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0-11

作者:山足鹿
更新时间:2017-11-26 16:17
点击:763
章节字数:41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

伤兵越来越多,救不回来的也越来越多,很多士兵甚至还没拉进来就死在半路上。

宋时邈没再管过蒋周格,倒是听军医说对方已经好了许多。她点头,“那就好,早好早回师部。”

说罢处理完最后一个伤员,转了身,得于空隙间去喝水。视线中拐进来一个人,被张汝明虚扶着,脸色已经好了许多。

看见她出现的那一瞬间,宋时邈紧张了一下,以为对方身上又有哪处受伤或是伤口崩开,但好在都不是,蒋周格站在门口,看上去莫名地犹豫。

“宋医生,您能出来一下吗?”

宋时邈去看军医,虽然这刻闲下来,但说不准她出去后就有伤兵送进来。军医冲她点头首肯,“您去吧,我估摸着暂时不会有伤员了,今天应该不打了,炮火声都停了。”

宋时邈就擦擦手,跟着蒋周格走出去。

“我……”一出门,蒋周格就开口。宋时邈站在她旁边,闻言停下脚步,“嗯?”

蒋周格舔舔唇,“实际上,我今天是来道歉的。上一次我情绪不好,冲你说了那些混账话,对不起。”

说着,还要鞠躬,宋时邈赶紧拦住:“诶诶诶你伤口要崩开了。”

“所以,您能原谅我吗?”

宋时邈定定看她一会儿,在蒋周格忐忑地说完“您是一位非常好的医生”后,直接打断她后边的话:“怎么又是您您您的,我没有名字吗。”

蒋周格卡住,无措地立在原地。宋时邈叹了口气,“走吧,我知道你闲得慌,我陪你转转。”

蒋周格“嗯”一下,对宋时邈的搀扶没拒绝。 

两人出了院子,直接从大门口往街道上走。街道上铺着青石板,边角布了青苔,宋时邈抓紧蒋周格,“走慢点,别摔了。”

一路上气氛尴尬,蒋周格不主动时,宋时邈根本不开口说一句话。蒋周格失落地问:“宋医生,您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自以为是的傻子,在这里只是个累赘?”

宋时邈问:“你要听真话?”在蒋周格点头后,她半猜测半推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妄自菲薄,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你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有修养有素养,在这个年代肯定出身不凡;我听你的部下叫你参谋长,你还有自己的副官,那你的军衔一定很高吧,这个年代的女性参军并不多见,能上战场的更少,所以我想你们家,是不是国民政府的高官?有权有势的那种。如果我前面的理据行得通,那么也就很好地解释了你的性格为人。”

缓了口气,“身居上位却平易近人,说白了就是表面谦和,骨子里却有傲气,知礼却高傲。”

蒋周格脸色复杂,宋时邈一时口快全说出来,现在才后知后觉后悔,“我只是随便说说,不准的……”

“不,你说得很对。”蒋周格四下看看,“我们去前面坐一会吧,我有些累了。”

她们现在已经站在村口处,蒋周格指的地方是一棵老松下的石凳,宋时邈便虚扶着她过去坐下,“哪一点对了?”

蒋周格不答,反而问:“说起来,你叫宋时邈,是不是李时珍和孙思邈的意思?”

“诶?你怎么知道?”

蒋周格又问:“那你知道我的‘格’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我是理科生。”

“理科?”

“我那个时代的学科分级,高中时会把学生分成文理科,文科学历史、政治、地理,理科学物理、化学和生物,此外,两个学科都共同学习语文、数学、英语。”

蒋周格听后蹙起眉:“以偏概全,一而论之,太荒谬。”

宋时邈想想自己高考惨不忍睹的物理成绩,附和道:“没错,太荒缪!”

蒋周格伸手弹一下她脑袋,“说的就是你,还义愤填膺什么。”

宋时邈扁着嘴护住头,一下跳出一步远:“说话就说话,打我做什么?”

“打你只顾西学,而忘了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蒋周格对她的反应无奈,招了招手道:“过来坐下。”

“你要讲故事了?”宋时邈笑嘻嘻地往前跨一步,坐在蒋周格旁边。

“我的‘格’字,在古汉语中,是纠正的意思。”

宋时邈嘴角的笑僵住,这个意思,怎么听都不是一个好寓意。

“周是辈分,原本女子不可沿用,但我出身前,家中医生说是个男孩,名字便起好了,叫‘绍’,继承之意。 ”蒋周格说着,无奈地笑一下,宋时邈看见她平静的笑就心疼,原本这应是愤愤不平的。

“可是你也看见了,我是女性。家中长辈盼着能有一个男孩来继承家业,见我后认为是因为投错了胎,便取名‘格’,当了男孩养。”

宋时邈认认真真跟她说:“你没有错,女性也是很好的,女性不比男人差……”

蒋周格脸上依旧是平静的笑:“至于我的姓,就跟你推理出的我的家事、军衔、能上战场有关了。我因着堂兄们的缘故,于民国十六年进入黄埔七期,三年后毕业,当时国内还算太平,又刚值二十岁,便跑去英国留学,民国二十四年归国,在总统府任职,授中尉军衔。”

“哦,怪不得你会意识到我来自未来,你在英国是不是读了些子小说看?在我那个时代,那叫科幻小说。”

蒋周格点头,“赫伯特·威尔斯,我在曼大图书馆消磨时间时,看过不少他的书。”

消磨时间……在这个年代,能出国留学的青年们无一不抱着早日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的念头,看看翔宇大大和她那前辈金雅妹就知道,都是恨不得把四年大学压缩成一年读完,就跟在英国读研似得把自己累到猝死,哪还有时间去消磨时间看闲书?这能看闲书的,恐怕都是些官二代富二代,有大把时间金钱供他们挥霍的吧。

再结合蒋周格十七岁就读了黄埔军校,回国后在总统府任职……最重要的是她的姓氏……

宋时邈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蒋周格观察她的脸色至此,也大概知道对方有了答案:“猜出来了?”

