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

作者:黑子黑子
更新时间:2017-12-17 22:29
点击:560
章节字数:30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黑色的贞德小姐,主人找你有事汪。”

玉藻猫脖子上挂着铃铛,叮叮当当地推开了从者贞德alter的房间。



“……唔?”

黑贞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



“已经是中午了喵,居然还躺在床上。失恋后的贞德小姐越来越像个家里蹲了汪。”

叮铃叮铃当啷,狂化c的玉藻猫炫耀新铃铛一般地不停地在黑贞的房间里乱晃。



“闭嘴,失恋是什么鬼?还有你的铃铛吵死了。”

贞德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主人早上敲你的门敲了好久了,贞德小姐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穿着女仆装的玉藻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造型工具,开始有模有样地给拖了一地长发的黑贞整理发型。

跟巴萨卡交流是很费劲的,能跟这只蠢猫好好交流的大概也就只有御主了,黑贞懒得自找麻烦,也就任由玉喵折腾




到底有什么事?心中充满疑惑,被重新剪成短发的贞德久违地幻化出了新宿事件时穿着的套装,走出了从者的房间。

居然说自己失恋……


那家伙对于自己来说难道是这样的存在吗?



贞德alter小姐并不清楚,贞德本人在世时未曾体验过恋爱,并不知道世人所说的“喜欢”为何物。

但是,那天双唇上弥留下来的触觉,带来的印刻在灵魂上的疼痛,这种感觉,这种心情,

如果这就是喜欢的话……



“啊,贞德alter桑,”突如其来的问候打断了她的思绪。

在过道上碰到了戴着眼镜穿着便服的玛修·基列莱特。

“从那之后您就没有出过房间呢!能再次看见您真是太好了!”

“把人家说的像是个家里蹲一样真是失礼啊……对了,你知道御主在哪吗?”



“前辈这几天从早到晚都在召唤室,去那里应该可以见到她吧。”



召唤室?难道说又要召唤什么新的从者了吗?



充满疑惑的黑贞推开了召唤室的大门。



召唤室的空间比外面看起来要大的多,墙壁上刻印的无数魔术回路发出的光使得房间内十分敞亮。以玛修的十字型的盾牌为中心的地板上画着一圈又一圈的复杂的术式,角落里还散落着不少暗淡了的圣晶石碎片散发着刚刚使用过的魔力的痕迹。



“御主?”

黑贞踏进了房间内,立香正站在召唤阵前等她,可能是连日以来的操劳,立香一脸疲惫,不过眼里却闪烁着、流露出一种孩子气的兴奋。



“太好了,你终于来了。”

立香手上拿着用来保存英灵召唤媒介的盒子,



“本来以为是没有希望的事情,但是现在已经全部准备完毕了。”

她打开盒子,静静躺着的黑色金属带着特有的金属光泽和混沌魔力气息,正是那天阿尔托利亚灵基破碎后最后残留下来的面甲。



“让你久等了——”



——————————※——————————



她和其他从者一样在这里被召唤出来,当时的御主才刚开始踏上拯救人理的重任不久,身边的英灵也没有几个。

“……Servant·Avenger,回应召唤而来…怎么了,你那表情?拿着吧,这是契约书。”



“噗呲……”

比起高兴的手舞足蹈失心疯都忘了借过自己契约书的御主,先开口的却是跟随着御主一同进行召唤的脸熟的令自己不爽到极点的女人



“有好好练习过了呢,Jeanne d'Arc 。”



……




贞德alter与其说是被召唤,不如说是主动响应了立香的召唤。

她带着无尽憎恶与仇恨、还有一丝好奇,在炼狱迎接了召唤自己的光辉。

——想要再次见到那个不屑于她的“恶”的女人。

——用武力,用嘲笑,用强权,用什么都行,总之要让她屈服,让她认同自己

——————————※———————————



阿尔托利亚alter——

自己还能……还可以再见到她!



黑贞紧张地看着御主立香丢出了一大把蕴含着魔力的圣晶石,

她半跪在地上,双手贴地,使用自己的魔力作为魔术媒介启动术式,

召唤阵里泛出愈来愈强烈的光辉,紧接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立香和黑贞面前。



“——应召唤而来。你就是成为我Master的家伙吗?”

