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1-14 14:26
点击:452
章节字数:42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顿饭吃得也是郁郁寡欢。

和江山分开后,艾诺就早早回了家。

屋内飘着饭香味,艾诺一边应付阿毛的热情一边假装不经意地朝开放式厨房瞥了一眼。

“呦,和大模特在一起没吃饱啊?”语气酸溜溜,阴阳怪气。

“一起吃吗?”听她那冷嘲热讽的语气夏梓年险些没咬到舌头,想了想她可能是因为刚才餐厅的事在生气,只好软着声音邀请她。

“不用了,我挺饱。”

艾诺酷酷的,一点也不委婉的拒绝了夏美女的邀请,回到卧室,阿毛也乖乖得拽来自己的小毯子放在床边趴了下去。

艾诺感动的想哭,也就阿毛知道陪着自己,偏偏这只小狗都是夏梓年送的,真是躲到哪里都能看见她的影子,想着那天她非要将阿毛强送给自己,越来越觉得夏梓年是一个颇有心计的女人,这每一步都是算计好的吧,鼻息里发出冷哼,正在吃饭的夏梓年也不出所料打了个喷嚏。

艾诺捧着电脑在床上看电影,却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响动,她听到了收拾碗筷的声音,然后流水声。

再然后,她的卧室门被推开了。

“夏主编,你都不敲门吗?”艾诺冷着一张脸,小心脏扑通扑通。

“你下午没课吗?”夏梓年将阿毛赶出去,随手关了门。

“没有。”艾诺回答的痛快,越觉得自己这样太没出息“关你什么事。”

“在看什么。”夏梓年笑着,爬到她床上“一起看。”

“我这毛片,不适合你这种自命清高的人看。”艾诺嗤之以鼻。

“我不清高。”夏梓年气的想笑,这女人为了撵自己走还真是什么都说啊。

“这种小屏幕你也看得惯?”艾诺还是将电脑往她面前移了移。

上面放着一部外国影片,她记得夏梓年除了家庭影院可是什么都忍受不了啊。

“看得惯。”为了你,不习惯也会去适应。

两人挤进同一张薄被里,夏梓年将枕头调整到一个舒服的位置依靠着。

电影名字叫《her》,冗长新颖的剧情。

一个男人,爱上了他的电脑,人工智能操作系统。

男主人公前妻很漂亮,恋爱中双方本来就要不断调整共同进步,可男主却是个孤僻,裹足不前的男人,总导致爱情不对等,走向分离。

这故事结局的台词夏梓年一直觉得很感人:正是因为你,才有了现在的我,如论以后你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在世界哪个角落,我都会爱你。

多么美好的爱情。

“胃还痛吗?”艾诺看着她疲倦的面容,开始心软了。

“好多了。”她声音哑下去,眼皮有些发沉。

“困了?”

“有一点。”

“那不看了,睡吧。”

艾诺想着昨天她肯定也没休息好,想到昨天她难受的样子,也心疼了起来。

“一起睡?”夏梓年哑着嗓子很性感,双眼皮比平常都要大,好看极了。

“嗯,一起睡。”

夏梓年笑着将艾诺揽入怀中,舒适的温度舒适的味道,一下便让人沦陷其中,艾诺也没拒绝,不知不觉,都陷入了梦乡。

自从和平共处一室,互相抱团取暖入睡后。

两人的关系就不置可否的陷入了明目张胆的暧昧中。

夏梓年会下厨给她做早饭与晚饭,望着她的目光总是比以前还要温柔,偶尔窝在一起看电视,打闹的时候夏梓年会顺势将她手指抓住握进手心里,温热暧昧的气氛,心扑通扑通跳着,大家都在心领神会,却没人说什么。

要说以前是不确定,那艾诺现在可是万分确定夏梓年对她的感情了。

这莫名的情感像温室下偶尔晒晒阳光的小花朵,她整天沉溺在这里,却不愿捅破,她也希望夏梓年永远不要捅破。

有时候一些人难免会这样自私。

你不想恋爱,因为重新开始或建立一段感情都会令你惧怕会疲惫,这时有个人出现在你生命里,给这沉闷的日子带来色彩,你们没有明确的关系,不需要承担责任,却又可以理所当然享受着这温柔,所以你懒得在伸手去勾勒这色彩,留着它摆在家里,不去用,也不舍得扔。

只可惜了这油彩,安安静静躺着那满心欢喜以为自己的主人下一秒就会启开自己,却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绽放美丽。

