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apter.3BEST FRIEND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33
点击:414
章节字数:75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3BEST FRIEND

———————————————————————————————————————

迷朔之月 30日火耀日天气:晴

这几天在怪诞的生活倒是惬意舒适,每天都很充实。虽然依旧做着奇奇怪怪的梦,但总比和暮在一起的时候好些。

只是我好像找到源头了。

我脖子上脖子上挂着的那枚戒指,好像很重要,可是我又忘记了。

那枚银白色的戒指,刻着彩色的字—FRIEND。我一直把它带在接近心脏的位置,每次碰到它都感觉很安心。

可是我却忘记了,这枚戒指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是我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每次触碰到它,都会浮现出模糊的记忆,不知道是我的,还是谁的。

记忆里总有一个模糊的红色身影,在亲吻着手上的戒指。

一样的款式,一样的颜色,只是她的上面刻的字是——BEST。

BEST FRIEND,是谁?

———————————————————————————————————————

希漠和依苏尔离开一个多星期,暮倒也轻松了许多。又有了些原来的样子,该闹得继续闹,该严肃的继续严肃。

他们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希漠和依苏尔,仿佛一点也不担心她们两个一样。

直到前一天,吃晚饭夜拉斯缩在沙发上看新闻玩手机。突然电视里传来这样一条报告,

“位于宁洛街区的大型童话主题游乐园于魊眠之月竣工,将于迷朔之月1日开业。据报告,此游乐园投资10亿纪元巨资,立志打造目前最大的主题游乐园.........”

"欸欸欸,我们去玩吧,老闷着好无聊。"夜拉斯一个抱枕砸到了宇文终黎后脑勺上。

"这倒不错。"还没等宇文终黎生气,冷沦墨夙就接了嘴,"青鸟你觉得呢?"

"嗯,可以,叫她们两个回来吧。"

大家是该出去散散心了。

何况依苏尔一向贪玩,希漠又有童话情结,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就像曾经不变的那样。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一早,希漠就按时站在了游乐园门口。

虽然依苏尔还是老样子的迟到,但是这次也没有迟到多久。

看来她们确实很期待呢。

今天的天气很好,虽然处在盛夏,却难得的有阵阵凉风吹过,带走了不少炎热。既没有希漠讨厌的阴冷,也没有依苏尔讨厌的酷热。残翼走在最后一个,远远地看见前面低着头的希漠和看着天依苏尔,忍不住感慨,她们两个当初为何会发展成那样的样子,如今,为何又是这样?

毕竟命运弄人,残翼还是如此的敏感。

"希漠、苏,你们来了。"冷沦墨夙走在最前面和她们挥手。

"呀~墨墨求抱抱。"依苏尔看见冷沦墨夙展开了熟悉的笑容,一蹦一蹦的向冷沦墨夙怀里钻。

"好了好了,大庭广众之下,你也不闲丢人。"冷沦墨夙无奈的推开依苏尔,目光却向希漠的方向一扫而过。

依苏尔这样的举动在正常不过了,平时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但是如果这是在希漠面前,那就有点不太对了。

冷沦墨夙看向希漠,却发现希漠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正在玩自己的纽扣。

依苏尔还真打算放下了,冷沦墨夙都不知道这能不能算好事。

就在这时,青鸟的门票买好了,依苏尔一把抢过门票,冲向门口,大喊道,"冲啊!"

随后,夜拉斯和焚晓也跟上了,宇文终黎慢吞吞的跟了上去,残翼也跟着宇文终黎,冷沦墨夙和青鸟又在叽叽喳喳不知说些什么。只剩希漠留在最后面。

希漠呆呆的看着暮奔跑的方向,刚才她总有一种不太高兴的感觉。

但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不高兴在哪里,毕竟她忘记了。

游乐园是新开的,设备是新的,人也是陌生的。暮在这游乐园里欢快的奔跑,就像是翱翔在天空的小鸟,他们一直都是那么的喜欢游乐园这样的地方,快乐隐藏不住。

"墨墨!墨墨!我们去玩跳楼机吧!"自从进了游乐园后,依苏尔整个人都显得比较亢奋。

"你找死啊!"冷沦墨夙破口大骂,依苏尔什么时候才会稍稍懂事一点,明明身体已经这样了。

依苏尔被冷沦墨夙这么一骂,瞬间焉了,小声的问,"那我可以玩什么?"

