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厨砸SAM
更新时间:2017-12-06 07:51
点击:99
章节字数:29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曾安没有想过,自己会再来到这个地方。

她站在公寓间的门口迟疑了半晌,手中包裹着的花有些湿漉漉的,冰凉的攥在手里,就像多年以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再次拿着花站在那个人的面前,依然是玫瑰,每一朵都将开未开,红得饱满,她一朵一朵挑拣的。

“算了,早死晚死都是死。”她叹了口气,伸手敲了敲面前的门。听着安静的门那边忽然有了动静,开门的声音,穿着拖鞋的脚“啪嗒、啪嗒”地朝自己走来。有那么一刻,她想过要转身逃走,可也只是想一想罢了,脚下如同生根一般稳稳的站在那儿。

“谁啊?”门里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太熟悉了,让她不禁一阵恍惚。

“是我。”

她感到忐忑、害怕,和期待。可所有的情绪都随着那扇打开的门一起,像泄洪一般地瞬间流走了。章宁悦就站在自己面前,穿着居家的棉T恤和睡裤,脚上穿着拖鞋。她看起来老了一些,没有化妆,脸色有些憔悴,可那双眼睛却依旧神采奕奕,亮晶晶地看着自己。

“安安?”对方有些惊喜地看着她,“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屋外冷。”

这是南城的第一场霜降,一夜之间就掉了十几度。曾安走进开满暖气的室内,眼镜上立刻就起了雾。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摘下来,拿在手里,听着章宁悦在身边的轻笑声,说着去给她拿纸巾擦擦。眼前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像透过毛玻璃一般。她的视线追着那人的身影从客厅回来,她的脸,在这一片虚化和错位之中,愈发像当年初见时的样子了。


【十年前】

“你叫什么名字?”

曾安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学姐,感到一丝威严,赶紧答道:“我叫曾安,安全的安。”

学姐将她的名字写在学生会的名册里,抬起头来,公式化地冲她笑了笑,“你好,我叫章宁悦。”然后便问下一个人去了。

曾安当然知道她的名字,省中鼎鼎大名的章宁悦她怎么会不知道。中考状元,国际数学建模比赛金牌,学生会主席,爸妈在看报纸的时候都念叨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活生生地在自己面前,竟有些奇怪的感觉。她看着章宁悦跟身边的学生会秘书长说笑着,聊着不知道哪个同学的八卦,就跟一般的学生一样。可又跟一般的学生不一样,曾安心想,章宁悦身上仿佛有着天生的领导力,所有人都愿意跟她讲话,所有人都在听她的调度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报名的人排队、发表格,找座。即使只是在聊八卦,她的身上仿佛也散发着磁场,吸引着旁边的人们都凑过来。

明明同样是学生的曾安,还有在场的其他同学们,都对她有着一种莫名的向往和敬畏。


【现在】

“听说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呀?”章宁悦将纸递给她,笑盈盈地往屋里走。曾安跟在她身后,抱着一束花有些不知所措。“那个…你有没有花瓶和剪刀?我把这花处理一下。”

“就搁水池子里吧,我等会儿来收拾。”章宁悦依旧是那么大大咧咧的样子,从碗柜里翻出一个不知道多久没用的玻璃杯,“喝水不?”

“哦,没事儿,不渴。”曾安略微有些洁癖,也不好明说,只是低着头在厨房柜子里翻出一把剪刀来,“我用这个可以吧?”

章宁悦回头看了一眼,“行,我去找个花瓶来。”

曾安将花在水池里散开,剥掉杂乱的叶子,只留下几片作为装点,然后将花茎的下部一个一个斜剪好,插在拿来的花瓶里,稍稍整理了一下,显得错落有致。她将所有垃圾都收拾好,水池冲干净,剪刀洗净挂在挂钩上晾干,这才抱着花瓶走出厨房来。

“放哪儿?”

