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2 勇气的积攒,最终的心声

作者:孜然烤鱼阿假
更新时间:2018-02-09 11:29
点击:239
章节字数:43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追着海未到S校的,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被甩在了弓道部道场门口,被她高分贝的近乎呐喊的“请不要跟着我了!”泼了一盆浇头冷水。


缓缓躬下身,最后把头埋在双膝间,我不知道我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蹲在道场门口多久,被穗乃果叫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有些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了。


小鸟担忧地看了我们这边一眼,抿了抿嘴,先走进了道场。


“消息传得很快吗……”


“啊哈哈……怎么说呢?是快还是慢呢……”穗乃果抽出一直手摸着后脑难为地笑着,然后扶着我往不远处的长椅走去,“还是先坐一会吧!”


并排的沉默。


“我……”


“是!”


“不用那么紧张,”笑不出来,我微微扯了下嘴角。


“我,喜欢海未……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里……”将目光从鞋尖转向道场,“是我第一次企图表白的地方。”


“后来也有很多次,是冲动也好,有计划的也好,都没有真正地告诉她,直到今天。很讽刺吧,我回到了第一次计划实行的地点,经过多少次心里斗争,终于做到了,却有着这样灰头土脸的结局。”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般,我指指门口,“我那天想的是,我可以牵着她的手从那一起走出来。可是我现在甚至不敢进去。”


“绘里……”


“但是没关系啦,都结束了。今天本来就是离开的日子。”


我给了她一个自认为足够灿烂的笑容,站起身。


“先走了,还得去应付后辈们呢。”


结束了,我的初恋。


鼻子一酸,她以后还会和我打招呼吗,还会半夜捧着手机信息对聊吗?朋友的关系都要维持不住了,我真是个大笨蛋,为什么要喊出来,把那份心情小心翼翼地揣在心里就可以了啊,为什么就那么不知满足呢!


多少该送未送的书信,堆积在带锁的抽屉里,此刻却一张张糊在心头——我记得里面每一字每一句,痴人说梦。


眼眶泛起一片热气……


我把自己锁在以前自己在学生会时的办公室里,真姬在外面急得锤门。


“快点出来!你在里面关了1个小时了!”


起初还有些许精力找借口拖延,现在我已经疲惫得不想吐出一个音,仅剩的力气全都用来眨眼和转动眼球了,只能毫无形象地仰躺在短沙发上,打量着天花板。


本以为会哭出来,但是一直没有,长时间睁着甚至觉得有点干了。但我清楚没有眼泪并不代表我有觉得觉得好受一点。


外面时不时会有细碎不清的争吵声,绘里、表白、吃错药了等等这样的片段。


“绚濑绘里!你给我出来,不然我就要撬门了!”


妮可听起来更加生气一点。接下来一声短暂沉闷的钝器击打门板的声音让我怀疑她把椅子搬过来砸门了。


“妮可!”


“放开我!你看看那家伙什么样子!”


接下来安静下来了,过了一会,真姬再次敲了敲门:“绘里,有人找你。”


她顿了顿。


“是海未。”


我从沙发上弹起来,心砰砰直跳,死死地盯着门板。


握住把手前我检查了手机消息,我和海未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午。


她真的来了吗?如果是真的,我有些不知如何面对。


扭开门把手的下一秒,当门板猛烈撞在我头上时我明白我的怀疑是一点不多余的。


“吃下妮可暴击吧!”


捂着头向后退了好几步,我抬头看见站在真姬身旁一脸无辜的希,立马明白了是谁出的主意。


“真姬酱可真聪明呢,既然能想到这样的好方法!”


“哈?!”


