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以后

作者:摄魂怪
更新时间:2017-12-10 08:16
点击:895
章节字数:51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是在下雨天接到了uie的电话。

六月份,首尔的雨季割据了整座城市,街景都隐没在蒙蒙的雨水里,并不是非常适合出来相约的日子,可电话那端的人依旧是轻快的语气,约她出来聚。

似乎是在那部戏拍完之后,两个人便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了。为了收视率造势,有过几次公开同游,但私下其实很少接触,之后更是如同身不由己的行星,各有各的轨迹去走。

“如果您没有事情的话就来吧,想见您。”那端的女孩子是撒娇的语气,声音里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甜蜜。

虽然突兀,但没有拒绝的理由。何况,自己还有东西要送还。

她打开手上的玻璃盒子。

里面是枚平成三年的一日元硬币。


这是拍戏的时候,自己亲手交给uie的。

或者说,是徐伊景亲手交给李世真的。

昏暗的拘留所里,徐伊景推过这个盒子,说:“这是我的符咒,比我性命更重要的一日元,无利息无期限借给你。”

李世真惊讶地打开盒子:“可是您说,不会无担保地外借东西。”

徐伊景认真地望着她,“世真你,就是我的担保。”


可是在戏里比性命都重要的一日元,在现实中就是一枚普通的硬币而已。

uie在拍完戏之后便和剧组要走了这枚硬币,说是要留作纪念,可爱女孩子的请求总是不好拒绝,何况也并非什么贵重的东西。

然后转手就给了她,说自己太丢三落四,希望她帮忙保管。

“代表nim,我会随时找您取回的,所以请一定要帮我收藏好。”

“我可能也会丢三落四……”她本能地想拒绝。

“不会的,代表也是我的担保。”女孩子扬起天真又恳切的笑脸,令人拒绝不了的笑脸。


可总是该找个时间还给uie的。

她这么说服着自己,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如同在戏里,徐伊景总是比李世真提前一步一样,她坐在餐厅里等着uie赴约。

前几次也想过要还,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行动之前便先打了退堂鼓。uie不问,她也不提,两个人默契得像一场心知肚明的表演。

可这样下去也不行。如今联系渐少,再拿着不还总是像心上烙着什么事情般惴惴不安。正好借着这个机会——

她从包里摸出那只玻璃盒子,隔着盒盖轻轻摩挲着。


“欧尼,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匆匆忙忙进来的人,是熟悉的声音。

她手一颤,盒子便滑入了包里,然后下意识地便拢好了包。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她听到自己这么回着,语气迅速而自然。

那个人,究竟对自己有多少称呼呢。

刚刚见uie的时候,是不夜城的发布会,小姑娘手舞足蹈地在镜头前说:“我是为李枖原前辈来的。”

拍完不夜城之后的记者会上,小姑娘又是别扭地不肯称呼她前辈了,只用第三人称代替:“我非常向往她,觉得她本人和徐伊景一样帅气。”

再往后,uie便本性暴露,缠着她非要像戏里一样叫她代表。她说过好几次要改称呼,可uie撅着嘴一撒娇:“代表nim,已经改不过来了”。她便软了下来。

也罢,反正是个称呼而已,随uie胡闹也无妨。

可为什么方才一瞬间,自己竟因为一句称呼,心便往下沉了沉。


“两杯冰美式。”她娴熟地点着单。

“您不是不喜欢冰美式吗?”uie笑着打断,一双眼睛弯弯。

“但是今天想尝尝你喜欢的味道。”

她一边应着一边想,uie真是爱笑。

在戏里,李世真是个很少哭的人,因为知道,即使自己会哭,徐伊景也不会为她擦去眼泪,安慰是无用的企盼,还不如鞭策着自己忍痛爬起。

戏外的李枖原却是愿意做那个为人擦泪的人。

可惜没什么机会。

不过,爱笑总是好的。因为小姑娘笑起来那么好看。


她觉得自己笑起来也好看,可总是去演冷面女王的角色,身上便不由带着凝静肃重之感,所以她拍照的时候总是笑的样子,可以在公众面前显得自己更亲和。可没有哪一次,像上次和uie一起直播时笑得那么开怀。

那段录像她始终不好意思反复看,自己像是只傻笑的树獭,哪里有平日李演员的仪态。

可是又忍不住想反复再看几次。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这样开心,捂住嘴,雀跃也会从眼里泄露出来。

是因为,替暗自喜欢着李世真的徐伊景而雀跃吧。

她当时这么想。


那段时间她刚刚结束戏份,很难走出状态,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代入徐伊景。有一次和闺蜜出去聚餐,自己聊着聊着便顺口叫了声“世真”。话一出口自己也愣住了。

这一幕和戏里何其相似——靠在椅背上小憩的徐伊景,对前来送茶的金作家说,“让世真来。”

可是那时世真已经离开很久了。

uie也结戏很久了。

闺蜜真姬担忧地望着她说,“你入戏太深了。”

