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谎言

作者:十字君
更新时间:2017-11-06 20:14
点击:996
章节字数:56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大学里的感情是最纯粹的?因为在大学里,你几乎不用为将来考虑,大学里的恋爱是单纯的爱慕,不用考虑你们两个人家在异地,不用考虑你们两个人的物质生活,不用考虑对方的父母是否会接受你,不用考虑传宗接代的问题……你生活的环境是一个极其简单的环境,你所要做的就是和你身边的人看星星、看月亮,谈人生哲学。

迈入社会之后,你便从祖国的花朵变成了社会的菜鸟,你会发现原来自己花了十几年读的书竟是那么没有意义,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复杂的家庭关系、那么难以应付的社会交往、那么多的物质金钱……你会从简单快乐的学生,渐渐变成一个曾经自己很讨厌的社会人,或者慢慢地被边缘化,被人给遗忘。但有的时候,你又会被迫去承担一些自己根本不愿承担的东西,就比如在寻找另一半的事情上,很可能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行为所能决定的。

对苏墨染来讲,周长卿是她生命当中的一个惊喜。她从未料想过在漂泊的四个月的人生里,在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里,会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而当她想要负起责任的时候,她才发现,最负责任的做法好像是不要去打扰。不要打扰周长卿原本平静的生活,不要打扰她未来的可能性,安安静静地做朋友、做基友,以两个人的方式最轻松地相处,也许这样才可以避开家庭之难,回归大学一般的纯粹感情。

这是苏墨染花了好几个晚上才想通的事情,也许解决一个麻烦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苏墨染对周长卿撒了谎,她说道:“我走了,我男朋友还住那儿呢。你想和我男朋友住?”

“男朋友”三个字如一记重锤当头砸了下去,周长卿当时就语无伦次了:“啊?我都不知道你有男朋友……那没事儿了。我本来是想你住过了,肯定知道这房子好不好……哈哈……”

是不是傻?看到周长卿的样子,苏墨染又心疼又觉得难过。

周长卿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她张了好几次嘴又把话咽回去了。

这个时候苏墨染却问道:“你家不是在上海吗?为什么要搬出来住?”

“这……”周长卿一时语塞,她原本是想借着去苏墨染家里,创造一个独处的空间。也许她们可以好好聊聊,也许……呵呵,还也许什么啊,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妄想。

周长卿绝望地说道:“以后结了婚肯定得出来住嘛,单位这么远,我得早做打算。”

听了周长卿的话,苏墨染震惊之后却又有几分轻松淡然。她良久才回道:“你还说我呢,我都不知道你快结婚了。得请我喝喜酒啊。”

周长卿皱起眉头,眯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才发现是自己刚才的话让苏墨染误会了。可是她并不打算消除这个误会,因为很显然有了男朋友的苏墨染并不会关心她的感情世界是什么样子。苏墨染甚至还和那个男的同居呢……

周长卿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刺激,脑袋里一根奇怪的神经被反复触动,她突然对苏墨染说道:“我也想知道苏墨染大校花究竟会找什么样的人当男朋友。”

苏墨染惊呆了:“……什么校花,瞎胡说什么。我可不是校花。”

周长卿:“X大校花,还会街舞,听说唱歌也唱得很好,厉害厉害。”

苏墨染脖子一红:“你!你人肉我!你居然人肉我?!”

“所以说……那个果然是你!”此时此刻,周长卿的惊讶并不亚于苏墨染本人,“真的是你啊!天啊!苏墨染你藏得够深的,厉害了!”

苏墨染怒道:“我也要去人肉你!”

