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1弹 奇怪的雷姬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2
点击:1024
章节字数:40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呼……」

还差0.1学分就要留级的金次在高天原老师的帮助下找到了『侦探科大楼清扫』的工作。

侦探科教学楼有1个大讲堂、4个大教室、6个小教室。

整体来说就像个混居住宅楼一样的宽敞。

「可恶,那群家伙太不够朋友了!」

从一大早就开始苦干的金次不由得抱怨起来。

虽然有想过找为数不多的朋友帮忙,可是——

武藤以「我没义务再帮你这个像galgame主人公一样的家伙」的理由拒绝。

不知火也说了「不是还有更值得依靠的人吗?」这样莫名其妙的话,然后笑着挂断了电话。

白雪要去参加明治神宫的祭祀明天早上才回来。

理子拉着贞德去了同人志现场销售会什么的地方。

风魔发来一条「昨日激战、责任全于在下、武运所折为耻思考别世之句中」的汉字一样的短信,似乎「无颜见师傅」的感觉。

而平贺因为委托了她另一个工作,不想打扰。

至于亚里亚,根本就没有接金次的电话——虽然金次还是给她发了「到侦探科来,这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帮我做扫除吧」这样的短信。

「亚里亚那家伙!足球比赛的时候也没来!」

代替「因为一起秘密制造达姆弹而全体被罚停学2周」的足球部部员参加全国高中足球大赛CS第二次预选赛的时候亚里亚也没参加。

原本就朋友很少的金次以「第2学期不管什么任务都无偿奉陪作为报酬」而将所有认识的有空的人全部召集了起来——武藤、不知火、白雪、理子、雷姬、贞德、风魔、平贺。

足球一般是11人的,不过只缺少1人的话似乎能被认可参赛。

可是因为亚里亚缺席,最后还是白雪叫来了她的战妹。

「嘴上口口声声说把我当成搭档,现在搭档要留级了却一点忙都不帮。」

「真是看错你了!」

金次站在走廊里发泄着对亚里亚的不满。

「哎……」

从大清早开始打扫,现在太阳都已经落山了。

金次叹了口气,认命般地走到最后一间还没扫除的小教室门口,拉开滑动门——

砰。

「……嗯?」

头上突然冒出了一团小粉团。

「咳咳,什么——」

「——竟然会中这种陷阱,真是笨蛋。」

熟悉的声优声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响了起来。

金次挥动着手臂驱散着粉团,睁开眼睛才看到地上的板擦。

「还有!别以为你刚刚说的我没听到!」

亚里亚放下翘着的二郎腿从课桌上跳下来。

「本来还想来帮你的,现在哼……」

亚里亚是说到就会做到的人,如果现在让她走掉的话金次绝对会一个人苦干到深夜。

「非常抱歉亚里亚大人!」

金次立刻用土下座的姿势跪在亚里亚面前——从这个角度抬头的话绝对会看到能够进入亢奋状态的画面。

当然,毫无疑问也会吃一顿饱(子)餐(弹)。

「第2学期要我当牛做马也可以!」

紧闭着眼睛、把额头贴在地上的金次再次请求。

「……真是没办法呢。」

在抱着手臂沉默了一会之后,亚里亚终于答应帮忙。

「那就让本亚里亚小姐帮你好了。」

「万分感谢!」

虽然心里在吐槽亚里亚「又在耍威风」,但金次还是选择闭嘴。

「那么,来比赛吧金次。」

亚里亚从教室角落里拿出两根拖把。

「……哈?」

把其中一根扔给金次,挥动着手臂划出分界线。

「这一半归我,你从那一半开始,谁先擦到教室中央就胜出。」

「输的人请吃桃馒头,好准备开始!」

完全没有顾及还跪在地上的金次,亚里亚已经飞快地跑起来用拖把拖地了。

「喂,耍赖啊你。」

「是你反应太慢了。」

不到10分钟,完成度几乎相同的两人已经来到教室的中央。

「——有破绽!」

「呜哇!」

咚。

亚里亚的拖把突然朝金次的头顶砸了过去。

虽然金次及时用拖把的中间部分挡住了,但还是被外力逼退了好几步——亚里亚趁机一个转身完成了拖地最后一部分的收尾。

「我赢了~」

亚里亚一手扶着拖把尾部,单手叉腰笑了起来。

「还真敢说啊你,明明是偷袭。」

金次甩了甩有点麻痹的手腕。

「兵不厌诈。」

亚里亚把做出V字形的胜利手势的右手伸到金次眼前。

「况且是你太大意了。」

是跟贞德在一起时间久了吗?