可是现在想来,当时不是不能从徐伊景的角色里走出去吧。

是不能从李世真的目光里走出去——静默的,深情的,坚定的,只望着她一个人的目光。

而那目光……也是属于uie的。


“换了新公司……可能要拍新片子了……最近在到处跑着做宣传,就是前一段时间我去录的那个真人秀……”坐在对面的uie断断续续地说着近况。

她认真地听着,不时给出一些建议,像真正的前辈一样。

可是……

为什么会突然约我呢。

现在已经不用再为了影视热度炒作了吧。

她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越来越聒噪。眼前晃过的是uie的唇,今天不知道用了什么牌子的口红,鲜亮好看,导致自己眼前放大的都是红唇张合。


服务员将uie点的食物一样样传了上来。她夹了一点,竟然是尝不出什么味道来。

“……不知道您是不是喜欢……”uie又说了些什么,应该是在问自己合不合口味。

“喜欢的。”她唇角弯起,又重复一遍:“喜欢。”

“那就好。”小姑娘眉眼都舒展开了,呷了一口冰美式也笑:“如果您不喜欢不用勉强的。”

不勉强。

她笑着想回uie,不勉强的。

但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不是所有的话,都需要说出口的。

生日当天,正好是不夜城上映后不久。她等了一整天,等到了uie远在异国的视频,祝她生日快乐。

生日会的fm上,她坐在台上,静静地看着大屏幕上的小姑娘。她有些瘦了,可笑起来依旧是天真的样子。

应该是公司准备的惊喜——也是为了提升影视热度的cp宣传。

有些话不必说的。她肩膀端正,腰背挺直,像一棵端正的树,却在现场灯光暗下的一瞬间,阖去了将出的泪光。

经纪人察觉到了她的失态,悄悄地给她发了信息,问她怎么了。

她装作没看见信息,任凭手机的振动湮没在现场观众的热烈欢呼里。

大概成为演员的二十年里,她只是没演成功自己。


两个人相对而食,她四处张望,确定没有狗仔和粉丝在附近后也摘下了墨镜。

“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关系的。”uie狡黠地眨眨眼。

是没什么关系,但如今,她已不再想将两个人的私下会面,变成cp炒作的热点。

身不由己这种事情,从她演戏的第一天开始便深切体会到了,自由的限度被降低到常人不理解的地步,稍有不慎便是满城风雨。于是年轻气盛的她曾经宣布告别演艺圈,可最终还是带着舆论回归了这里。

然后,便碰到了uie。彼时uie从偶像转型为演员,舆论好坏参半。小姑娘是含着泪说一定会努力演戏。

现在uie的转型,已经成功大半了吧。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两颗轨迹完全不同的行星,竟然就这样有了交点。

她一边思索,一边优雅而缓慢地进餐。


上次两个人一起进餐,是什么时候呀。好像是公开直播那次,去吃烤肉。再上次,是日本旅行的时候。上上次,还是在拍戏的时候,吃牛排的那场戏。

两个人吃完牛排并肩走着,小姑娘尽力保持着和自己同样的步伐。等到念台词的时候,uie睫毛一直在微微颤动,不知道是因为夜风还是因为紧张。

“我会这么做,因为,我喜欢代表你。”

她凝望着眼前人的脸,突然有些微微出戏,只觉得小姑娘单薄可爱,想伸手抱抱这个不敢抬眼看她的人。好在这只是瞬间的情绪——但这样的情绪在一个戏龄丰富的演员身上出现,哪怕只是一瞬间呢,也简直不可原谅。

她敛了敛心神,念出自己接下来的台词。

“你的世界,从今以后会变成地狱。”


地狱是什么样子?现实中的她完全没体验过,也不会放任自己去体验。

她是李枖原,不是徐伊景,没有只身赴险的勇气。

很久以前看过向田邦子说,“人生不是过山车,在大起大落时尖叫几声就能结束”。她完全认同,所以也是这么执行的,早婚生子,顺遂工作,生活平稳得像岸上船舶,避开了海上的风浪与暗礁。

她的双脚,完全没沾过海水的湿。

未尝是好事,但至少不是坏事。


所以在剧组的几个月里,戏外的自己,才总是回避的态度吧。

她看过后来播出的拍摄花絮,活泼的uie总是跟在不爱说话的自己身后。

“代表nim我给你拿了吃的。”

“代表nim要喝水吗?”