周长卿隔着屏幕做着表情:“略略略……”

周长卿把自己的舌头收回来,她那张不正经的脸忽然变得正经起来。苏墨染承认了网上的身份,也就是说网上那些经历都是真的,她关注过fearless那个拉拉贴吧的事情也是真的。所以说她的那个男朋友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对周长卿来讲,这个发现让她从刚才的打击当中恢复过来。她并未戳穿这件事,而是对苏墨染越来越好奇。


白虹人不在办公室,她的“视线”却从未离开过办公室一步。周长卿感觉自己处处受人牵制。可是作为员工,她又不能够抵抗上司的行为,只能按照上司所说去办事。白虹给她新安排了一个任务,让她把扫描仪接到刘少波的旧电脑上,并且不要影响其他同事工作。刘少波就是周长卿入职之前一直和她联系的那位中文编辑。当时白虹为了考验周长卿的能力,给了她三十篇稿子看,让她写了三十篇审稿意见发给刘少波。刚进公司的时候,因为刘少波突然离职,周长卿还差点因为审稿意见的事情和白虹闹别扭。

坐在刘少波编辑的旧电脑前头,周长卿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董秀影曾经在全程的活动上悄悄地对她说过,刘少波编辑去年就是负责网文选题的,当时和最大的一个网文网站谈好了合约,甚至已经都要到了对方的账号了。既然刘少波编辑已经做过相关选题,那么他的电脑里会不会留下旧资料,也许会对她将来的工作有帮助呢?

借着安装扫描仪的名义,周长卿在刘少波的电脑当中搜索,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份合同明明白白地摆在周长卿面前,白纸黑字。合同的细节已经非常完备,以周长卿的经验来看,这份合同应该已经通过了她们内部的二轮修改,甚至白虹这里都应该是定稿了。一份已经做得差不多的合同为什么到了最后盖章环节却反悔?那样不是在浪费人力物力而且还损失商业信誉吗?

这事是董秀影透露给她的,她还想知道更多细节。

董秀影过了很久才给她回了消息:“我说妹妹啊,你也太傻了。你觉得白总说的事儿能做得到吗?买版权是要很大资金的,就算她想做,大老板也不会批啊。我们这个出版社,在大老板眼里就是个小公司,白总在大老板那边有多不得势,你到现在还没有看明白吗?”

……不是看不明白,而是不想相信。周长卿放弃了银行的工作,怀抱着一腔期望来到这里,是因为她想要做网文,想要把自己喜欢的作者推向实体出版的行列,想要给百合文一定的资源以及一些内部信息。然而现在明白了,从一开始白虹就是在骗她,利用她的满腔热血诓骗她进公司来做行政,看中的只是她的劳动力和可以被开发的潜能。


苏墨染一下午没跟周长卿讲话,到了下班的时候,她还在为人肉的事生气呢。

而周长卿整个一下午就跟条死鱼一样,一点也没有精神。到了最后,就连生气中的苏墨染也感觉到她的不对劲。

周长卿一个人打卡下班,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叫住苏墨染,她也没有坐电梯,而是从楼梯那里走了。苏墨染从三楼一直尾随她到一楼,整个过程当中,周长卿没有看她,没有和她说一句话,也没有稍微停下来等她。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周长卿只管自己一个人在前头走,好像一点也没有看到苏墨染似的。

苏墨染的眼睛就像是冬天的湖水一样慢慢结冰,她跟在周长卿的身后默默地走,一直跟她到了一楼。其他的同事早就已经离开了,就连前台也是空的。苏墨染见到周围彻底没人了,她才敢在周长卿身后小声说一句:“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和你说那些……你生我的气了吧?”

周长卿回过头,眼神里还有几分失神。过了很久,她好像才看到苏墨染似的,木讷地说道:“哦,是你。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苏墨染咬了咬嘴唇。周长卿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让她心疼。她真的做错了吗?是不是不应该用这样的烂借口,把周长卿拒于千里之外?

看到苏墨染盈盈欲滴的眼泪,周长卿才渐渐清醒过来,她看了看周围奇怪的环境,手忙脚乱地说道:“你别哭,别哭啊,我刚才脑子里在想其他的事情,是公司的事儿。我没有生气啊……”

“真的?”苏墨染撅了撅嘴,她眨了眨眼睛。

周长卿拉了一下苏墨染的手说道:“真的没有,我不会生你的气。哎,其实是这样的,我下午找到了刘少波以前做的合同。董秀影和谢小庸都告诉我,说白总骗我。所以,我现在在仔细地思考一个问题,我要不要和你一起离职。”

“什么!”苏墨染一怔,她惊讶道,“好端端地为什么要离职?我是为了考研啊!你不要做傻事情!”

