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1-09 21:20
点击:329
章节字数:33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打了几次电话后,那边都是忙音。

艾诺索性也干脆放弃,挂掉电话,才发现夏梓年的不对劲。

她脸色惨白,额头上冒着虚汗,似乎很难受的模样。

“夏梓年,你怎么呢?”艾诺顿时心里一紧,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汗水都是冰冰凉凉的。

“胃..痛..”她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这么一说,可糟了,艾诺想起来刚才酒吧的酒那么烈,她又一次喝了那么多,会不会导致胃出血?

夏梓年现在也听不清艾诺说什么了,她只感觉胃疼的厉害蔓延到全身连肩膀都跟着刺痛起来,头昏昏沉沉,好几次压抑住想吐得欲望。

“夏梓年你坚持住,我带你去医院。”

艾诺起身将夏梓年弄到了副驾驶上,折折腾腾费了好大的功夫,扭头看她紧锁眉头似乎越来越难受。

艾诺紧张的手都哆嗦起来,她开始害怕了,害怕夏梓年会有事。

她怎么能如此初心大意呢,她怎么能看着夏梓年喝那么酒,她也是个女人,又不是钢铁人,艾诺鼻头酸了一路。

车开到了附近最近的医院,艾诺去排队挂号的空档,夏梓年摇摇晃晃跑到卫生间吐了个肝肠寸断。

住进病房,打上点滴后,艾诺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下,整晚她都在不断自责,望着夏梓年苍白的脸色心疼起来。

起身去外面想给她买些热乎的粥喝,折腾一晚上,肚子里早就没食了吧。

提着粥回来的路上,在走廊却意外碰见了熟人,江山。

“艾诺?”

“江山?”

两人显然对这相逢都感到讶异,江山西装笔挺,穿着白大褂,这模样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原来你是医生?”艾诺显然没想过风流倜傥的江先生还有一份这么光荣的职业,一直以为他是个公子哥富二代什么的。

“对啊,看起来不像吗。”江山笑着“你怎么在这呢?病了吗?”

这么一提,艾诺好不容易光亮起来的心情又暗了下去“不是我,是夏梓年...”

“梓年?”听到这个名字,江山心头一紧“她怎么了?”

“胃出血。”回答的时候艾诺心虚的都不敢抬头看江山,夏梓年要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喝到住院,这件事她逃不开责任。

江山当然看出来了艾诺情绪的起伏,也没再问什么,随着艾诺一起走进了夏梓年的病房。

她躺在那里,手上打着点滴,平日红润的唇苍白青紫。

认识快十年,他哪见过夏梓年这么狼狈的样子,在他眼里夏梓年永远是高高在上,笑容得体,精致的女王。

心疼,江山确实心疼了。

“江山。”夏梓年扯出笑容,体力太乏所以有些牵强,认识这么多年,她当然知道江山在这家医院上班,也没有过多讶异。

“你好好休息。”江山摇摇手示意她不要多说话,调了调她点滴的速度,又摸了摸她额头上的温度,确定没发烧后才安心。

看着两人,有种无声的默契在他们之间流淌着,艾诺心里酸酸的。

“艾诺,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正好今天夜班,就在这照顾梓年好了。”江山回头,轻声说。

“不用麻烦..我来照顾她吧。”

“女孩子还是不要熬夜。”江山坚持。

夏梓年沉思了会儿,照顾自己一夜是会很累的,而且今天的事她根本就没有怪过艾诺,要不是因为自己,苏妍也不会找艾诺的麻烦,相对来说她心里对艾诺多多少少还是怀着抱歉的,也不好意思麻烦她。

“艾诺,怪累的,你还是回去早些休息吧,江山在这就行了,我没什么大事。”

夏梓年都发话了,艾诺张张嘴,想说的话硬生生噎了回去。

无奈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一片好心在艾诺看来就是明摆着将她这个外人往出推。

也是,人家怎么说也算是青梅竹马,一个男人在这里照顾,总比她这个女人强,她算什么?嘴边有些溢出苦涩,弯腰将买来的粥放下,嘱咐江山,等下她饿了,喂给她吃。

转身的时候,觉得连这句叮嘱都是多余的。

她是多余的,粥也是多余的。

魂不守舍的走在大街上,吹着晚风,有些凉。

天上星星都跑哪去了,记得小时候星星可多了,每天晚上眨呀眨的,现在抬头却是稀稀疏的夜空。

脑袋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她居然又想起了姚戈。

好久好久都没有想起他了。似乎这个男人已经开始一天天淡出了她的生活,淡出她的回忆。

这世间人都太喜欢许下生死白头的诺言,却忘了言语的份量太轻,风一吹就散了。

姚戈出现了几分钟,她又想起了夏梓年。

她记得拍画报的时候,夏梓年问过:艾诺,你讨厌我吗?

