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

作者:凡夕
更新时间:2017-11-27 17:27
点击:682
章节字数:25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张照片?”

“我有发在过朋友圈。”

“这张?”

“唔……这张是微博。”

“那这张呢?”

“夏梦有发过朋友圈……”

“这张?”

“呃,我不知道啊,不过看着眼熟……”

“我也觉得有点眼熟……靠,这不是上个月我给你拍的啊?”

“哦,对,事后你发了朋友圈。”

“还有还有,这一张?”

“唔,我有发过群里。”

“群里?哪个群?”

“就是推理协会那个群。”

“只发过群?”

“对啊……不过其他人有没有转走我也不知道了。”

“那么大概可以确定一个范围,这个人是你、我和夏梦共同的好友,并且也在推理协会的群里。”张依白长出一口气,“天哪,不过是去年年底注册的微博,就有三百多张图,还全是你的,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多照片?”

“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多照片……”赵若水也忍不住吐槽。

张依白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一边拿出手机:“其实这样范围就比较小了,把你手机给我……干嘛啦,不翻你照片,我就看看你微信有哪些人,对着划一下。”

“哦哦。”赵若水脸红了一下,老实地将手机交出来,“不过,万一这些照片是有人转出去的呢?”

“那也太巧了。你只在推协群里发过的有十八张,而这十八张都被转出去然后落到同一个人手上?”

“万一……万一是这个人有朋友在推协,知道这个人对我有感觉,所以特意都转给这个人了呢?”赵若水提出新的设想。

“这种情况待会儿再讨论。”张依白一边翻一边写名字,“不过,出于我神探张的直觉,这个微博就是夏梦的。”

“哎?”

“怎么,感觉你好像不希望是夏梦的一样?”

“不是……之前还是你说的,夏梦根本没有用过iPhone5s啊。”

“都说了是直觉嘛。真正的侦探当然不是靠直觉破案的,证据才是决定性的东西啦。”

“所以……?”

“喏,这是名单。”张依白把纸往赵若水眼前一推,只见上面列出了起码十七八个人,男的女的都有,不过最后大多数都被划掉,只留下了两个人。

“这些被划掉的人是怎么回事?”

“这几个早脱单了,这几个根本不用iPhone,这几个用的不是5s。”

“那这几个呢?”

“哦,我刚刚翻了这个人的微博,发现她的关注大多都是出名的百合大V,这种情况要么是个妹子要么是个女装大佬,不过列表上这几个男的……呵呵呵。”

“不用iPhone5s的人也可能只是换了吧?”

“哦,这个我考虑过了,不过很巧的是,他们用的还是很初代的4。你会为了一个只是可能被发现的微博就放弃使用新的手机?”

“说的好像也是……”赵若水若有所思地看着最后剩下的两个名字:周星,林青雨。

“好了,犯罪嫌疑人已经锁定,让我们一个个排除吧!我倒要看看她们三个中谁才是这个微博的主人?”

“呃,小白,你只写了两个名字啊……”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还有一个头号嫌疑人夏梦啊!”

“那……那我们要怎么做?”

“那就一个个来吧!”张依白举起手机,“好了,我现在把夏梦约出来,先来挑战大BOSS好了!”


“怎么想到来这儿了?”夏梦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让人觉得舒心,她自然地坐在了赵若水的边上,一边将浅咖啡色的大衣脱下放在身边,“这边离学校有点远呢。”

“听室友推荐这边的提拉米苏好吃,所以来尝尝。”张依白特不要脸地、理直气壮地扯着谎。赵若水看了一眼她们面前摆着的咖啡和果汁,恨不得把头埋进桌布里。

“其实这里的慕斯蛋糕更好吃呢。”夏梦笑笑,叫来服务员,“麻烦来一份巧克力的、一份草莓的和一份抹茶的慕斯蛋糕。”一边从米白色的钱夹里抽出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好的,请稍等。”

看着服务员记下单品转头走开,夏梦又抱歉地转过来:“抱歉,我自作主张了。但是这边的慕斯蛋糕真的很好吃,忍不住想请你们尝尝。”

“啊,没有没有,我们才不好意思呢,本来邀请你出来玩,还让你破费了。”张依白连忙说道。

夏梦笑起来,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状:“恩,主要是我看到你们太开心了,有点找不到分寸。”

张依白傻笑挠头,内心小人疯狂咆哮:夏梦美人,你要再这么对我笑,我就要对不起若水了啊!

三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没一会儿,甜品就端了上来。夏梦坐在外面,自然地从服务员手上接过精致的小碟子,巧克力的放在张依白前面,草莓的端给赵若水,把抹茶留给自己,一系列的动作看得张依白目瞪口呆:“哇梦梦,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巧克力若水喜欢草莓?”

“因为上次你和若水出去玩发的朋友圈,你拿着巧克力冰淇淋,若水拿着草莓的,所以我就大胆猜了一下,看来是猜中了。”夏梦从赵若水那儿拿过叉子,从自己的蛋糕旁切了一小块,喂给了她,又依样喂给了张依白一块,“尝尝看我的?”

赵若水捧场:“果然很好吃呢。”

“咦,梦梦,你用的是苹果8啊?”张依白眼睛一转,假装刚刚才注意到的样子,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请求道,“可不可以给我试用一下?我最近想换手机了,不知道换什么呢。”

“好啊。”夏梦大方地把手机解锁,递给了张依白。

“呐,有没有什么禁忌啊?”张依白接过手机挤了挤眼睛,表情极度猥琐。夏梦嘴角不明显地弯了弯:“恩,没有,你可以随便看。”

“哦哦,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就只是试一试性能!”张依白义正言辞地说,手上却一点都没客气。

虽然说可能性很渺茫,但她还是选择了上来先直奔主题,点开了微博的切换账号,不出她所料地没有什么发现。但她也不气馁,依次点开了微信和相册,却依旧一无所获,上面的照片和聊天都很少,偶尔有两张赵若水的照片,却也都是合照,完全比不上微博上的存货量。

这样看起来,似乎真不是夏梦?

张依白有些泄气,对着手机发了足足一分钟的呆,正准备将它还给夏梦,突然瞟到了一个齿轮状的图标,眼睛顿时一亮。

她记得iPhone有个功能是查找iPhone,如果那个iPhone5s真的是夏梦的,那么多半会在“我的设备”里看到iPhone5s图标。就算夏梦为了防止别人翻她的微信和相册把图片都删掉了,这个总不会删掉吧?

屏幕上的小圈圈不过转了一秒,张依白却觉得像一辈子那么长。很快的,屏幕上显示出了我的设备,里面躺着好几条选项。张依白刚兴奋了一秒,就接着蔫了下去——那里面并没有一个是iPhone5s。


“算了吧小白,既然不是夏梦的……那是谁都无所谓了。”

“若水……”

“小白,我先回寝室了,抱歉,我现在心情有点不太好。”

张依白眼睁睁地看着赵若水低着头往寝室走,从心底为好友难过。好不容易有了勇气对朋友坦白,满怀希望地认为这个微博是心上人的,可到最后却发现这一切都是无用功,该是怎么样的难受?

还不如一开始从未勇敢过。

“不过……那个微博,到底是谁的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