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番外5 Trick And Shoot(2)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6 19:29
点击:1009
章节字数:93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倒数3秒准备!」

强袭科的4个大门外拥挤着二年级的学生。

「3!」

「神崎同学,等会跟着我走噢。」

「2!」

「啊?」

「1!」

「我知道有捷径。」

「喂、等——」

在亚里亚反应过来之前,纤细的手已经拉着她冲在了最前面。

「啊,跑掉了。」

「快拦住神崎。」

第1层迷宫大厅的规则是在人数达到总数的1/3或者超出20分钟时没有达到2层的参赛者会被淘汰。

所以,1层是最容易被淘汰的。

——不仅要在迷宫里寻找出路、迎击对手,还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抢夺到「存活」的名额。

但是,1层也是最关键的。

如果要在上面2层激烈的战斗中存活下来就必须把强者们留在这里。

因此在战斗上稍微弱势的学生们会联合起来以人数的优势把强者们困住。

在强者中也是强者的亚里亚毫无疑问是众矢之的。

战术在强袭中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亚里亚输在这里也无话可说。

顺便一提,让强袭科的学生们毫无保留地使出绝招的这个活动的关键不是胜者有奖励,而是败者会被罚。

「发现神崎了!」

前方转角处出现一个拿着迷彩平底锅的魔女。

「亚里亚!」

「噢!交给我了!」

跑在亚里亚前面的粉色双马尾少女向侧面移动,紧跟而上的亚里亚从刀鞘里拔出塑料南瓜刀「唰唰唰」地挥动了3下——分别命中了魔女的手腕、腰间、胸口。

「怎、怎么会……」

仿佛真的被砍中一样,魔女仰面倒在了地上。

「在哪里?神崎在哪里?」

「快,这里。」

追踪亚里亚的声音越来越响,粉发少女抢走魔女的平底锅对亚里亚指出另一条路。

「……」

「喂,你在看什么啊。」

粉发少女在站着发呆的亚里亚面前摇晃着手。

「理子。」

从亚里亚的嘴里吐出这两个音节。

刚才那一声「亚里亚」和那种身体自己会动的自然反应,不是初次见面的人会有的默契。

「是你吧。」

非常肯定的语气。

「……亚里——」

砰。

迷彩平底锅朝着亚里亚的后方被粉发少女扔了出去,跟彩弹撞在了一起。

「这里。」

粉发少女拉着亚里亚退到木制平板后面。

「呼,好险好险。」

松了一口气的粉发少女对上的是那双表面很平静、但却很生气的赤紫色眼眸。

「啊哈哈哈,又被看穿了呢。」

伪装失败的理子双手举过头顶、吐出舌头做着鬼脸。

「理子明明是伪装高手,可是每次都会被亚里亚看穿。亚里亚难道是理子的命中克星?」

理子一边说着一边扭曲着身体向亚里亚靠过去。

「……哎。」

(命中克星……应该是你才对。)

