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以逸待劳

作者:兔小顺
更新时间:2017-11-20 22:57
点击:1084
章节字数:27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那日与温勍把酒言欢、相处融洽、各回各家后,齐太妃对于传说中的“鬼屠”大将军有了全新的了解。既然注定不能退婚的儿媳要进家门,起码与世人所说的如同鬼般的形象相处甚远,齐太妃自我安慰,怎么说这大将军不会跟一般女子一样争风吃醋,管着自家夫君纳妾,少了内宅争斗之苦,所以把这尊“菩萨”摆家里就摆家里吧,指不定还能辟邪。

放下心后的齐太妃开始操心自己儿子的婚礼。只是她幼时就嫁入齐王府,婆婆是太皇太后,关于嫁娶事宜当年她只用管好自己,其他皆有礼部和宫里的人操办,现在自己的儿子结婚,她既不能去打扰婆婆又不能交给礼部,全然不知从何下手,整日里忙的焦头烂额。

杨宁远对于母亲这么快就放下心自己的终身大事,气的伤寒更加严重,本来就不壮实的身体更是眼见着消瘦下去,急的齐太妃觉得自己都老了二十岁,当真到了婆婆年纪。

温勍不知从哪知道了齐太妃的窘境,递了拜帖说要看望齐王。

齐太妃犹豫不已,自己的儿子光听说要娶那女人就寻死觅活的,这要见着了岂不是直接去死了?可是,两人总要见面的,又抗不了旨,想他杨宁远当着皇帝的面跳湖都没能让皇帝收回成命,日后岂会让两人永不相见?不过自己也是见了温勍一面才放下心,或许让他两见一面,能改变一下现下处境?思来想后,齐太妃还是准了。

探病的那一日,温勍着了殷红的圆领外袍,腰间束着镶着白玉的纹带,脚穿黑色的皂靴,发上用同色布带系着。由远及近,脚下如有风,整个人散发着少年人特有的意气风发与朝气蓬勃。

齐太妃在大厅看着温勍挂着和煦的温笑朝自己而来时,有种“此子若是自己的儿子该有多好”的感叹,幸而齐太妃只是想想未当面说出,不然温勍恐怕得立刻掩面飞奔而去。

领着温勍往杨宁远屋里走去,一路上丫鬟不断出现,皆瞧了一眼温勍就双颊通红,拧了腰小跑离开。温勍早见怪不怪,很是温和的对来往的丫鬟们笑着,提醒她们注意脚下,莫摔着了。

满不是滋味的抬头看向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女子一眼,齐太妃突然想起温勍说不介意杨宁远多纳几房小妾……她、不会是、让自己的夫君多纳几房小妾、好供自己、玩乐吧……

感受到身旁人的视线,温勍装作平静的回望去,笑着问:“太妃有何事?”

“无事。”齐太妃被温勍一瞅,心有点慌乱,忙回正脑袋看向前方。

“对了,有一事想与太妃商量一下,”温勍稍稍弯了腰在齐太妃耳边说道,见齐太妃僵硬了身体,故意又凑近了些说,“温勍与齐王的婚礼还有两个多月,按我朝规矩,男女婚前是不可相见的,如今温勍却不得不见一面齐王,只因怕齐王对温勍有所误会,害了性命。”

齐太妃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不然她也不会向太皇太后说明情况,让温勍来府里见见齐王。

“虽然理由充分,但到底是坏了规矩,所以温勍想与太妃商量商量,可不可以与温勍做做样子,稍微使这行为变得让外人无法置喙?”

对温勍说的话有点兴趣,齐太妃扭过脸问:“怎么做样子?”

温勍见齐太妃相问,低下头偷偷笑了一笑,尔后很快掩饰的咳嗽一声道:“其实说起来太妃与我不过相差十岁,有些人家里,亲姐妹也有相差十来岁的,”温勍瞅着齐太妃皱了柳眉,立刻道,“当然,如果与太妃姐妹相称也太不成体统,传出去更惹人笑话,所以……”

“你到底想说什么?”齐太妃见齐王的屋子快到了,便停下脚步问道。

温勍四下看了看,除了一路跟着的齐太妃的贴身丫鬟外,其他人都识趣的未跟到齐王的院子来,于是笑眯眯的说:“在温勍未嫁入齐王府时,温勍仍姓温,仍是镇国平疆威武大将军。而太妃你,亡夫已矣,虽冠着夫姓,却无夫君相守,若无外人,太妃之位也等同于无,你说呢?辛晴。”

一通听下来,就最后自己的闺名听明白了,齐太妃下意识的呵斥:“放肆!”