“就放茶几上吧,这样天天都能看到。”章宁悦笑笑地坐下来,拍了拍旁边的沙发,“来,坐吧。”

曾安依言,安静地坐在了她身边,低头搓着双手,有些惴惴不安。她能感觉到一只手如同幽灵一般地从自己胳臂下钻过,握住了自己的手。

“这个天,水冰得很,别冻着了。”章宁悦将她的手捂在掌心,就像以前在波士顿的街头一般。

“你怎么回来了?”她问,依然不自知地握着曾安的手。两人坐得很近,曾安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挪到了自己的身边,胳臂几乎都要碰着了。她能够感觉到章宁悦身上的热气,透过毛衣传过来,又或者只是自己的幻觉,这一切都让她如芒在背。

“总公司叫我回来暂时接替你的职务,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你身体怎么样?”曾安的语气很平静,带着浅浅的笑意。可章宁悦太了解这个人了,曾安平静的眼里充满了关心和忧郁,像一口深井。但她好心地没有拆穿,只是回答道:“还好,就是还要修养一阵子,后续化疗什么的。”

她看向曾安,女人的眼睛里依然有着那种化不开的担忧,小心翼翼地审视着自己,仿佛要是太过用力,自己就会像是一尊脆弱的瓷瓶一般,碎成几千片晶莹的残片。于是她笑了,补充道:“手术很成功,医生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曾安这才点点头,又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周围的陈设。章宁悦就由她看着,偷偷地在旁边端详着眼前的曾安:她比之前好像又长大了一些,不再是那个炫酷得如同摇滚歌手一样的偏分短波浪发型了,穿着一件Burberry的黑色风衣,里面还是熨得笔挺的衬衫。

“你把头发给留长了。”她说。

“是啊。”曾安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了抓自己的大波浪,“现在要谈业务,短发显得我年纪太小了不合适。”

章宁悦点点头,“长发也很好看,不一样的感觉。”她能够感觉到曾安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仿佛想要说些什么,可却还是沉默。她当然知道对方为什么沉默,却依旧不喜欢。

过了一会儿,曾安才说话了:“对了,你老公不在?”今天是周末,她以为章宁悦的老公应当在家,照顾大病未愈的妻子。

章宁悦皱了皱眉头,“离婚了。”

曾安错愕了一秒,小心收回了表情,“怎么搞的?”可对方只是耸耸肩,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不爱了,就离了。”

曾安的内心此刻翻江倒海。她一直想象章宁悦是快乐的,老公很疼她,日子过得很好。她知道那只是自己劝服自己放弃的假想,可是当都快信以为真了的谎言被打破的那个瞬间,压抑已久的情绪还是冲破桎梏疯狂的涌了出来。

“那现在谁照顾你呢?”

“我爸妈之前来上海照顾了我一段时间,这两天刚走,家里还有事。再说了,也好得差不多了。”这句话不算是假,只是章宁悦没有告诉她父母过完了周末还会回来。

“那怎么行,”曾安有些着急,就像小时候那样,又想发火又压着火的样子,让章宁悦忽然无比怀念。“这样吧,我来照顾你。”她接着说道。

“好啊。”对方立刻就答应了,让曾安有些后悔自己太心急。“你现在住在哪儿?”章宁悦问她。

“就…和颐酒店,公司给我订了一个星期。”

“那正好,也不用找房子了,就在我这儿住吧。”对方笑了笑,“正好有时间我把公司的事务跟你过一下,到时候有什么不熟悉的地方,也好及时问我。”

“这…不太好吧。”曾安内心警铃大作。她不能住在章宁悦的家里,她会死在这的。仅仅只是在这儿坐了这么一会儿就让她感到悲伤,快要被回忆淹没到窒息。

“那你公司我家的到处跑,哪吃得消啊。”章宁悦用肩膀搡了搡她,“再说了,我一个人住在这儿,连灶都不好开,一个人吃饭怪没劲的,最近都瘦了一大圈儿了。”

曾安挣扎了一下。章宁悦说的每一条都是道理,她也担心自己要是不仔细盯着,这个人又要像之前那样冷不丁地告诉自己她得了癌症。天知道在大洋彼岸的自己是怎么度过一个又一个提心吊胆的昼夜的,生怕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告诉自己最坏的消息。

有人说过,人世间的生死离别,有时候是悄无声息的。那时候的曾安无比痛恨这句话,因为她无法想象像章宁悦这么重要的人一声不吭地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那么多年的爱恨纠葛,若失了源头,恐怕终难放下。

她思考了许久,终于点点头,“好吧。”她看到章宁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灿烂笑容,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