周长卿看了看她们牵在一起的手,苏墨染并没有逃避,这对她来讲,就已经是很开心了。

周长卿紧紧握着苏墨染的手,她说道:“你也知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做网文。如果我在乎的只是钱和物质,又为什么要转行到这里来呢?本来就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现在既然明白了,那么最佳的方案就是当机立断。”

苏墨染点头:“也是。你跟我不一样,你对自己的路很清楚。那我就祝你顺顺利利,加油找到自己心仪的公司和工作。”

周长卿:“嘿嘿,你也是啊。对了,我可是考神哦,有我的祝福,这一次你肯定能过。”

肩并肩走在郊区寂静的小道上,这里和繁华的大上海相去甚远,可没有比这座桥、这段路更加让人舒服的地方了。

“其实……我有事情要问你。”苏墨染说道。

“其实……我也有事情要问你。不过你先说吧。”周长卿说道。

苏墨染的眼睛与周长卿对视。那温柔注视的眼神,让周长卿想起了康定的星空,那样美丽,叫人挪不开眼。她的声音竟有些颤抖,奇怪。

苏墨染不敢去看周长卿,反倒是将自己的眼神渐渐侧向了马路一边。接着,苏墨染慢慢松开了握着的手,说道:“我真的说出口,你不会觉得尴尬吗?”

周长卿的心跳就像鼓点一样一点点地加速。苏墨染刚刚于她对视的眼神,还停留在她的脑海里,仿佛燎原之火一般一下将她点燃。可噩梦一般的回忆还停留在白天,停留在苏墨染说出的“男朋友”这三个字上。周长卿也在猜测,苏墨染想要说的究竟是什么话题?她迟疑地问道:“你指的是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好尴尬的?你又在和我开玩笑?”

苏墨染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不想再和周长卿变成陌生人了,像刚才那样的事她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遍。苏墨染抬起头,直视着周长卿,她的眼神温柔而不容置疑。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全部都知道了。”

苏墨染的话并没有让周长卿太过意外,她俩分明都有秘密,这是她本来就知道的。想到即将说破苏墨染的秘密,周长卿感觉自己的嗓子也在冒烟。她结巴道:“我……我也是。”

周长卿的回答让苏墨染有点意外,这家伙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苏墨染本来想借着机会把事儿都跟周长卿挑明了的。可是她现在倒反而不想说话了,她歪过头去,看着周长卿问道,“你都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我……”周长卿看了一眼天。

“你什么呀?”苏墨染又好气又好笑。

周长卿使劲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她下定了决心说道:“我知道你关注过一个拉拉贴吧,还知道你以前在那个贴吧里认识很多人。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这事没什么的,现在大家也都能接受这个……同性恋问题,我也不会因为你关注拉拉贴吧而看不起你。所以说,你那个男朋友是假的吧?”

男朋友是假的,可是拉拉贴吧是什么鬼啦?苏墨染完全被周长卿搞蒙了,她想了半天问道:“什么拉拉贴吧?你在逗我吧?我自己关注了什么,我自己会不知道?别蒙我了亲,你倒是说出来名字。”

这……周长卿看了周围人一眼,她们两个已经在路中间站了很久了,就好像是一对吵架的小情侣。周围有好几个过路的人都朝她们投来奇怪的眼神,尤其是跟苏墨染这样的大美女站在一起。

周长卿拉着苏墨染继续往前走,学着她的口吻小声说道:“真说出来你不尴尬吗?”

苏墨染急了:“你倒是说呀!”