听了呵斥,温勍也不恼,常年征战已让她练就超凡的耐心,她只是一笑,对齐太妃行了一礼,说:“前面就是齐王的寝居了吧?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若无事可在此等候一会儿,想必我会很快出来。”说完也不等齐太妃回话,就迈着大步离开。

齐太妃在府中与世无争十几载,又天性良善,对温勍方才说的话想了半天也不知其中意味,只知不是什么好话,但要说不好在哪,她又说不上来。

因为温勍说她会很快出来,齐太妃便坐在了院里的梧桐树下,身后还种植着一片蔷薇花,虽还未到花季,但叶子早已是绿的,衬着齐太妃一身淡粉宫装,也是一副宜人的风景画。

果然不出一刻钟,温勍打开房门,迎着阳光向齐太妃走来。

“齐王说饿得厉害,让下人们准备点白粥送去。”温勍笑着对齐太妃说道。

齐太妃一听自己的儿子主动说要吃饭,立刻站起身要去厨房。

“让下人们去就行了,我还有点话要与你说。”温勍拉住齐太妃柔若无骨的小手,内心满意至极。

齐太妃感恩温勍说通齐王,忙对身后的贴身丫鬟道:“绿娥,你吩咐厨房做些清淡的饭菜送去宁远房里,在熬点鸡汤,晚点给宁远喝下。”

绿娥领命而去,温勍便拉着齐太妃坐到石凳上,因齐太妃还在齐王肯吃东西的喜悦里,没注意自己的手还在对方那里,任温勍轻柔的捏着。

“你不想知道我如何说动齐王的吗?”温勍见齐太妃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便问道。

这个问题齐太妃还是很想知道的,于是从自己的情绪中抽出来,望着温勍点了点头。

“可能当年你做母亲还太小,又很快失去了自己的丈夫,未曾留意自己的儿子需要什么……”

“我从未漠视宁远的需求!”像是被冒犯了一般,齐太妃对温勍怒目而视。

温勍忙揉了揉齐太妃的手做以安抚,并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齐王有些话不知如何同自己的母亲讲,可能在成长的过程遇到过什么,让他将自己的需求压抑下来,不敢在你面前表示出来。”

“我……”齐太妃想要反驳的,可是她也不知是否存在这么一个事实,说了一个字就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你知道吗?齐王从小就想练武,想从军。”

“什么?我夫君就是死在会功夫上的,宁远怎么能去练武!”齐太妃大惊失色的说道。

温勍一副“看吧,就是这样”的表情望向齐太妃。

齐太妃回过神,垮下肩,神色忧伤。

“我答应齐王,只要他好起来,就教他练武,但至于从军,还是得你同意才行。”

齐太妃面色阴晴不定,咬着唇想了半晌,最后轻叹了口气,道:“那、那我替宁远谢谢将军。”

“这可不是无偿的,要知道,这满平京,想要请我教武的皇亲国戚数不胜数。”

“你要多少钱,齐王府都给得起。”齐太妃挑眉说道。

温勍露出八颗牙齿笑了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以我现在的身家,只会比齐王高不会低。”

“那你要什么?”

“只要你唤我一声温勍,我唤你一声辛晴,即可。”

“不可!”

“时间到我嫁入齐王府为止。”

“……成交。”

温勍得偿所愿,手中握着那柔软的小手,满心的想入非非。

该答应的事答应了,该做的交易也做了,齐太妃就想起身送客,岂知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对方手里握了半天,莹白的耳朵尖霎时通红一片,用力夺回自己的手后,对其怒目相视。

“诶,你可别这样看着我,不然我还以为你想我抱抱你。”温勍站起身凑到齐太妃脸前,近的像下一刻就要吻上去。

“胡闹!”齐太妃后退一步,羞恼的训斥,双手相握,疾步离开。

温勍看着齐太妃弱柳扶风般的身姿,勾起嘴角笑了笑,来日方才啊婆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