被圣杯的诅咒侵蚀,骑士王那冷酷无情的另一面。铠甲被染成漆黑,象征着亚瑟王传说的圣剑也变成黑色。

面前的,毫无疑问是阿尔托利亚alter本人



“成,成功了!”御主立香喜极而泣,



“你这混蛋,还有脸重新回应召唤啊!!”

宣泄着这些天以来的压抑一般,黑贞气势汹汹地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阿尔托利亚。



“以后不要在做这样的蠢事了!!我和御主都难过的要死啊!!!”



“……不好意思,请允许我打断这无理的行为,”

阿尔托利亚面不改色地推开了黑贞,接着说出了让她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的一句话:

“我们在哪见过吗?”



冰冷的双手传递着陌生的敌意,黑贞松开了面前的阿尔托利亚,怔怔倒退一步,感到一阵眩晕。


……



“因为重新返回了英灵座的关系??”

立香和黑贞冲进了埃尔梅洛伊二世的房间,吓得孔明老师以为自己又要加班了,



“恩……虽然规模巨大,但是迦勒底与特异点之间进行的依然是一场圣杯战争。”

埃尔梅洛伊二世给来访的两位不速之客沏了两杯茶,接着坐回椅子上推了推眼镜。



“从者saber·阿尔托利亚虽然是个特殊情况(注:saber和阿来耶签订契约,身体一直维持在濒死前的一刻所以拥有记忆,一般的英灵是不会持有关于圣杯战争的记忆)

但是作为alter召唤的她被圣杯的黑泥所侵蚀,这样形态下的亚瑟王的身体究竟维持在那一刻,对我们来说依然是个未知数。”



“也就是说,这次我召唤出来的阿尔托利亚alter可能又变回那个大空洞的alter了吗??”

“很有可能。”

“……”

立香痛苦地抱住了头,一旁的黑贞沉默不语



虽说能够再次召唤出阿尔托利亚alter本身来说就是一个奇迹,但是现在她对上次召唤到这里的记忆却变为了空白依然给立香和黑贞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贞德alter自成为从者以后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失去重要之物的感受。



“……在这里唉声叹气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黑贞起身,

“那家伙刚被召唤出来,灵基肯定不稳,我要去带她强化灵基。御主,帮我打开‘门’。”



“……好吧,我去准备一下。”

立香起身向埃尔梅洛伊二世老师道谢,二人离开了房间。


……



“……这里的英灵都是这样来强化灵基的吗?”

阿尔托利亚使出全力刺向面前泛着金光的巨大的手,然而收效甚微(Lv.1/40),只好呆呆站在一边,有些不爽地看着同行的黑贞用旗帜割草似击倒了一个又一个种火(Lv.90/90)。



黑贞内心五味陈杂,当初自己刚来到迦勒底,那时的阿尔托利亚也是这样带着自己打种火的,

虽然没有强化过的自己完全打不过她,嘴上依旧不认输的自己不知道跟阿尔托利亚发生过多少争执。


“这边有这么多啊汪~那就杀得一干二净吧!『灿灿日光午睡宫酒池肉林』! ​!”

“你这只蠢猫!宝具最后再用啊!!”

“唔唔唔唔喵~呼呼呼。”

然而为时已晚,玉藻猫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



“唉……没办法了,我们走。”

黑贞习惯性地想要去牵住阿尔托利亚的手,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手僵硬地悬在空中,只好尴尬地对阿尔托利亚说:

“最后一波了,记得不要离我太远。”



种火的攻击力并不是很高高,但是对于刚刚召唤出来的阿尔托利亚来说吃上一发暴击绝对是致命的,

黑贞再也不想看到与那天相似的场景了,她在暗暗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保护好她。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阿尔托利亚带着意义不明的表情跟了上去。

“我说……”

“嗯?”

“你真的没有上一次被召唤时的记忆了吗?”黑贞头也不回,身后的阿尔托利亚无法猜出她询问时的表情。

阿尔托利亚无声地摇了摇头,

“对于我而言不存在的东西,无论你问我几次,我的回答也只能是否。”

“这样啊……那么——”

黑贞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直直地注视着阿尔托利亚alter



她的眼神和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虚无空洞,却又纯净透亮

是啊,她还是她,王的灵魂即使被黑泥所玷污,也是如此美丽动人。



贞德alter鼓起勇气,

这次她决定不再逃避,直面自己的内心:



“你听好了———我不管你失去记忆还是怎样,

——100次,1000次也好,我都会让你重新喜欢上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