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

作者:犬神八百万
更新时间:2017-12-07 00:13
点击:37
章节字数:25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安东尼娅提起波波沙冲锋枪,高昂着头,贴紧背后的土壁。

窃窃私语从近三米深的陷阱外传来,安东尼娅屏住呼吸,尽力辨识着其中的单词。

“···杀了···”

“留着···审讯····”

昨日安东尼娅所在的连队奉命扫荡藏身在密林中的波兰反抗游击队,在激烈的交锋中安东尼娅不小心掉进了游击队挖掘的陷阱,崴到了脚踝。

在熬过了北欧森林寒冷的夜晚后,安东尼娅没能等来战友的营救。

她抽到了下下签,耳中模糊的波兰语明确的说明现在伫立在陷阱外的只有可能是波兰反抗游击队,伟大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羸弱而又顽固的敌人。

安东尼娅扣上扳机,枪口指向头顶一尺见方的天空。

一根绳子从头顶扔下,一个女声操着带口音的俄语喊道,“把你的枪系在上面,否则我们就杀了你。”

与此同时,子弹示威似的贴着安东尼娅的船帽打进土壁,震掉了船帽,掀起的砂土淋了她满脸。

“好的好的。”

安东尼娅大声的用波兰语喊道,同时将冲锋枪按指示拴上绳子。

冲锋枪被拉出了陷阱,很快,绳子被重新抛进来。

“现在,你自己爬上来,双手举过头顶。”

喊话的女声从俄语换成波兰语。

“我的脚扭伤了。”安东尼娅的右手藏进斗篷后,虚握住匕首。

陷阱外陷入沉寂。

“我不是俄罗斯人,我是波兰人。”安东尼娅的心脏砰砰乱跳,这些游击队对苏军始终抱着格杀勿论的态度,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生的希望。

最终迎来的不是子弹,陷阱的边沿站出两名持枪的游击队员,他们警惕的注视着陷阱底狼狈的安东尼娅。

其中留有满脸络腮胡的一个对安东尼娅说,“你的身份要由我们来判断。现在,把你的双手都露出来,趴到土壁上。”

安东尼娅照实做。

另一名戴着旧波军四角帽的少年跳进了陷阱,他手脚麻利的搜遍安东尼娅全身。从她腰后搜出匕首时少年举起来示意给上面的人看,但络腮胡只是催促他动作快点。

少年让安东尼娅拽紧绳子,从下面托起她的双腿。

络腮胡等到安东尼娅从陷阱中露出头时便不再举枪指着她,而是伸手拽住了她的后脖领。

在一推一拉,两股力同时的作用下,安东尼娅顺利的脱离了陷阱。

跌坐在森林潮湿的土地上,安东尼娅来不及踹口气却因为络腮胡的下一句话猛地心跳停拍。

“犹太人?”

从昏暗的陷阱中离开,阳光穿透林间,照耀在安东尼娅蜷曲的黑色短发上。

“见鬼,她是个犹太人。”

少年这时也顺着绳子爬了出来,他抄起安东尼娅的波波沙抵上她的脑袋。

安东尼娅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隔代遗传的力量使得她拥有一头和祖父一模一样的典型的犹太人黑卷发。

林雀在树桠上蹦跶,安东尼娅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不,她不是犹太人,我认识她。”

在少年扣紧扳机前突然有人插了进来。

穿着像男人一样的衣裤的女性按住少年的肩膀,示意他放松。

“她曾是我的邻居,我能帮她作证。”

安东尼娅抬起头,僵硬的面孔放松,瞳孔不可思议的扩大。

她难以置信的爬起身,一把抓住眼前人的衣袖。

“乔安娜,乔安娜!”