当时只是下意识的说出了,不讨厌。

那她到底讨厌夏梓年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对夏梓年的印象真是不怎么样,那女人臭着一张脸,咬死了她是小偷,后来两人又莫名其妙成了邻居,偶尔打打闹闹互相掐架进,这个女人开始一点点渗透进她生活里,现在又莫名其妙被夏梓年卷进了这么多复杂的感情里,夏梓年可真棒,能让这么多男男女女围着她转,艾诺冷笑,之前的温存记忆一扫而光,讨厌!她讨厌夏梓年这个女人!

“难不成你喜欢我?”夏梓年那欠揍的脸又跳进了脑袋里。

“喜欢个屎!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可能喜欢你!”

艾诺对着天空大声喊,夏梓年你就是个大混蛋!你以为你自己是情圣嘛!

她夹着包,高跟鞋在石阶上哒哒哒都快擦出了火花。

她除非自虐才会喜欢那个臭女人!!

后来艾诺做了一夜噩梦。

她总能梦见病房里江山一脸殷勤的喂夏梓年喝粥,而夏梓年则是一脸娇羞的模样,小女人的窝在江山身旁,她真想冲上去揪起他们仗打二十大板,夏梓年不这么做作你能死啊!

早早起床,镜子里眼睛通红,只有不知情的阿毛还摇着尾巴在她身边跑来跑去讨食吃。

看见披头散发的艾诺后,好端端的大金毛还以为看见了鬼,狂吠一声躲进角落瑟瑟发抖。

艾诺幽怨的在家里飘来飘去,吓得阿毛想哭。

她要去医院,在这样下去她可能就会疯!

一副不上梁山非好汉的觉悟冲去医院,病房里却只看见了江山,正和一位护士交谈着什么,见她来了点点头,示意小护士可以先去忙了。

“小诺?你怎么来了?”江山将听诊器挂到脖子上,眯眼温和的笑着。

“我来看看夏梓年。”

“她刚刚出院了,说有事要忙。”

有事忙?夏梓年这工作精神还真让艾诺瞠目结舌,这么认真工作夏妈妈知道吗?

“好吧。”艾诺打算走,不过看了看江山后笑了“等下你什么时候下班,还欠你一顿饭呢。”

“嗨,什么饭不饭的,你太客气了。”

“你就当陪我吃一顿饭还不行。”

“这个可以行,等我两个小时,忙完了就来找你。”好好先生的准则就是永远不要拒绝女人的要求。

“好的。”

餐厅里,夏梓年摘掉墨镜。

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急着跑出来与苏妍见一面。

包房里古色古香,拉门上印着大荷花图案,阳光的斑驳闯进屋子里,有点像掉进了池塘水底。

“你好点了吗?”看着夏梓年有些苍白的脸色苏妍还是心疼了,听说她昨天打了一夜点滴,苏妍有些愧疚,不过也恨得牙痒痒,谁让这货非要英雄救美,她不逞能也不会进医院。

“好多了。”夏梓年喝了口茶,润润她那快要冒烟的嗓子“你知道你昨天有多过分吗?”

“我不知道,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反正看艾诺不顺眼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人家活着也不是为了讨好你。”夏梓年眼中浮现尖刻“我们之间的事你能不要扯上无辜的人吗?”

“这也不能怪我啊。”苏妍悻悻然,要是你夏梓年痛痛快快和我在一起,还会有这些事吗?忽然想起什么,继续尖酸刻薄的攻击“我以为你还会从唯密上找个模特呢,谁想到你找了这么个不入流的。”苏妍嘀咕,语气放软。

“是,我倒真想那么做了,那岂不是没人看你了?”

苏妍红着脸,一时无言以对。

“你就那么帮着她?!”

“我本不想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弄到这么难看,可是jona,你触碰到我的底线了。”夏梓年冷着眼神,她苏妍做什么不好,偏偏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招惹艾诺。

“你的底线?就是那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女人?”

“对。”夏梓年笑了“你不要太天真,艾诺不是你能碰的人,还有你把渤海想成什么了?真以为你一解约我们就成热锅上的蚂蚁了?我只是不想和你计较罢了,你要是不知收敛,我完全可以断了你后路。”

“夏梓年,你知不知道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夏梓年的话让她很伤心,自己掏心掏肺的女人,现在居然为了另一个人来威胁自己。

“苏妍,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

夏梓年起身,打着爱情的幌子做着折磨彼此的事情,这是爱吗?就算是,那这样的爱情她也不稀罕要。

好巧不巧,江山和艾诺刚来到这家餐厅,他们就以0.000001的几率在这碰见了刚从包间出来的夏梓年与苏妍。

艾诺嘴巴差点张成o型,这一大早出去办事,感情就来和苏妍办事来啦?

江山也尴尬的站在一边,看这氛围不对,也不知是该打招呼还是不打招呼。

苏妍狠狠瞪着艾诺,步伐迈的飞快。

四个人,不清不楚的关系,艾诺感叹夏梓年还真厉害,可以让这么多人围着她团团转。

夏梓年当然看见了艾诺和江山,可为了避免又一次不必要的麻烦,她只好冷着脸,彻底走出了一场擦肩而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初悦未迟
初悦未迟 在 2017/11/08 01:17 发表

高产哎夸夸,顺便…我怎么老想看艾诺被虐虐啊(沉思)好心疼梓年。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