"旋转木马。"这时青鸟插话进来。

"。。。。。。。"

"哈哈哈哈哈!"焚晓听见了青鸟的回答,爆发出不可抑制的大笑,连带着宇文终黎都忍不住发出几声笑声。

这一刹那,暮又像从前那样在马路中间毫不顾忌形象的大笑,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目光,一切都是自己开心就好。

只是希漠偏了偏脑袋,望着那装横梦幻如同童话里面才会有的旋转木马马上,内心一阵萌动。跑过去拉住夜拉斯的袖子,眼神坚定地说,"拉拉,我要去。"

"你要去?"夜拉斯揉揉头发,他都忘了希漠有童话情结,"好吧,我陪你去。"

然后夜拉斯就牵着希漠的手双双走向旋转木马。

想起原来暮是这样形容希漠和夜拉斯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紧接着残翼他们又开始坏笑。

而冷沦墨夙和青鸟对视一眼,看着依苏尔,而她只是嘴角上扬,眼里却没有笑意。手插在裤包里,似乎在玩弄着什么小玩意儿。

旋转木马拼命旋转,每一步换一种热闹。

我只希望能带给你快乐。

希漠找到了一匹白色的马,她有着长而卷的金发,还有着火红的翅膀,奔跑起来,宛如浴火重生。

她就这样坐在旋转木马身上,随着马儿一起奔跑,耳边飘过甜美的童谣,梦幻的灯光打到希漠身上,希漠恍如隔世。

而旋转木马下面,暮正看着希漠随着马儿远去又靠近。

残翼在"卡擦卡擦"的偷拍希漠,他曾经说过,希漠是暮里面最萌的妹子,要是他要换一个女朋友,首先考虑希漠。

"残翼~你小心我告诉残缘哟~"依苏尔注意到残翼的举动,开玩笑似的警告他。

"别烦!"残翼有些不高兴的收起了相机。

而依苏尔并不在意残翼的不高兴,她轻笑着撩了撩耳旁的碎发,红色的耳钉很是撩人。只是她的目光却紧跟着希漠的木马,一圈一圈的转。

依苏尔明明还是很关心希漠,她明明就着放不下希漠。

冷沦墨夙暗自叹了口气,她究竟是为什么要那么做?而且连她这个挚友都不告诉。

"你真的不会后悔吗?"冷沦墨夙凑近依苏尔,低着声音的问。

"墨墨?"依苏尔嗤笑着回头,"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是我纠结,还是你纠结?"

"谁纠结又怎么样?"依苏尔无所谓似的耸耸肩,"反正目前也无法改变了,我也会渐渐释怀的。反正她的话,已经彻底解脱了呢。"

然后依苏尔带出一串痴痴的笑声,很快碎裂在硕大的游乐场里。

旋转木马没转很多圈,至少在把人转晕之前停了下来,希漠从旋转木马那下来以后,小脸红扑扑的,似乎很是开心。

"希漠?还想去哪里玩?"夜拉斯抓着希漠的手,看见她意犹未尽,笑的很阳光。

而希漠也不客气,她偏偏头看看暮,又环视游乐园一周,最后十分肯定的指向了五点钟方向的大型游乐设施,也是游乐园里最必不可少的项目——过山车。

别以为希漠只喜欢旋转木马之类温柔的游戏,她其实对那些惊险刺激的更感兴趣。从前,她就拉着夜拉斯坐了一遍又一遍过山车,活脱脱的把夜拉斯给搞吐了。

今天,谁会陪希漠玩个够呢?

这个游乐园里的过山车被称为"云霄飞车",原因很简单,它最高的地方已经淹没在了云海里。只能听见阵阵尖叫声从云层里传出。

并不是说暮里面每个人都是那么天不怕地不怕,这样的过山车,除了缺了一根筋的希漠会觉得很赞之外,就是焚晓都在悄悄的吞口水,而青鸟直接说了,不坐!

可是在买票的时候,青鸟老是不能确定要买几张票,出尔反尔的,引得希漠不耐烦了。她频频回头看向过山车,然后又凑近青鸟看看。

那一瞬间,青鸟觉得自己的责任好重大,到底该买几张也没个数。但一想到这些平时装做很大胆很厉害的男生就可以暴露出他们的本性了,她一个激动,就买了八张票,每个人都上!

