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礼物(下)——HE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8-08-09 09:28
点击:664
章节字数:54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太熟悉姐姐大人的样子了,只要闭上眼睛一想,姐姐大人的音容笑貌就在她眼前浮现,所以此时光是在心中描摹出姐姐大人是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动作跟她贴在一起,她心中就有无限的喜悦,她想要回抱住她,但又担心这样会惊扰到姐姐大人。于是只好作罢,任由心中的种种冲动在横冲直撞。


睡梦中的姐姐大人,看起来十分的温顺可爱,没有了平日里的凌厉与英气,更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初中小女孩。黑子觉得这样很好,姐姐大人虽然很厉害,但她现在确实只是个孩子,要是在梦里都要那么的硬气,未免也太可怜了点。


‘真的是......姐姐大人,这样靠着我睡觉,仿佛十分依赖我的样子,黑子都不舍得放开你啦。’但是在看了时间后黑子还是决定叫醒美琴,已经6点多了,再睡下去晚上可能就睡不着了,晚上睡不着明天就可能醒不过来,这可是一种恶性循环呢,虽然是适合睡觉的季节,但也不能够搅乱了平日里的作息呢。


心里有一点点小小的挣扎,但她的手却没有听从她心中的犹豫,还是摸上了美琴的脑袋,不是很暖,但也说不上冰冷。不过她不打算这样叫醒姐姐大人的,她只是下意识就想摸上去,感觉那样自己好像比姐姐大人高不是吗?不过自己好像也只能在这种条件下能轻易摸到姐姐大人的头了。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她怕什么呀,她已经跟姐姐大人在一起了呀,要做什么都是名正言顺的呀,怎么搞的还像是以前那种要偷袭的感觉一样呢。习惯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


总让她没有那种‘我是御坂美琴女朋友’的实感。


像是漂浮在空中,不受控制,脚下不能踩到地板,也不知道哪里可以停靠,漫无目的的就在那里。


明明已经在一起好几个月了,也KISS过好几次了,但还是老是担心姐姐大人会走掉,担心她还是喜欢那位先生。


会担心,但是却又笃定姐姐大人是喜欢她的,起码在此时此刻。不过心里还是有种种微妙的小情绪,让她有些烦躁,又不知道怎么说出来,该跟谁说。


那种情绪就像是一团理不清的毛球,难以整理想放着,但是又不能不管。毕竟她有一点小小的强迫症。


脑中的思绪乱飞,手却已经擅自地捏了捏美琴柔软的脸颊,少女特有的弹性触感传到了黑子的手上,让她忍不住再捏了几下。


姐姐大人,虽然很抱歉,但是真的要起床啦。


这下子美琴终于感觉到了什么扰了她的美梦,不满地皱了皱眉,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


姐姐大人这个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呢,傻乎乎的。


眼前的黑暗好像没让美琴想起来她正身处何地,她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下午的时候回来看到黑子坐在地上睡着了,自己本来是想叫醒黑子的,可不知怎么了,她却跟黑子睡一块了。当时好像是想着让黑子睡得更舒服一点,可实际上真正想干嘛,谁又不知道呢?不就是想跟黑子亲密地挨在一块吗。


本来以为自己会比黑子先醒来的,哪里知道黑子比自己先醒了,自己还恬不知耻的像个树袋熊一般扒在她身上,真的不要太羞耻啊。


现在装做没有醒还来得及吗?


“姐姐大人,起来了我们就去吃饭啦。”看来来不及了。


于是她只好装作刚刚才醒并且什么都没有察觉一样动了起来,把自己的手脚假装不经意的从黑子的身上放下来,天啦,这么久了,黑子估计早就被她压麻了吧?这样想着,她心中有一点点懊恼。本来是想让黑子更舒服一点的,现在这样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呢。


幸好很暗,黑子也看不到她现在正在发烫的脸颊。她觉得脸肯定红透了,要是被黑子瞧见了,要是肯定要被嘲笑一番,啊不如果是黑子,没准还有可能扑到她怀里不断蹭来蹭去,并且发出让人听了觉得害臊的声音,说着羞耻度爆表的话:“啊啊啊~姐姐大人~你居然因为黑子害羞了~黑子就算此时死去也死而无憾了~啊~姐姐大人~”


没怎么思考,就知道黑子会怎么说,都是因为黑子平时老是说这种话,这才让她不用努力去回想,就大概可以猜出对方能说出什么样的话。如果是私下的场合她倒是无所谓黑子对她如此亲密,甚至还是有点喜欢的,不过黑子一激动起来总是会忘记注意身处何地,一点都不符合她口中的‘常盘台淑女应该有的样子’,也没有了平日里的各种谨慎机警。


这让她想到她第一次见到初春还有佐天的那一天,那天黑子脑子发抽直接坐到了她的腿上,还把头放到她的脖颈处不断磨蹭,口中还叫喊着:“姐姐大人~姐姐大人竟然这么看重黑子~黑子......黑子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那雄浑的音量,那大胆出格的动作,都让她非常的尴尬,特别是不经意间往窗外看还看到了初春拉着佐天站在窗外,一脸不敢置信的惊恐模样,还被店员提醒了会打扰到别的客人什么的。她总觉得那个时候坐在店里面的人恐怕都对她们有着深深的印象。