当然夏梓年并不是这样想的, 她以为艾诺也是跟自己一样,在等待,到了某一个适当的时机,不是对方开口,就是自己先开口,让这暧昧的情感走向柳暗花明。可惜,她真的是误会了艾诺。

“就知道你们早晚有今天,我是不是得赶紧多攒点钱,红包都快包不起了。”

艾诺显然对魏婷的解释嗤之以鼻,在图书馆被关了一夜,然后第二天两人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这俩大哥以为自己在拍什么狗血的台湾偶像剧么。

那她一定是最最悲催的女四号,永远被忽略的那个角色。

调侃着,手机进来一条信息,陌生号码。

“谁啊。”魏婷趁机插科打诨,献殷勤的将剥好的瓜子毕恭毕敬送到艾诺嘴边。

“不知道,垃圾信息被。”艾诺都懒着多看一眼,直接删除,这样的信息她见多了。

“装,我看看你。”魏婷挑起她下巴“啧啧,再战青春了吧,艾姑娘?”

被这么一说,就倏然想起了夏梓年的脸,心生复杂,也没兴趣开玩笑,挡开她的手捧着书去上课。

艾诺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不想负责人的混蛋。

王晓扬那孩子现在倒是不逃课了,有时间都闷在琴房练琴,长大了,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魏婷和艾宸这段长达七年的爱情长跑也圆满落幕了,这样的结局还是让艾诺很欣慰,自己的弟弟终于没白费所有的坚持。

大家都有了新的事情可以做,那她呢?望向湛蓝的天空,阳光刺得眼睛生疼,艾诺不知道,她的人生似乎再一次陷入了迷茫。

打开门,阿毛立刻摇着尾巴扑过来,这孩子越来越活泼,毛茸茸很讨人欢心,蹲下身摸着它的小脑袋,阿毛眯起眼睛摇着尾巴一副很满足的样子,艾诺表面上笑着,心里却空荡荡起来。

五分钟前手机里收到了两条信息,一条依旧是那个陌生号码的,还有一条是来自夏梓年,内容为:今天搬回去了,多谢这几日的照顾,厨房给你留了几箱阳澄湖闸蟹,记得吃饭。

这女人说走就走,留那么多闸蟹她自己又吃不完,给阿毛小碗里倒上狗粮,自己也懒得做饭随手订了份外卖,饭菜的滋味怎么吃怎么没有夏梓年做的香,索性收拾好饭盒,打开电视,洗了一堆水果放在桌上也不吃,新闻上播放着国务新时空,中日关系不断僵持,阿毛窝在她脚边,闹腾的撕咬一串玩偶,那玩偶正是刚认识时夏梓年送给她的小星星,早就忘记丢在哪里了,如今却被阿毛给翻了出来。

以前两个人也经常饭后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个人总比两个人稍显孤单。

以前没有夏梓年的时候自己也没觉得孤单,怎么才这几天就开始矫情上了。

屋子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莫名烦躁,索性关掉电视回房间打游戏。

人有很多时候不开心,大多数都是因为缺少勇气吧,不满于现状,可无论向前走还是向后走,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五分钟后,她游戏的团队战败了。奔到客厅拿出一盒雪糕,她燥得慌,人不顺就什么事都不顺,连平时这把把必胜的游戏都开始欺负她了。

一连输了好几场,气的艾诺直接关掉电脑躺在床上。

脸蒙进被子,屋子里静悄悄,夏季夜晚沉默又聒噪。

---霍--九点十分,冷着一副脸,艾诺冲出房间,惊得阿毛跳到沙发上,还以为家里遭到了恐怖袭击,可怜小星星被丢出好远。

按响了夏梓年家的门铃,半响没人来开门,索性都迈出第一步了也不差第二步,拿出手机直接给她打电话。

“喂?”电话响了好久那边才接通。

“我是艾诺。”她没出息的有些紧张,心脏蹦蹦蹦,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声。

“我知道,怎么了?”那边听起来有音乐声,很嘈杂。

“那个...”她憋了半天“我不爱吃螃蟹。”说出这句白痴的话后,艾诺真想去撞墙。

那边沉默了一会,随即笑声难掩“那你爱吃什么?我给你买回去?”

“不用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艾诺支支吾吾,舌头搅在一起能系成个中国结。

“那我挂了?”

“哎...等一下。”见她要挂电话,艾诺倒极了“你在外面?”