"什么?青鸟你买了八张!"夜拉斯把票数了好几遍,哭丧着脸的喊道。

"你不敢?"青鸟一副鄙夷的表情看着夜拉斯,没错,就是要看你们这样的反应。

"谁说不敢?我上!"夜拉斯马上反驳青鸟,他就算是不敢,又怎么会让你们知道呢。

不过这下好了,想坐的不想坐的,都得坐了。还真是托了青鸟的福了。

因为上一列车才刚刚上路,暮只能先站在站台上观望一下。听着远去的那行人的尖叫声,暮里面的有些人就希望过山车出故障,比如突然停电什么的。

可惜他们想多了,五分钟后,过山车原模原样的回来了,正正的在暮面前停住。

这下真的逃不了了,把青鸟的十八代祖宗在心里面骂了个遍后,还是慢吞吞的坐上了过山车。

依苏尔是最后一个准备上去的,她倒是一反常态的很淡定,笑着走了过去,却被青鸟拦住了,"你的身体——还是不要上来了。"

"喂喂喂!青鸟那你干嘛买八张票啊。"残翼马上抗议,虽然他刚才一直很沉默,但实际上他只是故作镇定罢了。

"反正你们都要坐。"没错,青鸟不介意多花钱,就是为了买暮一个反应。

"请大家再一次检查安全带是否系紧,我们的列车马上就要出发了,请各位做好准备。"

广播里响起的声音,引来过山车上的一阵惊呼声。

"我们去了,苏,记得多拍点毁照。"冷沦墨夙朝依苏尔挥挥手,然后无奈的看着紧紧拽住自己的青鸟。

然后"呼"的一声,过山车就消失了踪影,只听得见暮杀猪一般的惨叫。

依苏尔站在站台边,直接笑出了眼泪。

过山车要开五分钟,依苏尔又看不见暮,于是就趁着这段时间去买了个冰淇淋,墨墨在的时候肯定不给吃。

依苏尔坐在栏杆上,有一口没一口的舔着冰淇淋,但还没吃几口,却扬手一挥,那粉红色的冰淇凌就头朝下的融化在一大堆垃圾里面。

现在的冰淇淋怎么那么甜腻?

依苏尔手插在裤包里,蹦跶着去买了一包薯片。

虽然很久没吃这些东西了,但它们原来不是这样的味道呀。

依苏尔把薯片嚼的咔嚓响,好像还是这个东西比较对她的胃口。

看来冰淇淋还是只有她做的好吃。

依苏尔两分钟就解决了一包薯片,她满意的擦擦嘴。

不过,我还是不要再吃冰淇凌的好,以免上瘾。

过山车快回来了,依苏尔没有去迎接暮,而是直接去了拍摄室,那里一定偷拍了很多暮的照片。

"卡,咚。"过山车到站了,暮却瘫在座位上起不来了。

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却发现青鸟一直是紧闭双眼,紧紧的抓着冷沦墨夙。

什么嘛,明明最怕的是青鸟。

"喂喂,青鸟到站了,快下来。或者你还想再做一轮?刚好还多着一张票。"

这话倒是管用,青鸟一听,马上就站了起来,只是有点晃。

"你至于吗?为了让我们坐个过山车,你自己不也被吓惨了?"

宇文终黎无奈的对青鸟说,青鸟有时候也是任性。

"谁说我被吓到了?"

青鸟想也不想,就开始抵赖人人看见的事实。

一下子,暮都不知道该说青鸟什么好了,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哎呀,你们快过来!哈哈哈,苏大人要笑死了。"

就在这时,隔壁的房间传来依苏尔岔了了气的笑声。

暮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就忘记了坐过山车的恐惧,两步并作一步跑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暮才在门口,就看到依苏尔笑的蹲在地上,就差没打滚了。

"哈哈!你们,哈哈哈,去看吧,哈哈哈。"依苏尔看见暮来了,指了指旁边的电脑,但还是笑个不停。

"得了,青鸟这次躲不过了。"宇文终黎笑了,他保证自己的动作很正常,那就是全程闭着眼,并且抓紧安全带。

果然,青鸟听宇文终黎这么一说,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挤开所有人,在键盘上随便敲了两下,就把所有照片都删除了。

"啊!青鸟你烦不烦?"没抢到照片,残翼很是不高兴,青鸟的毁照,错过一次,以后可就真的很难找了。

可惜依苏尔不是白来的,她对着残翼挥挥手机,说到,"没事,我全部下下来了。"

然后转身就跑。

因为青鸟已经追上来了。

这次暮倒是都站在了统一战线,宇文终黎和冷沦墨夙抱住青鸟,其他人都去追依苏尔了。

追上依苏尔时,她正在看照片,笑的花枝乱颤的。

可是当残翼追上她的时候,却发现她刚好删了一张照片。

"为什么要删?"

