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3弹 矛盾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3
点击:932
章节字数:44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愧是金君!」

理子像狗仔队的记者一样全身散发出「挖新闻」的气场。

「雷啾可是不玩到2周目就无法进线的超困难角色诶!」

她完全不顾亚里亚的脸已经越来越黑,继续添油加醋。

「而且竟然已经到热吻的地步!」

这种「捉奸在床」的即视感让金次立刻收回手,跟雷姬保持了一段距离。

「……亚、亚里——」

「——别叫我!」

亚里亚大声打断了金次的话。

然后立刻像画面被定格一般僵在了原地。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你、你们……」

回过神来的亚里亚颤抖着抬起手臂,手指在金次和雷姬之间移动。

「金次同学。」

雷姬上前一步,挡在亚里亚和金次之间。

「请退后。」

「……雷姬你!」

被从雷姬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惊讶到,亚里亚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

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硬生生地停下了还没有着地的脚跟。

「亚里亚同学,请你不要再接近金次同学。」

仿佛是在警告亚里亚一般,这句带有杀气的话就连想挖掘八卦的理子都不说话了。

同样,也激起了亚里亚心里的怒火。

「你!……哼,你跟金次是什么关系,凭什么决定他的事情。」

「我是、金次同学的未婚妻。」

雷姬的咬字非常清晰,她一字一顿地说出这句话。

「什——」

噗通。

亚里亚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亚里亚同学——」

「——雷姬。」

金次拉住雷姬的手臂,想在亚里亚彻底爆发之前阻止她的煽风点火。

「什、什么啊,小孩子的游戏?」

或许是亚里亚在自言自语,可她的眼睛却看着金次。

「这不是游戏,我们是认真在交往。」

雷姬再次重复她和金次的关系。

「我知道,亚里亚同学和金次同学的关系很密切。」

「但那不是恋爱。」

「恋、恋恋恋恋……」

亚里亚的脸立刻红透了。

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个词太羞于启齿,她觉得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金次。」

亚里亚把手压在胸口上。

她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喊出金次的名字。

「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你呢?你跟她是……是那种恋、那种关系吗?」

语气里完全像是发现恋人有外遇而吃醋。

不过老实说,亚里亚这次完全就是在无理取闹。

就算金次和雷姬都是武侦,可他们也是非常健全的男女高中生。

会因为一两件意外而怦然心动也是情有可原的。

况且他们都是单身,在此之前也没有听说过跟谁有绯闻——金次是害怕女人,雷姬是对恋爱毫无兴趣。

如果说亚里亚和金次是恋人、雷姬是第三者插足,那么也可以理解。

但是他们三人并不存在恋人关系,而且亚里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

总之,看到雷姬跟金次在一起就很不高兴。

「……跟你、没关系吧。」

沉默了有半分钟的金次张开嘴似乎想解释什么,但最后说出口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金次!」

「我们只不过是组过几次队而已,我的私事跟你无关吧。」

金次像闹别扭一样把头转了过去——语气里轻描淡写的态度让亚里亚的怒火更旺了。

如果是听到亚里亚和金次昨天谈话的旁观者当然能看出来金次也有个人苦衷。

——因为亚里亚的出现而使金次摆脱金一牺牲的恶梦、让他也变得能把HSS用在正义的道路上。

但就是在这个时候,亚里亚却跟他说要离开。

虽然早就知道亚里亚是为了救香苗才会阴差阳错地相遇、合作、同进同退,可是……

要说不伤心那是骗人的。

「啊啊是啊,『只不过』是这种关系呢。」

亚里亚加重了其中几个字。

实际上,武侦之间的组队是对同伴的认可。

并不是说所有的武侦都像亚里亚那样喜欢单独行动,可谁愿意轻易把背后交给别人呢?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我加入你的小队。」

金次叹了一口气。

「可是你别忘了,我本来就准备明年从武侦高退学,你也——」

「反正那种马上就会四散的小队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些话与其说是对亚里亚说的,反而更像是在说服他自己。

