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声东击西

作者:兔小顺
更新时间:2017-11-20 22:56
点击:1094
章节字数:28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与齐太妃约定的时间期间,温勍被迫日日参加各种宴席,明着说贺“镇国平疆威武大将军”凯旋,实际各方势力探温勍底细,看是否能拉入己方阵营。

从来都是直来直往的温大将军哪见过这样虚与委蛇的场面?就算“五小将”皆有作陪,替温勍挡了不少暗算,还是将在战场上杀三天三夜都不曾叫苦的温大将军累的惨兮兮。可是一方土地养一方人,温勍再不乐意,还是得强撑着表面微笑,一一得体的应付过去。

不过好歹日子是有盼头的,等到了与齐太妃约定的日子,温勍整个人容光焕发,推了一切应酬,专心等待傍晚的约会。

在自己屋里换了一件又一件衣衫,从男装到女装再到男装,温勍惆怅的不行。穿男装吧,怕让本没有什么好名声的自己在齐太妃眼里像个变态;穿女装吧,几十年未穿过女装的自己连先抬哪只脚都不知……

愁,愁,愁啊……

“勍儿,你怎么还没出门?再晚,就要迟了。”刘氏在门外敲了敲,大声说道。

温勍穿着白色里衣打开门,委屈的看向刘氏。

“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服?迟了就失了礼,齐太妃是你未来的婆婆,这对你印象不好,你过门了,会待你不好的。”刘氏苦口婆心的说。

“我、我不知道穿什么、穿什么才不失仪……”

刘氏像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看着温勍,直到看的温勍两颊腾起云霞,才笑道:“真是稀奇了,我还以为不拘小节的温大将军会不在乎这些繁琐的礼节,没想到……”

“嫂嫂……”温勍不好意思的打断刘氏。

刘氏见温勍有些羞恼,也就不再打趣,正色道:“勍儿虽是女儿身,但却以将军之职嫁入齐王府,‘镇国平疆威武大将军’由皇上亲口册封,不是挂着头衔的齐王可比……所以,你怎么穿都不会失仪。”

温勍当然知道这些,可齐太妃毕竟不是其他人,刘氏不知其中缘由自可如此说,但温勍又需要作为过来人的嫂嫂帮助,只好别扭的说:“齐太妃她、她毕竟是要做我婆婆的人,这第一面,总、总要规矩些好。”

刘氏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想了想,点了头说:“也是……那我问你,以后你在齐王府是准备日日穿女装还是穿男装?”

“自然是男装!”温勍想也不想的回答,穿一两次女装意思意思算了,天天穿,那不是要自己的命?

刘氏笑道:“那不就结了,既然你没打算以后都装大家闺秀,何必第一次给齐太妃错觉?”

听刘氏一番话,温勍恍然大悟自己钻了牛角尖,为何要把本来的自己掩藏,以后再让人失望?

温勍想通,笑嘻嘻的谢了刘氏。回屋翻了身飘逸的深蓝长衫,系了条玉质腰带,头上插了根鸡翅木发簪,配了把吊着红色剑穗的银鞘长剑,爽利的出了门。

在温勍磨磨蹭蹭穿什么的时候,齐太妃已经吩咐左右准备好前往约定的酒楼。

在点好的饭菜上来时,温勍也到了,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到了半刻钟。

“齐太妃。”温勍进了房门,见着一身锦绣衣装的女子,便是一拜。

齐太妃提前到,是为了给自己平静下来的时间,没想到温勍也提前到了,只好端出太妃的架子道:“将军免礼,请坐。”

温勍微垂着头入座,她还不太敢瞧日日思念的女子。

齐太妃对温勍一直不抬头的样子感到欣慰,怎么说这女子还是有基本的矜持之心,知道见自己未来的婆婆得谨小慎微,不至太鲁莽放肆。而且身形样貌也确实不像外界传的那般吓人,虽不是常见的闺中女子做派,可肩窄腰细、腿长发黑,看着英姿爽朗、气度非凡。

“本太妃不知将军口味,故点了些此店的招牌菜,如果将军不喜,可换。”齐太妃先来了个下马威,婆婆点的菜,做儿媳的可敢不喜?