明明应该对理子又捉弄自己很生气才对。

可是亚里亚最终还是什么教训的话都没说,只是叹着气。

「亚里亚不生气了?」

轻而易举地就让亚里亚的怒气恢复平静——不如说亚里亚原本就没有很生气,况且又是这种习以为常的「欺骗」。

「不要生气了嘛~」

「理子也是因为担心亚里亚才会偷偷跟过来的。」

「理子是不是比白雪她们更关心亚里亚?」

即使是亚里亚也知道这是理子的一面之词,可信度很低。

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亚里亚下定了决心。

「亚里亚是不是超~感动?超~喜欢理子?超~想给理子一个热吻?」

「噗!再胡说八道就给你开洞!」

前言撤回。

亚里亚果然不能对理子说的话无动于衷。


「你这幅打扮是怎么回事。」

凭借记在理子大脑里的平面图,提防着有人偷袭的亚里亚跟在她身后往楼梯口走去。

「亚里亚不知道吗?」

理子停下来在原地转了个圈。

「这是最近很热门的动画『迷茫女仆和腹黑大小姐』里的兔子噢。」

「顺便一提,你cos的是『冷眼的夏娜』里的夏娜。」

她一如既往说着亚里亚听不懂的话题。

「噢噢,亚里亚快到了噢。」

目前为止,亚里亚从其他参赛者身上抢夺到的武器有2把玩具枪、3把塑料南瓜刀、还有1件防弹衣——和扇、平底锅之类的武器早就被舍弃掉了。

「理子,这个给你。」

亚里亚从风衣内侧拿出1把玩具枪、2把塑料刀、防弹衣,然后一件件递给理子。

顺便一提,理子抽中的武器是一面可以拿在手上的化妆镜。

——应该说白雪贴心还是太了解亚里亚了呢。

这件风衣里缝了可以放匕首、弹匣之类小型武器装备的地方。

「给我?」

「嗯,我用不了这么多。」

「这件防弹衣给我没关系吗?」

理子指着亚里亚手上的那件可以抵消1次命中攻击的防弹衣。

「没关系。」

亚里亚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她才是目标人物。

——优先排除获胜性最大的人,这是基本。

「而且我可是巴斯克维尔的副队长。」

「你是我的组员,我当然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就算是玩耍练习也要认真对待。

亚里亚的解释在理论上完全正确。

「……」

可是理子却有点失望——当然她不会在亚里亚面前表现出来。

「亚里亚太让理子太伤心了!」

「啊?喂、等、别乱跑——」

「呀咧呀咧,又让峰同学生气了吗,神崎同学。」

跟着理子跑上楼梯的亚里亚才踏上2层的地面就听到这样一个声音。

「不知火?」

「我姑且也是强袭科的一员,别露出『你怎么会在这』的表情。」

不仅如此,车辆科的武藤也来了——大概是被硬拉过来的吧。

但让亚里亚惊讶而且生气是金次也在——明明之前拒绝了她的邀请。

「金次!你是怎么回事!」

亚里亚在说话的同时拔出了玩具枪,仿佛在警告金次如果不给出一个满意的解释就要对他开洞。

「我也没办法啊,被他们拖来的。」

「金君要在这里和亚里亚开战吗?」

理子非常及时地在亚里亚已经冒着火的头上加了燃料。

「请先冷静一下,神崎同学。」

不知火挡在亚里亚和金次中间,提出调解的建议。

「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合作才对。」

「合作?」

「是的。」

不知火在1层的时限达到之前尝试着说服亚里亚。

「神崎同学和远山君的名号在强袭科无人不知,如果他们两人联手的话所有人一起上都不是对手。」

「喂喂,为什么连我都被算进去。」

金次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只想做个普通高中生。

「阿呵呵,远山君不用谦虚。一年级入学的时候轻松打败所有人——」

「啊啊啊!只有那件事情不能说啊!」

金次非常激动地扑过去,捂住不知火的嘴。

亚里亚很好强。

虽然不是像里理子那样的战斗狂,但也会对强者有不服输的精神——比如会缠着对方对练一下之类的。

这种事情在亚里亚刚认识金次的时候发生过好几次。

现在她可能忘记了——或许是因为健忘或者最近事情太多。

总之,如果被不知火提醒,亚里亚绝对会不分场合要跟金次比试。

「抱歉,我没有想合作的打算。」

喜欢一个人行动的亚里亚没有注意到不知火被金次打断的后半句话。

「有什么关系嘛。」

理子从旁边抱住亚里亚的手臂——准确的说,是亚里亚的手臂被埋在理子的胸里。

「跟在金君他们后面赚经验值、有机会的时候抢人头、形式不对的时候转头就跑、最后胜利的时候是MVP,理子最喜欢组队了~」

「我说你啊……」

亚里亚无奈地用手扶额。

「啊哈哈……」

同班有1年的不知火、武藤、金次都非常了解理子的个性,只是笑笑没放在心上。

「嘛,峰同学说的也没错啦。」

不知火打破了陷入无语的气氛。

「我们这边如果有神崎同学坐镇的话,也会有很多不敢轻易攻击的人呢。」

「嗯嗯!」

理子也用力地点着头,一脸期待的样子看着亚里亚。

「我知道了。」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大概数分钟后,1层和2层的老师同时吹响了口哨。