「才不是!」

亚里亚立刻大声反驳。

「就算分开,小队也是小队!只要在国际武侦联盟注册,彼此就能永远不受审核限制的互相帮助!即使解散也会在一生、留下曾是伙伴的证明——」

「那种证明不要也罢。」

「你!」

亚里亚瞪大了绯红色的瞳孔,眼看就要冲过去抓住金次的衣领。

「——嗷!」

从侧面冲过来的灰松把亚里亚撞到在地。

嗒。

一击成功的灰松像炫耀那样把爪子踩在掉落在亚里亚手边的桃馒头味的可丽饼上。

顺便一提,虽然一直跟在雷姬身边,但没有她的命令灰松是不会擅自行动的。

「金次同学,请退后,这里危险。」

雷姬一边说着一边拿下放在右肩上的背带。

那是一个黑色的大型吉他单肩包——是亚里亚在七夕之后送给雷姬用来放SVD的。

「呵……正好呢。」

察觉到雷姬真的是把自己当成危险人物的亚里亚低着头缓缓站了起来。

「今天是『水仗之日』,就用格斗技好好打一场吧!」


「嗷!」

最先发动攻击的是灰松。

但它只是刚吼出声音就被亚里亚抓住前肢、用过肩摔扔到了墙上。

接着,亚里亚没有停留,像要推倒雷姬一样冲到她面前。

眼看就要冲过头的时候伸手抓住雷姬的手臂,配合左脚将她绊倒在地——还未放下的吉他包也一同摔在地上。

「——咕嗷!」

「嘿嘿~大狗狗别跑。」

想要冲过来保护主人的灰松的尾巴被理子从后面一把抓住。

「雷啾,这只狗狗理子要了喔~要拿来做毛毯了喔!」

这么说着的理子扑到灰松身上,压制住了它的行动。

……

翻身跨坐在雷姬身上的亚里亚就这样沉默着、高举起紧紧握着的拳头。

而与之相对的,被亚里亚骑在身上的雷姬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动作。

微妙的违和感涌上了亚里亚的心头。

仔细回想起来,从一开始的时候雷姬就是这样。

况且亚里亚只是用了连最基础的攻击——那甚至不能称为是格斗技——就轻易打败了雷姬。

「住手亚里亚!你这样只是在欺负弱者!」

金次伸手抓住亚里亚高举着的手腕。

就像他说的那样,雷姬的表现根本不是对亚里亚「无所畏惧」,而是「不会反抗」。

雷姬是狙击手。

狙击手是远距战斗的专家,几乎不会出现近距离战斗的可能性。

因此狙击科中格斗技并不是必修课程,而雷姬的动作也说明了她的确是个外行。

通过刚刚的交手,亚里亚当然明白金次的意思。

但她还是没有收手。

只是像个无处宣泄愤怒的闹脾气的孩子那样紧咬着牙。

亚里亚不想伤害雷姬,也不愿意去伤害她。

「……」

跟金次害怕女生而不敢跟接近他人不同,亚里亚对交朋友非常苦手。

虽然也有一部分以自我为中心的原因,但其实能跟得上她节奏的人很少。

平时很少说话的雷姬从4月份以来一直以她的方式来关心亚里亚——亚里亚在心里已经把她当成是朋友。

所以,这只一直高举着的拳头无论如何也是下不去手的。

「雷——」

锵。

亚里亚的头突然后仰,挣脱了金次抓住她的手。

几根绯红色的头发在亚里亚惊讶的眼神中缓缓下落。

唰唰。

从裙子底下抽出刺刀的雷姬无视『水仗之日』的规定,再次发动了攻击。

这次瞄准的是亚里亚的眼睛。

一下、两下。

亚里亚连续几个翻身跟雷姬拉开了一段距离。

而雷姬却没有放过她。

打开掉落在地上的黑色吉他包,把刺刀装在SVD上。

然后,与刚才完全相反使出了非常古老又严谨的刺刀术。

虽然亚里亚凭借直觉和超人的运动神经躲开了攻击,但直到被逼到没有退路的墙角才反应过来。

每一次攻击的部位都是要害。

——雷姬是真的想要杀她。

啪。

空手入白刃。

亚里亚双手的手掌夹住向她头部刺来的刺刀。

但同样的,亚里亚的正脸暴露在了SVD的枪口之下。

——已经没有退路了。

如果雷姬在这个时候开枪的话——

咔嚓。

那是很熟悉的、每天都会听到的、子弹上膛的声音。

无论是压制住灰松的理子还是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的金次都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

