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

作者:今晚打蚂蚁
更新时间:2017-11-21 00:47
点击:769
章节字数:45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推开门,走进咖啡店。我下意识得望了望坐在窗边的两个人影,其中一位抬头看见我,微微得点了点头,眼里多了一分笑意。我也报以微笑,然后走到角落固定的那个双人位,桌子上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已预定”。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来这家店了,咖啡店内装修风格古朴又充满了中古世纪的欧洲风,总是令我感到怀念。服务员替我端上了香气芬芳的咖啡,“迟小姐,这一次又很准时呢,老板说待会就过来。”

“被人叫了一辈子“迟钝”,至少现在我已经改正了。”服务员只是笑了笑,然后离开了,显然她被我这句意义不明的话给弄迷糊了。我从包里拿出本子和钢笔,开始今天的写作。

我叫迟暮,是一个小说家,主要撰写以神话和奇幻为主的言情小说。不像一般所熟知的网络小说家,天天宅在家里,白天睡觉,晚上用电脑码字。我是一个比较传统保守的人,仍旧喜欢以纸笔作为工具,采用最原始的写作方法“记录”。所谓记录,就是将所见所经历之事,原封不动,一字不差得记录在纸上。你可以说我所写的是现实,以真实事件作为原型,加以艺术修饰方法,创作成小说。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久远的过去,现在进行时,未来还没有结局。一个我将用一生去记录的故事。


宇宙的起源时间永远是个未解的谜团,而在人类出现之前,我们的星球早已有了第一批主人,在后来的接触中,因为“他们”的伟大、高尚、无限神力,我们称呼他们为“神”。

众神居住在远离人间的苍穹之上,他们接受凡人的崇拜,同时又保护着人类免受邪恶力量的侵害。

要知道那时候地球上并不是只有人类一个种族,还有邪恶的巨人一族。传说在最初争夺天上主权的时候,巨人一族落败,被驱逐到了人界。但就像创世之初就存在的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永不停歇,而在之中罪恶的种子往往是从二者身上剥离。邪恶的巨人后裔洛基意外得成为了主神奥丁的义兄弟,获得了与诸神身处一室的荣耀。然而,这只是邪神洛基所密谋的第一步。他偷偷得违背了奥丁的旨意,与女巨人私通,生下了三个孩子。为日后古老的预言“诸神黄昏”埋下了伏笔。这三个打从出生起就不被祝福的孩子,自幼被迫分隔抚养。长子芬里尔,是一头巨狼,被扔进了巨人的国度约顿.海姆。次子耶梦加得是一条巨蟒,因为力量太过强大,被奥丁扔进了人间世界的无底深海之中。小女儿海拉长相最接近神族,深得奥丁的喜爱,自幼就居住在神之国度阿斯嘉德。在她还小的时候,就被称为“奥丁的小公主”,常年跟在奥丁身边学习战斗的技巧和获取丰富的关于世界的知识。在金宫之内,没有人敢提起她的过去,更不用说同她相比,遭遇凄惨的两个哥哥。海拉可以在宫殿之内肆意的行动,而奥丁赐予她的两个女仆“迟钝”和“缓慢”也一直追随在其侧,负责照顾她的日常起居。一直以来,在海拉的印象里,除了知道自己亲生父亲是洛基之外,对其他一无所知。她被教育的信念就是如何为阿斯嘉德奋战,获得更多的荣耀。为此,她更深信自己将是未来阿斯嘉德的王,对自己也更加要求严格,在训练上也加倍得付出努力。

“海拉小公主,您跑慢点~”大概在海拉七岁的左右,她刚刚习得了对水的控制能力,随意运用意念扭曲水的形态,变化成任何实体。就像现在她运用“水”作为自己的交通工具,载着她在金宫之外的花园内任意得穿梭。

“缓缓,你总是那么磨磨唧唧的,当然追不上我了~~”海拉欢快得站在水层之上,飞快得漂移着。渐渐得,两名女仆已经追不上她了。海拉滑行到了金宫的边缘处,她听觉灵敏得发现身后草丛出的异动。“谁?”“谁在那儿?快给我出来!”海拉停了下来,慢慢走向了草丛那里,并用双手拨开挡住视线的青草。