"没什么,因为照花了。"

可是残翼明明记得,他看见那张照片的时候,虽然只是一瞬间,照片却清清楚楚。

照片上的人是希漠,她也不是不害怕过山车。只是在那个最陡峭的坡上,她吓得紧闭双眼,手却没有抓住身旁的夜拉斯,而是放在胸口,似乎是在抓住胸口前的什么东西。

但是残翼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

迷朔之月 30日火耀日天气:晴

暮说要去游乐园,我还是愿意的,毕竟游乐园很欢乐。

我还记得过山车飞驰的那瞬间,心脏就像是脱离了身体,真的感觉自己飞在了空中。那一瞬间,希漠有点害怕。想抓住什么人,可以给自己力量。

我本来想抓住拉拉,可是手却情不自禁的抓住了胸口的项链。

指尖碰到戒指的那刹那,我却平静了,然后过山车的前方,却出现了不一样的画面。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了,可是记忆还是毫无防备的一下子涌了出来,模模糊糊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过山车从高高的空中冲回地下,我感觉思维已经跟不上身体的速度,还停留在空中。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可能就在一年前吧,因为也是这样的天气,晴朗却不炎热。

那天我们在干什么?好像是出去逛街了,大家一起逛街的日子,也不是很多。

记忆片段开始的时候,我们正坐在街角的奶茶店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奶茶,缓解逛街的疲惫感。

那个时候我还很开朗吧,至少没有一直呆在拉拉身边。

暮在分享自己的购物战利品,那时宇文终黎拿出了他新买的外套,被冷沦墨夙大肆的嘲笑了一番。他们说宇文终黎的衣服都是家里人买好的,结果自己就不会买衣服了。

然后宇文终黎好像很不高兴他们这么说他。

那时我还记得,大部分时候都是他们说,我比较习惯坐在旁边听着,偶尔会被莫名其妙的提到,然后大家的注意力又转移到我身上来。

可是我并不讨厌这样。

那天好像也是这样,暮聊着聊着说要看依苏尔买的东西,依苏尔就从包里掏出一对戒指,打开,我的注意力就这样被那对戒指吸引过去了。

那对戒指款式也没有很独特,但是我看着就觉得格外的舒服,每一处的设计都恰到好处,都是我喜欢的风格。那时,我都想找依苏尔把它要过来。

但是暮关注的并不是戒指好不好看,他们只是夸张的尖叫,尖叫着问依苏尔,这戒指是不是要送给宇文终黎,是不是打算脱离单身了?

那时,我的注意力都在戒指上,他们说了什么我并没有特别注意,但还是听见了,可是我好像无所谓。

依苏尔看着暮起哄也只是微笑,并不否认是不是要送给宇文终黎。

可是宇文终黎却脸红了。

但冷沦墨夙却救了宇文终黎,她说这枚戒指依苏尔明显是要给她的,才不会给宇文终黎。

这下我才开始关心戒指的去向,是宇文终黎还是冷沦墨夙或者是谁,只要我能见到它就好,我当时好像是这么想的。

记忆中依苏尔很得意的握住那对戒指,眼珠一转,突然抓住我的手,将其中一枚戒指放在我的手心里,说道,

"我把它交给你啦,亲爱的希漠。果真苏还是最喜欢希漠了哟~"

我愣了愣,打开右手的手心,掌心里银白色的戒指上刻着字——"FRIEND"。

而依苏尔也挥挥手里面的戒指,上面刻着——BEST。

BEST FRIEND。

是最好的朋友吗,我和依苏尔?

但是我当时并没有犹豫,而是爽快的收下了,我确实很喜欢那枚戒指。

只是那枚戒指而已。

"依苏尔,你太让我伤心了。"冷沦墨夙叫出了依苏尔的全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伤心了。

"呀~墨墨,要是你们喜欢的话,我去批发一堆,给你们一人发一个。"

依苏尔说的很不在乎似的。

可是她却又跑来对我说,"希希希漠,你看墨墨那么想要我都没给她,你可要好好收着哦,这是我们'爱'的象征。"

我当时并没有理她,反正说些奇怪的话早就是依苏尔的习惯了,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只是我真的喜欢那枚戒指罢了。

然后暮很快又转移了话题,我不记得是什么了。记忆的最后是依苏尔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明明天气并不冷。

"苏,你最近怎么老是咳嗽打喷嚏的,感冒还没好吗?"青鸟问道。

"哎呀,是的呢,青鸟快给我多开点经费给我补补身子。"

"休想。"

"哼!阿切啊切啊切啊切……"

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记忆的画面就被过山车撞跑了。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地面,暮正在调侃青鸟。

我有些惊讶,这次出现的记忆片段好像很清楚,不像原来的那么模糊不清了。

我真的要想起来了?