这声令下既是禁止1层通向2层,也是2层淘汰赛的开始。

反应稍慢的学生在口哨响起的那一瞬间就被彩弹击中失去了参赛资格。

虽然说是封闭楼梯,不过也只是在楼梯口放上「禁止进入」的牌子。

每层楼梯口都有教务科的老师坐镇——当然不会有学生愚蠢到去「误伤」老师。

「啊咧?我……」

武藤站在原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武藤!?」

「金次,我、我被击中了。」

武藤的胸前有数十种颜色的颜料——那是被不同的彩弹所击中的。

「打中了吗?」

「神崎也好,金次也好,有没有击中他们?」

「没、没有。」

实际上,在亚里亚跟金次他们说话的时候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就像不知火说的那样,亚里亚和金次是第一目标,但是除了实力顶尖的学生之外不会有弱者去自讨苦吃。

顺便一提,强袭科的学生是根据武侦等级来判断是否有惩罚。

举个例子,S级的亚里亚如果没有到3层就会被兰豹拖走,但是E级的金次如果能走到3层就会免罚。

「喂!你们这群家伙全都打我是什么意思啊!」

武藤站在原地对着拿着玩具枪的学生们大喊。

「我们打的是神崎跟金次,谁让你站在那里。」

「喂武藤,你已经『死』了还站着干嘛。」

「你才死了呢!我要碾死你们!」

能够站在这里的参赛者不一定就比留在1层的参赛者强,也有运气好坏的原因。

「吓、吓死理子了。」

躲在武藤身后的理子毫不犹豫地把他扔下,趁着空隙跳到亚里亚躲着的墙壁后面。

「亚里亚抱抱~」

「喂,现在不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

亚里亚一边推开理子,一边警戒着前方。

「亚里亚的意思是之后可以?」

「……」

(喂喂,你们两个。)

躲在另一边的金次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呵呵,神崎同学和峰同学的关系真好呢。」

不知火一如既往保持着微笑。

「谁、谁跟她好啊!」

「嘘,你们有没有听到声音?我好像听到神崎的声音了。」

「她肯定就在附近。」

「唔……」

察觉到自己失态的亚里亚往理子那里靠了靠——为隐藏自己不被发现。

「(吼吼~亚里亚的味道~)」

「(喂。)」

即便人群都分散开,但还是有复数的脚步声逐渐向亚里亚他们逼近。

『现在该怎么办。』

金次做出手势,用摩斯密码问亚里亚。

『只有上了吧。』

亚里亚的回答在金次的意料之中。

『等等。』

『我刚刚运气好从地上捡到这个。』

『!!』

不知火一边用摩斯密码向亚里亚传达暗号,一边从口袋里拿出玩具手榴弹。

玩具手榴弹可以喷出迷彩液体,在一定范围内碰到这种迷彩液体就被淘汰——它和理子手上的防弹衣在这场游戏中都是属于开挂类的道具。

「(你还真是拿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似乎连金次都不知道不知火手上有玩具手榴弹。

「(运气好而已。)」

不知火笑着摊开双手。

『既然如此,我先冲出去当诱饵,不知火在看到我的信号之后扔手榴弹。』

与平常情商低的状态相反,进入战斗状态的亚里亚的大脑转得非常快——她早就设定好了进攻方式和路线。

『好。』

没有人提出异议。

亚里亚伸出手指提醒他们在心里默数3个数。

1。

亚里亚脱下白雪亲手缝制的藏有追踪器的黑色风衣。

2。

她把风衣放在大太刀的刀尖上。

3。

亚里亚深吸一口气,向空旷的中场冲了过去。

「是神崎!」

砰砰砰。

大概有十数发彩弹朝着亚里亚的方向射去。

亚里亚的身体在看到他们举枪的时候立刻消失在了黑色风衣的后面——她的左手连续扣动着玩具枪的扳机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右手握着大太刀将风衣抛向前方。