“呜~~~”她听见了轻轻得“呜呜”声,像是小狗的叫声。她惊奇,因为那是只有在人界才能见到的宠物,而在阿斯嘉德,她从未见过,或者说不该有这样的生物存在。

“小狗崽?”海拉欣喜得叫了起来,原来在草丛深处蜷缩着一只通体白色的“小狗”,对方见海拉靠近,害怕得压低了脑袋。“呜呜.......”那双圆滚滚得大眼睛,目光甚是惹人怜爱。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海拉蹲下身子,冲“小狗”招了招手。“哦呜呜~~”“小狗”反而后退了一步,粗壮又毛茸茸的小短腿往后伸了一步。

“你看我这有吃的~”海拉脑中灵光一闪,手中凭空变出了一小块面包。“呜呜~”果不其然,“小狗”目光滋遛滋遛得转着,殷切得盯着她手中的面包,但仍旧压低着身子,没有靠近的意思。

海拉双手摊开掌心,然后将面包慢慢得放在了地上,打了个响指,隐去了自己的身影。

“小狗”轻轻叫了一声,抬起脑袋环顾四周,确定已经没有威胁了,才缓缓靠近那块地上的面包,张开嘴咬了下去。躲在暗处的海拉眼见“小狗”将她的面包吃了,乐上了天。冲动之下就跑了出来,“小狗”受到惊吓,顿时迈开四条小短腿,飞快得跑走了。

“别走啊!小狗崽。”海拉失望得低下了头,她心里感到委屈,她只是想跟“小狗”做朋友来着。在阿斯嘉德,除了养父奥丁,没有人愿意靠近她。就算奥丁在场的情况下,他们也只是逢场作戏,她可以从他们眼中看到恐惧以及嫌恶。从小,她就拥有一种能力,可以轻易得感知到他人的情绪,她明白无论她表现得多么友好,在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也不会有人真心愿意和她做朋友。因此,年纪尚小的海拉在平时只有两个忠心的女仆陪伴,除此之外她感到得只有孤独。有时候她会偷偷一个人溜到人界,但大多数情况下她不会去接近凡人,因为在阿斯嘉德有明确的规定,绝对不能与凡人接触。她会选择穿梭在森林草原之中,与动物为伴。尤其是毛茸茸的小动物,她更是爱不释手,也会常常与它们聊天,诉说着心事。她天生拥有与野兽沟通的能力,但只有在对方彻底向她敞开心扉的情况下,她才可以走进对方的内心,读懂它们的语言。而刚才的小狗崽,明显与她有着很深的隔阂,人界的动物们都很喜欢她,为什么这只小狗崽却会那么抗拒她呢?

于是自那一天开始,海拉都会在与小狗崽初遇的地方徘徊,渴望再度见到小狗崽。她相信小狗崽一定还在金宫的某处。她会每天在原来固定的地方摆上吃的,只是这一次她换成了牛肉,然后躲在远处窥探。没有多久,小狗崽的身影便出现了,她耐心得看着它吃完东西。期间,她发现小狗崽吃饱后,还会用舌头舔舔爪子和毛发,舒服得发出“呼噜”声。海拉看着觉得有趣,忍不住笑出了声。小狗崽竖起一只耳朵,又警惕得四只脚张开,浑身的毛炸开,龇牙咧嘴得对着远处。“是我,小狗崽。”海拉大大方方得跑了出来,“哦呜呜呜!”这一次,小狗崽发出了嚎叫声,“噗!我发现自己好像搞错了一件事,原来你不是狗,是狼?”“你是狼吧,小白狼。”海拉冲小狗崽说道。“哦呜呜呜!”小狗崽瞬间冲向了海拉,将她扑倒在了地上。然而,海拉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一双明亮的眸子自下而上盯着小狗崽,就算小狗崽两只锋利的前爪压在她的肩头,爪子几乎勾破了她的衣服,擦破了她的皮。

“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我也相信你不会弄伤我。”海拉伸出手试着摸了摸小狗崽毛茸茸的脸。

“呜!”小狗崽露出了尖尖的牙齿,张嘴朝向海拉的脖子。“你在害怕什么?”“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情绪始终处在恐惧和黑暗之中。”海拉并没有被它吓到,反而表现得十分平静。

“哦呜!”小狗崽闭上了眼睛,露出了很痛苦的表情,“小白?”海拉意识到了不对劲,她的手刚要触碰小狗崽,却被它一爪子挥开。海拉的手背居然出现了两道划痕,渗出了一点点蓝色的液体。海拉吃惊于这只小狗崽,不,应该是小狼崽可以伤害到她的躯体,那必定不是凡间普通的动物了。虽然她并不感到疼痛,却有些在意自己那蓝色的血液。

而在她面前出现了更令人惊异的情况,小狼崽的身躯在地上剧烈得抽搐着,毛色逐渐变黑,“小白?!”打从第一次见到小狗崽,海拉就已经想到了这个昵称。刚才情急之下她就顺口叫了出来,海拉刚要靠近,立刻被小白身上迸射出来的强大能量给弹开了。当她倒在地上,几斤昏迷的时候,仿佛看见小白变成了一个娇小的少女。


“我的女儿,海拉.安达伯尔,末日之子,你将继承我的遗志,成为毁灭阿斯嘉德之人。”

“看看你那可怜的两个哥哥吧,它们日日夜夜忍受着折磨,等待着你的解放!”