「——等、雷姬住手!」

听到金次声音的雷姬像木偶一样停了下来。

她转过头等待金次的命令。

「雷、姬……」

亚里亚松开双手,呆呆地看向雷姬。

「……你、你!」

「绝交!」

「我要跟你绝交!绝交!」

先是愤怒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然后丢下这句绝交的话跑开了。

「亚里亚!」

理子回头看了一眼就立刻追了上去。

月台上只剩下站在原地的金次和雷姬。

两人都闭口不说一句话,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除了残留在SVD刺刀上的些许血迹证明了事实并非如此。

实际上亚里亚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个误会——只要雷姬把话说清楚而不是把亚里亚排除在外。

但是现在无论是谁都错过解释的机会。


咚。

一口气埋头乱跑的亚里亚一头撞上了某个柔软的物体。

「等、等等、亚里亚……呼……」

拦住她的是对台场很熟悉、绕捷径才追上来的理子。

「……」

或许是因为这一撞让亚里亚冷静了下来。

但她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反而保持着这个姿势用力抱住了理子。

「亚里亚乖,不哭不哭……」

理子一改平时笨蛋理子模式,非常温柔地回抱着亚里亚。

「……才没哭。」

过了一会,从理子的怀里响起了有点闷的声音。

「是是,亚里亚没哭。」

理子宠溺般地继续摸着她的脑袋。

慢慢地,肩膀不再起伏的亚里亚松开了紧紧抓住理子衣服的手。

「我才没——」

亚里亚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低着头想用手擦掉脸上泪痕的时候才发现左右手的手掌上各有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那是刚才空手接住刺刀时划破的。

……雷姬。

雷姬!

雷姬雷姬雷姬雷姬雷姬……

(我……)

亚里亚满脑子都是刚刚雷姬想杀她的那个眼神。

(我、要……)

——亚里亚完全没有意识到原本就呈绯红色的右眼的颜色正在变深。

「——亚里亚。」

「!!」

理子的声音把亚里亚喊回了神。

「……理、子……」

神情呆滞的亚里亚抬起头,那双绯红色的眼睛茫然地看着理子。

「亚里亚是理子的!」

理子一下子扑到亚里亚身上。

「……诶?」

「明明是理子先!」

不知道什么时候切换成笨蛋模式的理子说着亚里亚听不懂的宅语言宣告着主权。

「……理子要在亚里亚身上刻下『爱的证明』!才不要被别人抢走!」

这么说着的理子慢慢地把嘴唇贴近亚里亚——

「你想做什么啊笨蛋理子!」

一记手刀毫不留情地打在理子的脑袋上。

「噢噢噢好痛的说~」

理子非常配合地做出很痛的样子。

然后朝亚里亚吐着舌头。

「……真是的。」

想说理子几句的亚里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呐呐亚里亚,我们组队吧。」

「!?」

理子突然的提议让亚里亚有点不知所措。

况且刚刚才发生了雷姬和金次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跟雷姬闹了矛盾,他们很有可能会加入亚里亚的小队。

「我是认真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理子后面的解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听好了亚里亚。」

理子做出推镜框的假动作。

「武侦小队通常都是由2~8个人组成的吗,但实际上没有必须有8个人的必要。」

「carry全场的中单亚里亚、稳健守塔的上单贞德、一击必中的AD雷啾、可回血可防守的辅助小雪、背后偷袭的打野理理、还有全方位可替补的金君。」

「亚里亚想组成的是这样的强袭小队。」

不管亚里亚有没有听懂,理子一口气用游戏术语解释完她的想法。

「但是啊亚里亚,这个最佳阵容在9月底之前是不可能的喔。」

武侦高的学生必须在9月底前组成2~8人的小队在学校登记。

而且这武侦小队制度非常重要。

只要在学校登记过的小队同时也会在国际武侦联盟注册。

就算以后志向而不同分开,但小队的协助关系也是超越组织关系最优先的——这在国际武侦法中有规定。

亚里亚的想法其实是很有可能实现的——至少在台场事件之前、这都是可能的。

可是现在却截然相反。

白雪一直在躲避着亚里亚。

雷姬跟亚里亚反目。

金次拒绝了亚里亚的邀请。

至于贞德……

在亚里亚拿出绝对实力之前似乎也无法让她心服口服。

「理子是不会背叛亚里亚的。」

「所以就算只有2人……」

理子又重复了一遍。

——亚里亚,我们组队吧。

这句话在亚里亚的脑海里回响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