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1-25 08:11
点击:348
章节字数:42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接下来的日子里,夏梓年拼命加班,很多时候太晚了就索性在办公室睡。

姚戈也断断续续约过艾诺很多次,有时候拒绝,有时候接受,说话时却是心不在焉。

每天打开家门,就会凝视对面的门很久,有一丝期待,期待那个人也会正巧打开门。

艾诺笑自己,笑自己太犯贱。

清醒的时候也是她,想沉沦也是她,自己这副样子,真的不值得被爱。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而她们关系的转折点,是发生在临近期末的后一个月。

艾诺与苏妍,巧遇在超市的安全通道内,苏妍冷哼冤家路窄,免不了又与她针锋相对,句句难听的话直戳艾诺心窝。

想起上次在酒吧的事情,艾诺本不想与她纠缠,无奈苏妍不饶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艾诺心里很烦,和夏梓年的事情已经扰的她心神不宁,现在她只想清静,偏偏苏妍又跑出来咄咄逼人。

“不怎么样,让你离夏梓年远点!”

“知道了。”艾诺冷着脸,她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够远了,还要多远。

偏偏艾诺这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让苏妍更加生气,周围正好没人,直接抓住她胳膊给了她一巴掌,很响亮很用力的一巴掌,这一记耳光,她想打很久了。

“你少装一副清高的样子,骚货!”

“你有完没完!”脸上火辣辣的疼,艾诺终于忍无可忍,她又不欠这个姓苏的,她自己追不到夏梓年那是她没出息,总上自己这撒欢算什么能耐,她已经忍够了,伸出手怒火攻心,随手推了她一下,那力道并不重,可苏妍却故意借着这股劲向后退了好几步,直接从楼梯口滚了下去。

噼里啪啦,包里的口红镜子还有些琐碎,掉了一楼梯。

后来,救护车将她拉走,而她直接报警将艾诺送去了拘留所。

夏梓年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午休,多日里超负荷的工作让她身体疲惫不堪。

顿时睡意全无,扔下手头全部工作,开车连忙赶去警察局。

查询之后,才发现艾诺早就走了,而且还是局长亲自领走的。

夏梓年了然,思量后打了个电话,掉头前往苏妍所在的医院。

苏妍住在高级病房里,开着充足的冷气,电视里放着某音乐节目,心情不错的正跟着旋律摇摆,她想吃水果喝咖啡,就派遣经纪人下楼去买,病房里日子过得也是不亦乐乎。

“心情不错?”夏梓年走进来,将手中的鲜花放到她床头,面色平淡,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苏妍让经纪人先出去,随即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你终于来看我啦。”兴奋的捧起床头那束花,用力吸了吸。

“你故意这么做的吧。”夏梓年拿起遥控器随手关掉那吵吵闹闹的电视机。

“你说什么?”

“装什么傻,你知道我问的是艾诺。”

“本来就是她推的我。”苏妍扬了扬绑着石膏的手臂,脸皱在了一起,疼她一下又不会死。

“那你至于报警吗?明明私下就可以调和的事。”夏梓年拿过椅子坐在她身旁,狭长的眼睛眯起来。

“给她点颜色瞧瞧罢了。”苏妍低头玩弄着头发,她算是看出来了,夏梓年也不是诚心来看自己的,完全就是来兴师问罪。

“那你恐怕失望了,她已经就保释出来了。”

“你做的?”

“不是。”夏梓年摇头。

其实她是在那次艾诺喝醉酒后,才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艾宸说话欲言又止,魏婷回答问题也是模棱两可,这难免会让人有些狐疑,而且晚上艾诺吐了她一身,她本来想从艾诺衣柜里找件衣服换上,可当她拉开衣柜最里面一层的时候,发现了很多名牌服饰,而且那些衣服都是艾诺从来没穿过的,之后有特意调查了一下她的背景,才明白了她真正的家庭背景,只是一直不解,艾诺为何要隐藏身份。

“艾诺的爸爸,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级副职。”

苏妍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狂笑,这夏梓年想帮着艾诺,也不至于这么逗她吧,国家级副职骗鬼呢?那艾诺怎么看都不像领导家庭出身啊。

“我知道你不信,反正话我放在这了,你回去后不嫌麻烦可以自己查,以后不要再碰艾诺。”夏梓年站起身,该说的她已经说了,如果苏妍还是不知收敛,那她就没什么好下场,夏梓年不会在这样纵容她伤害艾诺了。

“就算你说得是真的。”苏妍叫住她转身欲走的身影,面容难得严肃起来“那你说爱她是为了什么?爱她的家世背景吗?”