“海拉,完成你注定的使命吧,诸神黄昏将由你来亲手完成!”


“不!!”从噩梦中尖叫着醒来,海拉汗如雨下,她看着正担心得望着她的迟钝和缓慢两名女仆。

“海拉小公主,吓死我们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女仆迟钝决定想要用手绢擦去海拉额头上的冷汗,“小白呢?”海拉用手挡开了,四下寻找着那条小白狼。“小公主.......你说得是那个白头发的小女孩吧,她被奥丁大人带走了。”

“什么?!小白被父王带走了,不行,我要去找她。”海拉跳下了床,运用瞬移,立刻出现在了主神奥丁的寝宫内,然而这里空无一人。她又想到奥丁会不会去了大殿。却在直奔那里时经过书房,听见从里面传来了奥丁的声音。

“她是魔狼芬里尔的孩子,一定又是洛基干得好事!”

“这不是重点,海拉那孩子恰巧也出现在现场,不觉得太过巧合了吗?”这是母后弗丽嘉的声音,她一直不喜欢自己的存在,海拉心里早就明白了。她更喜爱自己的孩子雷神托尔。

“你想说什么?”奥丁的声音有些冷淡,“我只是想提醒陛下,海拉她的父亲是谁!”

“哎,洛基是洛基,他和海拉是不一样的存在,我已经对她两个兄弟给予了制裁,海拉的未来不会像她的兄弟们一样,她生性善良。”

“呵~生性善良,在我看来,陛下才是最善良的那一个。若是有一天海拉发现了自己的真实面貌,陛下觉得她还会像现在一样吗?”弗丽嘉言语讥讽之意明显。

“弗丽嘉,作为众神之母的你,我明白你的担忧。可是对于海拉,她毕竟还小,你就不能对她多一点关心和宽容吗?芬里尔的孩子我会处理掉,你就不要再多虑了。”听父王的意思是要杀了小白,情急之下,海拉冲进了书房。

“父王!不要杀小白!”身材尚且矮小的海拉抱住了奥丁的小腿,哀求道。对于海拉的出现,奥丁大吃了一惊,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弗丽嘉。

“不打扰陛下父女俩了,我先行退下。”弗丽嘉只是冷淡得说了一句,便用瞬移离开了。

“我的小海拉~身体觉得怎么样?”奥丁抱起了海拉,用手轻轻撩开了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父王,我没事。小白她是个好孩子,不是她弄伤我的,求父王你不要惩罚她。”海拉一心想着小白,语气急切得说道。

“海拉,它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如果我说它将会给整个阿斯嘉德带来灾难,你还执意要救她吗?”奥丁认真得问道。

“我听见了,刚刚您和母后说的话,小白和我一样,都不属于阿斯嘉德。所以父王也要杀了我吗?”海拉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目光,刚才的那番谈话对她打击着实不小,虽然她心里一直有准备,她知晓自己并不是众神的一员,她是.....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邪神洛基的孩子吗?

“海拉,你的诚实和怜悯之心令我感动,如果我答应把那个女孩交给你,你能向我保证把她管教好吗?”闻言,海拉心中一阵狂喜,她的父王,众神之父,一言九鼎。她知道小白至少是安全的了。

“我答应您,父王。从此以后小白就是我的人,她的一言一行,所犯的错误也全部由我来承担,我发誓会将她训练成阿斯嘉德最伟大的战士。”“我和小白会誓死效忠保卫阿斯嘉德,“诸神黄昏”永远不会有到来的那一天。”“如果这个誓言被打破,我将永堕万劫不复之地,去往那万丈深渊之下,从此与死人作伴。”这一刻,海拉许下了自己的诺言。

奥丁欣慰得点了点头。那一天尚且年幼的海拉并不知晓,她所许下的誓言有多么重要,而在很多年后,誓言终成为了预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