北斗星君遂叹息一声,娓娓道来。

原来两日前他下凡游历(实际翘班摸鱼),途径冀州长安,正遇上当时化身老叟,在街边摆摊卖臭豆腐的土地神丹若。丹若一眼认出他来,当即拿出臭豆腐款待,他起先以为那是放搜了的腌菜,死活不肯吃,怎奈盛情难却,便试着抿了一口,结果惊为珍馐。

北斗星君此人素来话多好八卦,当下边吃臭豆腐边与丹若攀谈起来,这才知晓南岭妖凰与苌楚被掳一事。他虽不能上南岭救人,但感念土地招待臭豆腐之情,便给苌楚卜了一卦时运,卦上显示下下吉,而这下下吉似乎与西方参宿有关。他循着方位又卜了一卦,正对应出青霄玉女琼姬,却是上上吉。

斗斋寻思这青霄玉女千百年来也不下昆仑山一趟,时运于她委实毫无用处。索性卖小老儿一个人情,将那两人的运签调了个位置。这下苌楚否极泰来,而琼姬则霉运当头。

北斗星君以为自己做了一桩好事,抱着土地神赠的两大罐臭豆腐,欢欢喜喜回了九重天。

可怜琼姬还当他是被腌菜咸坏了脑子,如今看来却是教臭豆腐给熏傻了。

文星听完斗斋的话,惊得下巴砸到了鞋面上。北斗星君连连苦笑:“我又怎知当时琼姬上神正下界度妖?”顿一顿,复握住他双手哀切道:“兹事体大,万望文星兄秘之,切莫让昆仑山那位知晓。”

文星沉吟半晌,点头道:“我会替你保密,但这事多少与你有些干系,不能坐视不理。”

“我晓得,这两日我多打听打听,看看能否潜入南岭。”斗斋一脸愧色。

“莫要勉强,尽己所能便是。”

“好。”


话说另一头,西王母自得知座下神女囚于栖凤谷后,一面遣人往天庭将此事告知天帝,一面亲自领了一班女仙杀到南岭,欲救爱徒于水火之中。

谁知浩浩荡荡娘子军压境,却只见宫阙万千,人去楼空。

又不能拿谷中一众鸟雀撒气,西王母怒极拂袖,漫空流霞烟消云散,显出碧澄澄晴空万里。

她暗中掐指一算,卜出琼姬已入凡世,又占出个大致方位,复回头冲身后问道:“巫山神女何在?”

身后一白衣仙娥恭声答:“启禀娘娘,前日瑶姬上神传讯,言称在下界巫山行宫闭关。”

“呵,她什么性子本座还不晓得?闭关?真是瑶池莲花都能谢了。”西王母轻嗤一声,拂袖转身,“传本座懿旨,命巫山神女即刻出关北上,寻青霄玉女下落,限一日之内带回昆仑山。”


下界正逢汉皇改元,刘恒即位,励精图治,百废俱兴。仅一年光景,天下已然黎民安乐,海晏河清。

皇城长安外,咸阳古道边,贩夫走卒若干,吆喝叫卖不断。时值年关将近,官道上车马如龙,行人似海,堵得个水泄不通。

“知音,几时才能入城啊?”道路正中一辆马车内,有道慵懒嗓音传了出来,隐隐透出一丝不耐。

驾车的是个白衣少年,生得唇红齿白,眉眼灵动,听了车中人问话,嘴角一撇,苦兮兮道:“殿下,照这进度,只怕天黑了也进不了城门。”

车帷掀开一角,露出半张祸水红颜,眯眼朝远处一望,烦躁道:“城门楼子都瞧见了,偏偏过不去,真真急死人。”

“你从刚上路一直吵吵到现在,就不能消停会儿么?”另一抹清冷嗓音从旁刺道。

“阿琼,这咸阳古道统共就十几里路,咱都走一天了还没到头,你说我能不急么?”

这车中二人正是昀烨枫和琼姬,而那驾车的白衣少年,乃是知音鸟所化。

昀烨枫自那日受哥哥提点,茅塞顿开,当即遣散六宫,连人带物一并打包送回各家,各自安生。

其中不乏一哭二闹三上吊者,然凰鸟从来当断则断,最厌纠缠不休,统统无视置之。众变宠见挽留无望,也就纷纷收拾了铺盖走人。

最平静的反倒是那土地神之女苌楚。小羊桃在接到“逐客令”时没有半分惊愕,据鸑鷟回禀说,当时她虽然面色苍白至极,却死咬着嘴唇一声不吭,闭门不出整整三日,第四日上天光未亮便一个人背着个小包袱离开了。

鸑鷟将一张红笺信纸呈给她,说是苌楚留在桌上的。

昀烨枫噙着笑意投去一瞥,当着琼姬的面淡淡道:“烧了吧。”

眼瞧着红笺小字灰飞烟灭,凰鸟转眄流盼,深情款款将她一望:“如今弱水三千流尽,我可只余你一瓢了。”

至此,那三条秘诀中的第一条昀烨枫算是做到了,余下两条她深思熟虑后发觉:待在栖凤谷里虽能细水长流日久生情,可这百鸟朝拜宫人伺候的日子里,哪儿来的不离不弃患难与共?

故得出结论:须入凡世经历一番磨难,方能在大难不死后抱得美人归。

也就有了上述那三人行必由知音鸟驾车的一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