黑子那家伙还有脸说出什么‘我知道姐姐大人平时总是被FAN的无礼行为烦恼着BALABALA’之类的话,最让她烦恼的明明就是正一脸正经说出这种话的白井黑子小姐啊。


那个时候她跟黑子还不是那种关系,但是却已经是相当要好的朋友了。说起来缘分很不可思议,她跟黑子相处的时间绝对不算是很长,但却可以这样的互相信赖。那时候她对黑子还没有那样的感情,却已经把黑子放在心中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了。或许有的人就是可以让你轻而易举的放下心防吧。黑子说遇见她很幸运,那她遇到这样一个她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很晚了吗?”是冬天,天早早就暗下来,而且房间里还拉着窗帘,所以不能用天空的明暗程度来判断。


“已经到了饭点了呢。”许是睡的太久耳朵出了什么什么偏差,她觉得黑子此刻的声音是那么温柔,带着丝丝甜味,缠绕在了她心里,让她喉头有点发紧。她不想动了,想就这样子跟黑子依靠着,暖烘烘的好舒服啊。


黑子轻轻笑了一声,“还不算很晚,但是到了该吃饭的时间了。”她们挨得还是挺近的,黑子吐出的气息就这样喷在了美琴的脸上,热热的、痒痒的,美琴想抓住让她有点不自在的罪魁祸首,又怎么能抓得住呢?那只是一口气。在脸上接触了一下子,却又好像停留在了心里。


她总觉得打自己醒来就处于一个很被动的地位,十分的弱气,弱气没什么不好,一个人坚强惯了有时候也想稍微软一点,但是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软下去。明明她才是学姐,作为学姐是要好好照顾学妹的,在这种节日里面占据主动权的应该是她才对,怎么现在一看黑子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对她?让她好没面子。


‘这可不行,现在黑子没注意到,要是待会她注意到我如此弱气,以后可怎么翻身?’电光火石间她就想到了刚回来看到的东西,面上露出了一个有点坏坏的笑容,这个笑跟平时她爽朗的笑是不一样的,有点焉儿坏。


“黑子,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地上放着一些很眼熟的东西……我想,那莫非是今年圣诞的特供呱太礼盒?”哼哼,谁叫黑子都不学着藏好东西,这一下子就露陷了吧?


闻言,黑子脸就很快的红了起来,她本来是想给姐姐大人一个惊喜的,现在这样子算是怎么回事?虽然她觉得姐姐大人看到的时候应该也有惊喜,但她更希望自己可以看到美琴惊喜的神情,而现在,姐姐大人估计早就惊喜过了,而自己也错过了那一幕,想着想着,黑子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悲催了,都怪自己定力不够,才会睡过去。那个时候明明只是想着坐一会就好的。


“姐姐大人你已经看到啦。”黑子的语气有点郁闷,“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黑子起一大早为她买礼物这这一行动本身就已经很让她感动了,惊喜当然也是有的,但她明白黑子想的是亲手将礼物交到她手上,看她开心的样子。她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所以才起了个大早。


“我当时看到时候很惊喜,现在也很感动,这样不也很好吗?”她安慰道。


“唉?这可是我们在一起后第一次过的圣诞,所以礼物我也......”


“重要的是我收到礼物的心情不是吗?我收到这个礼物很开心,不仅因为这是我喜欢的呱太,还因为是黑子你辛苦买回来送我的。”美琴难得开口打断别人的话语,“再说了,我们以后还会有许许多多个节日,要一起度过很多个圣诞,所以......所以没关系的。”这一句话比起安慰更像是一个承诺,承诺她跟黑子会一直在一起。


她说完后好一会,都没听见黑子的回应,不由得有点奇怪,“黑子?”


“黑子、黑子我实在是太幸福了!”黑子突然用着许久没用的变态声线说出这句话,音量还挺大,而且美琴还感觉到自己的胸前突然多了一只手在不安分的动着。


‘腾’的一下美琴的脸就红了,“Ku~ro~ko!”


她一字一顿的叫着黑子的名字,周身开始闪着电光,由于黑子离她可以说是零距离了,一下就被她麻痹了全身。


“呜呜~姐姐大人爱的电击~今天也是威力十足~”就算如此也不会安分的白井某人还是作死的嘴上揩着油美琴的油。


不过今天美琴没有怎么为难她。毕竟她听到了黑子声音其实是有点颤抖的,估计是要哭了。为什么哭她大概能猜到,只是没想到黑子能因为这样的原因哭,她觉得自己说的都是肺腑之言,绝无虚假,以后或许还会说更多,黑子这样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总感觉这样就能感动成这样,她或许还能让黑子哭好多回呢,不过以后的日子黑子估计会习惯的吧?