看着希给真姬做的小动作,我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言归正传,绘里亲,既然开门了,就不会想再把自己锁进去了吧。”


“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而已。”


我说的很随意,有应付的意思。然而这确实是一部分的真实原因,想一个人冷静下来反省之前,再分析现在,考虑以后。


但是妮可显然不吃我这套。


“哼!某人要是再呆在里面久一点,全校的又要有新八卦后续了,什么前任会长绚濑绘里不仅表白失败,还伤心欲绝地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


没有心情理会妮可略带挖苦的话语,我二话不说地走回原本一直躺着的沙发坐下。


我已经习惯了妮可一贯的“尖酸刻薄”,当我出了什么问题,她总是打着头说着让人难受的话。


应该是托希的福,我在班里交到了第二个亲密朋友,虽然一开始怎么也没想到是矢泽妮可就是了。


高一刚认识她的时候,我只觉得她是个性格奇怪的傲娇中二病,有时甚至想滥用班里的职权把她丢出去罚站。虽然现在我还是认为妮可是个傲娇中二病,她整天把自己名字当口头禅,还“妮可妮可妮”地传播着。


但是我对她是十分感谢的,毕竟,妮可虽然嘴上那么说,心里却总是比谁都着急——也只有像这样的时候,她才会有些三年生的样子吧。


见妮可要开口,我赶紧把头转向一边装作闭目养神的样子,以此避免“妮可式说教”。


真姬看了我一眼,径直走到办公台前收拾了几份文件,把它们整理到一起然后夹在腋下。她的手机发出轻微的震动声,几声向门外去的脚步声,我知道现在又恢复了妮可和希在门外盯着我的三人尴尬局面。


真姬在外面接电话,内容不清楚,但我知道她好像要去见什么人。


"绘里,跟我走。"


接着她冲进房间捉住我的手腕往外拽。


“做什么?”


“去见海未。”


“什么?不、不,至少不是现在。”


我企图摆脱她。


“我已经跟穗乃果说好了,她们还在道场,我说了我会带你去,让她们等着。”她回头看着我的眼睛严厉地说,“你不想她们白等吧,而且——海未现在把注意力转移到弓道上,心情好像也好多了。”


听了真姬的话,心里仿佛得到了安慰。


但是去找海未之前,还是先发个消息看看好了?


我把想法说了出来,真姬同意我先停下来做“见面准备工作”。


「我很抱歉说了吓到你的话。现在去找你可以吗?」


手机屏幕上方的时间末尾跳到了另一个数字了,消息变为“已读”,对话框顶端出现“输入中”

的字样。


我舒了一口气,却在下一秒屏住了呼吸:


「海未还在练习,她的手机在我这里,一会我的电话会打过去」


「(•8•)」


接着,一个未知号码打了进来。


接通。


“喂,绘里前辈。”


“小鸟……”


“没想到绘里前辈是下狠心的呢。”


我听见电话那边有轻笑的声音。是笑我吗,那么是幸灾乐祸还是表达自信的意味呢?但是我更认为勉强笑容的成分更多一点——毕竟,喜欢的人被情敌先表白了,会感到不安的吧。


而且,她还说过尊重海未,如果海未一点头,真的迈出了界限,和别的人,会很不甘吧。


“我只是不能再忍下去了。我要毕业了。”


“海未喜欢你,但是绝对仅仅是朋友的喜欢。你会让海未误会了她的感情的……”


“小鸟,”我打断她,“很害怕吗?”


我能嗅到我的语气中升起火药味。


小鸟平时甜美的笑容此刻可能已经僵在脸上了。


不知哪来的自信,我再次张口:


“其实是非常害怕我把海未抢走了吧,因为对手太强劲了。”


可能是享受与海未面对面的拥抱,也可能是留恋电车上她靠在我肩上小憩留下的发香,我自私起来,就算是误导,我也想抓住机会。


“对不起,小鸟。即使这次不能成功,我也不会放弃的。就算重新开始也好,我不想后悔。”我停顿了一下,在心中确认我说了什么,“请告诉海未我正要去见她。”


许久,电话那边没有任何声响,让我怀疑通话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前辈真是让小鸟头疼的一个人……”


在房间里另外三个人震惊的注视下,我挂断了电话。


我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现在的我看上去应该和之前颓靡的样子判若两人了。


果然,像老师经常嘱咐的,有时不刺激一下,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可能性吗?


“打好招呼了,我自己去可以了。”


妮可茫然地点了点头之后,我走出了学生会部室。


“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没关系,卡牌暗示的好运是不会错的。”


然而,再次来到弓道部会场门前,我却有了久违的怯场感受,就如第一次代表学校面对全市发言一样。


也许,某些方面来看,相比那次,这次才更需要勇气?