周长卿晃了晃脑袋:“这可是你逼我说的呀,你可要自己承担后果。那好的吧,你在2007、2008年的时候曾经关注过一个叫fearless的贴吧。你先不要抢让我说完!我去那个贴吧里看过,大家都是成年人,我都懂的。其实就算你是,我也不会因为这事看不起你,相反我会觉得你特别有勇气承认这事你知道吧。我可是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

“fearless?”不晓得为什么,周长卿偷偷去瞟苏墨染的时候,却觉得她现在的表情不像是尴尬,倒像是哭笑不得。

该不是吓傻了吧?周长卿心里这么想着。她对苏墨染说道,“好了好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吧。不就是一个拉拉贴吧吗?真没什么的。不过我真没有想到,你以前在学校里居然是这样的风云人物,好出名,你们学校的贴吧上都是你的信息。”

苏墨染看着她,眼角漾起了弧度。周长卿这个人,还真是傻得可爱。苏墨染点头说道:“嗯,没错,你说的贴吧上的那个人是我。不过fearless并不是一个拉拉贴吧,而是街舞吧。以前我在那里学习街舞。”

“啊?”现在换周长卿愣在那里。

苏墨染一点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她说道:“要不然,晚上你把贴吧链接发给我看看,我瞧瞧那个贴吧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听说后来街舞培训班倒闭了,应该是别人在管理那个贴吧吧。之后我就没去过。”

“……”如果有地缝的话,周长卿现在就想钻进去。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那么刚才她说那些话岂不是太尴尬了……

苏墨染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太尴尬了!感觉到了苏墨染的眼神,周长卿的脸却越来越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都不知道原来贴吧还有“倒闭”这一说。天啊!刚才自己说什么来着?是不是还说她有个假男朋友?

“你好像很希望我是拉拉?”苏墨染哪壶不开提哪壶。

“额……内个……”周长卿抬头望了一眼天,她说道,“快下雨了,你有带伞吗?”

“没带呢。”苏墨染笑了笑,这家伙,又要开始雨盾了吗?玩笑开过头就不好了,苏墨染想了想,顺着周长卿的下雨的话题继续说道,“没关系,我家就在前头,等送你到地铁站以后,我马上就回家。”

周长卿却固执地摇摇头:“你这两天头疼还没好,万一被雨淋了,又该感冒了。反正你家也不远,我送你回家再回地铁站。走吧。”

“你送我?从来没有女生送我回家……”苏墨染诧异地看着周长卿,她的神色当中除了惊讶还有几分慌张,“这样不太好吧。”

周长卿却说道:“怎么不太好了?你马上就要离职了,我还想送送你,多跟你聊会话呢。反正你也说不远了。”

苏墨染看着那个背影,心头涌出了一股暖洋洋的感觉。第一次被女生送回家,感觉的确挺奇怪的,但是很久都没人给过她这样的感受了。因为前面的人是周长卿,所以,她是愿意的。

苏墨染的家真的离开地铁站不远,一会就到了。走到一个小区的门口,苏墨染渐渐慢下来:“好了,不要再送了。这就是小区门口,我已经到了。”

周长卿不依不饶:“好啊,既然都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还不如让我上你家看看呢。说不定以后我也会租这小区。”

这家伙……还真的想去我家呢。苏墨染心里想道:两人独处一室?还是算了。那样……会出事情。

“咳咳。”苏墨染说道,“我男朋友还在家呢。”

“哦……”周长卿的笑容僵在脸上,她慢慢松开苏墨染的手,挥了挥手对她说道,“好吧,那我就不送了。天越来越黑了,那啥,我先回去了啊。”

“我送送你吧。”苏墨染在她身后说道。

周长卿头挥了挥手说道:“我送你,你再送我,有意思吗?快回去吧!你没带伞呢!”

苏墨染喊道:“你要小心啊!”

周长卿没有再回头。如果再看苏墨染一次,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绷不住的。

只剩下五天时间了……

一滴眼泪从周长卿的右眼角滑了下来,她伸手擦掉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