「看、看不到目标了。」

「别停下来继续射击,这么多子弹就算是神崎也总会有几发射中的。」

哐当。

很轻的清脆的声音夹杂在子弹射击声中响了起来——但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扑哧。

如同喷水池里喷出水的声音,从地面蔓延出彩色的液体。

「是手榴弹!」

「糟、糟了!」

手榴弹像旋转式的烟花一样在地上向前转动着,同时喷射着彩色液体。

人是不可能停留在空中的,即使是跳跃也只有一瞬间。

而玩具手榴弹却能持续5秒钟、半径10米、前进7米。

也就是说,在这手榴弹射程内的参赛者将被淘汰。

慌忙逃离的武侦高学生乱成一团。

有的互相推让、也有的跳在已经「死亡」的参赛者身上。

原本就是临时组成的对抗亚里亚他们的队伍被轻易瓦解。

好不容易突出射程外的参赛者被早就等待着的金次他们「杀」掉。

武侦最重要的是合作默契——1+1可能大于2也可能小于2。

「嘿!」

理子拿着迷彩棒球棍见一个打一个。

就像她说的那样轻轻松松跟在金次和不知火身后补刀。

「啊,亚里亚,有人上去了。」

单手抓着吊灯悬浮在空中等待时机的亚里亚听到理子的提醒之后立刻松手掉了下去,凭着重力一脚踢在对方脸上。

接着,脚尖刚落地的亚里亚立刻挥动起大太刀。

后脑、胸口、腰腹。

每一刀都非常精准地砍在对手身上。

甚至有的人在被提醒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淘汰出局。

带着火红色显眼假发的亚里亚凭借娇小的身体活跃地穿梭在混乱的人群里。

「呜哇!」

「什!」

「别误伤友军啊你们这群蠢货!」

如果以亚里亚为中心来看的话,在远离她的外围突然发生了内讧。

似乎是判断出即便以人数来压制亚里亚她们也无济于事,所以才改变战略变成争取能站着的10个名额了。

「远山君,要小心。」

不知火一边躲开攻击一边退到金次身旁。

「他们好像不分敌我了。」

「啊,我想也是。」

金次用匕首「砍死」一个参赛者,然后对着仍然处在战场中心的亚里亚大喊。

「亚里亚回来,进攻结束了。」

……

「喂!亚里亚!」

得不到回应的金次大声地喊着亚里亚的名字。

「知、知道了啦!」

听起来有些吃力的声音从人群中央传来。

「再等我5分钟——!」

亚里亚的声音突然中断了。

仅仅只差数公分的彩弹从她的腰腹划过。

「你说5分钟?」

「就算是你也太狂妄自大了吧,神崎。」

声线相似的两个声音从亚里亚的前方响了起来。

正对着亚里亚的2人是一对孪生兄弟。

武侦等级都是A级,在强袭科里也是实力不差的两人。

哥哥沉着冷静擅长射击,弟弟个性急躁擅长格斗技。

武侦的团队合作最重要的就是默契。

对于有血缘感应的孪生兄弟来说,1+1会大于2、甚至3。

(真是,够难缠的。)