“绘、绘里!”


海未看见了我。


隔着一段距离,我仍能看见她脸上的绯红。


“我……”小跑过去,我刚张口,就被海未少有的打断了。


“请、先听我的想法。”她低着头,“首先,我为我突然跑掉还吼了你道歉……”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与我对视,眼神看似坚定,声音却细微地发抖。


“绘里的心意,我知道了,我十分感谢……”


“但是我无法回应你是吧。”


抢先一步,我答出了“园田式”告白回复的下一句话。


海未点了点头。


“我想知道理由,海未,讨厌我吗?”


这让她犯了难。


“不是!不是讨厌……只是……不清楚……这种事情……喜欢什么的……交往的事……我不太明白……很模糊……”


她越说越小声,视线也慢慢移开,像一个犯错的孩子。


平时正气凛然的园田海未与现在满脸通红的园田海未,海未的粉丝们会更喜欢哪个呢。


“我可以把海未的话翻译成喜欢我的吗?”


“应该是……可以的……”


“那是因为同样是女生吗?”


说出了我一大在意的地方。


“不是这样的……女生之间也不少见了,像凛和花阳那样……我还是比较开放的,思想要进步……”


“噗……”


“诶?”


我笑着摆摆手。


“我觉得我像专访海未的八卦记者一样。”


不知为何,海未总是能给我舒适之感,即便是这样的情况,她也能一点一点让我放松下来,将原本的紧张僵硬一层层地剥离开。


满足感被降低,有那么一瞬间,好像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在一起的话,即使是朋友也无所谓了。


那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人是贪心的。


“那么也请海未认真地听一听我的想法吧。”


“在这之前……”我掏出手机,打开一个文件夹,“请先看一下这个。”


“和海未……”她小声地将文件夹名字读出来,几秒过后,吃惊地望着我。


我给她看的,是我当初正式确定感情之后的一个想法。本来想,不过是三分钟热度罢了,记录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这种事,本来就是突发的少女心作祟。


没想到这一写就是到现在。


每一篇的篇幅都不长,但读起来还是会让情景在脑中再现,当时兴奋或是失落的感受又会重新涌上心头。


尝试表白的那天,我会在文本标题上加一个副标题:我的第n次尝试。


今天的标题已经打上去了——虽然文本还是空的:


我的第16次尝试


“请和我交往。我喜欢你,海未,每天只能靠忙碌才能把你从脑子里驱赶出去的那种喜欢。”


“若是中午不能一起吃便当,放学不能一起走回家的那一段路,半天没有收到你的消息,就会变得失落。”


“收到你的礼物会开心好几天,看见你的笑容会心跳停止,牵着你的手会有巨大的幸福感。情绪上下波动,都是海未的原因。”


“这是一种病吧,每天期待着和海未亲密接触,只有海未的味道能让我平静。”


而且,还想着一些“破廉耻”的事情……


“这就是名为喜欢的病吧?”


双耳发烫,我盯着她红紫相间的领结,脑子一片空白地吐出了一大串练习过无数次的话语。


向上看,海未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我又吓到你了吗?”


“是、是……”


随后她向我微微一笑。


“没想到,我会给绘里带来那么大的困扰。”


我注意到海未一直紧扣的双手放松了。


“答复呢?”我急切地问到。


左手又握住右手手指。


“请、请再给我多一点时间,等我想好了,再给绘里答复,可以吗?”


“拒绝的几率有多大呢?”我已经不知道这是我今天发的第几个问了。


“不知道,但是绘里还是做好准备吧。”她用贯有的温柔而沉稳的声线给了我一个不放心的回答,低着头,藏在深色发流下的粉红耳尖恰到好处。


“朋友,还可以继续吗……”


她一愣,接着又笑起来。


“嗯。”


“那今天也一起回家?”


不停地征求对方的意见,生怕一个差错。


一个令人心安的声音落在耳中。


“一起吧。”


纠结的接力棒要传给海未选手了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祈。311
祈。311 在 2018/01/15 23:27 发表

所以会修成正果吗?⊙ω⊙

请除旧岁
请除旧岁 在 2018/01/14 02:35 发表

萌!海未有点萌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