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情切切秋雨赠玉佩 意绵绵白荷作诗词

作者:朱颜辞镜花辞树
更新时间:2017-11-04 22:11
点击:727
章节字数:15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年开春,花满楼每逢过年时候,吃茶钱都要翻番,但大年初一白荷依旧如约而至,我斟了盏淡茶,让她且先歇歇。待我将茶杯放至她面前时,她唤我过去,我靠近她,一阵清新的香味扑鼻,我打小在花满楼长大,各种奇珍香料自然都是闻过,她身上的自然不比我的香艳勾人,但又别有一番滋味。我还沉溺于她的清香,她却微眯着眼,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拉我凑到她面前,往我手里塞了甚温润的物事。我从未离一个人那么近,我从她细腻的眉眼中看到我仓惶的样子,一半是害怕一半是欣喜。

我慌忙低下头,看那是个玉佩,还带着秋雨的体温,成色极好,是羊脂白玉,晶莹洁白,虽然我在手心,但像凝脂一样,要从手中流出一般。我细看,原是两只半圆形的小玉佩拼接而成的,一半是凤,一半是凰,雕工也细致。待我品鉴一番抬头,不解地看向她,她素来疏于打扮,今日却像抹了胭脂一般:“近日我思来想去好久,才决定跟你表明意思。我,我对你生了那种心思。倘若姑娘只当我是普通好友,此事便作罢,今后我亦不来麻烦姑娘。若姑娘收了玉佩,便算是我三生有幸,从此便和姑娘共度余生了。”

秋雨眉目清秀,五官端正,又有咏絮之才,说话也有趣,和我如此相投,这些还罢,最要紧的是带我那般温柔体贴,我又何尝不是对她早生了爱慕之意?我心下欢喜得紧,那些个男人不过是要我们一时享乐罢,她却对我如此深情,嘴上却不肯放松,打趣她道:“是哪种心思啊?我怎不懂?可是‘窈窕淑女,寤寐求之’的心思?”她的脸更红了,像施了朱粉一般:“是……是这种了。不要叫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就好。”我牵起了她的手,这大概就是以前和她论及的“皓腕凝霜雪”罢,比那白玉还要舒服许多。“你亦是我的‘窈窕淑女’,亦叫我‘辗转反侧’,所幸你第一次来我便‘琴瑟友之’。”握着她细嫩的手,终于将心中的情意索性都倾泻出来。她正襟危坐,面露喜色:“待我寻得了时机,便赎你出去。我之后便马上去深山寻得块地方,置办些东西,到时就在那儿定居。玉佩我们各执一半,我要凤,你要凰好了,可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

我还想争争凤的那一半,秋雨却扑过来羞涩地抱了抱我,我有些不好意思,隔着厚厚的衣服,两颗忐忑跳着的心碰到一起。对视时,我们俩都笑着。那是我第一次与一个人有这样的身体接触,曾有人要对我动手动脚的,所幸被我躲了去。他们总打着风雅的旗号,怀着肮脏龌龊的心思找寻艺妓。秋雨给我的感觉是干净,从头到脚,从身体到灵魂的干净,我觉着和她相拥更是和高尚纯粹的灵魂相拥。

我又追问那玉的来头,她告了我那玉佩是她央西域商人花重金买的。那商人宝物很多,还深藏异宝群芳髓,可迷人意识。

此后却再无秋雨音讯。像一直吃着细软馒头,虽算不了甚山珍海味,但细细品尝还能咂出几分清甜的意味,如今像突然吃到一个灰面疙瘩,一时吞也不是吐也不是。转眼已是深秋,这才瞧见秋雨寄了封信来,她在信中说我们那日的谈话正好被她哥躲在门外听个正着。她父亲知晓了更是大发雷霆,说她堂堂官家的女子怎能和一个妓女天天厮混,又正逢皇上选秀。她年龄正好,被送进宫里,现已是皇上的人了,亦附了首柳永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我拿出内衬里的玉佩,往日秋雨给我时是温润的,如今贴着身子放还是凉的很。我又收好它,拿了笔,给她回了首自个儿作的词:

深宅颓院,秋雁去晚,夕阳渐残。平章关雎遥忆,情深时,赌书泼茶。满腔深情遭欺,只道寻常见。 悔当初,深情如何?一场大梦守执念。

独倚栏杆日悲叹,玉佩散,落叶满青山。举杯且图一醉,惜流年,衣袂泪沾。终是离别,早知如此何必相恋。那日何地悲情处?凤凰词曲间。

自此以后我再向秋雨写书信,秋雨已然不再回我,我与秋雨算是彻底断了来往。


填了柳永的雨霖铃的词,并没有过多地纠结于平仄,音律还有些欠缺,请包涵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