“安东尼娅。”乔安娜反手抓住安东尼娅的小臂,她的眉头紧锁,凌厉的眼神中透出浓浓的困惑,“你怎么穿着这身狗皮。”


沿着络腮胡约尔马开辟出的林间小道,安东尼娅抵达了反抗游击队的临时营地。在之前的整一个月中苏联红军不分昼夜的在林间扫荡,就是为了拔除掉这支反抗势力。

营地中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五、六个简陋的木屋,十来个背着枪的游击队员或立或坐。

安东尼娅土黄色的苏军军服在平民打扮的游击队员中十分扎眼,几乎将营地中所有的视线都引了过来。

有人冲他们吹口哨。

“你们又抓到条布尔什维克母狗。”

乔安娜吼他们,“都聚在这里干嘛,滚去干活。”

约尔马没去理会那些肆意表达出对苏军厌恶的游击队员,他对安东尼娅说,“如果你还是波兰人就配合我们。”

然后他的视线投向乔安娜。

“把她带去你那里。”

乔安娜点点头,推着安东尼娅走进一座木屋。

就地取材拉倒树木拼搭而成的木屋内还散发出新鲜的树脂味道,屋里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白天中,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就足够照亮一切。

乔安娜抱出一捆干草仍在地上当做坐垫,安东尼娅拘束的随她坐下。

“你没事太好了。”安东尼娅双手放在大腿上,不停的握住,再松开,她的话说得磕磕绊绊,“我之前去你家看过,他们说你被法西斯捉走了,我一直很担心你。”

“嗯,是。”乔安娜心不在焉的扣着手指上翘起的死皮,“盖世太保抓独立份子时我不小心被他们抓住了,约尔马他们炸了德国人的列车抢物资,我被阴差阳错的救了下来。”

“那就好,那就好。”

“问完了?那说说你自己吧。”

乔安娜直视安东尼娅的双眼,一针见血的点出。

“你怎么会是苏联红军。”

安东尼娅憋红了脸,讪讪的开口,“这个说来话长。”

“我有时间。”

“我很抱歉当初突然离开,连声道别都没有,因为那时候法西斯离我们的家不远了。”安东尼娅缓缓的回忆,在回忆中她的情绪渐渐平复,语气惆怅,带着压抑的痛苦,“祖父带着我们连夜逃跑,一路向北,跑进苏控区。在那里我们松了口气,以为终于安全了。那之后直到德国单方面撕毁苏德互不侵犯为止我们一家都过着还说得过去的生活,但德国人来了。我和母亲勉强逃脱,父亲和祖父被当场击毙。

德国人势如破竹,苏联人自顾不暇,我和母亲连块土豆都讨不到。再这样下去,我们谁也活不下去,看着我重病的母亲,我知道到了肩负起责任的时候。乔安娜,或许你无法接受,但这是我唯一的路。我志愿加入苏军,为母亲换得了一个住院医治的机会。那之后,我便随军队一路向南。”

安东尼娅言毕,复又紧张起来。她不安的看着沉默的乔安娜,她害怕不只是死亡,还有其他一些原因。

乔安娜态度不变,手指指向安东尼娅的右胸,直指一颗显眼的枣红色的红星,“伟大的苏联英雄,这颗红星勋章你用了多少波兰人的性命换取的。”

“不!它是我在列宁格勒用法西斯的命换得的。”安东尼娅的声音陡然增大,她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但你也不能否认你没有杀过波兰人!”乔安娜猛地站起身,用完全压制安东尼娅的声音大吼。

“你怎么能加入苏军!”乔安娜一改之前冷淡的态度,步伐急促的在屋内反复大踏步走动。自始至终被压抑的情感宣泄而出,她的语速又快又激烈,像是炸膛的机关枪,“你怎么能加入苏军,该死的。”

“我该拿你怎么办,该死的。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乔安娜喉头颤抖,腮帮僵硬,拼命将音量压至最小。咆哮的欲望与自我抑制使得她的话语出口时带着尖啸的破音。

安东尼娅吓呆了,自1940年接到乔安娜父亲的遗物后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乔安娜这个样子。

乔安娜咬紧牙关,双目赤红的面朝木屋的墙壁。

木屋外,游击队员走过,影子遮住透过木头间粗糙的缝隙射进屋内的阳光。光影在乔安娜脸上交错,阴晴不定。


红星勋章的设计真是简单精细,这种苏维埃式的风格让人百看不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