宋时邈感觉到自己的胃在抽搐:“你说的堂兄之一……不会是祖籍江苏、生于浙江,头发不是很多,任黄埔军校校长的……”

“黄埔军校校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中国国民党总裁……”

宋时邈捂着胃,听那人的头衔倒豆子似地从蒋周格口中蹦出来,她抓住蒋周格的手,“好了你不用再说了。”

蒋周格便止住话不再逗对方,“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家世,所以关于我的军衔和职位、关于我为什么能在战事吃紧的边陲小镇有一间院子养伤,关于我为什么有副官、为什么能跟师长大呼小叫、为什么能享有最好的医疗器械,为什么师长这么紧张我,生怕我去前线有什么意外……”

蒋周格突然笑了,嘴角往上划一下,说不尽的讽刺。“因为我是皇亲国戚,我的命比他们所有人都值钱。”

“别说了!”宋时邈喃喃,“别说了……”

蒋周格深吸一口气,此前的情绪激动被她压下去,“你是不是很失望?我们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有些人一出生就享有衣冠楚楚的权利,有些人呢,上了战场杀敌,也只配苟延残喘……”

“我叫你别说了!”

蒋周格垂下眼去,低声说:“你若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

宋时邈咄咄:“来得及吗?感情已经交出去了,你个渣女撩完就不认?”

蒋周格没听太懂后一句话,不过下一秒她就懂了大概意思,因为宋时邈突然站起身,眼角有些红,看了她半天后,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衣领,把她扯得上半身往前一踉跄。

宋时邈俯下身去,不顾一切地吻住对方。

什么压迫不平等、什么民国现代时空穿越,都让它们见鬼去吧。


(十一)

冷水沟久攻不下,伤员越来越多,蒋周格眉宇间的褶皱也越来越深。

因为她伤势原因,参谋部已经搬到了她房里,师长也来得越来越勤,宋时邈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宋时邈不懂军事,也没学过历史,她帮不了她,便只能在被压缩到极致的休息时间里跑来陪陪她,跟她说说话,抚平她蹙着的眉头。

“皱着眉,都快要成为个小老太婆了。”

蒋周格捉了对方伸在自己眉间的手,把对方拉到自己腿上。“别动,我想抱抱你。”

宋时邈便乖乖缩在对方怀里,还要小心调整自己的姿势,免得压到伤口。

桌上铺着一堆军事地图,旁边还放了写得密密麻麻的稿纸。蒋周格信任她,写作战计划从未想着避开她。但宋时邈也只是不小心撇到,随后便移开眼。

蒋周格又在稿纸上写了一段话,她写字时很急,似是要争分夺秒抓住来之不易的灵感,因此字也就潦草了些,但是依旧非常好看,有王阳明的“瘦劲坚挺 ,矫若龙蛇”之势。

蒋周格写着写着,突然把笔摔在桌上,发出“啪”一声响,宋时邈还没问什么,就感觉到对方环着自己的腰,抱得紧紧的,头也抵在她背上。

宋时邈看不见她的脸,突然有些慌乱,“周格,蒋周格,你在……哭吗?”

蒋周格不答,宋时邈微微挣扎一下,“你先放开我好不好,你身上还有伤……”

“时邈。”蒋周格的声音充满疲惫,“你告诉我,告诉我我是对的,好不好?”

宋时邈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顺着她,“对,你是对的。”

蒋周格指着地图和稿纸,“冷水沟到北斋公房丫口一带,是我军反攻高黎贡山的关键性战地,对我军至关重要。但是我们已经在这里耗了许多天,两个营都快打光了,也依旧拿不下来。前几天我给592团的团长陶达纲下了手令,叫他们马上攻占北斋公房,否则带队长官由特务连带回师部枪毙。后来负责攻击的一营营长便牺牲了,陶达纲带着副营长来了师部,亲手枪毙了。”

宋时邈不知该作何反应,便只能趁蒋周格放手时,从她身上起来,可起来又没地儿坐,宋时邈犹豫着是否要抱着蒋周格,便又听对方说:“我伤势好一些的时候,曾跟师长开了简短的作战会议,我们派了594团从小路,绕袭敌后的马面关;592和593团则分两路沿古道两侧向冷水沟发动正面攻击。16日时,594团已经攻克马面关与桥头两地,将北斋公房的日军后方交通线切断,但尽管如此,我们打了许多天也依旧拿不下来。”

此刻的蒋周格在宋时邈眼中无比脆弱,宋时邈曾在ICU外不止一次见过这个神情,那是即将失去希望的黯淡。

“时邈,你告诉我好不好,哪怕是骗我也好,你告诉我的决定没有错……”蒋周格眼中有泪,“我快撑不下去了……”

还能说什么呢?自己能够告诉她些什么?

“你、你们,现在都是对的,你们的选择没有错,决定也没有错。今年是1944年,明年的八月份,日本就投降了,无条件投降,中国是战胜国,我们战后在东京审判战犯,日本的皇帝、首相、将军、特务头子,还有那些在南京禽兽不如的东西,这些畜生一个都没跑掉……”

还有什么?关于这段历史、关于未来……

“还有,还有,中国还在,我是中国的公民,未来的中国可强大了,我们有飞机大炮,有坦克导弹,还有航空母舰,就在前年,我们的主席在阅兵仪式上还宣布要裁兵三十万,还有,我们是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我们在国际上可有地位啦……”

宋时邈俯下身去抱她,把脸贴在对方脸上,“所以,蒋周格,你们都是英雄,我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你们抵抗了,没有亡国灭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