亚里亚挥手砍中从旁边向她冲过来的某个人,而她对面的兄弟两人也做出了跟她相同的防御动作。

一边要警惕着对手,一边还要提防着突袭。

亚里亚有点沉不住气。

不,准确的说她是被吵得沉不住气。

「哇!」

「亚里亚救命~」

「理子要挂了,真的要挂了。」

理子的声音在亚里亚的耳边响着。

「我说你——」

砰。

正当亚里亚分心的时候,从前方射过来的彩弹击中了她。

如果是真正的子弹的话,亚里亚应该会像亢奋状态的金次那样把子弹切成两半吧。

可是那是彩弹——彩色的颜料因为大太刀的抵挡四溅而出。

在这场活动的规则里,只要身上沾到彩色颜料就会被认为是一击。

因此,被半发子弹击中的亚里亚被扣掉1分。

「库……」

太丢脸了。

居然会因为理子的开玩笑而分心。

亚里亚不由得暗骂自己。

「大哥,成功了!」

二人组的弟弟兴奋地跳了起来。

但是哥哥却没有放松警惕——连他自己都为刚才那一枪能击中亚里亚而惊讶。

「不能大意。」

他握紧了手上的玩具枪。

「亚里亚被击中了,好丢人~」

「你给我安静点!」

亚里亚忍不住想给理子开洞。

——理子似乎是一边躲开别人的追杀,一边把敌人引到亚里亚、金次和不知火那里。

「诶?明明理子也有帮忙的说。」

理子突然停下了脚步。

「3。」

纤细的手指抵在唇边做出噤声的手势。

「2。」

左眼和右眼分别以某种频率眨着,似乎是在传递什么信号。

「1。」

轰。

随着话音的落下,亚里亚和理子都立刻下蹲。

大范围喷射而出的是火焰喷射器的玩具版——似乎是理子的故意安排,让获得这种开挂道具的某个人使用了。

「哇,大哥那是什——」

「快散开。」

二人组的兄弟两人也分头躲避着攻击。

「抱歉了武藤。」

「请你牺牲一下了,武藤君。」

「金次!不知火!你们给我记——噗噗噗!」

话还没说完,武藤的脸上就被喷了一脸的彩色颜料。

倒在地上装死的他被金次和不知火抬起。

「亚里亚,理子,这里。」

两人搬着武藤的「尸体」,把他当成挡箭牌在玩具版的火焰喷射器中前行。

「帮大忙了。」

「不好意思呢~」

在地上连续划滚过来的亚里亚的身上沾上了很多颜料。

顺便一提,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携带判断攻击是否有效的仪器。

所以如果只是不小心沾到颜料是不算做被攻击到的。

「呐呐亚里亚,那个东西什么时候才会停啊。」

「开挂了吧,绝对是开挂了吧。」

「都这么久了还不停。」

理子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玩具版火焰喷射器是多么bug的存在。

但实际上时间才过去十数秒,而且理子也有防弹衣、不知火也有手榴弹。

「……停了?」

大概又过了数秒,响声逐渐停了下来。

「理子去看看。」

理子自告奋勇地探出头去查看。

一片狼藉。

用这个词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

白色的墙壁和地面被染上迷彩颜料,就连天花板也没能逃过一劫。

最让人瞩目的是一个个倒在地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武侦高学生们。

互相看对方的眼睛里都仿佛在说「你也『死』了啊」、「还有几个人站着」、「什么时候结束」这样的话。

「噢!亚里亚!只剩我们——」

砰。

「啊咧?」

理子伸手去摸好像被什么东西砸到的后脑。

手上印出的是一片红色。

「快趴——」

砰砰砰。

亚里亚的声音被枪声淹没了。

「亚里亚!理子!没事——」

金次的话像被卡在了喉咙里,发不出声。

——亚里亚的手臂中了一枪,理子的背后中了两枪。

可在金次眼里的却是亚里亚扑倒在理子身上。

虽然亚里亚是为了救理子而下意识做出的反应,但是……她的手正放在理子的胸部上,准确的说应该是握着。

「理——」

「亚、亚里亚……我快不行了。」

理子紧闭着眼睛,她的手拉着亚里亚的手腕放在胸口,这么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没有发现亚里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希望、你能在我死之前说『我爱——』痛。」

「少装死了。」

亚里亚强硬地把手抽开,给了理子一记手刀跟一个白眼。

「哼!亚里亚一点都不疼理子!」

(喂喂,别在这里打情骂俏啊。)

原本想回击的金次在射击之前就看到刚才偷袭理子的那个男人已经被亚里亚「爆头」了——就像武侦巴士被劫持的时候亚里亚救金次那样。

亚里亚总是能在危急时刻做出超出常人的反应。

「别放松警惕啊,说不定——」

「什!」

从金次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

「这句话也要对你说才对,远山君。」

金次转过头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陌生男人正举着玩具西洋剑正慢慢倒下去——是不知火阻止了偷袭。