但突然我又好怕回忆起原来的事。

但记得的还是很少,最后我是一直把那枚戒指戴在胸前了吗?

那又是为什么?

我和依苏尔真的发生过什么吗?

可是我却忘记了。

我为什么会忘记?

———————————————————————————————————————

后来,暮又玩了很多很多,刺激的不刺激的都玩了,很开心。

那种曾经有的欢乐似乎回来了,那些过去的事真的过去了。

就像是丢到湖水里的石子,充其量也就惊起一点波浪,构不成气候。

一瞬间,冷沦墨夙都觉得依苏尔做的是对的了。

有的事情,真的还是不要陷太深的好,尤其是对她们两个来说。

这里的游乐园为了留住游客也是使出了所有的法子,即使到了傍晚,居然还有一个童话剧的演出。

而且,这一出戏,居然是随机找游客来出演。

真的就像十二点的南瓜马车,惊喜降临,你可以许三个愿望。

而巧的是,被选上的灰姑娘,居然是希漠。

就算王子是素不相识的谁。

而希漠也似乎挺乐意出演的,如果给她三个愿望,她会有什么希望呢?

夜拉斯很在意呢。他在心中发誓,只要希漠说了她的愿望,他想尽一切办法也会帮她实现。

毕竟希漠已经忍受了那么多,毕竟希漠是他夜拉斯最亲近的人。

毕竟希漠,已经许不出他不愿意帮她实现的愿望了。

如今的希漠,是属于夜拉斯的,已经不会有谁来抢走了。因为那个人已经自觉退出了。

夜拉斯是一定要守住希漠的。

替希漠换上华丽的公主裙,蹬上水晶高跟鞋。

灯光照在舞台上,梦幻,朦胧。话剧开始,主角就应该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忘记观众。

希漠似乎有些紧张、有些束手无策,任由王子牵引着她,僵硬的、生疏的相遇分别。

直至最后,在她的脸颊上落下轻柔的吻。

掌声雷鸣。

童话剧的演出还算是成功,就算灰姑娘有些羞涩,至少王子很耐心温柔,可以算是真正的王子吧。

舞台剧结束,希漠却被主持人拉住,他满面红光,问希漠,有没有什么愿望希望实现?

夜拉斯的耳朵都伸长了,他一直都在等这一刻,只要希漠的一个回答。

希漠听了,迟疑了一下,又思考了一下,半饷,才缓慢的吐出两个字,没有。

没有?

主持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不是说每一个小姑娘都有一个公主梦吗,不然又怎么能算真正的小姑娘。

明明只要是小女孩都应该有愿望,不管是什么样的,都应该有希望的东西。

可是希漠说没有。

夜拉丝苦笑一下,原来没有啊。

是啊,如今的希漠又应该有什么愿望,明明她都忘记了。

还好主持人圆了场,他说既然我们的"公主"没有愿望,那么就把她的愿望分给大家吧。

只可以许三个愿哟。

他这么一说,台下的观众都激动起来,先不管能不能实现,但能许愿就已经是很开心的事情了。

很快就有人举手,不管说出来的是什么样的愿望,大家都有仔细的聆听,认真的思考。把愿望分享出来,或许一不小心就实现了呢。

大家都这样说着,笑的很开心。

那么对暮来说,希漠没有的愿望,暮可不可以替希漠说出来?

毕竟愿望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总是让人愿意活下去的动力。

依苏尔顶着下巴想了一会,突然眼前一亮,她立即站起来对着主持人不停的挥手。

"我可以向我们的公主许个愿望吗?""那要看我们的公主能不能实现了。"

"公主殿下,可以把你的项链送我吗?我很喜欢它,我相信它能给我带来好运呢。"

"不行。"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们的公主不能实现你的愿望。可能这项链对小公主很重要吧,是吗?小公主,是不是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才说没有愿望的?

那也是很幸运的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