“嗯,有个宴会。”听筒里沙沙的,还要应付着路过自己打招呼的人。

“喝酒了?”

“难免喝点。”

“用不用我去接你?”

“能来最好。”

“好,把酒店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到。”

撂下电话,艾诺浑身顿时像被打了鸡血,收拾得体,走进夜色。

酒店外面,打了好几遍电话没人接,她只好走进去,刚到大厅门口,就看见了夏梓年。

那惹眼的女人,走到哪里都如此突出,穿着宝石蓝深色晚礼服沉稳迷人,衬得身材高挑丰韵,脸上挂着精致的妆容,笑容得体,落落大方,拿着酒杯,正和一位美国男人相谈甚欢。

那男人一直邀请夏梓年喝酒,夏梓年不好推脱,只能勉强喝了两口,她前几天刚刚胃出血,不易饮酒过度,艾诺走上前,接着一口流利的英文,不动声色将夏梓年挡在身后,陪老外边聊边喝,一杯接一杯,最后老外满意了,艾诺阵亡了。

自己为她挡过无数次酒,第一次她为自己挡酒,夏梓年心里温热的不得了。

艾诺喝大了,夏梓年之前也喝了一些,她们都是中国守法公民,拒绝醉酒驾车,最后两人还是打车回家。

夏梓年将她带到自己的家,艾诺闷在沙发里就开始自言自语。

“夏梓年,你以为你是交际花吗?你在怎么说...也是个堂堂大主编,陪酒这种事非要亲力亲为吗..”想着那臭男人直勾勾的眼神,艾诺心里就不爽。真想把他双目戳瞎。

“你现在是神志不清,我不跟你计较。”夏梓年掐了掐她,忽略不计她讽刺的语调,用湿毛巾给她擦脸。

凉凉的毛巾覆盖在脸上,神智顿时清醒了不少。

艾诺眯眼看她,夏梓年脱去了晚礼服,只穿一件内衣内,裤,黑色点缀着蕾丝边,在这深夜里性感到极点。

“夏梓年你骚包!”艾诺骂,虽然都是女人,你多多少少也矜持点不行么?眼神却止不住的在她身上瞄来瞄去,那结实的小腹,圆润的臀,部,牛奶色泽的肌肤,都让她脑血倒流。

“你在骂我就把你丢出去。”夏梓年将毛巾毫不客气的拍在她脸上。

“好啊,你丢。”拿开脸上的障碍物,艾诺挑起眉头,她才不信夏梓年会舍得。

夏梓年俯身就要将她拉起来,丢就丢,谁怕谁,她夏梓年最不怕威胁了。

弯腰后,两人距离很近,呼吸混到一起,酒精的味道多出一丝迷乱。

头顶的灯光太晃眼,艾诺偏了偏头,伸手环住她脖颈“夏梓年你别搬走了,跟我一起住吧。”

夏梓年看着她笑,艾诺脸色红彤彤,灯光下迷乱的神色格外妖治。

“夏梓年,我刚刚在因为你吃醋。”望着那红唇,艾诺觉得口干舌燥,身体内翻涌出一阵阵空虚。

夏梓年眯着眼睛不说话,嘴角弧度加深。

“夏梓年,我们上床吧。”艾诺抬头主动吻上了那鲜艳的红唇。

两个成年人,两个单身的成年人,在这干柴烈火意乱情迷的夜晚,注定是会发生点什么。

夏梓年压在艾诺身上,酒精的味道让双方都开始迷乱,艾诺主动的吻着她,夏梓年开始回应,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吸取着对方口中的甘甜。

夏梓年的吻技很棒,在她唇上打着圈描绘那突出的唇线,不一会儿艾诺就被夏梓年吻得欲仙欲死,不经意哼出了声。

夏梓年趁着空隙,微微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分离后扯出一丝透明的线,她看着艾诺,目光中掺杂忧虑与温柔“你确定吗?”

她当然明白艾诺是个直人,而且现在还处于半醉状态,如果上了床两人就是彻底的纠缠不清,她不知道艾诺明天醒来后,会不会后悔。

“我确定。”艾诺眼神迷乱,喘息着,她现在的神智已经完全被身体的渴望所覆盖“去床上好不好?”

夏梓年迟疑的凝望她,最后点点头。


跪求朋友们收藏晋江新文《二丁目》,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396835
感激不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初悦未迟
初悦未迟 在 2017/11/10 03:08 发表

……神走向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