夏梓年笑了,转身看着苏妍,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面对感情跟她一样犯蠢呢。

“就算她一无所有我也爱她,她是个穷光蛋,我夏梓年养她。”

她才是这感情里最大的失败者,在夏梓年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苏妍终于掉下了眼泪。










因为苏妍这件事,让艾诺阔别家里两年后第一次回去。

本以为父亲会教训她一顿,可父亲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希望她能常回家来住。

恭敬不如从命,能化解父女之间的这块冰山,艾诺早就想做了,索性真的直接搬回了家里住,连带着将阿毛也一起领了回去,换了大房子,阿毛更是兴奋,整天楼上楼下,小院子里到处撒欢,像匹脱了缰的小马驹。

最让艾诺伤心的是,阿毛在家受宠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她,沈玲青整天好吃好喝的喂它,一见到沈玲青阿毛就摇头尾巴晃,完全已经不将艾诺放在眼里了。

这个小没良心的,艾诺经常这样骂。

在家里住了半个月后,还是时常会想起夏梓年,某一个熟悉的小细节里,夏梓年就会跳出来,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艾诺决定要出去走走,于是从学校那里请了十天的假,出发去了大理。

自从毕业后,她就很少出去旅行,似乎都快忘了自己的初衷,她一直梦想着能做一名背包客,游遍全世界,听路人诉说着一个又一个如诗般的故事,迎风奔跑,把所有烦恼与影子都甩到身后。

坐在大巴车上,一列列路灯飞驰而过,那么多光掉进了眼里,却还是能看见黑夜。

要把你抱得多紧,才能让你忘掉,不去看这磅礴的夜。

转眼她已经来到大理五天了,每天大多数都徒步而行,碰到好的风景吃到特色美食都要用相机拍下来,在这山清水明间,似乎烦恼真的离她越来越远。

正沿着街角走路,拍摄四周高高低低形式各异的建筑物,突然看到前方有个女人在发传单,她随手接了过来。

上面写着:寻找林馥然。

照片上的女人明眸皓齿,面容清朗,亚麻色的梨花头,眉宇间温柔清灵,带有少许英气。

照片下面写着这样一段话:


你是四月间飞过田野的最清朗的风,

我拿起口袋追着你,

从此以后,

你便住进了我的行囊里 趴在我耳朵里,

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得见你。

你是穿越枝头挤破罅隙落了满地的韵光,

我拿起相机对准你,

从此以后,

你便住进了我的照片里 睡在我眼睛里,

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得到你。

梦里凝望你背影 陪你缠绵山河 辗转斑驳,

数着昼夜年复一年,

走到哪里都是故乡。


艾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富有诗意的寻人启事,那首诗似乎充满希望却又旖旎朦胧,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她们那微妙的关系。

艾诺顿时佩服她的勇气与执着,这难以启齿的感情,她竟有勇气站在人群中说明,顿时心生好奇这是怎样的故事,便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看她要去哪里,直到黄昏降临,前面的人才停下脚步。

洱海的海很蓝,海天相接,空气里刮过微咸的风。

“为什么一直跟着我?”那人回头,是一张很漂亮甜美的脸。

艾诺惊讶于她竟知道自己一直跟踪她,却始终都不动声色,直到将手里那些传单发完才回头看她。

艾诺尴尬的笑了笑,扬扬自己手中那份寻人启事“你诗写的不错。”想想这么说也不太对,只好大方耸耸肩“对你的故事有些好奇。”