「……亚里亚是笨蛋!理子准备好的剧本没有一个用得上!为什么会拒绝已经煮熟的鸭子?亚里亚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嘛!」

「只有我们了吗?」

「啊,好像是这样。」

亚里亚和金次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闲话,完全无视理子对她的埋怨。

嘟——

坐在折叠椅上打着哈欠的教务科老师伸了个懒腰、吹响了口哨。

最后,第2层存活下来的人就只有亚里亚、理子、金次和不知火。

「等、等一下!峰理子确实被哥哥击中3枪,为什么没有出局。」

当裁判老师说出能进入第3层的人员名单时,之前和亚里亚对战的二人组的弟弟突然提出异议。

因为第2层的游戏已经结束,所以全员都可以自由活动。

「因为理子太可爱了呀~」

举起两根食指抵在腮红上,理子做出自认为很可爱的动作。

实际上确实很可爱,可亚里亚绝对不会当她的面承认。

「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裁判老师一拳打在说话的男生头上。

理子的cos制服下隐藏着防弹衣——那是亚里亚给她的能够抵消一次有效攻击的道具。

防弹衣这种开挂道具如果被别人看到就相当于告诉别人「来打我」。

虽然不知道理子是什么时候怎么穿上去的,但是她没有被淘汰出局。


进入第3层的条件是最后站着的10人。

可是现在只有亚里亚他们4人——很多人都在刚刚的火焰喷射器中被淘汰,包括它的使用者。

如果不是武藤的掩护,大概亚里亚他们也会难逃一劫。

金次在心里默默对武藤说了「抱歉」。

然后,跨过他的「尸体」前进。

「今年就你们4个?」

还没走到3层就听到裁判老师的声音。

「这里只进行格斗战,你们把刀跟枪放在这里进去吧。」

4人点点头,把卸下的武器放在入口处。

比起第1层的障碍物、第2层的人数,第3层显得特别空旷。

最中央放着1张木制桌子,上面有1个盛满水的塑料盆、在水面上漂浮着1个红苹果。

「接下来的战斗我就不参加了。」

不知火站在远离中心的地方突然这么说。

「诶?为什么?」

「我的目标任务是抵达3层,既然已经完成任务就没必要再继续了。」

每个强袭科的学生都会被老师定下必须达到的层数,否则会被罚。

「况且有神崎同学和远山君在,我不可能会赢的吧。」

「理子来当解说~」

理子把拳头当成话筒放在嘴边。

「终于!武侦高一年一度的万圣节特别活动——『Trick And Shoot』迎来了决战!」

「站在我左手边的是红方代表,有着『双剑双枪』称号的S级武侦——神崎·H·亚里亚选手。」

「站在我右手边的是蓝方代表,被称为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男人——远山金君选手。」