“代表nim可以,可以抱我一下吗……”

视频里的她拿了食物,喝了水,给了uie一个拥抱。

可是视频没有播出的是,明明提出的小要求都得到了满足,uie一瞬间的神色,仍然像是瞬间枯萎。

她是完全知道原因的,知道当时自己对她克制的满足,到底有几分实质的热诚。所以她在形式主义般敷衍抱着uie的时候,知道小姑娘究竟有几分黯然。


即使知道是在拍戏。

知道娱乐圈向来的炒作风气。

知道两个人可能在结戏之后很久都会再无交集。

可是那一瞬间,uie的黯然是真的吧,毕竟没有什么比身体语言传达出的拒绝讯号更明显。

就如同自己的悲哀也是真的。

她当时都感觉得到,可是有什么用呢?本就是不该有太多交集的两个人。

她像一只探测着声波的蝙蝠一样,只能在接收到对方青涩的爱慕讯号时,尽量用不明显的方式送还于人,不越雷池。

惟愿各自星途坦荡,前程风顺。


可为什么,只是这么想想眼眶就会酸热起来。

像是听到徐伊景在耳边冰冷的声音,“我最讨厌懦弱的人了。”

那也是自己的声音。

这算不算是懦弱呢。

她想起uie捧花站在门口守着等她结戏的样子,望见她出来便展开了年轻的笑颜。

这样明媚的女孩子,还在懵懂的年纪,不应该是在世俗的罅隙里生存。

小姑娘说,“只是为了把花给您,所以过来的。”

现在想起来,不算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却实在是想不起当时的心情了。对于这样的记忆,她潜意识里似乎总是趋于忘记。


可是忘记有什么用呢?

uie刚燃起的暗慕早就被当时窥得一角的自己掐灭了,而自己甚至没有来得及告诉对方,我其实,也很喜欢你的。

不仅仅是徐伊景对李世真的喜欢,也是李枖原对uie的喜欢。

虽然这喜欢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忘记未尝不是对无疾而终的感情的一种交代,可发生的事情,再也不会改变了,那些在心上活生生划开的痕迹,成了落满雨水的河渠,在每一次的雨季便幡然决堤。

隔在两个人之间的是,看不见的、无法踏足的河。

徐伊景和李世真会在一起吗,大结局里没有给出答案。

但李枖原和uie,是绝无可能了。动如参商,再无悔机。


早知如此,当初自己还会接下徐伊景的角色吗?

她不敢想,也想不出答案。眼前人的脸和剧中人的脸慢慢重叠在一起,却是一声和记忆中的“代表nim”丝毫不同的称呼打破了她的恍惚。

“欧尼,你今天生病了吗?总觉得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uie的表情是真真切切的关慰,不似作假——也是,小姑娘原本就是待人亲热的人,正因如此当初在剧组才有很好的人缘。

她的心却不合时宜地隐隐作痛,反倒宁愿uie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失神。

“没有,”她听到自己说:“只是最近有些累,不过近期不会再接戏了,要好好休假了。”

“那就好。”uie松了口气的样子:“人生的假期啊,真是令人向往……”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然后uie叫来餐厅的服务员,让他帮她们拍张照片,像戏里一样,两个人端起杯子微笑的场景。

“啊,我发到ins去,记得帮我点赞呀。”

不过其实即使uie不说,她也会去点赞的。

自己开通ins没多久,uie就又开始重新使用了之前闲置的ins账号。于是她在登录ins之后,总是忍不住搜索着uie,看看小姑娘最近又发了什么动态。

什么话都不评论,只是点赞对方的每一张照片。

她觉得自己很可笑。像是故意提醒对方似的——我在。

我在关注着你。

我在,想你。


我在想你。

经常想你。

非常想。

非常。


如鲠在喉,胸口也闷得厉害,仿佛是一大团棉花长在她的胸腔里,肆意缠裹着每个细胞。

“为什么?”她声音有些哑,终是问出了这句话。

“怎么会突然想起约我?”

“为什么不?”uie没察觉出她的异样,反问道:“我们之间不是非要有事才能约吧?”

她的心缩成小小的一团,拧巴着生涩的疼痛。

“毕竟对我来说不只是前辈啊,”uie继续说着:“是我向往的朋友。”

心脏突然一瞬间炸开,心跳从胸腔一路轰鸣到喉咙,她突然间失去了表述的能力。

“嗯,是朋友。”


手机铃声响起了,还是当时拍不夜城的时候,她最喜欢的一首插曲,有轻快的口哨声。

屏幕上亮起的名字是朴先生。

通了电话,那边似乎很吵。她没听清对方在说些什么,只依稀感觉到是问自己在哪,便含糊着应下他来接自己。

uie起身送她:“欧尼要走吗,下次带erin来玩。”

她怔了怔,回道:“其实,也可以像以前一样称呼我。”

“代表nim?总是那么叫也失礼,”uie笑着摇摇头:“毕竟还是前后辈。”

“好。”她点点头走出去,没有再驻足。

可是也没有等到朴先生来,便自己站在街上先叫了车,甚至没有细想万一被粉丝或者狗仔认出来的后果。

车子到了半路,手机一直在响,可能是找不到她的朴先生来询问,亦或者是别人有事来寻,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她没有去理,只是靠在后座上想,好像方才忘了什么事情。

忘了什么呢……

哦,对了,忘了把硬币给uie。

“以后吧。”她听到自己说。

雨快停了,雾蒙蒙的街景亮起一半,清灰的天光下展开陌生的城市。她恍惚地望着车窗外倒退的车水马龙,目光微敛。

以后吧。

可是——


也许从此,再无以后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