明明是自己用了小手段反而怪中计的人。

不过金次倒觉得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亚里亚风格。

(到底是多讨厌输啊你。)

他叹了一口气。

「是是。」


「咕咕咕……哈!」

坐在天台屋顶上晃动着两条腿的亚里亚一口气喝下半罐可乐。

「果然出了一身汗之后喝冰可乐最舒服了。」

(这次是被理子感染了吗?)

中国有句古语叫做「物以类聚」。

金次越来越觉得亚里亚会被理子「带坏」。

「喂金次,别跟阴沉男一样,说点什么啊。」

(果然!)

被亚里亚用手肘捅了下腰的金次差点把喝进嘴里的可乐喷出来。

「……啊那就那个,嗯……」

不到5点就打扫完教学楼,这下终于不用留级了。

这么想着的金次听到亚里亚的话马上思考起来——以他的经验如果超过3秒不回答亚里亚的话绝对会被她的Government问候。

「夕阳、好美。」

「虽然是很漂亮,可是为什么听起来像是在敷衍我,啊?」

「没、怎么会……」

金次假装喝可乐没看到亚里亚凶狠瞪他的眼神。

「嘛,算了。」

亚里亚放下可乐罐,从比她身高还要高出一截的屋顶跃下。

「那个金次,我今天来是想谢谢你。」

「嗯?」

「这个。」

亚里亚从背后拔出一把剑。

——那是形状接近直刀的萨克逊猎刀,是欧洲中世纪所制造的、强韧的单刃剑。

先不提这把萨克逊猎刀的价值,但对亚里亚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东西。

「那个不是你的曾祖父留给你的嘛。」

金次无所谓地耸耸肩。

亚里亚因为要追赶福尔摩斯而从数百米的高空掉下太平洋,跟她一起落下的还有这把萨克逊猎刀。

老实说,打捞这把剑的时候确实是费了不少时间。

「嗯……」

亚里亚点点头,把剑收了回去。

「说起来你……没事吧?」

金次想了很久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问亚里亚的私事。

「……应该、吧。」

亚里亚转过身,没有让金次看到她脸上变化的表情。

「呐金次,你最近有见到白雪吗?」

「嗯?有啊,她怎么了?」

「从我出院之后她们好像就从来没有在我宿舍里住过一样消失了……」

「她们?」

「就是理子她们啦。」

亚里亚歪着脑袋掰起手指开始算起来。

「理子说最近都要和贞德在小夹那帮忙,虽然不知道她说的小夹是谁。」

「雷姬姑且也算是发短信跟我说明事件结束之后回自己宿舍了。」

「白雪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发短信也不回,就连前几天遇见她的时候没说上话就跑了。」

(喂喂武藤,像galgame主人公一样被女孩子包围、让人羡慕死的角色是亚里亚这家伙才对吧。)

金次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了?」

几天前的晚上,亚里亚出手救自称星伽家的小女孩的时候感觉到了白雪的气息。

明明就在不远处,可是当亚里亚想要靠近她的时候却离开了。

就算是亚里亚也知道白雪在故意躲着她。

(难得你也有知道「我错了」的时候啊,不过我想那不是你的问题。)