虽然看上去是一本正经的解说,但是理子没有改掉叫金次昵称的习惯——实际上她只是想看好戏而已。

「本现场就由我、侦探科2年级的峰理子来现场直播~」

「喂,等一下,我也退——」

咚。

亚里亚的拳头砸上了金次的胸口,逼得金次往后退了好几步。

「噢!金君选手想退出比赛,但是亚里亚选手没有给他开口认输的机会!」

「喂喂,我说我也退出。」

「想逃走吗?」

「等、我说等一下啊——」

亚里亚正想趁着这个机会跟金次好好比试一场,可是金次却一直在逃。

「比赛刚刚开始,理子先来介绍本次的特邀嘉宾——强袭科2年级的不知火亮。」

理子伸出握拳的右手放在不知火前面。

「啊哈哈,大家好。」

「不知火同学对这场比赛有什么看法呢?」

「神崎同学很厉害,但是我认为远山君也不会输给她就是了。」

「不知火同学非常看好金君选手呢。」

「啊哈哈,是这样呢。」

两人自顾自地在聊天,完全无视比赛中「金次!你给我认真点!」、「投、我投降啊!」这样的声音。

「说起来这场比赛的看点不仅仅在战斗上,更是在双方选手的复杂关系上。」

「啊,这点我知道呢,因为我刚好和神崎同学、远山君是同班。」

不知火也开始符合着理子。

「噢噢!这可是大新闻呢。」

理子做出很惊讶的表情——实际上她也是同班同学。

「不仅是这样喔。」

「不知火同学开始吊观众胃口了!」

「啊哈哈……」

不知火故意停顿了几秒,然后学着理子的口气拖长了音节。

「神崎同学和远山君还是——」

「还是——?」

理子故意咽了下口水。

「他们还是同一小队的正副队长。」

「什!竟然是这样吗!?」

理子的声音上升了一个高度。

「喔请等一下,刚刚接到一个劲爆的消息。」

「怎么了吗?」

理子按照一般剧情里的轻重缓急加上了这样一个情节。

「根据2年A班的R子小姐说,亚里亚选手和金君选手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请问不知火同学这是怎么回事。」

「R子……」

不知火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在对上理子眼睛的时候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不大好说呢。」

「居然是不能说出口的秘密吗!?难道他们是情侣吗?」

「啊哈哈哈,与其说是情侣,不如说是情敌更合适呢。」

不知火突然笑出了声。

「情敌?」

「是呢,那个R子小姐的……啊哈哈哈。」

「感谢不知火同学为我们带来的惊人内幕,接下来让我们重新回到赛场~」

「这场比赛的胜负或许会关系到巴斯克维尔的最终指挥权——啊咧?」

沿着理子的视线看过去。

金次正被亚里亚压在地上,完全没有还手的力气。

从理子开始解说,到现在为止不超过5分钟。

可是比赛已经结束。

「投、我投降。」

「不准投降!你根本没用全力!」

亚里亚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刀打着金次的后脑。

「看、看来胜负已分了呢,没想到金君这么没用。」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理子咂了下舌。

「好了好了亚里亚。」

理子走过去拉起亚里亚。

亚里亚「哼」了一声又踢了金次一脚。

「没事吧远山君。」

「啊,还好。」

或许是习惯了被亚里亚喊打喊杀,金次的抗打能力变得越来越好。

「那么亚里亚,快去咬苹果吧。」

「哼。」

亚里亚给金次一个「给我记住」的眼神,然后恨恨地踩着地面向中央走去。

红色的苹果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就像刚才毫无悬念的胜负那样没有泛起一点波澜。

亚里亚弯下腰把双手放在身后,张开小嘴尝试着用牙齿去咬苹果。

「!」

好痛。

亚里亚一下子捂住了嘴——因为用力太猛而使上下两排的牙齿互相碰撞在一起。

「呐呐,亚里亚要不要帮忙?」

理子假装没看到亚里亚刚才的失态。

「啊?」

「我把苹果推过去,然后你来咬。」

理子说的方法是可行的。

漂浮在水里的苹果无法控制。

可是如果是2人合作的话可以做到。

「……噢。」

「那么,准备开始了噢。」

亚里亚和理子分别背着手、站在木桌的正对面。

按照说好的那样,理子用嘴把苹果推到亚里亚那里。

「亚里亚。」

「噢,好……」

准备去咬苹果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亚里亚意识到了一件事——那是理子咬过、舔过的苹果。

(间、间接、kiss……)

「ki、ki……」

她保持着弯腰低头的动作,嘴巴一张一合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啾~

……

「呜哇!」

如同受到重击一般,亚里亚没有预兆地向后摔倒。

「嘻嘻,亚里亚太可爱了。」

理子咬了一口属于胜利者的苹果。

顺便一提,因为最后是理子抢到了苹果,所以强袭科是全军覆没。

听说兰豹很生气,2年级全员被关在山里进行了半个月的魔鬼训练——亚里亚被兰豹亲自拖走训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