人都是在不断习惯呢,习惯了就不会这样一惊一乍的了。但是这样羞涩的表现她更要珍惜了,以后成自然了估计就比较难看到了吧?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调笑黑子,总觉得有点失礼呢。但是黑子如果看到她因为这样就感动哭了,没准还要笑她几下,嘛也不一定,她不应该总用固定思维去推测黑子的行动,因为人是多面性的呀。而且就算是同一件事情,放在不同的一天发生,人的反应也可能是不一样的呢。


“黑子总是喜欢做这些变态的动作呢。”她边这样抱怨着,边站起来,准备去开灯。


太久没有起身,果然身体有点不适应,直起身晃悠了两下,还是没有摔倒,毕竟平时也是经常锻炼的人。


黑子倒是在地上看到有点担心就是了。不过此时她身体还麻痹着,也无法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姐大人走向了门旁边灯的开关。


虽然在美琴开灯前已经准备性的闭了眼睛,但是果然还是有点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线。如果人可以快速的适应这种反差该有多好呢?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罢了,并不会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至少在目前。


等美琴缓过来,看到还躺在地上的黑子,觉得有点好笑,她声音带着一点笑意,“黑子,还不快起来,你打算趴到什么时候?”

自己给她施加的电量觉得不会让她到现在都起不来的,肯定是思想又开小差了,才会没注意到现在已经可以动了。

就是不知道她又在想什么而已。


“啊,姐姐大人~人家正在感受你给我爱之鞭笞的余韵~”黑子这家伙,平时总是不够正经呢。


但或许这样才让人安心呢。但是这种想法美琴是绝不可能说出口的就是了,简直变相在助长黑子的变态风气一样呢。


“你这八嘎,在胡说些什么啊,快点起来吧!”


看出美琴的小纵容,黑子忍不住想再多撒撒娇,“如果姐姐大人不拉我的话,我就不起来。”边说着还边在地上滚着,毫无常盘台大小姐应该有的气质。


如果这么简单就默许了,那就不是御坂美琴了,虽然她觉得拉一把也是没所谓的,但是就是不是很想这么简单的答应这个家伙呢,答应了感觉就输了?虽然不知道输了什么,反正就是不能答应就是了。


“你再不起来,圣诞礼物你也别想要了哦。”当然是说笑的,不管怎么样都是会送出去的,那种让人感觉害羞的东西她实在不想留在自己手上,啊——居然还是自己买回来的,怎么想都是自己脑子抽了,才会......


她实在不想再回忆自己是忍受了多大的害羞才买回那种东西的,但是如果能够因此看到黑子的笑容,那就是值得的吧?


‘嗯,当然是值得的。’美琴在心中坚定自己的决心。并且进行了脑内小剧场,想象黑子的反应,以及自己该如何应对。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就是了。


“唉?!姐姐大人也有给我准备圣诞礼物的吗?!”听到了关键词黑子一下子就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说啊,黑子,你是把我当成怎样无情的人啦,你的礼物我当然有准备的啊。”以前是学姐妹关系就有礼物了,现在都成为恋人了,怎么可能没有啊。


“呜啊,我知道了啦。就是、就是下意识就......”下意识就以为还是自己一个人默默付出的那段时间,姐姐大人什么也不对她说,她只能独自守在宿舍里,看着对面姐姐大人的空床发呆。不管做什么姐姐大人也不知道,姐姐大人也只是一个人奋斗。


不管是距离上还是心理上,她们都隔得好远。


那个时候自己的欲言又止,想说出口却没说出口的话,如果是现在的自己,能好好说出来吗?


‘你究竟在做什么?黑子难道真的就不能帮上一点点忙吗?’当初的自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如果自己真的帮不上忙呢?如果姐姐大人就是不想跟自己说呢?


所以才让那位先生趁虚而入了呢,还让姐姐大人认为他是‘只要呼喊就会来拯救自己的英雄’,但不得不说,那位先生确实很厉害,但是要是让她知道的话,她也绝对不会犹豫的。帮不帮得上忙就是另一回事了。


美琴怎么会不知道黑子想到了什么,那有些没自信的样子,仿佛明月蒙上了一层阴影,无法放出自己完整的光彩。美琴不想要看到这样的黑子。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可那个时候,虽然自己也处于十分焦躁的时间,但着无法否认自己确实让她露出了这样难过的表情。


她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慰,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以她的性子,以后没准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想独自面对的。她就是这样的人,不想要让别人被她牵连,尽管自己也想要他人的支持与陪伴。


“已经没事了,我知道的。”黑子脸上的表情突然开朗了起来,她的眼睛认真而专注的看着美琴,“我知道姐姐大人是不想要伤害到他人,但是没事的,黑子我,从来都不是‘他人’,所以姐姐大人,请尽情依靠我吧,就算伤害到我也没有关系。因为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像是在说什么真理。


早就做好了觉悟,就算姐姐大人要把黑子我当作盾也无所谓,黑子最怕的是不能待在姐姐大人的身边。


如果这是你期望的话,是不是我也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做法呢?不是一味的用自己以为的方式对黑子好,而是正视黑子的真实想法。


“好,我答应你。”今晚在床上‘伤害’一下你。这后半句还是不要说出来了,有点害羞呢。


这么多年文笔一点都没长进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白天不懂黑羽毛
白天不懂黑羽毛 在 2018/05/13 22:07 发表

最后一句话,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御坂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