温勍对女人的心机没有揣摩,还以为齐太妃是真心怕自己吃不好,很是高兴的说:“齐太妃说好的自是最好,温勍欢喜的很。”

齐太妃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温大将军看来很上道嘛,高兴之余亲自给温勍盛了酒,举杯道:“本太妃先敬将军一杯,感谢将军救我大昭!”

温勍连忙端了酒,看向齐太妃。齐太妃爽快的喝下一杯,含着笑看向对面之人。

而本应跟着喝下的温勍,却在看向齐太妃时晃了神。她记忆中的女子,穿着一身艳丽的大红嫁衣,脸上涂着薄薄的胭脂,含着一抹暖意融融的微笑望着来宾,那么美、那么远……和此时因喝了杯酒,眼里泛起轻薄雾气的女子相贴合,仿佛一伸手,就可将对面柔弱如娇花的女子揽入怀中,对其诉之衷肠。

“温将军?”齐太妃疑惑的出声,不知为何方才还正常的人,怎么突然就像傻了一般。

温勍忙收拾好情绪,喝下手中的酒,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太妃,方才温勍突然想起六岁那年见过太妃,一时感叹,再见已过一十四年啊。”已经浪费了十几年的时间,现万不能继续浪费。

“哦?是吗?”齐太妃感兴趣的问。

“那年是太妃大婚之日,温勍有幸随母亲前去观礼。因从未见过太妃这般娴静雅致的女子,故记忆深刻。”

是人都爱听他人赞美,齐太妃得既是女子又是大将军的称赞,内心更是得意,给温勍满了一杯酒,笑道:“原来本太妃与温将军还有一面之缘,此杯敬将军大功。”

温勍含蓄的回以一笑,很快喝下酒水,然后主动给齐太妃满上。

“太妃,其实温勍还要谢太妃一事。”温勍举着杯说。

齐太妃很少喝酒,基本除了推脱不掉的皇室家宴必须得喝上几杯,其余时候都是喝茶,因今日为了测试温勍,要的酒是烈酒,故自己喝了两杯就有些醉意,听温勍问话,很是乖巧的举起酒杯问:“何事需谢?”

“五年前,西北城门破,我温家军死伤殆尽,而国库空虚,温勍费千般功夫集数千人马,却无行军粮草,正危急时刻,是太妃号召京城贵妇变卖首饰换取粮草支援西北,虽太妃无意公开此事,但其义行,仍传至温勍之耳。温勍感念太妃晓以大义,日日想着当面答谢太妃,今日一见,望太妃承温勍一谢。”温勍说着,左手放在红色的剑穂上摩擦。

齐太妃歪着头想了半晌,好似是有此事。那时从边境传来守卫西北边境的温家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令京城人心惶惶,后又说唯一活下的温家小儿温勍募集了数千人马无战不胜,只是粮草稀缺。当时皇上调度其他兵马赶去西北,粮草本来就跟不上,于是齐太妃想到,自己这般隔岸观火,等国破家亡之时,身为皇室宗亲,绝对逃不了一死!还不如此时尽全力帮上一把,也好过他日成亡国之人。一人的力量当然微乎其微,齐太妃便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讲与京城贵妇和后宫嫔妃们听,由皇后牵头,拿出大部分金银珠宝首饰,换取粮草给在前线的温家军,使之无后顾之忧,此后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此功虽记在皇后头上,但也有不少人知其大功在齐太妃,齐太妃无意与皇后争,早将此事忘诸脑后,被温勍一提才想起。

温勍见齐太妃想起,便同其喝下酒水,又给双方满上,继续道:“后温勍击退诸国而归,因知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思来想后,也唯有齐太妃这般胸有沟壑之人方能容下温勍残身,便求了皇上将温勍嫁与齐王,往后齐王若瞧不上温勍也大可纳妾,只要留温勍一遮风挡雨之所,温勍也就知足了。”说的情深,温勍瞧着齐太妃,双眼泛起泪光。

齐王府里不缺美人,原先的齐王就留有三房妾室,齐太妃未刻薄她们,将她们养的好好的,如今的齐王年纪虽小,也纳了两房妾,各个花容月貌,所以对于温勍不同于一般女子的英气,齐太妃还是觉得很新奇,此时见温勍说的凄凉,不由心生感慨怜惜。

一把喝光杯中烈酒,齐太妃大义凛然的说道:“只要本太妃在府中一日,万不得亏待你!他日若有人欺辱你,本太妃必替你做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