「嘛,这我倒不清楚,下次我帮你问问。」

虽然心里那样想,不过金次嘴上还是听白雪的叮嘱不能告诉亚里亚她在哪。

「不、不用了……」

亚里亚摇着脑袋摆着双手。

「其实……今天我来找你还有一个原因,我大概会回英国。」

「什!回英国?」

「……嗯。」

「你有跟白雪呃、理子她们说过吗?」

「还没有……」

金次虽然很意外亚里亚会突然说这话,但没有选择先告诉理子她们也是情理之中的。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吧,这家伙。)

「当、当然也不是说走就走的,最快也是妈妈无罪释放之后……」

正当金次想「要不要告诉白雪」的时候,亚里亚也在慌慌张张地替自己说明。

其实在维拉德事件被理子欺骗的时候亚里亚是真的发怒了。

但是这次亚里亚也确实很感谢理子,当然也有歉意——多少也有福尔摩斯和『伊·U』的原因。

就像金次想的那样,亚里亚不知道怎么跟理子开口。

「所以那个……」

亚里亚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接下去的话。

实际上,在金次努力赚学分不留级的这段时间,亚里亚也在拼命地搜集『伊·U』陷害香苗的证据。

——因为能采用普通审判隔离制度,最快9月里就能得出最高判决。只要在那时得到无罪判决再向检察院上诉的话,香苗就会被释放。

而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8月31日——亚里亚留在日本的时间不多了。

「那……恭喜了呢。」

金次抬头看着夕阳。

他曾经说过,亚里亚就像打破禁锢白雪世界枷锁的子弹。

对他来说也同样如此。

以为金一牺牲之后,金次变得消沉。

而亚里亚的出现,让停止运动的金次的世界重新运作。

——说不在意,那是骗人的。

「……谢谢。」

亚里亚松了一口气——这种要告别的话还真是说不出口。

「曾祖父还活着的事情,我想应该让梅露知道。」

在福尔摩斯消失之后,亚里亚有查找过他的消息——当然结果是「无」。

也就是说任何国家、任何方法都找不到有关福尔摩斯的线索。

但是亚里亚相信福尔摩斯还活着。

过去,福尔摩斯有着让所有人以为自己『死了』之后又突然出现的习惯——莱辛巴赫、香港、加尔各答、纽约,曾经好几次那样做过。

「还有……」

——『伊·U』和『绯弹』。

『伊·U』——作为一个组织已经四分五裂了。

在福尔摩斯跟亚里亚见面前,就已经决定如果首领空缺、『绯弹』又交到外人手上时就解散。

至于『绯弹』——亚里亚体内的那发子弹是能够影响世界的东西。

光是『伊·U』就让亚里亚措手不及,接下来要面对的强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对抗。

「……嗯、没什么。」

亚里亚自顾自地说着。

「嘛,虽然我明年3月就不当武侦了,不过在这期间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金次拿着亚里亚还没喝完的罐装可乐跳下屋顶。

「当然,报酬另算。」

然后把可乐递给亚里亚。

「你还真敢说啊。」

……

「!!」

突然,两人的动作戛然而止。

周围的气氛发生了变化,就连声音也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

距离两人不远处的东侧围栏旁站着一个人。

「……雷、姬?」

薄荷绿的短发、橙色的耳机、还有背在右肩上的SVD狙击步枪。

「我、我们没有做什么哦……」

虽然真的没有做让第三者看到会尴尬的事,但亚里亚这样解释反而会让人误会。

如果对方是理子的话绝对会被追问到脸红心跳,可是雷姬并没有在意。

「打扰你们了吗?」

「啊没、没有……」

(你在紧张些什么啊。)

金次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找亚里亚有事吗?」

终于看不下去的金次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原本想着找这个机会离开,但雷姬接下去的话让他摸不着头脑。

「我来是找你的,金次同学。」

「……我?」

金次跟亚里亚互相看了一眼。

「那、那我就先走了。」

「请等一下,亚里亚同学。」

刚想离开的亚里亚停下了脚步。

「从现在开始,我会成为金次同学的搭档。」

雷姬向亚里亚所在的地方踏出一步。

相对的,亚里亚仿佛在害怕什么一样往后退了一步——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涌了上来。

「所以,请离金次同学远一点。」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