渐起的风势将那女人的长发吹乱,她单薄的身影在黄昏里摇曳,笑的很好看。

后来两个人随艾诺回到了她的酒店,那女人的名字叫顾音涵,很典型的台湾女孩,说话总是带着这样哎,了啦的尾音,声调甜甜的,让人心生好感。

艾诺让酒店送上来一瓶红酒,倒入两个杯子中,她不爱喝酒的,爱喝酒的人是夏梓年。

香醇的酒入肚,酸酸辣辣,灯光迷离下她听顾音涵讲述了她和林馥然的故事。

两人相遇很即狗血又偶然,在一个满树开花的夏天,成为校友后每天自然而然腻在一起,直到在一起,后来她们的事情被家里人知道,两个年轻不成熟的女孩子决定用私奔来证明她们爱情的伟大,结果酿成了一出悲剧,林馥然的爸爸在追林馥然的过程中不幸车祸身亡,可顾音涵并不知道,她只以为心爱的人抛弃了自己,于是听从家里安排出了国,六年后,两人在国内再度相见。

顾音涵叙述的语气很轻,艾诺深深沉迷在这剧情中。

“可能是我真的让她失望了吧,所以她不肯出来见我,小然那么爱我..是我没有信任她...我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如果能从来,无论她做过什么,我都会毫无理由的原谅她。”说道动情时,顾音涵留下了眼泪,无论用十年还是三十年,只要她活着就不会放弃寻找林馥然。

“她留给我的回忆就那么一点点,我却很珍惜,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年复一年的回忆。”

“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她的。”

顾音涵说下个月她就要出国了,辞掉所有工作,剩下的全部精力都用来寻找林馥然。

“那你今后拿什么来生活?”辞掉了工作,以后的经济来源又怎么办?

“我这些年走了这么多地方,喜欢随笔记下很多事,有一部分已经发型出版了。”

“这么多年?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放弃?没有想过开始新生活?”艾诺不禁讶异,纵使爱的再深,毕竟也过去那么多年了,投出去的信息都犹如大海捞针,她就没有绝望过吗?

“如果你生命里真的出现过那么一个人,并且你们很刻骨的爱过,那你就不会再想要其它人了。”顾音涵笑,半瓶酒都下了肚。

艾诺想起曾经为了姚戈也悲痛欲绝过,与之相比,在这岁月的滚滚长河中不过也是冰山一角罢了。

又或者她不得不承认,她的那段爱情也是冰山一角罢了。

“其实我是一个很懦弱的人,我非常佩服你的勇敢,如果我有你一半勇敢就好了。”

“在你拥有爱的时候,千万不要质疑爱,不要让自己后悔。”这是身为过来人,顾音涵对艾诺的忠告。

第二天,艾诺又拍了好多关于这个小镇的照片,最后将顾音涵的身影也拍进了这景色里,将洗出来的照片送给了她,山水有相逢,愿她们有缘还会相见。

“祝你幸福,我也要去寻找我的幸福了。”这场旅途很愉快,最庆幸的是让她遇到了顾音涵,让她懂得了学会面对自己的内心,她相信顾音涵那么执着,总有一天会找到那个人的。

“小诺你是一个好人,勇敢一点,会拥有幸福的。”

“谢谢你,再见。”

“再见。”

再见这两个字,包含着很多层含义,下次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她买了最早的机票回去。

飞机起航时她沉睡的梦里全部都是夏梓年的脸。

离那熟悉的地方越近心跳的就越快,艾诺深呼一口气,终于按响了门铃。

过了很久那人才开门,好久不见,她似乎瘦了很多,穿着白色t恤,牛仔短裤,长发有些凌乱,她身后屋内光线昏暗,眼睛红红的,好像哭了很久的样子。

看着她这副模样,艾诺鼻子一算,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

艾诺上前一步将她拥入怀中,那熟悉的味道袭来,眼泪模糊了视线。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有一位很美丽的女人问我敢不敢不要再逃避,好好与她爱一场...她手上的纹身可真迷人。”艾诺低头,她能感觉到夏梓年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

“但醒来后,我一直记不起最后我到底是怎么样回答她的。”

夏梓年一口咬住她肩膀,压抑着哭了起来。

肩膀上泛滥的疼痛让艾诺心如刀割,她将怀里人抱得更紧“直到现在看见你...我才想起了我的答案。”

“我记得那时我很坚定的看着她说。”

“我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